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权给夫人刘志兰的11封家书

沙峰

第一封信



志兰:

接何廷英同志上月二十六日电,知道你们已平安的到达延安。带着太北小鬼长途跋涉真是辛苦你了。当你们离开时,首先是担心着你们通过封锁线的困难,更怕意外的遭遇。你们到达洛阳、西安后,当时反共潮流恰趋严重,又担心着由西安到延安途中的反共分子的留难与可能的危险。今竟安然的到达了老家——延安。 我对你及太北在征途中的一切悬念当然也就冰释了。现在念着的就是不知道你在征途中及“长征”结束后,身体怎样?太北身体好吗?没有病吗?长大些了没有?更活泼些了没有?有便时请一一告我。

你们走后,确感寂寞。幸不久即开始了北局高干会议,开会人员极多,热闹了十多天,寂寞的生活也就少感觉了。现在一切都好,身体也好,希勿担心。

你们走时正是百团大战第一阶段胜利开展之时,不久结束第一阶段又开始了第二阶段,也获得了预定之战果,连克了数十个据点,尤以辽县以西至榆社一带据点全部克服,缴获极多。缴获的食品防了很久的时候,可惜你不在没尝到了。在晋察冀方面收复了涞源、灵丘周围不少据点,战果也是很美满的。其它各线也有不少战绩,恕不详摆,想在延安方面也能知道。但是大战发展到第三阶段就有些老火了。敌寇为加强的诱降阴谋,以其军事行动配合其政治阴谋,向我各根据地开始了大规模的连续扫荡,因此扫荡与反扫荡便构成了“百团大战”第三阶段的全部。这次扫荡首先是以晋东南及平西为目标的。经上月六日开始向晋东南进攻,连续来了三次扫荡,每次均以七八天为期,每次扫荡均打到砖壁周围,我们也连续的跑了三次,直至今日大体已经结束,我们也离开砖壁。敌人这几次的连续扫荡,虽一般的在意料之中,但还没有估计得这样严重,一次与另一次的期间这样短促。在反扫荡中虽是分别给了敌人一些打击,尤其是关家垴(石门附近)歼灭敌人一个大队的打击,但我根据地遭受敌寇之推残是空前的。敌人的政策是企图变我根据地为一片焦土,见人便杀,见屋使烧,见粮食便毁,见牲畜便打,虽僻野山沟都遭受了损惨。整个儿太北除冀西一角较好外,统均烧毁,其状极惨。但砖壁尚依然如故,其它如上河、东田、韩壁等烧得片瓦无存,烟口(此处字无法辨认,以口代之)石门均遭烧毁过。在几次的反扫荡中,敌人打到砖壁附近时我们才离开,因直属机关之笨重,行动实在麻烦,虽没有吃亏,但有些单位有些个人吃苦确不少。尤以最后一次移动时下大雨翻大山,彻夜摸黑,天气骤冷,不少的人变成了泥鬼,真是有点老火。小宋小吴,汪明唐苏,抱着小孩跑反颇称狼狈与可怜,假使你还没走的话,不免又要多辛苦一场呢!

此间反扫荡刚结束,敌寇对晋察冀之大扫荡又开始了,估计敌寇对该区的扫荡更残苦[酷]。总之(在)国内投降妥协危机更加严重发展,日寇对华北我军的进攻必更加严重,以遂其反共阴谋,今后华北之严重局势也就大大地加重了。过去虽云艰苦,但一般的还不太严重,生活一般的还是安静的,今后恐怕就不然了,跑反逃难的事将愈来愈多,这将是无疑的了。生活愈来愈困难,没饭吃,没钱用,也是不可免的。当然,这也只是战争发展一定时期内之必然过程,渡过了这个时期就会好的。不管这种形势在一定时期内如何严重的发展,对我个人说来是没有什么的,你总可放心。

志兰:你到达延安后,应即把太北送到托儿所去,你能很快的进学校,这是我的愿望,想你也同感。太北到托儿所后不一定有亲自养育的好,但想来也不会坏的,你应放手些。你是爱求进步也能进步的人,应趁此难得的机会进学校学习一期。

志林对现有工作不甚愿意,曾向我要求调换工作或到延安学习,我已安慰了他,也就没有什么了。他的一切我当关心,我不时叫他到我这边玩,他与一般同志也搞得很好,身体也不坏,你可放心。

志兰:有不少的同志很惊奇我俩真能够分别,你真的去延安了。本来分别是感痛苦的,但为了工作,为了进步,为了于党有益,分别也就没有什么了。回想我俩相处一年多以来,是很好的,感情是深厚的,分别后不免同相怀念着。聪敏活泼的太北小家伙很远的离开,长久的不能看到她,当然更增加我的悬念。我只希望你一方面照顾着太北,同时又能很好安心的学习,有便时多写几封信给我。志兰亲爱的,最近的期间内恐难见面的,相互努力工作与学习吧!不写了。

志兰亲爱的,祝你安心学习。希望太北健康!

