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场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之基是中国的十四年抗战

张谷林

2019年11月18日,八路军研究会太行分会会长李彤妍,秘书长李小峰,副秘书长钟永强,抗战历史文化研究学者张谷林,张宏伟,《太行英雄网》总编辑马正等,与来自澳大利亚的海外华人二战老兵后代组织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后代联谊会孟京生会长和吴岩,在北京太行分会会议室亲切会晤,进行了抗战历史文化交流活动。


八路军研究会太行分会与来自澳大利亚的海外华人二战老兵后代组织会见合影

朋友们就有关对中国抗日战争历史文化的研究和进展,海外各界人士对中国抗日战争的观点和看法,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积极宣扬中国人民不屈不挠反抗外来侵略的民族精神,以民族大义为主线,交换意见,热烈恳谈。其中关于中国抗战和国际反法西斯战争的话题引起笔者结合中国通史《论中华魂与根文化》等相关内容的思考,故成此小文奉上。


热烈交流

一、中国与日本的历史交集

中日两国一衣带水,隔海为邻,历史久远。

自汉隋至唐代,两国曾经有过流传千古的“蜜月”时光。历史上没有哪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给日本文化有如此巨大的影响。鉴于中国向日本的文化和技艺输出,从汉字到围棋,从《论语》到《法华经》……,规模巨大的日本遣唐使对推动日本社会的发展和促进中日友好交流做出了非凡贡献。双目失明的唐高僧鉴真东渡弘法,传播盛唐文化,对日本文化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唐代大诗人李白曾为来自日本的好友晁衡(阿倍仲麻吕)作诗哭祭“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苏州的寒山寺与日本的拾得寺犹如一对兄弟,饱含两国割不断的历史文化渊源。


寒山寺

至宋朝,日本随着中国版图的变化而对中国起变化,追随着霸主政权……

元代的忽必烈定都大都(今北京),希望与日本“通好”,但时值镰仓幕府时代未果。于是于1274年、1281年二次跨海发动降服战争,皆因突遇台风,铩羽而归(二战时期的日军“神风”称谓亦由此而来)。

至明朝嘉靖年,日本倭寇“载方物戎器,出没海滨,得问则张其而肆侵略,不得则陈其方物而称朝贡。”大将戚继光抗倭成为著名民族英雄。


戚继光

日本对中国穷兵黩武是从1868年日本明治维新之后开始的。

1868年11月,日本的明治天皇将都城由京都迁往江户,将江户更名为东京。迁都东京后,明治天皇政府大张旗鼓地向西方学习,开始了资产阶级改革,既日本历史上重要的“明治维新”。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已不再是封建小国,其自身成为了帝国主义列强之一。

1894年9月17日,日本挑起甲午海战,该海战以已经衰弱的清朝失败而告终,迫使清政府签订了《中日马关条约》,承认朝鲜独立,将辽东半岛、台湾全岛及澎湖列岛割让日本。至此,台湾进入日本帝国殖民统治的时期,又称为日据时代或日本殖民统治时期。


邓世昌

1900年5月28日,日本又以最多兵力与英国、法国、美国、德国、意大利、俄国、奥匈帝国组成八国联军,以“保护使馆”的名义进犯北京,英人记载说:“北京成了真正的坟场,到处都是死人,无人掩埋他们,任凭野狗去啃食躺着的尸体。”


1904年2月8日,日本海军突然袭击驻扎在中国旅顺的俄国舰队,日俄战争爆发。2月10日,日俄正式宣战。1905年,日俄两国在美国总统罗斯福的斡旋下,在美国的朴茨茅斯举行和谈。9月5日,日俄签订《朴茨茅斯和约》,沙俄在和约中承认朝鲜为日本的保护国,并把攫取的中国南满铁路、旅顺、大连的租借权转让给日本,将俄国库页岛南部割让给日本。此次日俄战争成为世界进入帝国主义时代的标志性战争之一。俄、日、美之间的关系从此进入意识深处的怪圈。

日俄战争破坏了中国的主权,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战后,日本资本主义迅速发展,并进一步加强了对中国东北的侵略。

日本对沙皇俄国的宣战以及取得日俄战争的最后胜利,跻身于世界列强,使日本的野心急速膨胀,最终走上了他们自己都认为的军国主义道路。据学者统计,直至1945年战败投降,日本军国主义差不多每五至十年即对周边国家进行一场侵略战争,用兵频繁、规模巨大,在世界近现代史罕见。就连日本右翼都大言不惭的把自己粉饰为“百年战争”。

1941年日军攻占中国香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是二战期间香港本土唯一的抗日武装。这支抗日武装在反“扫荡”、保护商队与民众、抢救盟友方面克服重重困难,先后营救了何香凝、柳亚子、茅盾、邹韬奋等700多人,解救遇险的美国航空队飞行员以及港英官兵和荷兰、比利时、印度等国人士近百人,立下赫赫战功,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了巨大贡献。位于新界的乌蛟腾村是港九大队在香港最重要的基地。香港沦陷期间,该村先后有40位青少年义无反顾地参加抗日队伍。他们英勇抗击日军,偷袭启德机场、炸毁日军九龙第四号铁路及军火库等。其中,李世藩、李宪新、李天生、李志宏、李官盛、李伟文、王官保、王志英、李源培等村民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为此,乌蛟腾村民自发建设的“抗日英烈纪念碑”也成为香港唯一的国家级纪念地。他们的英勇抗战向世人表明,中国香港人深具爱国传统,不乏牺牲精神。


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


乌蛟腾村民自发建设的“抗日英烈纪念碑”也成为香港唯一的国家级纪念地。
(浏览 2,59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