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文揭秘许世友与几位开国将领的恩怨

来源:掌上风云

原题:张雄文:许世友与几位将领的恩怨

张雄文

许世友与王建安

许世友与王建安是湖北老乡,也都是黄麻起义的参加者,两人从红军战士起步,到1932年12月,王建安升任红10师30团政委,许世友则为红12师34团团长,两人又站在了同一平台。1934年秋,王建安先上一步,为红四军政委。两年后,许世友调任红四军军长,与王建安成为搭档。红四方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两人一起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

1937年3月,林彪担任校长的抗大开始批判张国焘分裂主义活动。会上,许世友对批判张国焘的“逃跑主义”、“军阀主义”不满意,大声说:“我不同意把四方面军从苏区撤出来叫逃跑主义。中央就没有逃跑主义?中央红军不也从中央苏区撤出来了吗?如果说逃跑,应该都叫逃跑!”

他的话遭到了其他学员的反驳,被斥责为“与张国焘穿连裆裤”。于是,许世友串连了包括王建安在内的一些原红四方面军高级将领,打算回川陕老区去“打游击”。他们定于4月4日夜里“统一走”。

就在临走前,王建安突然醒悟过来:这是严重违反纪律的行为,不能由着性子来!他立即报告抗大保卫处。许世友和打算“闹事”的人都受到了处理,尤其是许世友被被开除党籍,撤销职务,判刑一年。

后来,毛泽东亲自出马,收服了许世友。但许世友认为王建安“告密”,从此两人断交。1948年济南战役前,毛泽东任命王建安为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副司令员,再次与许世友搭档。许世友表面握了手,但从此再没有了过去的交心。

济南战役后,许世友被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委粟裕安排去后方“养病”,其山东兵团被拆分重组,调出主力九纵,调入粟裕过去直接指挥的十纵,新的山东兵团归副司令员王建安统领,随粟裕南下作战。淮海战役后,山东兵团被改编华东野战军第七兵团,王建安正式担任司令员。老部队成了王建安的部队,自己成了几乎是光杆的山东军区副司令员了,许世友心里恐怕对王建安也会有疙瘩。

许世友与王必成

许世友与小6岁的王必成属正宗老乡,两家相隔没有几里路。两人都黄麻起义,许世友为赤卫队队长,王必成是队员。红军时期,许世友最高职务是军长,王必成年纪小,升职缓,最高只做到副师长。

抗战时期,王必成被分配到新四军,归于粟裕麾下,开始大放异彩。黄桥战役、天目山战役、苏中七战七捷,王必成都是粟裕的虎将,这一时期,许世友没有可圈点的大仗。

解放战争开始不久,许世友和王必成都归于华东野战军序列,两人开始平级,前者是九纵司令员,后者是六纵司令员,都是粟裕麾下的虎将。王必成对粟裕十分尊重,许世友则淡漠许多。

“文革”中,担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躲进大别山后,曾两次给主持军区工作的副司令员王必成下命令:


许世友
许世友

一是叫调兵进驻司令部大院和指挥所,如果造反派冲就开枪。但王必成与其他常委商量,都不同意。当时,毛泽东和周恩来都指示,不准开枪。但许世友坚持要调部队,王必成只好打电话请示总参副总参谋长王新亭和当时的林办,秘书传达:不准调部队,更不准开枪。并将这个指示立即批转全军执行。显然,王必成没有调部队开枪是正确的。

二是许世友曾在军区错误地下放了三团两队和机关的一部分人员,这些人回来后找主持工作的王必成斗,最后王必成同意将许世友的平反五条修改发到军区党委委员。后来证明,这些人下放是错误的,王必成是对的。

另外,南京军区政委杜平主持一次会议,以军区党委名义向中央写检查报告。会上,几个负责人发言说军区镇压了群众,主张在报告中写上犯了严重的方向、路线错误,并要点许世友的名,但杜平与王必成没同意。许世友听了个别人汇报,听了一面之词,认为是王必成搞鬼。