叔仁

十一月十二晚

第二封信



志兰:

托向前同志带给你的信想已收到了。今定一同志去延再带几个字给你。

自敌连续三次向我太北扫荡结束后,我们□□又安然的住下了。经过一度紧张的战斗生活后,现在又恢复了如故的安然生活,我的一切均很好勿念。

不几天后,一九四〇年又过去了,时间真是过得快,你走后四个月了,到延后想一切都好。小儿送托儿所没有?你及小狗的身体都好吗?你进学校没有?有便时望告我。

怪得很,记得去年今日已经很冷了,但今年今日还不见雪,比去年暖得多,农民已担心明年的旱灾,这确实是可怕的事。如不幸明年来个旱灾,那敌后抗战事业的困难必更大增。现在各个根据地的工作经过最近许多党的行政的会议,各方面的努力,特别是各种政策之确立与力行,已有不少的进步,一般的更有秩序有条理,更走上正规了。由于国际形势之巨变,日寇之南进北进(扫荡华北)或西进(指向重庆)均有可能,但我们不管他怎样,在目前在本身工作上努力根据地之巩固军队的强大,随时准备着对付敌之北进。

延安的天气,想来一定很冷了。记得太北小家伙似很怕冷的,在砖壁那几天下雨起风天气较冷时,小家伙不就手也冰冷,鼻子不通奶也不能吃吗?现在怎样?半岁了,较前大了一些,总该好些吧!希当心些,不要冷着这个小宝贝,我俩的小宝贝。

你的学生黄倜同志无缘无故失踪了,真是一场怪事,现仍在追索中。

你走后,前方的女同志也逐渐减少了。伯钊筱甫及小吴继你之后去延安,唐苏及赵品之夫妇这次又去,剩下就是无几了。来者则不见如前之多。

前方一切情形请问去延各同志不多述。

我的一切仍然如故,惟食量较前增加,这是好事,但身体并未胖。因为想读点书的关系夜间睡得较前晚一些,其它都没有变。

亲爱的志兰!以后再谈吧!

祝你努力学习。

                                                            叔仁                                    



                             十二月廿三晚

第三封信



志兰,亲爱的!

一月二十七日与三月七日两信均于最近期内收到。

前托郭述申同志带给你的一包东西:有几件衣服几张花布一封信,听说过封锁线时都丢掉了,可惜那几张布还不坏,也还好看,想着你替小太北做成衣服后,满可给小家伙漂亮一下,都掉了,这怪不得做爸爸的,只是小家伙运气太不好了。

时间真过得快,去年的现在你已进医院了,那时你还怕着这样顾虑着那样,我亦在担心着,但总在鼓你的勇气不要怕,几天后五月廿八日(大概是二十八日我记不准确了)太北就很顺畅的出世了。不久后我才把我去太南时你给我的信交还给你,证明你过多顾虑之非,不是么?到现在,今年的五月二十八差不几天就整整的一年了,太北也就一岁了。这个小宝贝小天使我真是喜欢她。现在长得更大更强壮更活泼更漂亮,又能喊爸爸妈妈,又乖巧不顽皮,真是给我极多的想念与高兴。可惜天各一方不能看到她抱抱她。哪里会忘记呢?在工作之余总是想着有你和她和我在一块,但今天的事实不是这样的。默念之余只得把眼睛盯到挂在我的书桌旁边的那张你抱着她照的像片上去,看了一阵后也就给我很大的安慰了。

牡丹虽好,绿叶扶持,这是句老话。小太北能长得这样强壮、活泼可爱,是由于有你的妥善养育,虽说你受累不少,主要的是担搁了一些时间,但这也[是]件大事,不是白费的。你要我作出公平的结论,我想这结论你已经作了,就是说“我占了优势,你吃了亏”。不管适合程度如何,我同意这个结论。

两信均给我一些感动与感想。你回延安后不能如我们过去所想像的能迅速处理小儿马上进到学校,反而增加了更多的烦恼,渡[度]着不舒适的日子、不快乐的生活。我很同情你,不厌你的牢骚。当看到你的一月二十七日信时,我很后侮[悔],早知如此,当时不应同意你回延的处置,因为同意你回延主要的是为了你学习,既不能入学,小儿又不能脱身,在前方或许还方便一些。后来看到你的三月七日信,已找到保姆,小儿可以脱身,你可于四月初入学,我也就安心了。

你已经入学了,一定很快乐的。努力的在学习着,达到了你的目的也达到了我的愿望。我的一切你不要担心,也总可放心。自去年反扫荡结束后,我们搬住一个大庙里,到现在已半年了。环境很平静,生活也很安定。建了一些新房子,种了不少菜,植了很多花,有牡丹、芍药、月季、玉簪以及桃李杏和菊花等。花园就在住室的门口,如去年住的小庙一样,不过这个规模大些。廿一号及王政柱、志林等同志都住一起,很热闹。特别是花园很漂亮,桃李梨等已结[果]实了,不久就可以吃果实。牡丹花开得很漂亮,不久才完了。现在芍药花与月季花正在开着,比牡丹还漂亮。满院的香味比去年我们驻院的花好得多了。我本来不爱这些的,现在也觉得很好,有些爱花的心理了。在我那张看花的照片上你可以看到一些,可是这只是花园的一角呢!你看好不好?你爱不爱?来吧,有花看还有果子吃呢!住地的周围与附近也是很好的。满川的树木结了不少的核桃、柿子、花椒以及其它等等。还有一条毕[碧]绿的水流着,真是太幸福了。我依然如故,身体也好,工作(些)之余可以打球,惟牙痛有些增加。

志林身体也好,较前似胖了一些,惟没有长高。工作安心,与同志关系也好,有些进步,现在除工作上课外在看《鲁迅全集》。他的一切我当照顾,不必担心,到适当时期他可以而且必须再学习,我已考虑到了。现在的工作于他是适合的,也是个锻炼。

志林看到你给我的一月二十七日信后说:“五姐的性情还是那样的急躁”。我很同意这句话。生太北后你确受累不少,担搁了一些学习与工作,但这不是说就全无学习、全无进步,就落后就向后转了,这都不是事实。力求进步不愿后人这是好的,也是必须的。但以为有了太北就“毁灭了自己”,就加上了“重重枷锁”,我不同意。因为这样的想法只是造成更多的不必要的烦恼与痛苦,造成“情绪很坏”,可能求得进步的机会也将抛弃。太北这样活泼可爱的宝贝不要打她,“打亦无济于事”,想来你爱她之心与我是一样的,或许“打她一顿”的话是向我发牢骚的,不是事实。希望这仅只是发牢骚,不是事实,那太北就幸福了。

二月七日的信提到一些我俩共同生活上以及你回延安时的一些问题,你提这些问题的心情我是了解的。我不作任何意外的猜想。但是在别人表面的看来可能作出不同的了解。我俩的感情是深厚的。一切当不致发生问题,虽说你估计我可能愈走愈远,我也不能肯定的回答,如一旦有必要须要我走远或走近时我是毫不犹豫的担当的,但不管走到哪里去,离开你有多么远,只要我俩的心情紧紧的靠拢在一起,一切就没问题了。我没忘记你,也不会忘记你,兰,相信我吧!

