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国歌精神文化的创作源泉 —著名烈士白乙化与义勇军进行曲(论中华魂与根文化)

张谷林

为冀热察分会成立一周年研讨会而作



内容提要:

国歌是代表国家的歌曲,是国家意志和民族精神的象征。习近平主席提出要弘扬国歌精神,筑就文化高峰。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十团团长白乙化及其先后创建、领导过的抗战队伍,常年转战太行山和燕山山脉京畿敌之腹地,后归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晋察冀、冀热察根据地。深化对白乙化、聂耳与《义勇军进行曲》诞生史实的研究,会从中华民族、全国人民和义勇军、八路军等抗战队伍中,发掘出生生不息的爱国主义本源文化精神。

关键词:

《义勇军进行曲》 创作素材 国歌精神 冀热察 白乙化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

谨此,对国歌诞生的研究依然有益。

由聂耳和田汉创作的《义勇军进行曲》(国歌),显然与全中国十四年抗战最早期的东北抗日义勇军相关。在东北抗日义勇军的队伍中,有一支由共产党员白乙化为代表人物领导的义勇军旅团余部,后来分别转隶于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和冀热察挺进军。他们曾在最早期抗日战场的第一道阻击前线,用血肉之躯为创作著名抗战歌曲《义勇军进行曲》作出了直接贡献,对中华民族精神文化和抗战精神影响巨大。可惜聂耳辞世、白乙化牺牲过早,典型反映《义勇军进行曲》诞生过程的英雄人物和部队的史实失传了。



所以,我们很少能见到《义勇军进行曲》始创时期的人物、地点、背景、素材等本源性细微资料,留下在“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创作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文化价值观源泉的研究空白,而这恰恰是中华民族民族根、文化魂、复兴梦初心使命大文化研究和认识的不可忽视的必要课题。

近些年来,东北辽宁、内蒙古敖汉旗等地不断发现新的义勇军抗战材料,使得这一对中华民族整体文化具有深刻意义的整体研究逐步清晰。使我们有了足够依据,认证和确认白乙化领导的义勇军为《义勇军进行曲》的发源、创作和诞生提供了渊源深厚的文化素材。

白乙化是满族人,1911年6月出生于辽宁省辽阳县石场峪村。中学读书期间就带领同学“抵制日货”,参加“不买洋货买国货”的爱国宣传活动。1928年考入沈阳东北军教导队,不久升入东北讲武堂步兵本科。1929年,因不满军阀混战,他离开讲武堂考入北平中国大学。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白乙化旧居

九一八事变,中国共产党多方号召,东北三省的爱国官兵和警察,广大民众迅速组织起来,纷纷成立抗日义勇军。他们采用岳飞的”满江红“词曲填词,高唱《义勇军誓词歌》,节节抗击日本侵略军。

此时,白乙化即向校方提出抗战申请,他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吾当先去杀敌,再来求学。如能战死在抗战杀敌的战场上,余愿得偿矣!”他只身返回辽阳,奇袭辽阳警察局,夺走10支步枪,成立“抗日义勇军”。

在辽西抗战中,白乙化身先士卒,不畏艰险,很快令日寇闻风丧胆。

1931年12月8日《民国日报》就把白乙化领导的义勇军与东北军并列报道,称其为“守土抗战的爱国之师”。同年12月19日该报《觉悟》版又以散文形式报道《忆小白龙边塞的一夜》。

1932年秋,他配合辽南二军团第六路军,在辽阳东部鸽子洞一带,截击进犯岫岩的日寇骑兵队辎重大车。然后转战于辽西、锦西等地,自称“平东洋”。在辽西期间夜袭伪新民县监狱,攻占沟帮子火车站,炸毁火药库,破坏电线杆,袭击机械仓库得了枪支弹药,行军途中还攻打了伪凌源县警察局。

“平东洋”越战越勇,影响越来越大,发展成三千多人的抗日武装,他任司令。

在葫芦岛市建有“箭楼”烽火台、明长城遗址的虹螺岘地域,在太子河畔,他都率队与日伪激战,给敌人以沉重打击。

人称白乙化“小白龙”,在当时的辽西提起“小白龙”远近闻名,关内一些报刊多次报道过“小白龙”的抗日事迹。



其时,日本关东军已经占领山海关,兵力已经由九一八事变时的两个师团,急剧的增加到五个多师团,企图吞并整个华北的野心业已暴露。

1933年2月,中共北方局指示中共党员刘澜波直接安排,由王化一、杜重远等率共产党员音乐家聂耳等诸多人,携带枪支弹药、服装、慰问品和摄影器材,到今赤峰市敖汉旗四家子镇抗战前线集结地,慰问白乙化旅长统一指挥的刚从华北抗击日军的第一道防线——燕长城阻敌前线返回的义勇军第二军团骑兵旅一团。

2月26日的这次慰问,骑兵旅骑兵1000余名,人欢马壮;周边老百姓都围了过来,高呼口号,声震四野,支援义勇军。这一火爆场景直接打造了聂耳获取第一手翻滚着抗日战斗硝烟的核心素材,强烈激发创作《义勇军进行曲》战火灵感的环境。从现有已发掘的正式材料看,四家子镇是《义勇军进行曲》(国歌)全部主创人员中,仅有聂耳于1933年热河抗战前夕亲历过的东北抗日义勇军抗战前线。

聂耳手里拿着小提琴,在紧张战斗间隙慰问骑兵旅一团时,忽然见到义勇军整齐的队伍,正唱着一曲雄浑、苍劲和悲壮的歌曲;他亲耳听着这首让人激愤、昂扬和壮烈的歌词,连忙跑上前去问那里的军人:你们唱的是啥子歌?时任骑兵营长的刘凤梧把聂耳的云南口音听成“傻子歌”。他告诉聂耳,我们唱的不是“傻子歌”,而是《义勇军誓词歌》。聂耳听到后,急切的向指战员们索要这首歌的歌词。刘凤梧等亲手将《义勇军誓词歌》歌词传单这第一手《义勇军进行曲》的重要核心素材交给了聂耳(刘凤梧后与部队一起编入晋察冀军区所属部队)。

过后,在越来越近的日寇炮火声中,骑马列队接受检阅和慰问后,骑兵旅指战员们又冒着敌人的炮火直奔青沟梁战场去阻击日寇了。


本文作者在四家子镇国歌素材纪念地
(浏览 1,28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112 相关思考 “国歌精神文化的创作源泉 —著名烈士白乙化与义勇军进行曲(论中华魂与根文化)

  1. Pingback: seroquel 600 mg
  2. Pingback: lyrica garrett age
  3. Pingback: atorvastatin drug
  4. Pingback: ivermectin 5 mg
  5. Pingback: solutions for ed
  6. Pingback: online ed pill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