党的八大选举前后那些感人故事

老兵读史

1956年9月15日至27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是中共取得全国政权后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这次大会充分发扬民主,科学地分析了基本国情,制定了正确的政治路线,选举产生了新的中央委员会。在八大选举过程中,党的许多高级干部高风亮节,不计较个人得失,涌现出了不少感人故事。

?

党的第八次代表大会

李先念:“心情极端沉重”

李先念,新中国成立后任湖北省委书记、省政府主席、省军区司令员兼政委等职。八大召开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协助周恩来、陈云领导经济建设。

八大会议上选举出中央委员97名,候补中央委员73名,李先念当选为中央委员。中央委员会选举结果出来以后,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候选人名单也随即公布。李先念事前并不知道名单中有他,当他看到这个名单时,惊讶极了。在17位候选人中,党的七届一中全会选举和七届五中全会增补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共计11人: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林彪、林伯渠、董必武、彭真、彭德怀;新提名的6人,其中包括4位开国元帅刘伯承、贺龙、陈毅、罗荣桓和中共创建时期入党的老同志李富春,另外1人就是李先念。在17位候选人中,数李先念年龄最轻,也可以说资历最浅。尤其当李先念看到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三位开国元帅以及党内诸如王稼祥、邓子恢等诸多老资格的革命家都不在政治局委员候选人名单时,更感到沉重的压力。

当天晚上,李先念即给中央写信,信的原文如下:

陈云、小平同志并报中央、主席:

在提中央委员会候选人名单的时候,我没有提过意见的,但是在刚才政治局候选人名单公布之后,对我来说,等于晴天霹雳,心情极端沉重。无论从哪方面来讲,能力和资历,就在中央工作的时间来说,不应当提到我的。比我能力强、资历深和在中央长久工作的同志多。将我的名字摆上,对党对我个人都是不好的。而且应当说到,我的年龄虽然比党内一些同志小些,但身体也不好,经常头痛。因此,不行、不顺,我算是最突出的。为此,我真心请求将我的名字删掉。还是让我在中央机关做一点工作,这对我还是一个锻炼。这是我的衷心话。时间急迫,心情不安,要求中央慎重考虑。

李先念

9月27日21时

但是,中央考虑到李先念参加革命工作以来的突出贡献和表现,没有接受他的意见,在第二天即9月28日中共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一全体次会议上李先念仍被列入中央政治局委员候选人名单。在正式选举中,47岁的李先念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成为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最年轻的一位。

胡耀邦:“完全想不通”

胡耀邦,新中国成立后任川北区委书记、行署主任兼军区政委等职。八大召开时任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书记。

在党的八大会议上,胡耀邦作为青年团的代表,当选为大会主席团成员之一并被列入了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由于受名额限制,在八届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中,1955年前后授衔的57名上将中只有极少数同志被列入,近一半的上将连候补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都未列入。这使被列入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的胡耀邦坐卧不安。

经过认真考虑,胡耀邦提笔给中央写了一封信,信的全文是:

陈云、小平同志阅转主席并原书记处同志:

今天上午,我出席主席团会议,看到我的名字摆在预定的正式中央委员会里的时候,从心底里发出了无限的痛苦,几次想站起来提出意见,但老是感到难为情。当快要散会的时候,算是鼓起勇气站起来了,可是又被大家说“不要谈个人问题”,就坐下来了。

我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被提名为中央委员的。我决没有低估自己,我曾经估量过自己的份量。我这样计算过,如果我们党把领导核心选成一个二千多人的大团,大概我可以摆得上。后来决定选成一个大连(这是我衷心拥护的),在这个连里有了我的名字,心里非常不安。但又一想,做青年工作的没有一个人也不好。所以就拼命压制着自己,没有提,也没有同别的同志讲。至于由于提的太快,又没有把工作做好,因而欠了党的债,那以后还可以经过自己的努力去补偿。从这一点说,我认为我这样做也是识大体的。

现在九十七个正式中央委员的名单中又有我,我就完全想不通了。这样做使我太没有脸面见那些无论是过去多少年和这几年,对党的贡献都比我大几倍的绝大多数的候补委员。这,对我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无论如何,请主席和中央同志把我的名字摆在候补名单里去。

情绪有点激动,写得词不达意,想一定会原谅我。敬礼!

