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杰出的女情报干部 ——林一

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的情报干部需要什么条件呢?由林一、席一、李振远、张云、李成、张箴、赵勇田七位八路军前总情报系统的前辈,历时两年编辑的《抗日战争时期前总情报工作史综合资料》给出了明确的答案:“下决心把符合做情报工作条件的干部从重要工作岗位上调来,经过短期培训教育,大胆派出,派到敌占区工作的主要骨干条件应是:政治上忠实可靠的党员,有一定理论基础,眼光远大,不会为目前的利益而迷惑自己;要有可以掩护工作或赖以提携的社会关系,本人在敌占区没有暴露面目,有一定文化程度、懂日语者更好;要有埋头苦干精神,不露锋芒、不务虚名、能屈能伸、任劳任怨、工作积极、沉重机警、胆大心细,善于独立思考分析问题。”符合这些条件的男同志尚为数不多,女同志更是凤毛麟角,林一就是其中杰出的一位。


1943年林一在林县

林一1917年8月出生于黑龙江省依兰县(原籍河北武邑县),1935年5月在依兰中学读书时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6年5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在勃力县委工作。同年秋,党组织派她赴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第八分校学习。1938年8月回到延安,经中央敌区工作委员会培训后,她年仅21岁在延安枣园任中央机要科科长。1938年12月,林一与时任中央军委参谋长的滕代远结为革命伴侣。1939年夏她在延川地区参加了土改工作约三个月后,被调任中央社会部秘书长。

1940年10月,23岁的林一率7人的情报保卫工作组越过敌人层层封锁线,从延安步行两月到达于晋东南辽县(后改为左权县)武军寺村的八路军前方总指挥部(简称前总),执行保卫我党我军反敌特的任务。工作组除组长林一外,组员有协助工作的张箴,女译电员宗韬,参加过长征的电报员靳选清(到太行改名为金克)和任道先,敌占区的特工林放(郭有义)和孟寒月(孟庆煊)。工作组直接受北方局代理书记彭德怀领导,并授权直接向延安中央社会部汇报工作。


1939年滕代远与林一在延安王家坪

1941年6月,林一携带彭德怀的亲笔信,到位于河北邢台浆水镇的抗日军政大学总校(总校由副校长兼副政委滕代远主持)选拔情报干部。她认真审阅档案、考察研究后找本人谈话,从抗大总校和晋冀鲁豫军区前后筛选出雷任民、姚继鸣、王岳石、贾建国、张鸿烈、王文治、王伯彦、柴军武、张衍、席一、李成等20余名政治可靠、能力适合的干部。这些干部参加了由林一、张箴负责授课的两期培训班学习后,被派遣到敌占区开展隐蔽工作。林一不愧为慧眼识英雄的伯乐,这些干部大多成为我军情报战线的精英与带头人。

1941年冬,前总成立了情报处,驻地仍在武军寺,左权副参谋长兼任处长,项本立任副处长。情报处下设四个科,其中一科(派遣科)科长林一,科内有张箴、刘岱、路展、周光耀等。一科的任务是:选调干部进行训练,根据领导指示,确定派出方向、任务,为派出人员办理具体工作(如解决化妆、经费、良民证等),规定联络点及接头暗号,外边同志回来后,组织汇报,接受送回的情报,翻译往来密信,派一科人员到敌占区巡视工作,传达指示等。

在林一领导下,先后派出一批符合条件的情报干部打入华北敌占区大、中城市和伪军、伪组织中,搜集情报,发展地下武装,策反伪军,联络爱国进步人士掩护工作,先后派往敌占区邢台、石家庄、北平、南京、安阳、开封、郑州、青岛、哈尔滨、沈阳等地。前总所在地区的太行军区和太行第一至第六军分区先后成立了情报处,林一亲自考察推荐干部担任情报处的领导。据不完全统计,由情报处直接派出的干部有75人,在敌占区建立了情报站和交通站,他们又发展党员70多人,分散在敌人的心脏活动。

1942年5月25日,日伪军近2万人对前总驻地实行大规模“扫荡”,林一奉命随身携带着敌占区同志代号、秘密通信处、接头暗号等绝密文件转移。在山西辽县(今左权县)十字岭地区,部队被敌人冲散,副参谋长左权在战斗中壮烈牺牲。林一心想:冲出敌人包围较困难,很可能牺牲或被俘,文件绝不能让敌人得到。她在梯田上伏下身用手扒开一个洞,将绝密文件埋在洞中,埋好后顺着梯田向山下冲去。林一与彭总夫人浦安修一起冲出包围,隐藏在老乡放羊避雨的一个小洞,直到第三天敌人撤走了,她们才转危为安。

1944年11月至1945年1月,经领导批准,林一从山西省左权县麻田镇出发,途径驻河南林县任村的八路军豫北办事处,前往安阳、开封、北平、天津等敌占区布置情报工作。她伪造了假身份证,从敌占区来根据地的女同志衣服中挑选了合身旗袍、绒裤、外衣和棉鞋,巧妙地化妆成家庭妇女深入敌占区,看望潜伏在敌人心脏的我情报人员,传达上级的指示,指导他们的工作。情报工作者不仅要机智勇敢,还要有超人的记忆力。此次“出访”所到之处多,仅在北平就有姚继鸣情报站、王岳石情报站、贾建国情报站,林一却不能携带任何标有人名、地址、接头暗号等的文字,她就将所有的联系方式和收集到的情报都牢记在脑子里,甚至数十年过去了依旧铭记不忘。林一在三个月的“出访”中,正怀胎五个月(第二个孩子滕久明),但她不顾个人安险,为掌握第一手材料,为总部首长的战略决策提供了可靠的依据。林一代表“娘家人”看望远离总部的情报人员,听取了工作汇报,查看了电台等设施,回答了相关问题,提出了“不只搞情报,要有计划的掌握武装、积蓄力量,将来配合反攻”等要求。所到之处我们的同志无不喜出望外,受到极大的鼓舞。


1964年林一在全国人大第三届第一次会议

抗战胜利后前总情报处撤销,林一历任晋冀鲁豫中央局国军工作部一室副主任、晋冀鲁豫中央局城市工作部组织科科长、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任职、中共华北局社会部办公室主任。建国后,林一历任中央军委铁道部人事局干部处处长、劳动工资处处长、天津铁路管理局北京分局副分局长、北京铁路局副局长、北京铁路局党委副书记、北京铁路局党委第二书记、北京铁路局顾问等职,1984年底离休,被国家安全部聘为“特邀咨询委员”。她为《滕代远传》的编辑、撰稿及出版工作做出了贡献。2007年8月7日林一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


1978年林一在北京

林一是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政协第五、六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铁路老战士协会常务理事、副理事长,第八届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副主席。与林一共同工作过的前辈们对她的评价是无私无畏、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埋头苦干、严于律己、宽于待人。林一是我们妇女界的杰出代表,她的贡献将名垂青史。

此文刊登在2012年第三期《红色太行》杂志

(浏览 3,03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