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769团红三连护送朱总司令出太行途中鲜为人知的故事

祖国网

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原12军军史、第71集团军某部军史记载,1940年4月至7月,八路军第769团3连担负护送朱德总司令去洛阳的任务。1940年春以来,随着反顽斗争的胜利,国民党不断制造磨擦事件。根据中央决定,朱德总司令决定亲自去洛阳与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卫立煌谈判。八路军第769团3连担负护送任务,于4月上旬从王家峪出发。护送途中,3连指战员在朱德总司令的亲自教导和连队党支部坚强领导下,保持高度警惕,拒腐蚀永不沾,粉碎了国民党军的百般阻拦和特务的阴谋破坏,终于历尽艰险,完成护送任务。7月初,3连从河南渑池过黄河到曲源,经中条山、太岳区,于中旬返回太行山区归建。本文根据此史实,详细叙述护送途中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朱德与彭德怀
朱德与彭德怀

1940年的春天,巍巍太行,绿荫葱笼,春光明媚。八路军129师的敌后抗日根据地就在这片风景壮丽的山区。当时,129师第385旅769团1营驻扎在太行黎城东南一个村庄里。


1940年4月,中共中央北方局高级干部会议(史称黎城会议)山西黎城县北社村旧址。
1940年4月,中共中央北方局高级干部会议(史称黎城会议)山西黎城县北社村旧址。

宁静的小山村里经常传来响彻云霄的歌声:在太行山上.mp32:27来自祖国网

红日照遍了东方

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

看吧

千山万壑铜壁铁墙

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

气焰千万丈

听吧

母亲叫儿打东洋

妻子送郎上战场

我们在太行山上

我们在太行山上

山高林又密

兵强马又壮

敌人从哪里进攻

我们就要把他在哪里灭亡

敌人从哪里进攻

我们就要把他在哪里灭亡

我们在太行山上

我们在太行山上

山高林又密

兵强马又壮

敌人从哪里进攻

我们就要把他在哪里灭亡

敌人从哪里进攻

我们就要把他在哪里灭亡

……

一天上午,营里召集干部开会。兰泽兴营长用严肃的口气宣布:

“同志们,彭德怀、左权、129师刘邓首长命令385旅旅长陈锡联组织一支加强连担负一项重要任务,决定769团1营3连执行此任务。具体怎么行动,暂时保密,今天还不能告诉大家。”营长稍停了停,继续说:“要完成这个任务,我们要以3连为底子加强编一个一百八十多人的连队,挑选一些思想好、有作战经验的同志。这个加强连3连人不够4连补充,由覃少山营教导员当连指导员,王永前当连长,原3连李连长、指导员分别担任副连长和副指导员。”


朱德总司令与129师等领导人共商团结抗战、反对摩擦大计。
朱德总司令与129师等领导人共商团结抗战、反对摩擦大计。

当营长讲完话后,覃少山教导员紧接着对大家说:“同志们,到时候就知道了,我们这个任务是既艰巨又光荣。现在我们要按照要求作好准备,只有准备好了,才能保证完成任务。会后大家就分头准备吧!”

经过两天的忙碌,一切都按规定准备好了。挑选出来的指战员,个个打仗勇敢,战斗经验丰富,绝大多数是红军老战士。第三天,这个负有特殊使命的连队,全体都早早起了床,吃了饭,全副武装集合,排着整齐的队形,向黎城西南面的预定地点出发了。

全连指战员没有化装,仍然穿着八路军服。队伍中,有背着驳壳枪、步枪、手榴弹的,有肩扛轻机枪、重机枪、掷弹筒的,炊事班的同志们还背着炊具。一个个披挂整齐,精神饱满地去迎接新的任务。

这天,太阳从险峻的太行山后面升起来,散发出明亮的光芒,同志们身披阳光,显得个个威武雄壮。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军,全连指战员都急于想知道的重要任务终于揭晓了。

大家早就望见村头的场院上站着十来个人和几匹高头大马。当中有一个人身材魁梧,两手自然随意地比划着,和周围的人不停地说着什么。

那不是朱总司令吗?连里不少老红军战士以前都亲耳聆听过他的讲话。总司令亲切、慈祥、和善的面容早就深深地印在大家的印象里。这次一见,大伙立马就都认出来了。

至此,大家才明白:我们的任务原来是护送朱总司令啊!顿时,大伙都热血沸腾。太好了!一个个高兴得几乎都跳起来了!大家不由地加快了脚步。

这时,朱总司令微笑着向大家招手,大声问道:“同志们好!”