胡耀邦

1956年9月22日

大会主席团很重视胡耀邦的来信,委托大会秘书处负责人之一刘澜涛找胡耀邦谈话。刘说,中央领导认为,依照惯例,青年团里应该有一名负责人成为中央委员,而你本人的资历符合这个要求。现在这件事已经定了,就不要再提了。刘澜涛在解放战争时期曾任晋察冀军区副政委,是当年胡耀邦的上级领导,现在又来转达中央的意见,胡耀邦也就不好说什么了。最后的结果是,在八大上胡耀邦当选为中央委员。

唐亮:“深感不安”

唐亮,新中国成立后任华东军区政治部主任、副政委等职。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八大召开时任南京军区政委、军区党委第一书记。

唐亮作为解放军代表团代表,出席了中共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八大预备会议开始不久,唐亮得知他被提名为候补中央委员候选人时,深感不安。9月4日,他给出席八大预备会议的解放军代表团团长刘伯承和副团长贺龙、聂荣臻、黄克诚等人写信,恳求从候补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中去掉自己的名字。信的内容是:

一、历史不长,能力不强,理论水平很低,政治上还不够成熟,过去没有什么特殊功勋,现在又不代表哪一个方面,同时在党内虽然没有什么太坏影响,但也不是已经有了很高的威望,作为正式中委、候补中委来提名,条件上尚不完全具备,恐有负党的期望。

二、名额有限,如果某些资格比我老、能力比我强的同志没有列入,我反而列入了,恐对团结不利,对我自己也会造成不安。

三、我的年龄虽然不算很青(轻),但也还不是很老,再过几年为时不晚,多锻炼一下总有好处。完全出自衷心,请予采纳。

当毛泽东看到唐亮的报告后,感叹地批示说:唐亮,唐亮,真是好同志,有的人,闹名誉,闹地位,闹军衔,少一颗星还淌眼泪,而唐亮同志在这么大的问题上,主动让位,令人敬佩。我同意他的报告。

八大会议主席团经过研究后,同意了唐亮的请求。唐亮不计名位的高尚品质被许多同志所称赞。在两年以后召开的八大二次会议上,由于党内许多同志的积极要求,唐亮被补选为中央候补委员。

杨尚奎:“谦让省长”

杨尚奎,新中国成立后长期担任中共江西省委书记、第一书记。八大召开时任中共江西省委第一书记。

党的八大召开前,杨尚奎接到中央通知,作为党的八届中央委员候选人填了表,并经省委同意上报。他作为省委第一书记,是江西省唯一的中央委员候选人。但是,他心头有一个想法在萌动。这个想法到去了北京以后,在八大的预备会议上,变得更加坚决了。

杨尚奎反复思考,觉得为了党的团结,为了更好地做好江西的工作,也为了更好地发挥邵式平省长的作用,安排给江西的中央委员候选人名额,可以让给邵式平。

经过深思熟虑,杨尚奎毅然找到了中央领导同志,诚挚地说明了自己的想法。他的真诚、他的谦让,也感动了中央领导同志。在认真研究之后,中央同意了他的建议。在八大正式选举中,邵式平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杨尚奎也成为华东六省一市唯一未当选中央委员的省(市)委书记。

消息传来,许多同志大感意外和不解,有人还以为杨尚奎出了什么事,犯了什么错误。人们想起了这事之前,曾有过一次类似这样的事。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即将召开前夕,华东各省(市)的党委一把手都安排为全国人大代表。可是杨尚奎对华东局负责同志说,江西老同志多,但全国人大代表名额有限,希望把他的这个代表名额,改选其他同志。“改选谁呢?”华东局的负责同志问。“刘俊秀!”他脱口而出。

人们在八大以后又看到了另一件类似的事,杨尚奎本来是省军区第一政委,后又担任了福州军区第三政委。按惯例,省委第一书记都兼省军区第一政委。可是,杨尚奎一再提议,改由方志纯担任江西省军区第一政委。方志纯时任江西省委书记处书记、第一副省长。

有人问杨尚奎:为什么这样一次次地谦让?杨尚奎总是笑眯眯地回答道:“有工作大家做嘛!一个人兼那么多职,哪有那么多精力?江西老同志多,要发挥大家的智慧嘛!”(摘自《湘潮》 水新营/文)

?

?

(浏览 1,07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