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中将张震回忆58年反教条主义后获刘伯承元帅书赠诗一首

白马茶馆

但那几年中,我们党内、军内也陆续发生了一些问题,比较大的像1958年夏天开始的“反教条主义”,确实是一段令人不愉快的岁月。5月27日,中央军委在北京召开扩大会议,一直开到7月下旬。在“左”的思想指导下,这次会议把我军学习苏军经验时出现的、已基本纠正的一些偏差,把部队训练、院校教育中出现的一些缺点,上纲为“资产阶级军事路线”和“教条主义”,将南京军事学院说成是“教条主义的大本营,并对负责训练和院校工作的几位领导人进行了错误的批判和斗争,从上而下地开展了一场“反对教条主义”的运动,冤枉了刘帅,伤害了一大批从事军事训练和军事教育的干部。

这次会议我没有参加,但在随后的工作中,逐步看到了这次会议的负面影响。它严重干扰、迟滞了我军现代化、正规化建设的进程。这历史是非,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才得以澄清。我所知道的有关情况,将在本回忆录第十章予以记述。

刘帅受到错误的批判后,回到南京,心情很沉重。我时常去看望他、宽慰他,希望他保重身体。对于老院长,军事学院的干部都很了解,他的贡献有口皆碑。他家中有什么困难,学院都如既往地予以关照。

刘帅忍辱负重多年,对南京军事学院怀有很深的感情。1961年4月,他到南京休养,曾书赠我一首诗:

中山林木汤山泉,
况复江南三月天。
家住十年乡路熟,
花开草长人留连。

这首诗情深意切,存念之情溢于言表,使我为之动容。40多年过去了,刘帅的手迹,我一直珍藏着。

(浏览 16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