“首长好!”大家兴奋得一边响亮地回答,一边目不转睛地望着朱总司令。

他好像比以前消瘦多了,可他的精神仍然饱满。他那浓黑浓黑的眉毛下闪着一双明亮的眼晴,透过那微笑、和蔼、慈祥、乐观的面孔,仿佛看出内里蕴涵着一种严肃、庄重和充满智慧的神情。他还穿着那身淡黑色的八路军军服,腰间紧紧地扎了条宽宽的皮带,腿上打着绑带,脚上的布鞋都已退色了,不知行走了有多少路……

朱总司令他们一行十多个人,其中有他的爱人康克清同志和四个警卫员,还有四个日本反战同盟会成员和国民党战地党政委员会委员及冀察分会副主任王葆真等。朱总司令骑得是一匹乌黑乌黑的大洋马。他带的东西很简单,只有一个马褡子,行军时放在马背上。


1939年,朱德(右)与康克清(左)在王家峪总部合影。
1939年,朱德(右)与康克清(左)在王家峪总部合影。

朱德总司令这一趟实为虎穴之行,他对部下分析道:“卫立煌不是顽固派,他一贯主张国共合作抗日,佩服我们共产党,他还去过延安。反共摩擦不是他的本意,是他上面的和下面的顽固派搞起来的。我们应处处团结争取他、照顾他。这次他来电报,欢迎我去,就不会把我们抓起来。”朱总司令接着说:“我现在是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东路军总指挥和第18集团军的总司令,他们若要抓我,可就不是一般的事情了,他们敢吗?当然,提高警惕是必要的,我们要防备随时可能出现的意外。”

朱总司令的话解除了大家的疑虑,也使连队领导感到担子的沉重。

1940年4月10日,天气晴朗,灿烂的阳光洒在身上,暖融融的。在朱总司令的带领下,队伍共400余人从王家峪出发了。康克清回忆说,负责护送我们的769团3连是一个具有光荣历史的红军连队,指战员全是久经战火考验、勇敢机智、具有丰富作战经验的棒小伙,连排干部也是从769团1营选拔出来的,而且均降一级担任职务。四个排建制共12个班,每班配两挺日式歪靶机枪,其余全是日式三八步枪。之所以要这样的装备,除考虑朱总司令的安全外,对于那些专门制造“八路军游而不击”谣言的国民党顽固派,也是一次有力的揭露!如果不打日本鬼子,哪里会有这么多日式精良装备?


《朱德出太行》群雕像
《朱德出太行》群雕像

行军途中,连长和指导员,向朱总司令汇报了护送部队的人员、装备和思想等情况。朱总司令细心地听着,不住地点着头,他非常高兴地说:“好嘛,我们和这些红军老战士在一块,就一定能够完成任务喽!”

朱总司令接着说:“同志们,你们不要担心我,我们为了人民、为了民族的利益,有八路军、新四军,有根据地的人民做后盾,他们(指国民党)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只要我们注意提高警惕,做到内紧外松,应付好各种情况,就一定能完成这次任务。”朱总司令这么一说,全连指战员增强了信心:有总司令和我们在一起,就一定能够胜利地完成党交给我们的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朱总司令稳稳地骑在乌黑的高头大马上,他那庄严的面孔,仰望着前方,一颠一颠地行进在我们这支队伍当中,就像气势雄伟的山峦屹立在太行群峰之上。


朱德总司令
朱德总司令

队伍走出不远,翻过土河坪,来到陡峭的峡谷。峡谷两侧都是青森森的石壁,岩缝间生长着蓬乱的灌木和茅草。无垠的蓝天在这里变成了窄窄的一道,谷底一条清亮的小河,河水哗哗地在堆满大石头的河床上流淌。依着河边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像蜿蜒的带子,与小河并行着从狭窄的谷底穿过。路很难行,起起伏伏,凹凸不平,马蹄子踩在上面一个劲的打滑,只能牵着马步行。朱总司令无法骑在马上前行,也和部队一起徒步。峡谷大约有几公里长,像一个深深的布口袋,里面隐藏着八路军的军需工厂和仓库,日军曾扫荡过一次,刚刚走进沟口挨了打,从此再也没敢来过。由于道路狭窄,几百人的队伍排成长长的一列,行进速度大大减慢了,直到天黑,才赶到预定的宿营地。

