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关于抗美援朝的作战指导思想问题

柴渝

作战指导思想是一个较之于统一指挥更难解决的问题。这涉及到两种不同的军事思想。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在处理抗美援朝的问题上,可以说处处都体现出实事求是路线与两点论的思想方法。无论在武战场还是文战场都是如此。武战场,不论是出兵前还是出兵后,文战场,不论是谈判有进展还是又拖又僵,都从实际出发分析两种可能,做两手准备,争取好的准备坏的。这方面同朝鲜同志的看法往往有所不同。前文中谈到的速胜冒险思想和有关政策问题都是明显的事例。这种思想在未从根本上解决之前,只要客观情况一出现适合的土壤便会自动地钻出来。当然这是从领导思想讲的,至于整个队伍,经过两次战役的胜利,特别是第三次战役解放汉城之后,我们部队中也同样滋长有速胜情绪。敌在仁川登陆之后,朝鲜同志一方面要求中国紧急支援,一方面表示要作长期打算,整顿队伍争取最后胜利,但当12月6日收复平壤之后,8日便发表告全国人民书说:“为了打败我们祖国的仇敌,争取最后胜利,就要对后退的敌人,不给予喘息时间,不给予构筑新防御线的机会,不给予重整兵力的时间。”这个声明从政治上讲,鼓舞士气,无可厚非;但从军事上已可看出速胜轻敌思想又冒头了。

志愿军出兵的第二次战役期间,苏联派来拉朱瓦耶夫中将接替史蒂科夫接任苏联总顾问兼驻朝大使。这是一位自命不凡的“闯将”,这位将军下车伊始就不断地对我第二次战役未能“穷追敌人”不以为然,说什么“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指挥员,在敌人败退时不进行穷追”。据说他还将这种看法报告了斯大林。当他得知第三次战役准备提前结束,更使他不满,朝鲜同志特别是朴宪永的意见同他一致,互相助长。金日成那个时期处境困难,内部对敌仁川登陆后失利的埋怨情绪很多,本来也应负责任的苏联总顾问已经回国,所以他受的压力最大。他曾几次以拉失瓦耶夫的意见向我作过表示,当然他本人也有这种看法,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这些情况我都如实向中央、向彭总作过报告。

第三次战役是在比较困难的条件下于1950年除夕之夜开始的。志愿军出兵之初原准备,先在黾城、泰川、球场、德川、宁远一线组织防御,稳定战局,掩护人民军北撤整顿,为尔后作战创造条件。但因人民军撤退中未能节节阻敌,敌人分兵冒进,先我进入上述地区,我乃改为运动歼敌的方针。

如此,从10月25日起直到12月24日两个月进行了两次战役,彻底扭转了战局。但部队没有进行休整补充,加之运输线延长,供应困难,部队十分疲劳。而且严冬降临,天寒地冻,立即发动第三次战役十分勉强。所以彭德怀认为,不再歼灭敌人大量有生力量,敌人不会退出朝鲜,应作长期准备,建议部队休整补充,来春再战。但美国惨败之下,正在利用联合国玩弄先停后谈,以争取喘息时机并缓和同 其盟国矛盾的阴谋。为了揭露敌人的阴谋,不仅外交领域需要进行坚决斗争,战场上也需要采取行动突破三八线。正如毛泽东12月21日致彭德怀电报说的那样:“你对敌情的估计是正确的,必须作长期打算。……速胜观点是有害的。”“美英正在利用三八线在人们中存在的旧印象进行其政治宣传,并企图诱我停战,故我军此时越过三八线再打一仗然后休整,是必要的。”但考虑到过分南逼让敌退守大田、大邱一带将对我今后歼敌不利,所以在发出上述电报之后又指示说:“不但人民军二、五兵团现在不要深入南部,而且全军主力(包括人民军)在此次战役后亦应当后退几十公里进行休整,以使美伪军感到安全,恢复其防线,以利我军春季歼敌。”

12月31日第三次战役发起后,敌在我军连续突击下,未作有力抵抗,甚至有的未经接触便迅速后撤,很明显是企图保存实力,诱我深入,伺机反击。且我以步兵追击敌摩托化部队很难奏效。这次战役虽然突破了敌在三八线的防御,收复了汉城,向前推进了80-110公里,但仅歼敌1.9万余人,而我越是深入,越会造成我东西海岸的空虚反给敌以可乘之机。可见我军于1月10日果断结束第三次战役的决心是完全正确的。

