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安东鸭绿江大桥是何时被炸毁的?

卢骅 王琳

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前,美国空军就曾于1950年8月27日侵入中国东北地区的安东(今丹东)、宽甸拉古哨和辑安(今吉林省集安市)领空,进行袭扰和扫射,造成我人员伤亡。从1950年10月美机轰炸安东江桥起,先后20多次轰炸安东、上河口、辑安3座口岸江桥、车站和市区。特别是1951年3月至5月第四、第五次战役期间,敌轰炸口岸江桥的飞机多达854架次,平均每天6-7架次。抢修江桥被列为我军工作重点。


志愿军第15军44师130团一部在安东上桥跨过鸭绿江。
志愿军第15军44师130团一部在安东上桥跨过鸭绿江。

1950年10月下旬,安东一侧江桥第一次被炸,铁路运输中断。安东铁路分局迅即组织工务部门抢修,因各方准备不足,进展不快。东北军区于11月1日调入铁道兵团直属桥梁团和铁路职工共同抢修江桥,终于11月上旬修复通车。


美机轰炸安东鸭绿江大桥。
美机轰炸安东鸭绿江大桥。

从1950年11月到1951年5月的半年里,安东鸭绿江大桥和车站、机务段被炸13次。但安东铁路职工和铁道兵部队顽强抢修,随炸随修,保持夜间通车。安东大桥一直处于断、修、通的状态。


美机轰炸安东鸭绿江大桥。
美机轰炸安东鸭绿江大桥。

1950年11月8日上午9时,美军出动600余架次飞机对安东鸭绿江两座桥梁进行连续轰炸。下桥(今鸭绿江断桥)当时被拦腰炸断,朝鲜一侧8孔桥梁落入江中,该桥因损毁严重无法修复而成为断桥。


被美机炸断的安东鸭绿江铁路桥下桥。
被美机炸断的安东鸭绿江铁路桥下桥。

上桥(又称正桥,今中朝友谊桥)南端起火,部分桥面和铁轨被炸坏,行车中断。安东铁路工务段段长戴景阳、党支部书记宫希昌带领职工率先赶到现场灭火。安东铁路分局局长周克、副局长李弗畏、政治处主任仇心从等人也迅速赶到现场指挥灭火,组织力量抢修,并电令在汤山城的抢修工程队和专用列车火速到安东抢修。经过19多个小时的奋战,次日凌晨上桥恢复通车。


左为安东鸭绿江上桥,右为下桥(断桥)。
左为安东鸭绿江上桥,右为下桥(断桥)。

1950年11月9日,敌机数十架再炸鸭绿江上桥。10日,敌机连续轰炸3次,造成破坏更加严重,行车再次中断。安东铁路分局又从灌水、本溪两个工务段抽调60多名线桥工人充实抢修队,轮番抢修作业,于13日夜恢复通车。


铁路职工正在抢修安东鸭绿江上桥。
铁路职工正在抢修安东鸭绿江上桥。

1951年4月7日9时5分,美国空军B-25型轰炸机24架轰炸鸭绿江上桥,投弹50余枚,上桥又一次遭到破坏,9号桥墩移位,两孔钢梁严重受损,运输再次中断。警报尚未解除,戴景阳即带领工程技术人员冲上大桥,灭火、勘察,提出抢修方案。


铁路职工正在抢修安东鸭绿江上桥。
铁路职工正在抢修安东鸭绿江上桥。

在周克局长指挥下,铁路分局机关干部、工人家属和驻军官兵千余人和上百条船只投入抢修。凤城、本溪、灌水地区370多人也连夜赶到安东参战。在抢修中,被炸的钢梁孤悬在上,无法抢修。共产党员马占斌自告奋勇,带着绳索顺着钢梁爬过20多米,把绳索系在钢梁的两端,作为人行扶手,再搭上跳板,终于闯过了第一关。大批工人上桥后,姜成晏忽然发现钢架上有一个爆炸物,他临危不惧,抱起就走,送到桥下方投到江里。4月8日下午,抢修用料毛石、枕木陆续运到。参加抢修的1500多人都忙着往江心搬运石块,不少同志站在寒冷刺骨的江水里往小船上运石头,没一个叫苦。


铁路职工正在抢修安东鸭绿江上桥。
铁路职工正在抢修安东鸭绿江上桥。

4月9日晚,敌机又来轰炸。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雨夜里,有的同志索性不躲,继续运石。在防空炮火反击下,敌机未炸到主要目标,但扔下的燃烧弹却把旧桥桥面烧着了,火势向两侧蔓延。电务科长梁立坤带领14名工人划小船到江心,沿梯子爬上桥墩,再爬过50多米的钢梁,很快扑灭烈火。经过4个昼夜的苦战,终于提前两天半恢复通车。当即将积压在安东的10余列援朝军用物资抢运过去,保证了前方的急需。