朱总司令一行在4月26日到达壶关附近的龙溪镇宿营时,恰逢该地驻军129师新1旅(其主力后为原12军34师)旅长韦杰结婚,朱总司令参加了他们的婚礼。韦杰曾担任过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后为原12军朱德警卫团)团长,朱德很了解他。在婚礼上,朱总风趣地讲了些祝贺喜庆的话,接着就讲到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问题,他说:范汉杰、孙殿英等国民党军队就在你们周围,要加强统一战线工作。同他们交往中注意又联合、又斗争,决不先打第一枪。当他了解到韦杰部前几天歼灭了日军一部,缴获甚多后,很高兴,要了一些战利品,准备带到洛阳去送卫立煌等,使他们了解八路军抗日的实际情况。

这里离国民党封锁区只有二十来里路,护送部队夜晚加强了巡逻警戒,晚间查哨时,看见朱总司令住的屋里小油灯一直亮到深夜。他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白天和我们一样行军,晚上还在看文件,写东西,为革命操劳。

次日清晨,队伍又出发了。这一天部队要通过蒋管区。队伍还是顺着峡谷河滩而下。行军时,朱总司令很注意部队的休息,他知道,他不休息大家是不会休息的,所以他走一段路程,看看大家累了,就招呼同志们休息休息。


朱德小憩处
朱德小憩处

部队休息的时候,朱总司令还教大家唱抗日战歌。有一次休息时,朱总司令坐在山谷里一块大岩石上,微笑着对大家说:“我们要通过蒋管区了,要作抗日宣传,多唱唱抗日游击队的歌,像《游击队进行曲》啦、《我们在太行山上》啦、《大刀进行曲》啦,都要唱唱噢。”

打这以后,我们每当休息,或者行军路上,特别是通过国民党部队的驻地时,便唱起歌来。唱的时候,朱总司令也和我们一起唱。我们唱的游击队战歌,响彻在太行山上,响彻在行军路上,也响彻在国民党的封锁区。

一天中午11时左右,快要接近陵川了,前面有一个不大的镇子,镇子的道路两旁排列着许多国民党兵,手中持着上了明晃晃刺刀的步枪,地上架着一排排轻机枪、重机枪、迫击炮……真是刀枪林立阴冷冷,大炮成排寒森森。国民党这是搞得什么名堂?他们美其名曰“欢迎朱总司令和八路军。”大伙一听,个个气得双眼直冒火星:“这哪是什么欢迎?这明明是在向我们示威!欢迎总司令有这么个欢迎法嘛!”

除了国民党兵,周围还有鬼鬼祟祟的暗探、特务,不远的山上还有哨兵警戒。他们一见朱总司令和八路军战士,如临大敌,示威、监视、侦察。大家也立刻高度警惕,密切地注视着他们的行动。当时,同志们看到国民党这种卑鄙行径,无比愤慨。心想:你们国民党反动派,专门搞反共、反人民,你们有本事怎么不去对付日本鬼子呀,放着这么多、这么好的武器,就准备打内战,来镇压我们的抗日军民。真是可恶可恨。

当部队进了小镇,快要接近国民党摆得“阵势”时,国民党军队里一个什么官,假惺惺地出来“迎接朱总司令。”

朱总司令一见面,就狠狠地痛斥了他一顿:“你们就专门对我们搞封锁,成天搞反共,反人民,不去抗日,是何道理噢!”

