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歌精神文化的创作源泉 —著名烈士白乙化与义勇军进行曲(论中华魂与根文化)

“小白龙”白乙化的抗战故事,传到了延安党中央和中央红军。有人说毛泽东也知道“小白龙”的故事,朱德也夸赞过“小白龙”。

1936年10月,三大主力红军在甘肃省会宁胜利会师,周恩来副主席代表党中央、毛泽东,带着中央人民剧社,不顾强敌围追,深入第一线慰问中央红军、第二、四方面军,在城内文庙广场举办庆祝演出,其中就有根据白乙化在辽西英勇杀敌故事编演的独幕话剧《小白龙》。



贺龙司令员看了这些节目,很是兴奋,说:“一定要搞一个这样的剧社!”后来,《小白龙》这一节目一直保留在贺龙120师的战斗剧社。

之后,王震又亲笔写信向肖克举荐白乙化,使白乙化走上北京西部的冀热察平西抗日战场。《小白龙》话剧也带到了肖克冀热察挺进军的挺进剧社,在华北大地传扬。

北京西部、北部和东北部是典型的长城峰岭文化地域,又是紧贴日占区北平重大枢纽城市的抗日根据地,三年来,冀热察挺进军从弱到强,大小战斗数百次,经历了扫荡与反扫荡,围攻与反围攻,在严酷的战争中跌宕起伏,历经艰辛,参加了百团大战,取得辉煌战果。白乙化部在沿河城歼灭日军一个中队。

1939年,‘七七’事变两周年之际,国内外一些报纸刊登了一条引人注目的消息:为了纪念抗战两周年,平西八路军挺进军,奇袭了日军占领的卢沟桥,并掩护一批中外记者,拍摄了八路军攻占卢沟桥的照片,轰动了全世界。指挥这场战斗的就是白乙化。

1940年3月10日后,日军集中一万人,伪军六千人,在飞机和炮兵的配合下,向平西根据地大举围攻。白乙化的十团在整个反围攻作战中的任务是钳制敌人,要不怕疲劳和牺牲,连续坚持三四天、采取运动战的打法抵御敌人,疲劳敌人,杀伤敌人,使敌人精疲力尽,不断削弱其战斗力,以保证我西南主力战斗的顺利进行。程世才问白乙化:“怎么样,能不能坚持住?”“没有问题,鬼子不搁下百把具尸体,他一天决进不了十里路!”白乙化回答得坚定有力和有信心。


白乙化

这一天十团勇敢战斗,杀伤日军100多人。夜里,同志们又趁日军疲惫的时候,在地方部队的配合下,向敌人发动了突然袭击,杀伤了不少敌人,缴获了200多支枪。

程世才曾回忆挺进军占领了北京西部,将司令部驻扎在妙峰山上,与白乙化等将战斗锋芒直指北京西郊温泉、阳坊、南口、居庸关、八达岭、康庄等地,几乎是在日寇的眼皮子底下生活与作战。

粉碎日军围攻后,为了完成以萧克为书记的冀热察军政委员会提出的“巩固平西、坚持冀东、开辟平北”的三位一体战略任务,在冀热察挺进军司令员肖克和参谋长程世才(兼平北军分区司令员)指挥下,白乙化奉命率十团赴平北开辟抗日根据地,成为平北抗日根据地创始人之一。这一地区基本处于敌华北地区的战略心脏部位,其斗争环境异常残酷,情报、作战、兵员补给、伤员安置、衣食住行等都要靠自己解决。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抗战英烈介绍:白乙化率部历经大小百余次战斗,击敌死伤百余人,将许多地区从日伪军手中夺回,巩固了根据地。6月,成立丰宁、滦平、密云联合县政府,在敌人的统治中心开出了一条连接冀东、平西根据地的交通走廊。8月下旬,为配合百团大战,白乙化率十团官兵出击平古铁路,炸毁陈庄铁路大桥,焚烧火车站。历经五十余次大小战斗,共毙伤俘敌四百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及其他军用物资。9月,四千余日伪军发动大扫荡,妄图消灭十团,摧毁新生的抗日政权。白乙化决定,不仅要粉碎敌人的扫荡,还要借机建立新区。按照部署,三营留在中心区领导群众牵制敌人,白乙化则率主力一营深入敌后,在长城以北和石匣、古北口两个重镇之间打击敌伪,开辟新区。经过数十次战斗,毙伤俘敌六百多人,迫使敌人首尾难顾,只得于11月底草草收兵。12月15日,十团在冯家峪消灭了号称“常胜部队”的日军哲田中队九十余人,取得了反扫荡的最后胜利。


(浏览 2,37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评论有关 “国歌精神文化的创作源泉 —著名烈士白乙化与义勇军进行曲(论中华魂与根文化)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