铁路职工正在抢修安东鸭绿江上桥。
铁路职工正在抢修安东鸭绿江上桥。

4月12日9时15分,敌机数十架再次轰炸安东江桥,大桥第三到第九孔桥墩被炸毁,钢梁下落,安东一侧只剩下3孔,新义州一侧只剩下2孔。经抢修,不久即恢复临时通车。1951年4月,上桥两次被炸断,只能采用船舶和汽车倒运过江。1951年5月9日,美机轰炸江桥,遭我空军拦截,敌机仓惶投弹后逃逸,因未炸到目标,江桥损坏不重,运输没有中断。鸭绿江大桥正桥的抢修,由安东铁路分局承担。1951年8月9日,完成第一期修复工程,保证了汛期渡洪。旋即转入永久性修复,于1952年8月23日胜利竣工。


铁路职工正在抢修安东鸭绿江上桥。
铁路职工正在抢修安东鸭绿江上桥。

为粉碎美机轰炸封锁,多路沟通中朝运输线,东北军区决定修建鸭绿江便桥和便线。1950年12月,安东沙河镇第一便线、便桥由安东铁路分局和工程兵分头施工。到1951年1月,基本完成便线土石方。1951年4月19日,东北军区命令铁道兵团第二师以两个团抢建第一、第二便桥,另一个团机动,准备前进抢修。铁二师全力以赴,昼夜连班作业。5月11日,第一便线、便桥建成通车。不久,安东铁路分局完成了金山湾第二便线、便桥。


安东鸭绿江铁路便桥遗址。
安东鸭绿江铁路便桥遗址。

在安东口岸铁路和江桥抢修抢建战斗中,涌现出一批英雄模范。其中的代表人物有:徐国栋,安东车站助理站长。安东车站是一个一等编组站。抗美援朝战争期间,运输非常繁忙,突击性的军运任务极多,曾发生过堵塞现象。他发觉车站到达的重车没能及时卸车,是堵塞的主要原因之一,而没能及时卸车的原因是民工缺乏卸车经验所致。于是,他建议重新配备人力,安排有经验的职工指导卸车,发动民工开展竞赛,缩短了卸车时间,减少了堵塞,也消亡了伤亡事故,线路畅通了。1950年10月25日,他正在执行编组军列任务,当军列行驶到鸭绿江桥头时,美机突然轰炸隔江的新义州,紧急关头,他赶到桥头把军列引回车站安全隐蔽。11月8日上午,敌机轰炸江桥起火,他带领40余名职工赶赴火场,身上烧伤也不下火线,一直坚持到扑灭大火。1951年初,他在车站值班时,一列军车中的一辆平板车卡住了一枚定时炸弹。他闻讯赶到现场,与另两位职工一起,撬开木板抬走定时炸弹,扔在离车站200米外的空地上,保证了军列安全。


志愿军归国列车通过安东鸭绿江上桥。
志愿军归国列车通过安东鸭绿江上桥。

高成信,安东电务段通信工长。1950年11月8日,敌机轰炸鸭绿江大桥,把通话线路炸坏。他闻讯立即赶到现场,爬到钢梁上抢修线路。当时敌机还在扫射,他和一名工友冒死坚持继续抢修,把400多米断线全部接通。翌日上午,敌机再把大桥两端电话线炸断。他跑去刚刚修好,又被炸断。他索性把行李卷扛到大桥附近的看守房,吃住在桥头,随炸随修,和敌机做了多次生死搏斗,从未因通讯影响通车。1951年4月9日夜,江桥被炸,他正在江上划船运石,面对敌机轰炸,他全然不顾,坚持将石料运至目的地。1953年5月11日,敌机再次轰炸安东市,他被震昏,醒来后抢救出一位重伤员,又冒雨带领工友很快将700多米电话线提前抢修完成。当时《人民画报》封面曾刊登他的照片,受到全国人民的敬仰。王海明,辽宁省人,安东铁路机务段火车司机。他曾多次担负并圆满完成铁路援朝秘密任务。此外,还有许多优秀人物,为抗美援朝战争做出了重要贡献。

(本文作者卢骅,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河口抗美援朝陈列馆馆长;王琳,女,辽东学院教师,博士。)

(浏览 241 次, 今日访问 8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