那人垂手立正,弯下腰,连连点头:“是……是……”被朱总司令斥责得张口结舌,无言答对。看他那战战兢兢的样子,对朱总司令有些惧怕。朱总司令说完,昂起头,挺起胸,不时地向国民党士兵挥挥手,带领着队伍,迈着大步,气势昂扬地穿过国民党那寒气逼人的枪刀大炮摆成的“长廊”。

我们一边走一边唱着游击队的战歌。那嘹亮、坚定、有力的歌声,在蒋管区上空回荡。国民党官兵见到朱总司令和朱总司令率领的队伍,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哪曾想太行山上的“土八路”还会有这样的大无畏英雄气概……

当天下午两点来钟,部队到了陵川西南一个村庄住下。这里驻扎着国民党军队的一个军部。那天晚上,大家特别担心朱总司令的安全。外围岗哨不让护送部队出入,全是国民党兵,部队就特别加强了内卫警戒。这天晚上,同志们谁也没踏实地合上眼,都紧紧地握住手中的武器,随时应付一切突然情况。


朱德出太行途中曾经居住过民宅
朱德出太行途中曾经居住过民宅

朱总司令一到这里刚刚安顿好,就忙着做国民党的抗日工作。他一批批地接待国民党的官员,宣传我党的抗日主张,揭穿国民党的假抗日、真内战的实质。使这里的国民党大多数官员受到了教育。

康克清回忆:“过去日军的封锁线不久,国民党驻军派一个连来接应,连长同3连长碰巧是陕西老乡,老乡见老乡,谈吐分外香,两个人很快就无话不谈了。他对3连长说:“我们的队伍在冀南,先说是打鬼子,后来被你们八路军的一个支队揍了个厉害。要不是我们团长见势不好,带头跑得早,只怕现在我们还都在你们那里当俘虏哩!”

“你知道那仗是怎么打起来的吗?”

“我也说不清楚。政训处长官说,是八路军抢占了我们的地盘,叫我们把地盘夺回来。”

“我们八路军只知道抗战打鬼子,只想从鬼子手里夺回被他们占领的地盘。对你们这些兄弟友军,只希望共同团结抗日,决不会夺你们的地盘,也决不打第一枪!但是我们有一句话,叫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冀南那一仗,是石友三先动的手,逼着我们不能不打。”

“哦,是这样……”他若有所悟,像是明白了一样。

我在后面听着两人的谈话,这时挤到两人中间,对那位连长说: “虽说打了仗,我们总还是一家人,还要共同团结抗日。这次我们朱总司令到洛阳,就是要同卫司令长官谈判,解决一致抗日的问题。你们来接我们,不也是为了共同抗日吗?”

说得他连连点头,说:“能这样可就好了。我们当兵的谁都希望这样。”

在通过国民党封锁区域时,朱总司令又非常关心连队的政治思想工作,经常听取连队干部关于思想情况的汇报,随时给予指示。还专门向康克清同志交待任务,让她多管管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一路上,康克清同志经常来到连队,找同志们谈话,了解情况,进行耐心地工作。她反复强调的是:一要搞好部队内部的团结,干部和战士的团结,同志之间的团结,3连和4连的团结;二要搞好军民关系,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每到一地首先要向群众宣传抗日,还要打扫院子、挑水,为群众多做些事;三要警惕国民党区域的“花花世界”的侵蚀。一路上,护送连既完成了护送朱总司令的任务,又受到了共产党、八路军的光荣传统教育。

部队行军头些天还好,过了几天,有一个战士生病了,不能走路。被朱总司令知道了,他就从马上下来,把马让给病号骑。那个病号不肯骑,可是怎么也推辞不过,只好骑上了。他看到朱总司令在地上和大家一起步行,头上不住地淌着汗水,感动得热泪滚滚。


朱德出太行路线图
朱德出太行路线图

一路上,朱总司令的生活也很艰苦,经常和连队一样地徒步行军,一样地睡门板,一样地吃小米饭、喝白开水,所不同的是,比战士们更少休息,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多做工作。看到这种情况,大伙都担心朱总司令的身体健康,对他的生活给予一点应有的特殊照顾,但他就是不肯接受。

部队过了陵川,又走了许多的山路,就要走出太行山区,沿着蜿蜒、崎岖、陡峭的小路向上攀登着。抬头仰望,山峰直插云端,峰顶云雾缭绕。这山峰好似擎天巨柱,离了它天空就非塌下来似的。部队艰难地往上攀着,有时一不小心,把路上的石头蹬掉,石头就从那陡峭的山崖飞轮似的滚下万丈沟壑。护送部队足足用了一上午时间才登上了山顶。

