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瓦战役

宜瓦战役中,解放军围点打援,国民党军长刘戡自杀身亡,彭德怀叹道:“没给咱湖南人丢脸,把尸体还给胡宗南吧。”

解放战争中,在国民党进攻延安的部队中,战斗力比较强的是刘戡的整编第29军。



刘戡,湖南桃园人,黄埔一期毕业生,是胡宗南手下的一员猛将。长征中,刘戡率部围剿中央红军,右眼被红军打瞎,因而对我军怀恨在心。这次率部进攻陕北,刘戡格外卖力,多次围堵解放军,企图寻找解放军主力作战,给西北的解放军造成了不小的威胁。

1948年初,彭德怀决定消灭整编29军。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彭德怀决定首先攻打宜川县城,吸引刘戡的部队来援,然后在半路上的瓦子街设伏,消灭整编29军。

2月24日,春节刚过完,彭德怀就命令许光达的3纵、罗元发的6纵包围宜川县城。 宜川的守将张汉初发现解放军来袭,立即向胡宗南求援,胡宗南一边命令张汉初坚守宜川县城,一边命令刘戡率部火速东进增援。

此时,西北野战军的1、2、4纵以及3、6纵一部已经在瓦子街以东的洛宜公路设伏了。 彭德怀分析,刘戡从洛川去宜川,无非走三条路:一是经瓦子街到宜川,这是条公路,便于大部队机动,距离也比较近,增援快,可以迅速解宜川之围,但可能被解放军伏击。二是经黄龙到宜川,这也是一条公路,但路况比较差,距离也比较远,不利速援。三是经过士庙梁到宜川,这条路在瓦子街以北,是一条山间小路,地形复杂,需要翻山越岭,行动缓慢,重武器也不易携带,支援速度比较慢。 彭德怀判断,胡宗南为了迅速解宜川之围,肯定会让刘戡走第一条路。果不其然,刘戡在请示胡宗南后,于2月26日,亲率整编27师和整编90师,选择了经瓦子街到宜川的路线。 不过刘戡的增援部队行军速度十分缓慢,一路上走走停停,四处观望,深怕中了解放军的埋伏。

果然不出刘戡所料,26日晚,担任前卫的整编27师就发现了瓦子街西北方向有解放军的大部队集结。师长王应尊立即将这一情况报告给刘戡,刘戡早料到彭德怀会围点打援,他才不会乖乖上当呢,他决定先集中部队把解放军的阻击部队解决掉,然后再去解宜川之围。 想法是好的,可刘戡不敢擅作主张,他怕胡宗南怪罪,所以就立即飞电请示胡宗南。 26日晚,为了引诱刘戡迅速来援,彭德怀命令宜川的攻城部队发起猛攻,战至27日中午,宜川外围的主要据点全被解放军攻破。宜川守将张汉初连发数封急电向胡宗南求援。

不巧,26日这天晚上,胡宗南正好参加了一个宴会,又是喝酒,又是跳舞。刘戡给胡宗南发电报时,他正好不在指挥部,下面的人谁也不敢自作主张。等胡宗南回到指挥部的时候,已经是27日中午了,秘书把刘戡和张汉初的电报同时拿给胡宗南看,胡宗南先看张汉初的,看着看着,他就来气,他就玩了一晚上,怎么局势就恶化成这样子了,刘戡在干什么? 胡宗南又拿起了刘戡的电报,看完后,他火气更大了,怒道:“宜川危在旦夕,还不赶快去救,以解决什么阻击部队为由,畏缩不前,贪生怕死,贻误战机,死罪!死罪!” 胡宗南转身对参谋长盛文说:“告诉他,现在没时间管什么共军的阻击部队了,必须速去宜川之围,宜川之围不解,我拿他是问!” 刘戡接到胡宗南的回电后,先是绝望,后是愤怒,他知道胡宗南刚愎自用,再说什么也没用了,他对身边的人说道:“走,继续前进,大不了老子钻口袋,为党国捐躯。不过,如果我刘戡死了,我看他胡某人也离死不远了。”

28日,无可奈何的刘戡,只好冒着风雪,带着援军进入瓦子街以东地区,正如刘戡所料,彭德怀确实在这里摆下了一个大口袋。 29日凌晨,整编29军刚过瓦子街,贺炳炎就立即带着1纵把瓦子街口封住了,从而切断了刘戡的退路,其他解放军也从不同的方向向敌人压来,将敌人包围,并发起了猛攻。 到了29日,解放军各纵队已经完完全全包围了整编29军,刘戡指挥部队企图夺路突围,但都被我军打退。刘戡见突围不成,就向胡宗南求援,但因天降大雪,飞机不能起飞。 在解放军的强大攻势下,没有援军的刘戡见大势已去,便给胡宗南发了最后一封电报:“不成功,便成仁。”随后,等解放军离刘戡只有数十米的时候,他便拾起一颗手榴弹,拉开了保鲜盖,自杀身亡了。 刘戡一死,29军群龙无首,敌人纷纷投降,除了3000多人伤亡外,我军俘敌2万多人。

战斗结束后,彭德怀从张宗逊口中得知刘戡自杀后,非常震惊:“我以为国民党军官都是怕死鬼呢,刘戡这小子总算有点骨气,没给咱湖南人丢脸,是条好汉。刘戡虽然反动,但抗日还是有功的,把尸体包好,给胡宗南送去,官都当到中将了,好歹开个追悼会吧。” 解放军将刘戡的遗体妥善装殓,让胡宗南派人来接收。震怒的蒋介石则痛斥胡宗南:“宜川丧师,为最大之挫折。”随后,蒋介石还给胡宗南一个“撤职留任”的处分。#历史#

(浏览 3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