关于共同生活上的一些问题,你感到有些相异之处,有些是事实。部队生活有些枯燥,加上我素性沉默好静,不爱多言,也不长言说,文字拙劣,真诚热情不善表露,一切伪装做作更作不出来,也不是我所愿,对人只有一片直平坦白的真诚,你当能了解。看到共同生活中这些之处而作适当的调济,使之在生活上更加接近与充实,也有其意义的,我总觉得这只是次要的问题。如果把问题提到原则一些,共同生活更久一些,多习惯一些,那一切也就没问题了。志兰,你认为如何?对不对?

在砖壁时是你极感痛苦的时候,我能了解。现在还时刻想着你带小儿那段生活及回延时经过中,有许多的事情,是不妥善的,非事实的。不只是“太感情”、“精神过敏”、“太□□”,而简直是不应该,太欠考虑,太少原则性了。亲爱的志兰,我的终身情侣!我原谅你在苦闷的生活中写出这段话来。我本不愿提起这些,现在还不愿向你作应有的批评,免增你的不痛快,但见面时是需要说明白的,因为刺激我太深了。

我同意你回延主要的是为了你的学习,因为在[从]我们结婚起你就不断的提起想回延学习的问题。生太北后因小孩关系看到你不能很好的工作又不能更多的学习,以为回延后能迅速的处理小孩,能迅速的进校读书,当然是很好的。所以就毫不犹豫同意了你的提议。其实在你未提出回延问题以前我已有念头了。你走后有人说左权是个傻子,把老婆送到延安去。因他们不了解同意你回延主要的是为了你的学习,我也就不去理会他。而今你亦似不解似的,以“讨厌”等见责,给[使]我难以理解了。我想你的这种了解是不应该的。

志兰!亲爱的,你走后我常感生活孤单,常望着有安慰的人在,你当同感。常有同志对我说把刘志兰接回来吧。我也很同意这些同志的好意,有时竟想提议你能早些返前方,但一念及你求智[知]欲之高,向上心之强总想求进步,这是每个共产党员应有的态度,为不延误你这些,又不得不把我的望之切念之殷情打消而忍耐着。另一个问题就是顾及返前方后免不了又怀孕,将增多你的更多苦恼,所以心里总是矛盾着,直到现在还是矛盾。

你累次要我对你多提出意见,在过去的一段生活上,我回忆,一般的我觉得都很好。但我去太南时你给我的信以及三月七日的信给我应[印]像[象]颇深,两信中之共同缺点,就是顾生活问题(不是物质生活)过多,有些冲动,有些问题考虑不周。有的同志说你有些自负自大,只能为人之上,说话有些过于尖刻,这些我感觉还不深,既有此反映,值得注意。

你如已入学则一切都好了,你可安心学习,有暇照顾□□活泼可爱的孩子,我们的小宝贝。□□□□□□兰!你是我终身的伴侣。

战局又有新的发展,晋南鄂西打得很厉害,敌机到处轰炸。我们亦在紧张进行着我们应作的事。敌寇的造谣挑拨,亲日派顽固派的侮[诬]蔑是劳而无功的。

你的身体不好,希多多注意休养,莫给我过多担心。

托人买了两套热天的小衣服给太北还没送来,冬天衣服做好后送你,红毛线裤去冬托人打过了一次寄你。如太北的衣服够穿,你可留用,随你处理,我的问题容易解决。另寄呢衣一件、军衣一件、裤两条及几件日用品统希收用,牛奶饼干七盒是自造的还很好,另法币廿元,这是最近翻译了一点东西的稿费希留用。

照片几张,均是最近照的,一并寄你,希安好。

不多写了,时刻望着你的信。

祝你快乐,努力学习。

感谢叶群、慕林同志的问候,请代致谢。

            你的时刻想念着的人,太北的爸爸





                                五月廿晚

第四封信


志兰:


六月里及八一两信均收到,去年十二月的信也于近日收到,不知怎弄的担搁了这多日子。

不久前有一批人去延安,因不在家未写信给你,你可能在想着我忘了我最亲爱的人,其实大为不然。

你的生活你的心情我是完全了解的,“北北”牵累着你,使你的学习与工作受了不少的阻挠,身体瘦了许多,但我总觉得你的急躁性情还应有些改进,这不是降低你的求智[知]心进步欲,而应更多的适合具体环境。否则只是光着急,结果或则造成身体很坏或则走到另一极端,悲观失望,自暴自弃,等等,这都是不好的,你以为对吗?希勿以我故说漂亮话见责。

你暂在保育院工作,给太北安放在恰当的场所,我没有什么不同意的。惟你的身体一天天的瘦弱,我较为担心。太北长大多了,已能走能吃东西,最好能很快的断乳,这于太北当不会有什么不好,于你的身体却非常必要,或者还可以提前入学,如何,希决断之。