于是,许世友认为王必成想夺他的权,回到南京后开始批王必成。最后,毛泽东将王必成保护起来,1969年12月将其分配到昆明军区任第一副司令员,后接任司令员。

许世友一直对王必成有成见,多年后两人进了中顾委,他还多次点名指责王必成。直到王必成愤然反驳,许世友才不翻老账了,但情谊再回不到从前。

许世友与张爱萍

许世友与张爱萍,土地革命与抗战时期都不在一个部队,解放战争时期,张爱萍又几乎未参加,所以两人没有交集。直到1950年代前期,张爱萍担任第三野战军暨华东军区参谋长,与接任调总参谋部的粟裕职务的华东军区副司令员许世友成为上下级。

张爱萍兼任浙东前线指挥部司令员兼政委期间,筹划攻打大陈列岛。其时,登陆作战有三个方案:先攻上下大陈,先攻一江山岛,先攻披山。张爱萍身边的参谋人员根据对“诸军兵种的合同作战”的研究推敲,主张先攻一江山岛,受到许的呵斥:“你们吃了几碗干饭?给老子上课啊!”“我他妈操你姥姥的!不他妈就是两万吗,老子一仗就消灭了他十几万。不要在这里长别人的威风。我就不信,还有操不开的X!”最后,军委和总参还是否决了许,决定先打一江山岛。

1954年12月9日,张爱萍的作战行动准备完毕,向总参请示按原定日期发起攻击。但许世友向总参报告:“兵力不够,时间仓促。”总参随即电令张爱萍:“不必太急于攻占一江山,可延至1955年1月,也可不必选择一江山为目标。”

1955年1月17日晨,张爱萍再次准备指挥部队发起攻击,又因许反对而被制止。张爱萍当即打电话给副总参谋长陈赓,陈赓迅速向总参谋长粟裕汇报。粟裕遂要陈赓速报彭德怀。经彭德怀向毛泽东请示,决定“按爱萍的意见办,战斗照原计划进行”。一江山岛作战取得胜利。战后,南京军区(战后华东军区撤销所建,许世友任司令员)党委向军委上报了《党委常委对张爱萍同志的意见》的报告。报告里说他骄傲自负,自以为是,独断专行,不好合作,看不起其他领导同志……

“文革”中,被投入监狱的张爱萍对自己的遭遇百思不得其解,他在看到九大选出的政治局名单后,“终于恍然大悟”。根子就是名单中“几乎没有文化,连《参考消息》都要秘书誊写成大字才能看的”那个人。

许世友与张春桥

张春桥是一介文人,但“文革”中得势,成为南京军区第一政委兼党委第一书记,地位高于司令员许世友。他的警卫员回忆,许世友并未像后来说的那样,公开否定张春桥,他也不敢。警卫员说,许世友听到张春桥担任南京军区的新职消息,只说了一句话:“现在真是朝中有人好做官啊,没打过仗的也穿上军服了。”但是,南京军区的大会小会上,他都说:要听张政委的指示,张政委是主席、林副主席、江青同志身边的人,是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人,他的话是和毛主席保持一致的。

许世友虽然被看作是李逵一类,但实际比李逵精明得多,富于机变。红军时期就最服张国焘,张国焘来鄂豫皖之后,曾中生、许继慎等人曾经召集包括许世友在内的一些人开会,议论张国焘,许世友不发言,后来一定让他说,他就说:“张是中央的代表,反对他不是反对中央吗?中央不比我们高明?”这个会议后来被张国焘定义为“反党”,而许世友这个讲话却大受张国焘的欢迎,以后,张国焘对许世友大加提拔,成为四方面军的主将之一。

许世友向警卫员回忆说:“曾中生他们太书生意气了。党内除了主席,谁也不是张国焘的对手,老张(张国焘)手很黑,一般人斗不过他。”因为有这一心机,他不可能反对毛主席支持的张春桥,相反,他还对毛主席最倚重的人常加亲近,比如向接班人林彪时常请安,经常送打来的野兔,甚至想结为儿女亲家。这一点,粟裕和林彪都不如。

(浏览 3,620 次, 今日访问 2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