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邓目光中的赤岸

张献伟

1940年12月4日,一二九师师部到达河北境内太行山涉县的赤岸村。从此,赤岸,这个在峰峦重叠的太行山区之中的小山村,这个清漳河畔的连地图上都找不到的无名之地,便成为一二九师师部的所在地,在此以后长达五年的时间里,成为晋冀鲁豫根据地的心脏和首府。刘伯承和邓小平,就在这个小村庄的一个很小的庙宇小院之中,驻扎了下来。刘邓在这个简陋朴素的驻扎之地,将指挥太行山人去进行更多的战斗,将与太行山人共同度过更加艰苦卓绝的战斗生活。

摘自毛毛《我的父亲邓小平》

80年前的1940年12月4日,太行山上,冬雪初见,但阳光却是暖融融的。这一天,恰好是刘伯承48岁的生日。他和小“一轮”的邓小平,两位革命家携手进驻赤岸村,直至1945年12月底离开。长达五年多的时间,横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两个历史时期。刘邓就是在这个普普通通的小山村,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指挥八路军一二九师将士,浴血奋战,歼灭日寇,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为抗日战争胜利、解放战争开启和新中国的建立,铸就了不朽的历史功绩,同时也将赤岸这个小山村,带入了中国革命和民族解放的历史新坐标。

刘邓把一二九师司令部设在赤岸村,使之成为太行根据地的心脏、晋冀鲁豫边区的中心,是基于怎样的考虑,又有着多少的奥秘?是这里的风水别具一格,具备藏龙卧虎的玄机;还是这里的峰岭占尽龙脉,暗合刘邓大“龙”的属相;抑或是赤岸,这个村名里天然有一个寓意革命色彩的“赤”字?显然不会是这么简单!赤岸的名字,只是因为这个清漳河畔的小山村有一道红色的土岭,而已。共产党人讲信仰不讲迷信,讲理想不讲幻想,讲“鱼水”不讲风水。80年前,刘伯承、邓小平之所以把一二九师司令部设在赤岸村,完全是基于当时的天时、地利与人和,基于当时的抗战大局、涉县的地理优势、赤岸的纯朴民风。是历史选择了太行褶皱里的赤岸,赋予了她一段最为辉煌的历史、一个最为传奇的故事、一抹最为鲜艳的色彩。

天时–战大局。

刘邓进驻赤岸之前,全面抗战已进入第四个年头,“以太行山为中心的太行、太岳、冀南、冀鲁豫几块抗日根据地都迅速创建和发展起来”。黎城会议闭幕有时、百团大战胜利结束的有利形势,与日军重点进攻华北、国民党继续积极反共的不利形势,两相交织在一起。抗日根据地需要进一步巩固,统一的边区民主政权需要加紧建立;刘邓也急需要一个安定的环境,作为长期驻扎的大本营。涉县在抗战时局下的独特优势,具备了统领全边区建党、建军、建政重任的条件。军事方面,由于远离邯郸、长治等日军占领的大中型城市,远离平汉铁路、正太铁路等日军控制的交通大动脉,抗战前期涉县并非日军进攻和驻守的重点。日军“六路围攻”、“九路围攻”和八路军的反围攻、反“扫荡”作战,涉县相对处于非核心地带。虽然邯长路从涉县穿境而过,离赤岸村只有8华里,但一二九师发起的响堂铺伏击战、邯长战役及配合百团大战的邯长路破袭等战役战斗,使邯长公路时常处于瘫痪半瘫痪状态。日军两次占领涉县城,分别仅有2个半月和5个多月时间。1939年12月25日涉县城第二次回到人民怀抱,从此日军再未长时间占据涉县。1940年3月8日磁武涉林反顽战役胜利告结,国民党的第一次反共高潮在涉县东南被全线击溃,从此国民党的军队和政府从涉县完全退出,涉县全境获得解放。而周边县份,位于太南地区的平顺县国民党政府至1943年7月垮台,林县(林州)至1944年10月解放;长期被日军占领的左权、和顺至1945年4月解放,昔阳至8月解放;曾是日军重兵驻守的兵站基地黎城只比涉县早2个多月解放,潞城、襄垣、武乡至1945年8月解放;日军内侵太行根据地据点的武安、位于平汉线上的磁县直至9月解放。比周边绝大多数县更早获得解放的涉县,为刘邓选择大本营驻扎地扫清了最大威胁和障碍。政治方面,八路军涉县工作团于1937年11月初进驻涉县,中共冀豫特委于1938年初即转至涉县东部一带开展工作,涉县抗日县政府于1939年12月26日正式成立。晋冀豫区(太行区)党委于1940年4月移驻涉县西辽城后,把涉县确定为直属县,县委书记和六个区中的五个区委书记由晋冀豫区党委直接派任。一二九师司令部、政治部于5月底进驻常乐村,6月份成立太行军区,探索积累了大量建党、建军、建政的经验。初步统一了太行、太岳、冀南三块根据地政权的冀太联办于8月1日在东辽城村成立,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已为过渡成立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作了大量基础性工作。涉县这块八路军进驻较早的地方,“冀太”边区最高政权机关成立的地方,特别是晋冀豫区党委和一二九师机关先行开展工作的地方,为刘邓正式入驻赤岸村作了军事、党建、政权建设和群众基础等方面的充分准备。按照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的部署,刘邓坚定把目光瞄向了赤岸,要在这块难得的安定的太行腹心地做出更大的“眼位”,更好地发挥领导全边区的“核心”作用,创建最为巩固的抗日根据地,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抗日新政权,以应对接下来的更为复杂险峻的局面,并最终赢得抗战这局关乎中华命运大棋的胜利。

