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重返重庆故地

燕子

在重庆与阔别五十多年的李叔叔久别重逄

我和女儿十月下旬到重庆寻找到失联五十多年的亲人李叔叔。这张照片是1955年,六十多年前李叔叔与我妹妹、三哥和我在北京外语学院宿舍楼前的合影。那时我三哥从北京101中学高中毕业后,在北京外语学院留苏预备部学一年俄语,将到苏联留学。这张照片是李叔叔保存的,我们已没有了。我父亲57年去世后,李叔叔回到重庆 。1966年5月他到东北出差时曾到北京看望我们,那时我正在北京化工学院上学,在校门口见了李叔叔一面,五十多年过去了,一直没有联系。我妹妹提供的二十多年前李叔叔家的一个坐机电话号码是唯一的信息,但这电话打了两年也无人接听。我由这个电话号码查到李叔叔二十年前居住的区、街道。这次到重庆我们到了街道办事处、退伍办和派出所,在他们的热心的帮助下,才了解到李叔叔的住址和新的电话,我们终于与阔别了50多年的李叔叔相见了,令人无比激动和兴奋。刚解放时李叔叔曾是我父亲的警卫员,后我父亲从西南军区转业,调到北京工作,直到离世,他一直陪伴在身边,与我们家结下了深厚的友情,就象一家人一样,终生难忘。

父亲出差时与李叔叔的合影

1953年父亲与李叔叔在云南金殿合影。站在车后的是李叔叔。

今年十月二十四日我和女儿去看望李叔叔时在他家的合影。李叔叔的夫人因身体久佳,未能一起合影。

李叔叔与我和女儿在他家的合影。

我们到他家那天,他早早就站在大门口等我们,一大早就为迎接我们安排他的女儿、女婿买菜买肉包饺子。

我们把书《我们的父亲姚继嗚》送给了李叔叔,其中有我父亲与他的合影。

我们久别重逢,有说不完的话。

李叔叔谈了他的经历 ,他12岁就参军入伍了,随西北野战军第18兵团到四川后到了重庆,在部队受过严格的射击训练,能打中鸡蛋和瓶子,是个神枪手。

李叔叔十六岁时就被派到我父亲身边做警卫员了。他说,解放初期重庆匪特活动猖獗,他身上带着三把不同类型的盒子枪。他对工作尽职尽责,执行任务好,我父亲这样急脾气的人,从来没有对他发过火,总是和蔼可亲。

父亲去世后,李叔叔从北京回到重庆,一直在国家建工系统工作。他经过自已刻苦学习,不断努力,艰苦奋斗,克服了种种困难,成为了我国多种金属焊接新技术的创新者、领引人,完成了多项国防工程有色金属焊接任务;他还创建了安装公司焊接技术试验室,是负责人,为国家培养了大批专业技术人材;改革开放后曾任重庆设备安装公司分公司经理,为党和国家勤勤恳恳奉献了一辈子,现已离休。

他谦虚地说:“都是局长和你妈的教导和培养,使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才取得这点成绩,不值得宣扬。”李叔叔还谈了我父亲的一些事,都是我们很想知道的。因怕影响她爱人休息,吃完午饭后一会我们就离开了。李叔叔已86岁了,身体也有病,又亲自送我们到大门口,他住的楼在山坡上,接、送要爬上爬下挺高的台阶。他见到我们也非常高兴和激动,他说,我父母对他非常好,就象一家人,父亲走后,多年来常常梦见我的父母,一年要梦见好几次,过去的事忘不了。

他对我和妹妹也很好,那时在我心中除了父母,李叔叔就是我们的依靠,就是我们的亲人。这次在重庆与李叔叔久别重逢是我们重返故地的最大收获。

我和女儿在解放碑前留影。

李叔叔的女婿邹总陪我们游览重庆

邹总不辞辛苦,不管阴天下雨陪伴我们游览了重庆多个景点,一路给我们做向导,还搀扶、关照我。有一天下大雨,他亲自开车到宾馆接我们,去南山参观,还宴请我们吃饭,使我们几天的参观游览更顺畅和愉快。我们很感谢他,也感谢李叔叔。

参观重庆人民大礼堂

重庆人民大礼堂,现是重庆地标建筑,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我的父亲在西南军区工作时,曾参加了重庆人民大礼堂的组织建设工作。父亲曾带我在大礼堂宴会厅参加过大礼堂建成庆典宴会,还在大礼堂观看过话剧。几十年过去了,重新走进重庆大礼堂倍感亲切。