队伍从山顶端继续往南走,走着走着,山脉走尽了,眼前呈现出另一幅景象。那里地势低下,是绿油油的辽阔平原,滚滚的黄河水从西部山脉穿过这绿色平原,向东流去。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太行,进入了河南地界。部队都没顾得休息,跟着朱总司令从太行山上往下走。下山的路又远又陡,真是上山容易下山难,足足走了半天,才下到山底。天已经很晚了,部队宿了营。

到了第二天,打算走一段路后就渡黄河。部队早早吃了饭就出发了。中午十二点左右,来到孟县西面二十来里远的地方,在一个村子的外面休息。事先知道,孟县县城被鬼子和伪军占领。到达后就派出同志到县城侦察。朱总司令没顾上休息,也带几个人进村亲自了解情况。这里的老乡开始有些怕,不敢讲情况,朱总司令耐心地宣传解释、做工作。原来,这里是三方管辖,既有日本鬼子烧、杀、抢,又有国民党抓兵、拉夫、打人,搞得人心惶惶,虽然八路军游击队来过,但很少,只是站一站就走。这个地区情况十分复杂,老百姓被敌人害苦了。部队一面加强巡逻警戒,一面派出人到黄河渡口侦察,准备船只渡河。

去孟县侦察的同志回来报告说,日本鬼子和伪军没有出城,现在很安静。下午一点多钟,去黄河渡口的同志回来报告说:“那里没有敌情。只有两只小的渡船,其余的全部被敌人封锁了。看看船只不够,便找到老乡,又搞到了三只大一点的木船。现在船只和摆渡的艄公都已齐备,就等渡河啦。”

朱总司令一听,当即果断命令部队:“现在马上出发!”

虽然是五月的天气,但河南的晌午,太阳还是很热的。天空没有云,地面没有风。队伍在朱总司令的带领下,顶着烈日,向黄河渡口疾进。为了赶路,加快了行军的速度。

不多时,来到了黄河岸边。部队来到的是白马寺渡口。没有见过黄河的同志十分惊讶,黄河果然名不虚传:河面又宽,水流又急,水势简直就像脱缰的野马,奔腾咆哮。朱总司令缓缓地走到黄河岸边岩石上,倒背着手,昂着头,挺着胸,久久地巡视着面前这气势宏伟的滔滔黄河。他的身躯显得那么高大,像巨人一般,屹立在黄河岸边。此时此刻,朱总司令是什么心情啊!后来,朱德总司令写了一首诗《出太行》描述当时的心情:

一九四〇年五月,经洛阳去重庆谈判,中途返延安。是时抗战紧急,内战又起,国人皆忧。

群峰壁立太行头,

天险黄河一望收;

两岸峰烟红似火

此行当可慰同仇。


朱德总司令诗词《出太行》
朱德总司令诗词《出太行》

这首诗充分抒发了朱总司令忧国忧民的博大情怀。

部队开始渡河了。每只船上有四、五个老乡摆渡。乘船的顺序是,第一渡船是尖兵排;第二渡船是朱总司令和他的随行人员,还有连长、副指导员带的两个班;第三渡船是马匹、炊具以及炊事人员。覃少山指导员带着一个排,乘最后两只渡船。

为了防止敌人空袭,全连都作好了战斗准备。每个船上还架起了对空射击的机枪。我们担心朱总司令的安全,又对老乡们作了交待,老乡们坚定地说:“请同志们放心,虽说我们年纪大了,可我们有渡河经验,一定把你们安安全全送过去!”

朱总司令紧紧地拉住一位老乡的手,激动地说:“我们相信你们!”