一年多的分别,我的一切是优势于你的,对于你的不舒适的状态不只是时刻记得,总是觉得难过,唯一的希望就是你如何能较快的脱离现在生活状态,恢复身体,进到学校里去。我并非不爱太北,但恐妨碍你过多也。对于你的学习热情我决意不加阻挠,虽不一定三五年,分别时的诺言是可以遵守的,你可不必担心。华北战局的严重形势还未过去,敌人此次扫荡晋察冀边区特别利[厉]害,其兵力之大时间之久,所施手段之毒远非昔比。荣臻同志不仅日夜奔波,尤受累不少。现边区受敌重重封锁,腹地亦密布钉子,敌图化[划]边区西侧为治安区,腹地为无人区,即以最凶恶的手段实行三光政策,并村等等,以遂其澈底毁灭我边区之目的。边区现已陷入极严重的斗争环境,困难也大为增加了,虽军队无甚损失,但地方工作及一切建设受损不少,恢复过去局面还有待极大努力与严重斗争。冀中冀南鲁西等平原地钉子更多了,公路也密布着,囚笼愈缩愈紧了,(即)其他山地根据地也遭敌人的蚕食不少,仅晋冀豫区幅圆[员]较大,今年来较为安静。但我们并不作任何乐观的估计,严重的扫荡与反扫荡战是不可免的,敌图改变我根据地性质的企图,也不会放松的,一切均有待我们准备在极严重极艰苦的环境中去战胜敌人。因此我就联想到在严重的战局中,女同志们大着肚子抱着小孩实不堪甚苦。去年三次反扫荡时,已给我深刻的印象,你未遭遇这一情况,总算是不幸中的一幸事。现在有不少的大肚子的女同志们就怕敌人的扫荡,男同志亦担心着。汪月华(刘师长老婆)及陈叔廉均于去年三次反扫荡前后生孩子,听说都闹得很难受。小浦在半月前生了一个女孩子,他们两口子都很高兴,其中原因之一就是还没有遇到敌人扫荡。由此我也就更多的同意你暂留延学习,待战局的严重局势过去后再来前方。这是我现在的理想,因为在战局严重情况下并不能很好工作,也不能学习,还免不了要闹大肚子,这不是我怕麻烦或讨厌小孩子,而确是为着你打算。你相信吗?

看到太北的相片(寄来的相片收到了)及你对太北的描写,那样活泼可爱的孩子,更增加了我的想念。时刻想着如果有你及太北和我在一块,能够听到太北和爸爸妈妈的亲恳声音,能够牵着她走走,抱着她玩玩,闹着她笑,打着她哭一哭,真是太快乐了。可是我的最亲爱的人恰在千里之外,空想一顿以后,只得把像片摆出来一一的望着,对于太北由于有妈妈妥善的抚养是很幸福的,做爸爸的也占了光,但也决不会忘记。现在太北大病初愈希望很好保育,做爸爸的只要一有可能,绝不会忘记应尽的责任的。

志兰亲爱的,我最担心的是你的身体的瘦弱,太北完全可以断乳了,应决意断乳,否则身体不易恢复。在另方面你总觉得自己落后落后,比不上任何人,以致精神上受刺激,生活上不痛快,也影响了身体的瘦弱,这值得特别的注意。这些不恰当的估计,过分的忧虑是没有必要的。你还在不断看书自习,有时还能听课,也参加了一些工作,自然会有进步的。我自然不是鼓励你满足于现状就完了,或不愿意你多学习,而是不要只消极的看到一面,估计过低,给自己多受无意痛苦,影响身体、影响脑力。事实上你仍在不断进步着,不过不及专门学习进步的速度罢了,这是恰当的估计。现太北已长大了,快可脱身,学习的机会快到了,你应更多的快活,好好的注意身体,勿给我更多的担心。如果身体及脑子弄坏了,就是想学,有学习的机会也是枉然的,望你相信我的话。

我的一切你无须挂念。今年来环境较为安静,看书较多,但繁琐事情每日总是不得脱身,无法安然学习,进步仍是很少。身体还好,在六月间闹过二次痔疮病,内疗没有割稍事医治休息后也就好些了。现□月间闹过一次牙痛,约有半月之久。后来□□□□年拔牙的结果,一样还是没有拔出来。我间或还有些痛,但不要紧。只要自己当心一些就没有问题。我们的驻地虽狭小一点,经修整后较砖壁还好,院子里种了许多花,周围种了许多菜,还有不少果子,洋菊花已开三个月了,现还未完,大批菊花牵牛花等,开得甚为好看。可惜的就是缺兰,而兰花是我所最喜欢最所爱的,兰恰离开我在千里之外,总感美中不足。每次打开门帘,见到各种花的时候就想着我的兰,我最亲爱的兰。如情况无甚变动,不离开现驻地时准备明年更有计划的有秩序的组织院子里的花园。

志林很好没生病,就是没有长高,学习甚努力,有不少进步。在他们一群中,他的学习算不错的一个,现他们的工作人员增加了不少,每人每天只有六小时工作,其余时间均可用作学习。他经常到我处来借书看,工作也很安心,党的生活更有进步。

由于敌人的封锁,物价也高涨了,盐已卖到五元多钱一斤(这是特殊的),其他日用品的价格亦较前贵了不少,生活较前困难多了。

买给北北的两件夏天衣服早就买就了,没有妥当[人]带故延至现在。衣服大了许多已改了一次,剪小一些,但还是大,大概明年还不能穿。作的夹大衣及棉大衣或许可用。帽子恐小了。那张绿色的绸子色不甚好,可作里衣裤穿或替北北做一二件小衣裤也可以随你处理。其他几样日用品希妥留用。听说延安近日物价特别高,以后购买将更不容易。北北需要的营养品还没找得,白糖在根据地里已早买不到了,禁止入口,那包糖果是别人送的没有吃。寄你法币贰拾元,以后有稿费时再寄。无钱的时候可以向认识的同志借用。我得一点力弗肝是补血的,你可用,如何用法可请教请教医生,但须注意多吃几天后大便会干燥固结,多喝些水也就可以好些了。这类药我曾吃过一些,感觉有些益处。

