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亲可敬的太行奶娘

2013年9月20日晚,天安门广场华灯初上,国家大剧院戏剧场里灯火辉煌。我应滕代远之子滕久昕大哥的邀请,前往观看大型左权花戏歌舞剧《太行奶娘》,这是一场真实历史的再现,又是一段人间大爱的颂歌。



该剧讲述了抗战时期,八路军张团长、向红夫妇转战南北,将新生的女儿杏花交给太行山老乡巧梅和石娃夫妻收养。日本鬼子在汉奸的告密下,搜缴八路军的后代。奶娘巧梅一家为了保护杏花,牺牲了自己的一双儿女。后来张团长在战斗中牺牲,向红只身回来寻找巧梅和杏花,看到的是一片废墟。新中国成立后,向红带领着解放军医疗队重赴太行山,终于与双目失明的巧梅团聚,与亲生女儿相认……

该剧由1992年组建的山西左权县开花调艺术团演出。左权县位于晋中东南部,太行山主脉的西侧,抗战时期八路军总部曾设在沁县、屯留、潞城、武乡、左权等地,八路军与太行人民携手抗日、亲如一家。现在左权花戏已被确定为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四幕花戏歌舞剧《太行奶娘》的百余名演员大多是土生土长的左权农民。他们真挚感人的表演、催人泪下的歌词、原汁原味的旋律、美轮美奂的舞美令人耳目一新,一个又一个演出的高潮震撼着观众的心,一次又一次感动的热泪涌出我的眼眶,一阵又一阵热烈的掌声回荡在剧场大厅。



《太行奶娘》的故事不是虚构的,是抗战时期成百上千太行奶娘真实故事的缩影。当年的八路军为了抗击日本侵略者、解放全中国,将自己幼小的儿女交给太行奶娘抚养,挥泪上战场,这既是骨肉分离,又是无奈之举。太行奶娘们接过八路军的后代,必定要面对保护奶儿们的危险,养育奶儿们的艰辛,还有日后交还给亲身父母后的离别之苦。这里有多少的情,有多少的爱呀!



太行奶娘是伟大的母亲,是一个英雄的妇女群体。她们当中有邓小平之子邓朴方的奶娘郭金梅,刘伯承之子刘太行的奶娘韩春花,罗瑞卿之女罗峪田的奶娘王巧鱼,李雪峰之女李晓林的奶娘玉江娘等。

滕久昕哥哥滕久明的奶娘范籽籽也是其中的一位。1945年5月山西麻田,八路军参谋长滕代远和八路军总部情报处科长林一夫妇的儿子滕久明(奶名小明)出生了。这时正是抗战进入最后的决战时期,太行奶娘范籽籽义无反顾地担起养育小明的重担。范妈妈怕被敌人发现了,便偷着奶小明。她一家人吃糠咽菜,把家里仅有的小米留给小明,却不让自己的亲身女儿赵银凤吃上一口。

1993年,滕久明大哥利用部队演习的空隙时间赶到麻田寻找奶妈,得知积劳成疾的范妈妈年仅34岁就不幸与世长辞了。他打听到奶姐赵银凤去了清泉村女儿家,便急忙赶去,紧紧地握着奶姐的手说:“我是小明,姐姐还抱过我呀!”奶姐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48年了,小明的名字一直挂念在心,今天可见到了!咱娘临终前,还一直挂念着你!”久明大哥眼含热泪,把身上仅有的200元钱交给姐姐说:“姐姐,我来迟了。恩重如山的奶娘在战争年代哺养了我,才有我的今天!”姐弟俩的心情一样悲伤,一样激动。两年后,奶姐赵银凤来到北京,久明大哥开车陪她看了天安门,在人民大会堂里吃的饭。


1970年初于安黎和奶妈在郑州照

原八路军太行第四军分区政委于一川之子于安黎大哥,也给我讲述过太行奶娘的恩情。安黎大哥出生于1942年,正值日军对我八路军根据地大扫荡时期,条件异常艰苦、形势异常危险。村里杨大娘的孩子出生不久便不幸夭折了,于一川政委夫妇把出生一个月的安黎大哥交到杨大娘的手里,便踏上了抗日征程。杨大娘视安黎大哥如同己出,养育了他整整六年。安黎大哥与奶娘情深意重,回亲生父母家后的数十年里,从未断过与奶爸、奶娘联系,多次接奶娘在身边。直到奶娘去世,他每次回山西都要前往奶娘坟前扫墓,与奶娘的儿女共叙家常。

是啊,如今可亲可敬的太行奶娘们大都离开了人世,八路军的后代也步入了老年。现在人们难以精确地统计太行奶娘的具体人数,但是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太行老区人民的如山重恩。历史也将永远牢记太行奶娘们不顾生命危险与家境贫困,用她们柔弱的身躯、甘甜的乳汁、勤劳的双手、真诚的母爱谱写的一首首感天动地的壮丽诗篇。

此文刊登在2013年第12期《红色太行》报

(浏览 2,20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