地利–地理优势。

涉县独特的地理环境,在晋冀豫三省周边区域十分突显。翻开《晋冀鲁豫边区全图》可知,赤岸雄踞太行之巅,濒临清漳河畔,正处在“四战之地”的晋冀鲁豫根据地中心,对于总揽边区全局、辐射周边四方有着特殊重要的意义。从地理角度看,自元朝到抗战前期,涉县隶属河南省管辖,600多年间归属偏僻的豫北地区。由于地处晋冀豫三省交界处,特别是在民国时期,国民党政权的统治比较薄弱。居于太行南北段的交接处,漳河和清浊两条支流的交汇处,这里群峰壁立,河谷狭长,道路崎岖,水网密布,地貌特征十分特殊。而从涉县,西通黎城要飞跃东阳关,北去辽县(左权)要翻过温城岭,东达武安要直下太行山,南向林县(林州)要横渡浊漳河。太行险关和漳河天堑构成的围护,使得以赤岸为核心的涉县盆地有着天然的屏障庇护。特别是“太行八陉”滏口陉贯通涉县中部,赤岸亦居于太行通道的咽喉位置,“秦晋之要冲,燕赵之名邑”的涉县,自古就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赤岸向北溯河而上约60华里,即为八路军总部驻地麻田,两地之间只有半天的行程,便于一二九师司令部与八路军总部之间保持密切联系,更便于拱卫总部这个八路军华北抗战的最高指挥机关。赤岸村背靠太行群峰,前临清漳水系,进扼邯长大道,退保麻田沟峪,东指冀南平原,西守三晋要地。居中领正、纵横捭阖的地理特点,正是领导开展游击战争的绝佳场所;山河阻隔、攻守兼备的地貌特征,本就方便于临机转移。从保障角度看,清漳河自北向南贯穿涉县全境,两岸河谷是冲积而成的10万亩肥美滩地,赤岸上下沿河地域更有“上河浇”“下河浇”的通俗称谓,是盛产小麦、玉米和水稻的天然“粮仓”。河谷两岸的大山上,又是百万亩荒坡荒地,核桃、花椒、柿子等“涉县三珍”享誉三省,300余种常用中药材闻名全国,养育了八路军的太行小米,更是涉县20万亩旱作梯田的当家作物。太行风光雄壮,清漳河水流转,《新华日报》记载抗战时期涉县已被称为“晋冀豫的花园”。陈毅于1944年元旦过后不久,赴延安参加党的七大时,沿着清漳河一路北上并路居赤岸,写下著名的五言长诗《过太行山抒怀》,对清漳河谷和涉县风貌有着真切的描述与由衷的赞叹:“清漳映垂柳,灌溉稻黍稷。园田村舍景,无与江南异。”天然粮仓,大美风光,将涉县推到了抗战历史的舞台中央,并将聚光点定在了赤岸这颗硕大的明珠之上。通晓天文地理的刘伯承、邓小平以其军事家、政治家的独到眼光,将在赤岸导演一部震古铄今的人民战争大戏。