外来的医生既非共产主义者又非“红色医生”,爱钱爱面子高傲等等,是他们的固有作风。有了病必须找医生,就是低低头只要救得人好,也是必要的。在这问题上,发挥“高傲劲”是[不]必要的,要吃亏的。北北的急性痢疾是极危险的事,没有侯大夫的医治是很难想像的。你看到侯大夫的时候,请代为道谢几句。

前托郭述申同志带给你的一包东西(内有信,几张花布,有几件衣服的),听说没有失,还是转到延安去了,收到没有望告。

不写了,希多写信给我。

志兰,亲爱的,祝你

快乐健康!

                                   叔仁



                               九月廿四日

第五封信



志兰:

前天(二十四日)写给你的信,封在包裹里以后,今日又接到八月十六日给我的信,乘去延安同志未走之便,再写几句给你,同时今天又得了一点稿费,再一并寄给你。

很感激你经常有信给我,告诉你的生活情形,北北的情形。知道北北天天的长大起来,更懂事更活泼,我很高兴喜欢。但知道你的身体瘦弱和不舒适的生活,我又很难过。经你的来信中我知道你的一切。养大一个孩子确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好的是北北已长大了,完全同意你到适当时候你当然的脱离他,进学校去。我决意不阻挠你的学习,遵守分别时的诺言。我想我俩的感情是深厚的,在长期的离别期间,彼此感情将更是与日俱增着,想你亦同感。

托张慕尧同志带给你一包东西,内面有一封信,给北北买的夏衣,作的秋冬的衣服、小袜子及给你的几件日用品和一包糖果、一瓶药、廿元法币,希查收并告我。

随同这信再交张慕尧同志法币廿元(共四十元),甜油一瓶,凡士林一瓶,亦希查收并告我。

据今日消息干[赣]北广州敌均在蠢动,湘北敌进攻长沙已抵长沙近郊,一路已越浏阳南下,长沙可能失守。敌之目的何在尚难判明。我的老家——醴陵也有陷入沦陷区之危险了。

敌扫荡晋察冀边区后有充分可能转移兵力扫荡晋东南,此间正在从各方面准备反扫荡中。

我的一切你不必担心,身体也好。与21号及友清 (他现任此间秘书长)白天及王政柱、志林等同住一个院子甚热闹。工作之余可以看看花,晚饭后打打球,打排球有进步,网球很久没打了。

今年来晋东南的戏剧运动有大进步,《雷雨》、《巡警》、《日出》均出演了。布景与扮演艺术有很大提高,博得一般观众,不只土包子并且是洋包子的好评。抗大文艺工作团的《青天白日》、《亡宋览》,朝鲜义勇队的《皇军梦》、《朝鲜女儿》,在表演艺术上都是杰作。此次一二九师的运动大会亦是晋东南空前的壮举,所获成绩亦很大。

担心着你的瘦弱的身体及太北病后的身体,希注意保养,恢复健康。

不多写了,不要忘记教育小太北学会喊爸爸,慢慢的给她懂得她的爸爸在遥远的华北与敌寇战斗着。

祝你

快活与健康。

叔仁

二十六晚

第六封信



志兰:

有一批同志去延就便写信给你。托张慕尧同志带给你的一包东西、信与钱等收到没有,希告我。

时刻思念着你与太北,担心你与太北的一切,特别是你身体的瘦弱加上你急躁的性情,给我更多的忧虑。你们近日生活如何?身体怎样?许久没有看到你的信了。前些给你的信中经常提到由于你那急躁的性情所带来的给身体生活以及学习上的不良影响,你以为如何?有改进没有?

经常能够收到延安的广播消息,知道边区的许多情形。中国人民的天堂的陕甘宁边区,虽说生活程度提高了,物质生活较前困难,但各种建设均有突飞猛进的进步,给人更多的兴奋。可惜总是无缘,不能回延观观。

时间真过得很快,一九四一年又快完了。离开你及太北整整的一年又两个多月了。去年今日正处在反第二次扫荡中,情况相当紧张,今年今日尚属太平。但晋察冀边区反扫荡已结東,太岳反扫荡战亦已完成,估计敌可能轮到这区域来了。全区党政军民均在纷纷准备粉碎敌人的进攻,我们的工作也就更急迫更紧张些了。去年今日你正带着太北在返延的途中,也是最麻烦的时候。今年今日太北已经快到一岁半了,已长大了,能走能吃能讲些话了。你可很快的脱离太北的牵连进学校去了,可以恢复快乐的生活,恢复身体,一切在好转之中。这是我的想法,或者也不完全合实际,但我总希望着你这样的发展。你当同感。

冬天快到来了,一天天的现着凄凉的景像[象],我是讨厌冬天怕冷的人,但也不得不随着岁月的转换一次一次的渡过去。一年来的生活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就是学习上的进步大为不够。根据中央的决定最近我们也成立了学习小组,拟作有计划点的看书与研究。过去太零乱太浮浅了,正在改进中。

北北病后恢复情形如何,想来她不致再有病了。一定长得更大、跑得更快、更活泼更可爱更懂事了。虽然很久没有看到你关于太北的报道,但我总是这样希望着,前信提议决然断乳,你觉得如何?

志林一切都好,也有进步,就是没有长高,恐怕长高的希望不多了。好在中国人矮子不少,不会显得特别突出的。

我的一切都好,生活还有秩序,你应[用]不着担心。

有便多写[信]给我,很想多知道你及太北的一切。

外面大风刮着有些冷,不写了,以后再谈吧!