但是根据不同的作战指导思想,拉失瓦耶夫、朴宪永等人吵吵的调门却越来越高,而金日成同志无力反驳,反而有些同感。他特别不赞成部队休整时间过长丧失收复失地的时机。所以他于1月8日对我说,他想去彭处商谈今后作战问题。我从他那里回到住地,立即写了份给彭总并报周恩来的电报:“一,金首相拟10日晚由平壤附近出发赴彭总处商谈今后作战问题。二,金首相认为:部队休整时间不宜过长,有一个月即足,若过迟河川与稻田地化冰后会增加部队运动困难,且敌企图拖长时间以利部队喘息。至于提前作战之运输补给困难,他正与交通部门商研办法中。”

在接到彭总复电欢迎后,我陪金于10日晚出发前往位于成川郡西南君子里的联司,途中在金雄的指挥所稍事停留,于当晚22时到达。稍事寒喧即开始会谈,根据彭的安排,邓华、洪学智和我参加。

彭先将志愿军的实际情况和他对敌情的分析向金作了说明,他说:三个战役,部队伤亡未得补充,运输困难,给养很差,体力大为削弱,战斗单位的人员已很不充实,因此迫切需要补充休整并修复交通,改善运输工作,以利再战。

彭接着说,敌人兵力还有二十几万人,已于平泽、安城、堤川、宁越、三陟线布防就绪。敌在此线布防比退到洛东江布防较为好打。我应进行充分准备,求得下一战役消灭更多敌人。他特别强调,不让敌主力退集釜山狭小地区。此着甚为重要。

彭说:这种办法可能威胁敌人再放弃若干地方,以现在我军的实际情况,既疲劳又没有补充,没有汽车运兵,没有坦克和飞机掩护,我以步兵夜间行动和敌人的摩托化竞赛,想在追击中消灭敌人是困难的,而且过早压迫敌人退至最南部狭小地区于我下一战役分割歼敌不利,增加了下一战役的困难。

金:不能光是消灭敌人,扩大领土也是很重要的。

彭:扩大领土不如首先求得消灭敌人的好,因为消灭了敌人,自然就得到了土地。

金:目前多占地方,增加人口才便利和平解决后的选举。

这时,彭仍在耐心地说:现在不必多考虑这些问题,目前的中心是争取继续打胜仗,消灭敌人,加紧对李承晚伪军的政治工作,多注意各项政策以及劳动党如何密切联系人民群众,这是最基本的问题。争取团结广大人民群众在自己的周围,就一定能够胜利。

讲到这里,金说:“彭德怀同志,我可以同意你的意见,但这个意见不只是我个人的意见,我们政治委员会的同志,特别是朴宪永同志都有这个意见。是否要朴宪永同志来一起再谈一次。”

彭:那好,是否咱们现在吃饭,休息一下(金当即电话要朴宪永第二天晚上赶来)。

在这次会谈之前,苏联在中国的顾问,也有类似观点,这类情况当然都反映到了斯大林那里。据说斯大林也不同意这种意见,并提出如朝鲜同志要追击,可由人民军自己去追。毛主席1月9日已将这一意见电彭。10日当晚,彭将会谈的情况报告了中央,毛泽东于11日复电称:“我9日电你是否收到,人民军一、二、三、五军团均可置于汉江以南之第一线,志愿军撤至仁川及汉江以北休整两个月至三个月,仁川及汉城之守备由志愿军担任。人民军应将现在东北训练的新兵加以补充,如金日成同志认为不必补充休整就可前进亦可同意人民军前进击敌,并可由朝鲜政府自己直接指挥。志愿军担任仁川、汉城及三八线以北之守备。毛泽东 一月十一日”