重庆人民大礼堂外貌

重庆人民大礼堂

李叔叔的女婿邹总与我和女儿在重庆人民大礼堂前的留影

重庆人民大礼堂大门

重庆人民大礼堂右侧,与邹总留影。

参观重庆革命历史纪念地

重庆红岩革命纪念馆

参观中共中央南方局八路军重庆办事处旧址

参观渣滓洞看守所旧址

参观南山抗战纪念馆。

重返我的母校“西南军区一级机关人民小学”,现在改名为:“重庆市人民小学”

在人民小学大门口留影。现在重庆市人民小学是重庆市首批示范名校。我们到大门口时,学校的领导刚送走一个来自北京海淀区的参观团,从进大门处掛的横幅得知学校还迎接了香港的代表。当时在学校大门口的保安和领导不让我们进校门,我与他们说:我是52年的校友,从北京耒想再看看久别六十多年的母校。他们就让我们进了,学校的一位负责学生德育和社会活动的老师热情地陪我们参观和介绍学校,还邀请我参加学校70周年校庆。

人民小学第一任校长,邓小平同志的夫人卓琳同志塑像。

学校展览室展出的对学校的介绍。

刘伯承元帅为学校题写的校训。体现了革命先辈对我们少年儿童,革命后代的无比关怀和期望。

在学校的校史展览室中留影。1952年父母陪我到学校,就在这里参加入学面试, 记得当时我没有一点胆怯,自在地回答了老师提出的问题,还有点发挥,老师说了句:这孩子挺聪明,接收了我入学。我们学生都住校,每星期六带着学校的成绩册回家,成绩册中记录着我们一周的学习成绩和品德表现。学校在品德、学习、生活各方面对我们的培养、教育和关怀,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54年我随父母工作调动转到北京上学,经常做梦梦到重庆人民小学,非常怀念我的小学母校。

新建的教学楼。过去我们的教室都是平房,木板条制作的门。现在校园中矗立起了新的漂亮的教学楼,新的宽广的体育场正在建设中,已面目全新。但学校继承、宏扬革命先辈的办学精神没有变,培养全面发展的革命事业接班人的办学宗旨没有变。

1953年10月我在重庆人民小学上二年级时父亲在家中给我拍的纪念照片。身上穿的是用父亲在北京出差时给我买的一块天兰色带小白格的绸布做的新连衣裙,很漂亮,可惜当时还没有彩色相机。

这是父亲在上面这张照片背面写的亲笔字。

学校门前的公路。我在人民小学上学时,每星期六李叔叔到学校接我回家,要翻一个小山坡徒步走回家。

寻游六十年前在重庆的居住地

滨江大道。重庆刚解放时我家住在大坪西南军区后勤部大院中,现在仍是解放军部队的驻地。父亲转业到西南建工局后,我们住在鹅领山下嘉陵江边的一个宅院中,打开客厅的窗户看到的就是嘉陵江。那时在周末父母常带我和妹妹到嘉陵江边宽阔的河坝上玩。河坝上仃泊着渔船,还有老乡在河坝上卖桔子,只要把桔皮畄下,吃桔子不要钱。我们常是吃饱桔子,再买一篮筐带回家。我试图找到我曾住过的地方,但未能如愿,几十年重庆的变化太大了,原来的河坝都变成了滨江大道,面貌全非,我们只好在鵝领山下的区域走了一圈。观赏和乘车经过了沿江的大道。

1953年12月我们全家在嘉陵江江边河坝上的合影

我们全家在嘉陵江江边合影。

我妈妈与我和妹妹在江边合影。

参观重庆网红打卡地

乘千米滚梯。记得在50年刚解放时,我们要出门,常要做直上直下的缆车。现在坐缆车的地方变成了滚梯,又方便又气派。

↖观看李子坝轻轨穿楼,並亲自乘坐轻轨体验了轻轨穿楼。

00:37

游观音桥商业中心

重庆市人民政府大楼,解放前曾是国民党政府所在地。

重庆中国三峽博物馆

重庆来福士广场

游重庆著名老街磁器口

李叔叔女婿邹总冒雨陪我们

长江索道。我和女儿乘上了往返的索道,观赏了长江的景色。

重庆迷人的夜景

来福士广场

在重庆朝天门观赏长江和嘉陵江交汇。

重庆的嘉陵江大桥

辉煌壮观的洪涯洞夜景

洪涯㓊门外的雕塑

在宾馆观江景

在南山游植物园

刘伯承元帅故里开州在植物园菊展中布置的景区

游南山植物园菊展

在南山植物园与李叔叔女婿邹总合影

在通往北京一重庆航线的国航飞机上。

再见了,李叔叔!愿您和您全家延年益寿,日子越过越好!再见了重庆!愿重庆我的第二故乡,永保活力,蒸蒸日上!愿来日再相逢!

(浏览 20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