祝你

快乐与健康。

叔仁

十月廿三晚

这信或许不能满足你的希望,以后有便人时再多写给你。

第七封信



志兰:

很久没接到你的信,时刻担心着你的一切,近况如何?

今年——一九四一年又快过去了,真是快。与你分离已一年半了,太北已一岁半多了。想来北北一定能走路也走得很好,左右摇摆的步法是过去了,定能讲得很多话、懂得很多事了,定能更多的给人喜欢与爱抚。在你妥善养育之下,她是很幸福的,如无疾病的话,我是很放心的。

接张慕尧同志电知道托他带你的东西都交你了。可惜他在途中担搁太久,未能及时把东西交你解决你及时的需要。张走后又托去延的学生寄你一信,收到没有?

在本区今年总算是“太平”的一年,在一地住上一年多不搬家,这在我十余年来的从戎生活中算是第一次。不久前敌人向本区的扫荡仅廿二天就结束了,且尽[仅] 是本区的一角,水腰的保卫战打了八天八夜,距我住地尽[仅]一二十里远,我们始终未动。不少人们替我们担心事,但也安然的过去了。在那八天八夜的战斗中,虽把我今年来费了一部[分]精力与时间搞起来的防御工作[事]打毁了一些,水腰被他打进去了,工厂又被他烧了,但确给了敌人以极大牺牲,总算是不是白费精力。

日美战争爆发了,世界侵略与反侵略阵线更为明朗无疑的。敌寇必葬身于这一大战之中。在华北在未把敌人打出去以前,我们并不作过多的乐观的估计,严重的局势、严重的困难仍然存在着的。

罗斯托夫大捷,莫斯科附近最近之胜利,实使人兴奋,终结希特勒的寿命也就更为接近了。

今年确是最丰富的一年。

延安的一切想来都是很好,可惜很久没看到延安的出版物了。精兵简政政策此间也要作某些部分的实施。

每一想到太北给你的牵累,使你学习与工作都受阻挠,使你身体瘦弱,实在难过。的确在分别时把一切问题看得太容易了。你何时可以离开太北呢?

我完全赞成你在延学习一时期,增多马列主义理论的修养,以便将来的工作。中国社会是(个)极复杂的,处理任何一个革命问题,没有马列主义理论知识是易犯错误的。在我俩分别的过程中,我并非不感寂寞、孤单,有时更极想有人安慰,但我决不以满足我之私欲来处理你的问题,我想这是夫妻间应有的态度。

我的一切仍然如故,身体也好,生活也较简单,每天除有来往的同志谈谈工作外,总是在固有的工作内转来转去,也很少出门,很少赶热闹,一切你都可放心。

对于你的身体,我时刻担心着,近来如何?太北断乳没有?急躁的性情应改掉一些,急躁没有好处。在严冬的时候更希注意身体,记得小家伙是很怕冷的,现在怎样,有衣服穿吗?不要冻坏了手脚。

延安一切都很好,你的生活应活泼一些,不要怕见人,养成孤僻是不好的。此间最近时期已不及夏秋时候的热闹,景象也很凄凉,但还不甚冷,下雪很少,每天还可晒太阳。

你何时可以入学,可能进什么学校,能预定吗?望告我。延安学校都更正规化了,对学习当更好得多。

有便时希多写信给我,告诉你的一切,告诉北北的一切,这是我最所乐闻的。

不多谈了,紧紧握着你的手。

兰,亲爱的,祝

你快乐的生活与健康!

叔仁

十二月十八晚

第八封信



志兰:

去年十二月间给你信,因去延人推迟,听说还未送出,现就有人去延之便再写几句给你。

对于你及北北是我时刻想念着的,可是近半年来没有接到你的信,一切情形都不清楚,更增我的悬念。据最近由延安(去年十月间离延)来人说你可快进学校了,同时又听到别的传言,说你入学事已成泡影,究竟怎样?有便多写信给我,我极愿经常知道你及北北的一切。

一九四一年又过去了,这是整个世界局势变化最大最多的一年。太行山上比较安宁,在过去的一年中,各方面的工作都有些进步,深入了一步。这是值得庆幸的。但是困难特别财政方面的困难也大为增加了。生产建设未达到应有的程度,敌人封锁,物价高涨,生活为[维]艰,这是目前的一件大事,我们亦正在坚决澈底的进行精兵减[简]政中,近日即忙着这个工作。

据广播消息延安过年很热闹,演大戏,开会等等,此间远不及,但一般比去年好。过年后直属队开了几天的运动大会,其规模虽不及一二九师运动大会之大,内容也不及那样丰富,特别是天气不及那样好,但也总算闹了几天。还有不少女同志出席参加各种表演。

李田的小孩长得很好,能走了也能敬礼,当别人拿东西给他吃的时候,他可以不要妈妈,马上跟着来,要他敬礼做别的事(他能够做的),他都可以做,为着取得吃的东西,但一到手就会向母亲怀里跑去,拉也拉不住,很好玩。他还不会讲话,能喊妈妈、爸爸,但不知道谁是他妈妈、爸爸,乱叫一阵。想来北北一定很好玩,很可爱,对于妈妈她一定认识了 ,不会叫错,爸爸她一定忘记不认识了, 注意勿教她弄错了爸爸(一笑)。

我的一切很好,在这寒冷的天气中连伤风的毛病也没有发生,每天除工作外还可抽点时间读书打球,牙病也没发,一切你不必担心,惟有时感觉有点寂寞。

你曾说你及北北都有贫血之感,你身体很瘦弱,近来如何,我极担心。小东西还是很怕冷的。今冬怎样?手脚没有冻坏吧?前寄的小棉衣能穿吗?经常希望着你及北北都能很好,经常希望着知道你及北北的一切。延安间或有人来前方,希勿失机会多写信给我,以慰我怀。

不多谈了。祝你好!

