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山等你归来

张献伟

1942年7月4日,著名的十字岭突围战结束不久,八路军一二九师769团一名副连长申志来在包袱皮上写下家书,托人转送。80年后,此信从民间红色收藏家手中被意外发现。申志来,左权县桐滩村人。关于其写信后是否牺牲、家人是否收到信件等情况,经过多方反复查找,至今没有完整结果。参与寻访者,重点涉及山西、河北及贵州、上海、北京三省两市,主要包括山西电视台、左权县有关单位和镇村、涉县县委党史研究室、八路军研究会太行分会的领导、专家、记者等。今年国庆期间,山西电视台分三期制作了《80年后送抗战家书‘回家’》的报道。左权县两位老者视为余生必完之大事。山西电视台孙梦醒积极求助省市县有关部门和领导,涉县县委党史研究室张献伟频繁联系红二代人物,断中求续,无中觅有,唯恐遗失可能机会之万一。近日,张献伟从“寻觅烈士,敬仰英雄”的角度,又写作了一篇以寻访申志来为主题的叙事长诗,以期引起社会更广泛的关注。

太行山等你归来

文/张献伟

村前的柿子红了
红透了整个山圪梁
村后的谷穗熟了
满山都是金灿灿的黄
你回来了吗副连长
你在哪里啊副连长
乡亲们都在村口等着你
太行山的好儿郎


那一年
小鬼子闯到咱太行
尽管十六七岁还是个孩子王
可你吵着闹着要穿八路军的灰军装
你说个头儿超过了红缨枪
能放哨能站岗也能打仗

那些年
小鬼子天天来扫荡
你丢下了爹娘
抛下了粉坊
跟着刘师长邓政委
战斗在抗日的主战场
为了咱老百姓翻身得解放
你跟定了领头的共产党


我们真的难想象
你当年战斗过的地方
冬天的山上积雪有多冰凉
夏夜的丛林野兽有多猖狂
小鬼子的刺刀有多锋利
汉奸特务又有多嚣张
只知道你走时
脚上冻得还有疮
身上的单衣破得像张网
只知道你走时
丢下句“胜利了回来看爹娘”
打小鬼子的意志比钢铁还要强
多少光阴
天天盼望
多少日子
夜夜漫长
你的爹娘望断了肝肠
你的小妹累倒在粉坊
多少年等不回你一封书信一个口信
爹说你顾着打鬼子哪有功夫闲忙
可抗战胜利了
你没有回乡
新中国成立了
你没有回乡
娘咽气前看不见儿子的模样
喊着你的小名泪眼茫茫


80年后意外发现了你写的家信
80年前写下的那一百七十三个字的家信啊
把你的思念与信仰
全部写在了包袱皮上
你告诉家人有多想小妹想爹娘
还想那座老粉坊
你告诉家人即刻又要上战场
随时准备着为胜利慨而慷
你决心以左权将军为榜样
要和日寇死磕到底把他们赶回太平洋
后来你再也没有留下片言的纸张
再不肯透露你丁点儿的情况
你是不想让家人知道哪一天将血染沙场
不想让家人为你悲伤
而这一封短短的家信
你参军五年后所写的唯一的家信啊
竟没有转到爹娘的手上
残酷的战事阻断了亲人间仅有的来往
他们多想听一听你回家的脚步响
多想听一听你叩动门窗
多想摸一摸你的手心
多想摸一摸你的脸庞
凛冽的寒风
吹打着无尽的眺望
沉寂的夜空
投射着伤感的月光


从你的家书里
我们读到了亲情的光芒
从你的包袱皮上
我们感受到了精神的力量
你写的家书
虽然没有送达给爹娘
如今却传遍了四面八方
你简单的名字
虽然没有刻在烈士的名册上
却同样耸立在共和国血染的丰碑上
可你是死是活
变成了何等模样
你在哪里栖身
哪里又是你最后落脚的地方
莽莽苍苍的田野山岗
谁都不知道你在哪里
可谁又都知道你在哪里
这沟沟梁梁全是你报效国家拼死的战场


你没有死
就站在高高的太行山上
用你的目光
抚慰着大好河山的创伤
你没有死
就站在流淌的清漳河旁
用你的荣光
点燃着民族复兴的希望
你没有死
你肯定回来过咱家乡
就像山上的秋风年年吹过
就像天上的鸟儿四季飞翔
我们一定要找到你
找到你这位八路军的副连长
比你还要年轻的白发老大爷在找你
访遍了咱这儿的十里八乡
比二连人还要多得多的干部在找你
翻遍了769团尘封的老档
那位山西电视台的女记者在找你
找到了北京人民大会堂
那个河北涉县的党史人在找你
找到了已故的抗日老战士李和旺
八路军研究会的将军们在找你
素昧平生的人在找你目的都是一个样

找遍了太行山高
找遍了清漳水长
只是想听到你平安的讯息
只是为宣扬你心中的理想
哪舍得你啊背井离乡
哪舍得你啊孤苦彷徨
哪怕你早已成为了枯骨
也要把你迎回那个太行深处的小村庄


柿子红透了山梁
谷穗摇曳着金黄
镰刀锤子闪耀在红旗上
咱老百姓早已经走在新时代的大道上
你看那孟信垴保护区的山坡上
白云一样漫步的牛羊
你看那太行红河谷的稻田画里
孩童嬉戏追逐的梦想

壮丽山河壮丽无恙
伟大祖国伟大辉煌
归来吧,副连长
归来吧,太行山的好儿郎
多少人盼着你早回家乡
多少人的眼里闪烁着泪光
多少人读着你写在包袱皮上的家书
挺立成了你冲锋的模样


附:申志来家书内容

父亲母亲大人,还有小妹,你们好!别离五年,这是初次问侯(候),甚罪!感谢父亲母亲大人二十五年养育之恩,儿子没来得及报答,我心如刀割!日寇进攻和屠杀很甚,随时准备做(作)好牺牲!父母亲大人,你们要注意身体。小妹,你已长大,拜照顾好咱爹娘。家中粉坊太苦,辛苦小妹。这次通过包袱问侯(候)!最敬爱的左纪权左参谋牺牲!我要向(像)钢铁一样与日寇死磕到底!”



图片:来自山西卫视新闻频道视频截图

(浏览 3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