老艄公撑扶着竹篙,一个个敏捷地跳上了船头,竹篙一点,木船顶着急流,箭一般斜穿河心。竹篙划着河水发出哗、哗、哗的响声。

同志们久在太行山区打游击,突然出山,见到黄河,又同朱总司令一起乘船渡河,心里特别高兴,禁不住唱起了响亮的歌:

风在吼,

马在叫,

黄河在咆哮,

黄河在咆哮。

……

这欢快、激昂、坚定的歌声,伴随那黄河滚滚浪涛,像似演奏一首气势磅礴的乐曲,这乐曲回荡在黄河两岸的上空,鼓舞激励着人们像黄河一样,势不可挡,奔腾向前。

朱总司令乘坐的那只船刚刚离开岸,大伙那一颗颗心就像悬在半空,一双双眼睛紧盯着那只船,十米,二十米,三十米……全连官兵的心像河水一样不停地翻滚,直到朱总司令那只船快要到对岸时,后面的两只船才开始摆渡。

大约有一个多小时,部队全部安全地渡过了黄河。我们不歇脚地又向洛阳出发,直到晚上五点多钟到了洛阳。


八路军驻洛阳办事处旧址
八路军驻洛阳办事处旧址

这里是蒋管区,当时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就住在洛阳城。朱总司令安排在西工,部队住在营房。还是内紧外松,部队白天黑夜加强警戒。朱总司令还是积极地做抗日统一战线工作,同卫立煌等国民党官员谈判。


朱德总司令(中)同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右)会谈后合影。
朱德总司令(中)同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右)会谈后合影。

连队到了洛阳后,仍然每天早晨坚持上操。国民党的官兵纷纷赶来观看,他们见3连战士扛着崭新的三八式步枪,迈着整齐的步伐,唱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曲,英姿飒爽、步调一致、威武雄壮,疑惑地说:“看来这个连队不都是兵,一定是当官的被抽出来冒充当兵的。”朱老总向他们解释说:“前线反扫荡战斗那么频繁,我们八路军哪能抽出那么多当官的来陪着我。”

在谈判休息时间,朱总司令还和3连指战员一起打篮球。这个时候,球场四周的观众更是围得水泄不通。他们见到八路军的总司令和普通战士在篮球场上你争我抢,当“官”的没有一点“架子”,官兵之间亲如兄弟,无不由衷地赞叹:“八路军真是官兵一致,佩服!佩服!”

3连休息时,战士三三两两上街买东西,这本来是平常的事情,但是卫立煌却十分惊奇地问朱德:你们的兵怎么能随便上街,不怕开小差?

朱总司令回答说:我们八路军的战士绝不会开小差,因为他们都明白当兵是为什么。抗日救亡是每个中国人起码的职责,每一名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不会在抗日的路上当逃兵!

据朱总司令夫人康克清回忆:“我们离开洛阳的前一天,朱老总到3连讲话,给了他们很高的评价、表扬和鼓励。”

在洛阳住了十多天后,一天黄昏,护送部队随朱总司令乘坐洛阳到西安的专列又出发了。到了下半夜,完成护送任务的3连官兵从渑池下了车。他们列队整齐,举手行军礼,恋恋不舍地目送着朱总司令乘坐的专列驶离车站。这列载着朱总司令的专列仿佛一柄利箭辟开了无尽的夜色,列车再行驶一段路程,黑夜就会渐渐过去,天也就会亮了吧?

去洛阳时,因为有朱总司令在队伍中,国民党不敢明目张胆地搞阴谋破坏。但在3连返回的路上,国民党的真面目就彻底暴露了。他们不给粮食,不让宿营,百般刁难,肆意阻挠,有时竟以高官、厚禄、女色为诱饵,引诱3连战士脱离八路军。3连指战员不怕困难、坚定立场、拒腐蚀永不沾,同国民党顽固派进行了坚决的斗争。3连靠着沿途百姓的帮助,由渑池过黄河到曲源,经中条山、太岳区,于7月中旬返回太行山归建。


1940年春八路军朱德总司令出太行路线图(途经济源市愁儿沟段) 赵国庆 杨永苏 编制
1940年春八路军朱德总司令出太行路线图(途经济源市愁儿沟段) 赵国庆 杨永苏 编制

由于护送部队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受到了彭德怀副总司令、左权副参谋长和129师刘邓首长的表扬。


国庆阅兵式上“模范党支部”129师769团3连的红色战旗
国庆阅兵式上“模范党支部”129师769团3连的红色战旗

附记:朱德总司令1937年9月23日率部抵达山西五台县南茹村,10月22日进抵太行山。1940年5月6日出太行。战斗在太行山历时2年半多。(本文作者赵国庆系解放军原12军政治部干事)

本文系作者授权《祖国》杂志社祖国网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

(浏览 17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