叔仁

一月十三日

第九封信



志兰:

大约在去年十二月间连给你两信收到没有?直到现在因无便人去延,还未给你写信。

半年来没接到你的信,时刻担心着你及北北的一切。几天前才收到你十一月十五日的信。托张慕尧同志带你的东西及信你收到了。也知道你及北北的一般情形。二月间我们全处在反扫荡中,虽说不上狼狈,但因久住(去年整年未移动过)后突然进入不断转移,总觉有些不便似的。敌人的残酷仍然如故,军队损失虽然不大,老百姓却遭殃不小。敌人新的花样就是放毒。在军队指挥机关驻地,在口口地方,在某些政权机关及某些群众家里,满布糜烂性毒质[物]。在我们去年的原驻地布毒不少,我及甘二号的房子都布满了。直到现在口个多月了,还未消除干净。因此我们也就不便返原住地了。可惜适意的住地,相当美丽的花园。因为毒伤老百姓很死了一些人,伤的很多。女县长刘湘屏中毒非常利[厉]害,全身发烂内肤掉了三分之二,幸而医治较早,大概可以不死了,其痛苦之极也可想而知。

看你的信总有两种相反的感觉,当知道北北长得很好长得很大更懂事又顽皮更可爱,感觉非常高兴,非[常]痛快。当知道你的身体的瘦弱、精神的不痛快的时候,又觉得难过。有时也懊悔不回延或者还好一些。但一到敌人扫荡的时候,又觉得你回延后虽然没能进学校,但对于你及北北还是好的。在反扫荡中特别是较激剧的时候,对于女同志确是感觉不方便。据说敌后一般女同志都得月经病,对于妊妇及带有小孩者则更不甚其麻烦痛苦了,走不得躲亦不可能。在敌人此次清剿中妇女儿童被害者特多,某某同志等寄养在群众家中的小孩也被残杀了,有的生病死了。李田的小孩长得很好,很健壮,在反扫荡的夜行军中受冷生了一次大病险些儿死了。某些女同志恰在扫荡前后或反扫荡中生产更是为难,有的得了产后病。在反扫荡中,不少女同志都议论着说:刘志兰倒有先见之明。现在有不少女同志想往延安。

想来你进学校的事已成泡影了,能参加些实际工作一样是很好的。实际工作中,亦是很好的学习的场所。北北长大了,可以渐渐放手,麻烦或可减少些。断乳后身体可以恢复些,又能参加实际工作,还能学习,精神上自然也就痛快了,我是这样想着。如果不出我所料,真的不能进学校了,我就希望你痛快的这样作下去。敌后战争仍在紧张的发展。困难情形亦大非昔比,渡过最艰难的两年后再相见吧。那时的情况自然就好了。

亲爱的,时刻牵念着你,你当同感,别后将两年了,不能不算久,愿共同努力,多多工作多多学习渡过未来的两年吧!

现在又是四月了,桃花开了,柳树也在转绿。全根据地的军民正在忙着春耕,我们也在筑堤开荒,加紧生产,作为克服最困难两年的具体工作。一年之计在于春,而今年的春又将过去,我则在工作上学习上仍然如故,甚感难过。

在今年伊始,我们亦在励[厉]行精兵减[简]政工作,现在快完成了,一切均紧缩了一些,我们除调换了一些干部外没有什么减少。在志林及红辉两部门工作中增加了一批女同志,可能有一场恋爱风波出现,于我当然是无关的。

北北现在怎样?她在你的妥善的养育中,我是最放心的。快将两年了,对她的估计确不足,去年做的棉衣,我总以为是大了,还须一年后才能穿,那知恰恰相反,已经是小了。单衣今夏能穿吗?四四的儿童节日必有一场热闹,想来你们当在忙碌的准备着。北北也可能出席比赛,或还可能获得锦标,是不是?我总是这样想着,北北在良母的怀育中确是幸福了。做妈妈的确吃了不少的苦头,这也是我感到最难过和时刻担心的。你精神上的苦闷,这固是事实上的使然、我亦极为同感。但急是无益的,假使组织上不许你离开现在工作,我仍然是如此劝你。这不是泼冷水、不顾及你的进步,而恰恰是相反的。太北逐渐长大了,可以慢慢放手,麻烦事可以减少些,可以得些休息与学习的时间,精神上也就会舒适起来,希望你就是这样作去。自北北在你的肚子里慢慢长大、出世,直到现在,我深感做妈妈的艰难,过去没经验,看得太简单,现在懂得了,母亲为自己的爱子爱女实在牺牲得太多了。对于目前你所处的状态你实感不安,但远隔千里,身处敌后,确是”爱莫能助”,你当能谅我。切恳的希望你为我及北北珍重自己的身体及自己的一切。

我的一切均好身体也好勿念。

志林有进步,身体也好似觉长高了一点。今年十七岁了。嘴唇上也长出些胡须来。他常来我房子里玩或拿书看,惜适合他的读本太少。

曾托张慕尧同志除带包裹外还有一小包(一瓶凡士林一瓶甜油)没收到吗?