人和–纯朴民风。

三面靠山,一面临水,静谧详和的自然环境,使得赤岸这座太行深处的小山村人心醇厚,民风纯朴。而长期居山临水的熏陶,使得村民们的骨血里天生带着太行山的骨气、清漳河的灵气。尤其三年多的抗战烽火,让赤岸村人在保家卫国的抗争中,打心眼里感恩共产党、欢迎八路军。建立抗日基点。1937年12月26日,刘伯承听取陈廷玉汇报涉县、磁县、邯郸等地情况后指出:“增加干部去,掌握涉县到磁县的工作。涉县要紧,涉县有两个游击队,在北有二百人,三区一个。外有二十个救国会。交通线要开辟。”1938年12月7日,刚刚过了44岁生日的刘伯承,率一二九师机关和直属队由黎城上遥第一次进驻赤岸村,亲手播下了抗日的火种。1940年夏,受刘伯承、邓小平委派,一二九师直属队协理员邓小平夫人卓琳进驻赤岸,在穷苦百姓中发展党员,秘密建立赤岸党支部,并担任第一任党支部书记。在刘邓直接关怀下,赤岸的抗日运动风起云涌,很快成为全县最坚强的抗日堡垒之一,从而为刘邓正式进驻打下了扎实可靠的基础。迎接刘邓进村。1940年12月4日,统率10万抗日大军的刘伯承,和他亲密的搭档邓小平,两位远见卓识的革命家携手同行,带领一二九师司令部机关正式入驻赤岸村。杨国宇在《刘邓麾下十三年》中记述:“群众看到我们非常兴奋,……大人小孩成群的为我们鼓掌。”建中、张柱、宇震等几个老民兵动情回忆:村里的房子,大部分散布在坐西面东的山坡上,东房和南房常年不见阳光,冬冷夏潮。听说来了八路军,老乡们甭提多高兴啦。小伙子和姑娘们,给部队打扫房屋,腾炕支铺。上了年纪的老人,握住部队首长和战士们的手,问寒问暖,拉起家常。每一户人家都像迎接亲人一样,腾出北房和西房,自家住进了东、南房。老百姓让北房争南房的事,刘邓很快就知道了,两个人当即决定:尽量少住民房,少给乡亲们添麻烦,多住东、南房和庙堂。刘伯承带着司令部的同志们一起住进了戏楼上,将戏楼南房隔成两间,自己住在又窄又矮的里间。邓小平跟着政治部的同志合挤在靠近戏楼东南角的民房里。老乡们多次找到刘邓,请他们搬到北房去,都被谢绝了。全村的老百姓哪见过这样的军队,无不感动地说:“八路军真是人民的子弟兵啊!”赤岸,这个鲜有人知的小山村,随着刘邓的进驻,成为人人向往的革命圣地。而刘邓这一住就是五年有余,直至1945年12月底,抗日战争胜利结束,解放战争拉开序幕。邓小平女儿毛毛写道:“在五年的时光中,他们在这个小山村中研究形势,研究敌情,召开了多少会议,发出了多少道作战命令。这里,成为中国共产党的这支抗击日本侵略军的部队的心脏和灵魂。多少战斗的残酷激烈,多少生活的艰难困苦,都和这座小山村紧紧联系在一起。今天,他们离开了这里,胜利地离开了这里,去奔赴更大的战斗天地,去迎接更辉煌的胜利。”

(浏览 2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