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东抗日英雄与将军洞

江和平

我听说北京郊区的平谷县有个国家AA级风景区——湖洞水,这里还有个“将军洞”,便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5周年之际前往游览。从市区往东驱车90公里,我来到位于燕山南麓的湖洞水。景区是在层层叠叠的山峦中的一条约10里长的大峡谷,峡谷中有湖,山中有洞,溪水常流,故得名湖洞水。



眼前的景色令我心旷神怡:百米高的悬崖峭壁犹如刀劈斧砍一般,各种绿色植被和五颜六色的花朵铺满了所有角落。清澈的溪水从石壁中流淌下来,沿着山涧倾泻形成湍急的小河,瀑布的轰鸣声伴随着鸟啼蝉鸣回响在耳旁。盛夏走入峡谷竟然毫无暑气,湿润清凉的空气形成了天然的氧吧。



“将军洞”就位于景区的峡谷中,洞约一人高,洞内较宽阔,洞口上方的石壁上刻着苍劲有力的“将军洞”三个大字。



在峡谷深处,绿树环绕下有一座墓碑,白色的碑石上刻着“贺明登等伍位烈士永垂不朽”。我在墓碑前庄严肃立,怀着崇敬的心情默读着墓书,贺明登烈士的故事历历在目:



贺明登(又名贺明灯)是陕西绥德县人,1913年出生于一个贫农家庭,1934年参加了刘志丹领导的陕北工农红军,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战士、班长、排长、连长等职。1939年12月,他随八路军第四纵队挺近冀东,开辟抗日革命根据地。1940年,他任八路军冀东军区第13团5连连长。1942年2月,他带领着5连攻克日军占领的兴隆县六道河子,击毙敌34人,缴获机枪2挺,长短枪30余支。1943年8月,他率领5连在热南公路一侧伏击伪军一个团,俘敌150余人,缴获辎重车数辆。贺连长在13团有“神枪”之誉,“陕西绥德明灯亮,冀东神枪誉声高。”就是歌颂他的。



1944年,13团的卫生所就安置在湖洞水的山洞里。8月,贺连长作战光荣负伤,在此治疗。同年10月5日,由于叛徒告密,千余名日伪军包围了湖洞水的山洞,搜剿八路军伤病员。重伤未愈的贺连长没有来不及转移,被日伪军围困于此。他和战友在洞口抗击敌人,用仅有的不足30发子弹,击毙20余名日伪军。在敌人蜂拥而上、万分危急的情况下,贺连长一面沉着应战、同敌人英勇搏斗,一面命令通讯员销毁各种文件,砸毁步枪。在面临绝境之时,他将最后两粒子弹留给了自己和他心爱的通讯员,享年31岁。当地人民群众为纪念他们,从此称此洞为“将军洞”。


从湖洞水回来后,贺连长的故事使我久久不能平静。在热爱军史的朋友的帮助下,我了解到贺连长所在的13团,在冀东一带是一支能打能拼、威震敌胆的部队。13团团长包森更是一位大名鼎鼎、妇孺皆知的抗日名将,曾被叶剑英称为“中国的夏伯阳”。



包森(原名赵宝森、又名赵寒),1911年7月出生于陕西蒲城县。1932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3月赴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后被派往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独立一师工作,任八路军邓华支队33大队总支部书记,1938年6月率40余人赴冀东开辟抗日游击区。他组织群众参加抗战,仅仅一年时间,队伍就发展到千余人。他率领部队在日军的反复围攻和扫荡中,紧密依靠人民群众,巧妙运用奇袭、奔龚、强攻和迂回作战的游击战术,转战在长城内外,先后攻克迁安、遵化、兴隆、玉田等20多个敌据点,歼日伪军数百人,缴获枪支数百支,成为冀东战场的主力部队。
敌人把包森视为克星,经常以“出门打仗碰上老包”为咒语,连冈村宁次也曾哀叹:“到冀东如入苦海。”日本天皇的表弟、宪兵大佐赤本一心要除掉包森这心头之患。1939年4月26日,赤本想利用刚俘获的八路军战士捉拿包森,没想到反而中了包森的妙计。活捉赤本的消息传开后,极大地鼓舞了冀东抗日军民的士气,震动了日本朝野。日军派人与包森谈判企图重金收买,又组织了“赤本营救委员会”调遣数千名日军残酷扫荡,均无济于事,赤本早已命丧黄泉。

1939年秋,八路军冀东部队统编为十三支队,后改为冀东军分区,具有卓越指挥才能的包森被任命为副司令员。之后冀东军分区13团正式组建,包森兼任团长。
1940年2月,包森率部到达盘山,开辟盘山抗日根据地。7月下旬,日军精锐武岛骑兵中队声称要踏平盘山。包森组织四个连队设伏于白草洼附近山头,居高临下地全歼了武岛和他的70余名骑兵,创造了冀东抗日战场全歼整连日军的首例。

1941年,冀东军分区开展打击伪治安军的作战行动,包森多谋善断、英勇果敢地指挥部队打了一个又一个漂亮仗。12月26日,他率部队进攻敌伪东双城据点,毙俘伪军300余人,缴获大量武器,在冀东创造了攻坚克敌的首例。

1942年1月12日,包森率部于玉田激战16个小时,毙俘敌军千余人,缴获山炮、迫击炮等大量武器和军用物资,取得了空前的胜利,使八路军军威大振。

包森在战斗中将生死置之度外,不止一次负伤,但他总是战斗在最前沿。1942年2月17日,他在遵化指挥战斗中不幸中弹牺牲。解放后人们为纪念包森烈士,在石家庄、遵化、玉田、盘山、冀东的烈士陵园和他的牺牲地都树立了包森烈士纪念碑。
贺明登、包森烈士是冀东抗日的英雄,是中华民族的英雄!我们后人永远怀念他们,他们的功绩将永远载入史册!

此文刊登在2012年10月《红色太行》

(浏览 1,87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