当!亲爱的,不谈了,紧紧的握着你的手。

                      叔仁



                    四月一日

乔迁同志回延养病与学习,她是杨立三同志的爱人,特介绍与你作朋友,又及。

第十封信



志兰:

不久前托乔迁同志(杨立三同志的爱人)带给你一信想收到了 。

转瞬又是五月了,时间真是过得快,北北快两岁了,离别廿一个月了。自接到你去年十一月的信后还没接到你的信,时刻想念着。奈无绿衣人啊。敌人封锁更严了,以后来往更形困难,听说乔迁等仍在路旁不得过去,此间要走的人仍拥挤着不能动身。想你亦在等候看我的信或在责备与怀疑着我为什么长时间不给你写信,其实没有任何缘故,就是交通不通。

接到你的俭电虽只几句话,我确高兴极了,第一知道 你及太北的一般情形;第二知道你已入学,你的愿望达到了我也安了心。想来你的身体可渐渐恢复了,生活也痛快了,一定是正在愉快的努力的学习着。北北离开了慈母的怀抱、亲身的扶养,她一定会时刻哭脸,感觉孤单。可怜的孩子,不到两岁就脱离了父母的亲身养育,我很遗憾也很不放心,但一念及者你,尤其不愿担搁你的前程,也就只有和应该这样作了。的确在现阶段上,求得十全齐美是不可能的。好在她在保育院有较好的养育,同时你还在延安时常还可照料着她。

在敌后的孩子们实在是太可怜了。李田的小孩长得很好,在上次大扫荡中得了病,竟长病而死了。大章同志的孩子寄养群众家中,亦不幸遭万恶的鬼子连同奶妈一齐枪杀了。 听说该小孩被鬼子打了一枪后,痛苦了好几个钟头才死,真是可怜。

对于太北我是很喜欢她的,你当同感,但我亦决不因为喜欢她而担搁你的学习,增加你的困难与麻烦。接到你的俭电后,我曾好好考虑过并与志林商量如时局有变[怎]么样处理太北的问题。当时我也很难提出具体的意见,如我在延则一切当无问题了。故在复电(冬日的复电收到否?)中说“如时局有变又在必要时可以寄养其他同志或群众家中均可,一切希你妥为处理之”。我想你看到此电后可能怪我,为什么不告知些具体办法与肯定的意见,也或许怀疑我不喜欢太北了,否则为什么提出可以寄给群众家中去呢?其实大为不然。志兰!第一,我不能了解具体情况,故不能提供具体办法;第二,太北虽是我极喜欢的,但决不愿意你再受她的累了。每一念及自太北出世后你受累之重,时间的担搁,身体吃亏,精神上痛苦等等我还是很难过的,特别在时局变动之下就更难办了。我深刻感觉做母亲的人真是太不容易了。同志结婚后尤其在战争环境中,用小孩真是不口其苦的。如逆流万不幸而来到,你尽可不必顾及我, 大胆的按情处理太北的问题,如能寄养给适当的同志则为最好(如寄需钱你可借用,以后偿还可也)。我不愿意在变动的环境中因为太北再给你受更多的累,受更多的痛苦。我这个意思你能了解吧!

你入学了,一切我很放心,希望好好恢复身体,好好学习。离别虽然廿一个月了,时间不为不长,在目前情况下,还不希望你即来前方,应趁此机会作一较有系统的学习。这是很难得的。在前一时期, 我估计你的入学事,已成泡影。这是看到党校不再受[收]生,工作经验少的知识青年应到实际工作中学习等消息,故有此判断。在托乔迁带给你的信中,故说到如不能入学又不能调动工作,则就应该安心工作下去等等。现在当然不成问题了。

我的身体很好,一切如常,你可放心。

此信托孙仪之同志带你。并托带包裹一件内黄色单军衣一套、棉鞋一双、袜子一双、点心一筒(用茶筒乘[盛]者的)希一并查收。 本来买了两丈布给北北做夏衣,但买[得)太不好了,花得难看,不寄了,以后再说吧!

有便时希多寄信给我以慰我怀。不谈了,紧紧握住你的手。

叔仁

五月五日

如时局有大变动,你们不能照常学习下去,则主张你还是来前方的好。既不能学习,前方同是可以工作的,并且那时后方的工作环境,不见得比前方好。可能时,希把太北一同带来前方。 如不方便也可以不带,由你决定之。

第十一封信



志兰:

就江明同志回延之便,再带给你十几个字。乔迁同志那批过路的人,在几天前已安全通过敌之封锁线了,很快可以到达延安,想来不久你就可以看到我的信。

希特勒的春季攻势作战已爆发,这将影响日寇行动及我国国内局势。国内局势将如何变迁,不久或许就可以明朗化了。

我担心着你及北北,你入学后望能好好的恢复身体。有暇时多去看看太北,小孩子极须人照顾的。

此间一切如常,唯生活比以前艰难多了。部队如果不生产,就简直不能维持。我也种了四五十棵洋姜,还有二十棵西红柿,长得还不坏。今年没有种花,也很少打球。每日除照常工作外,休息时玩玩扑克与斗牛。志林很爱玩牌,晚饭后经常找我去打扑克。他的身体很好,工作也不坏。

想来太北长得更高了,懂得很多事了。她在保育院情形如何?你是否能经常去看她,来信时希望多报道太北的一切。在闲游与独坐中,有时总仿佛有你及北北与我在一块玩着、谈着,特别是北北,非常调皮,一会儿在地下、一会儿爬在妈妈怀里,又由妈妈怀里转到爸爸怀里来,闹个不休,真是快乐。可惜三个人分在三地,假如在一块的话,真是痛快极了。

再重复说一次,我虽然如此爱太北,但是时局有变,你可大胆按情况处理太北的问题,不必顾及我。一切以不再多给你受累、不再多妨碍你的学习及妨碍必要时之行动为原则。

志兰,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分离二十一个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愿在党的整顿三风下各自努力,力求进步,以进步来安慰自己,以进步来酬报别后衷情。

不多谈了,祝你好!

五月二十二日晚

有便多写信给我。

敌人又自本区开始扫荡。明日准备搬家了。拟托孙仪之同志带的信未交出,一同付你。

(浏览 6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