10日夜晚饭后,彭德怀先将毛泽东9日来电交金日成一阅,这样金的意见就基本上接近解决。那天晚上接着是交谈一些政策问题,彭也借此机会介绍一些中国的经验,诸如新区土改问题,对李承晚地方政权及其人员的区别对待问题,在新区的筹粮政策、统战政策等等,在交换意见中谈得很融洽,可以说没有出现不同意见。11日上午金还同洪学智商谈了铁路运输等有关后勤问题。1月11日下午5时,彭、金、朴三人就毛泽东9日电文进行交谈,希望朴能受到启发,消除分歧,没想到朴宪永竟把让人民军单独南进的意见理解为斯大林认为目前形势有利,美军要退出朝鲜,志愿军要休整,因此要人民军单独前进。朴宪永这时对美军一定会退出朝鲜的看法反而更具信心,一场激烈的争论再也无法避免了。接着邓华、洪学智和我进来继续开会。彭先请朴宪永讲讲他的意见。

朴宪永列举最近一些新闻和苏方提供的情报,得出结论说,美军一定要退出朝鲜。接着就是一阵朴与彭短兵相接的争论……

没有料到,这时金又把昨天他讲的一部分南进一部分休整的意见说了出来,他说:最好半月内志愿军三个军南进,其他休整一个月后南进。

彭听了金的话等于又帮朴讲话,他确实有些忍不住了,他说:他们这些看法是根据愿望出发的,说到这时嗓门也明显地提高了。

此时坐在我右手的邓华碰了我一下,我同坐在我左手的洪学智会意地离开了会议室。

讲到这里,我附带说一句,整个会谈没有现场记录,只有一个邓华事后补记的手稿,据这个手稿记载:

彭、朴又经过一番争论之后,彭德怀根据毛泽东11日电报的意见说:“现在我提议从仁川至襄阳线以北全部海岸线和后方维护交通归志愿军担任,人民军一、二、三、五军团共约12万人,已有两个月休息,基本上没有作战,归你们自己指挥,照你们的愿望继续向南前进。试试看,美军如果像你们想象的那样退出朝鲜,我当庆祝朝鲜解放万岁,如果美军不退走时,志愿军按预定计划南进作战。”

这时金笑着说:“这可不是好玩的,试就得多少万人的代价。”他很恳切地说:“我们中间确实有速胜情绪。既然没有准备好就休整两个月。那么就照原来准备的,咱们召开两军高干联席会议?什么时候开?”

彭:你看,是不是24日召开,请首相同志出席作指示。

金:那好,我同意,我们就回去做准备。

会后我同金、朴便一起回平壤附近他们最高司令部所在地了。

从作战指导思想上讲,经过这场争论也只能说是勉强取得了一致。随后经过1月25日至29日的两军高干会议,共同总结前一段作战的经验,认识有了进一步的接近。如果说基本上取得了一致,还应该承认李奇微帮了大忙。

原计划高干会议之后,用两个月的时间进行休整,并加强后勤运输,增强对空力量和准备出动空军掩护,于3月间发动春季攻势。

杜鲁门政府在美军败退三八线后,是退、是守、是扩大,内部激烈争论一阵之后,仍然坚持其“促进在欧洲的防务和盟国的团结,保持在亚洲的地位”这样一个基本政策。在朝鲜战场上准备尽力据守一个重要地区,在最坏的情况下,也要争取坚守沿海岛屿,以争取时间卷土重来。退守三七线的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李奇微根据美国政府的方针,利用敌人良好的运输条件很快使其部队得到了补充,加强了火力,改善了供应,调整了部署。就在我召开高干会议期间,1月25日便开始以23万之众全线向我发起大规模的进攻。我军不得不把高干会议变为第四次战役的动员会议,于27日开始停止休整。

2月4日晚,金日成又来到君子里,他对我坚持作长期艰苦打算的方针表示完全赞成,并表示:过去对三次战役的胜利看得太容易了,因而在领导的情绪上产生一度波动,现在这种波动已成过去。

四次战役期间,彭德怀曾回国内一趟,于1951年3月9日拂晓回到联司。因为此前金、彭曾有过一起去北京一趟的想法,所以他在3月11日经我转金电中讲到:“毛主席说目前中朝两党中央对战局认识大体一致,金日成同志一定很忙,暂时不必去北京。”当我把这份电报转金时,他说:“实际上这一情绪在我们政治委员会里已成过去。”

(浏览 5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