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全国战斗英雄刘子林



1958年我的父亲江涛从朝鲜志愿军司令部回国后,经组织安排到南京高等军事学院学习。在那里,我父亲与同在那里学习的老战友刘子林重逢。那时我刚满六岁,第一次见到了英俊的刘子林叔叔和在学院医务室工作的叔叔的爱人。我父亲和叔叔是生死与共的战友,我们两家的关系也十分亲密、经常来往。那时我上小学一年级,因为父亲很忙,母亲在外工作,叔叔的爱人常帮助照看我的妹妹。两家人还专门到照相馆拍了合影,作为永远的留念。


1950年 刘子林和江涛 在北京

 1959年我和父亲、妹妹与刘子林一家

1960年,我父亲学习结束后回到北京任职。刘子林叔叔调到了云南任师职干部。七年后,我父亲去世了,与叔叔便失去了联系。后来得知叔叔也长眠于云南金宝山军魂园。但从长辈那里听到的关于叔叔的传奇故事永远铭刻在我的心里。



刘子林叔叔是河南武安人,1926年出生。1937年日军占领了北平、石家庄,武安县的国民党政府不战而逃。刘子林的父亲和一大批因冤案被关押的老乡们被丢弃在监狱里,既没吃没喝,又出不去,只能等死。这时八路军129师赶来,救出了老乡们。刘子林的父亲被救后,耳闻目睹了八路军的一切,很想参加八路军,但因在狱中受折磨体力不支,便嘱咐不满12岁的刘子林参军:“打日本、救中国”。孩子太小,母亲皱着眉头舍不得,早已懂事的刘子林坚决地说:“我想去,就让我去吧!”
刘子林参加八路军后,学习、训练处处走在前面。开始分配他去卫生院工作时,他坚决要求上前方打鬼子。指导员笑着说:“你长得还没一支枪高咧!再过几年吧!照顾伤员的工作可是十分重要的。”刘子林服从命令,全心全意地护理伤员。他看见八路军伤员从前线下来,不着急吃饭、喝水、治疗伤病,滔滔不绝地讲打鬼子的事情,深受鼓舞。



1938年,组织上安排刘子林到胜利报社,给编辑部主任当通讯员。聪明、勤快的刘子林深受主任的喜爱,也从主任那里学到了文化知识和革命道理,逐渐地成熟了起来。



1940年的“百团大战”给日军以沉重的打击。1941年日军报复性的疯狂扫荡,再加上抗日根据地闹旱灾和蝗虫,条件异常艰苦。组织上调刘子林到宣传队工作。他看见队长把自己的鞋让给其他同志,饿着肚子、打着赤脚在布满冰凌的崎岖山路上行军,深受感动。他拿出毛巾给队长包脚,决心做一个像队长一样的共产党员。

1942年,刘子林坚决要求到第一线去,被调到寿阳县交通站担任交通员。为了送情报,刘子林学会了当地的方言,改名叫“文富贵”,多次冒着生命危险送情报。有一次,他先把情报缝在裤腿里,一摸硬邦邦的不妥,又取出来夹在鞋子里。通过敌人的“治安区”时,突然遇到几个日本兵巡逻,刘子林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干脆蹲在路旁呜呜地哭起来。日本兵走到他跟前踢了一脚,问他是干什么的。刘子林低着头哭道:“我的毛驴跑了,回去我爹要打我!”日本兵看了他的良民证,又看他是一个小孩子,便吼道:“开路!”刘子林胜利地完成了任务。没过几天,交通站长悄悄地告诉刘子林,他送的情报帮助八路军粉碎了日军的扫荡。

1943年3月,刘子林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参加了轮训队的学习后,被分配到昔阳县武工队。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刘子林历任武工队小队长、副连长、连长、副营长,新中国成立后任营长、副团长、团长、副师长。他智勇双全,参加过上党、淮海、渡江、广东等大小战斗250余次,负过五次伤,立过八次功,荣获过五枚英雄模范奖章。

1947年,我的父亲江涛任中原野战军9纵25旅74团团长,年仅22岁的刘子林任该团3营8连连长。他们共同战斗了三年。刘子林英勇善战是出了名的,连秦基伟司令员都夸奖说:“大家应该向八连学习,向八连长学习。”

1948年10月下旬,为了保障全歼蒋军黄维兵团,我父亲领导的74团接受了阻击逃窜敌军的任务。这是他们第一次在平原上打大规模阵地战。刘子林带领着3营8连战士立刻进驻到双河桥阵地。由于平地作战,虽然修筑了工事,但没有多少掩护,在敌人飞机、大炮、坦克等优势火力的攻击下,阻击战打得很激烈。刘子林和战友们誓与阵地共存亡,阵地前的河水都被染红了。侧翼1营的阵地一度失守,二营阵地也很危险,我父亲急的直跺脚,命令刘子林所在的3营马上出击。刘子林带领8连迅速得像旋风一样冲到1营的阵地上,与敌人展开肉搏战,把敌人打得晕头转向,阵势大乱,夺回了阵地。刘子林在战斗中右手负伤,仍坚持不下火线,战士们也越战越勇。他们在阵地上饥寒交迫、浴血奋战、坚守了六天,终于传来了“黄维兵团被全部歼灭”的胜利消息。

1949年4月22日,宽阔的长江上万船齐发,蒋军在我人民解放军排山倒海般的冲击下,全线崩溃。刘子林和战友们千里追击敌人,脚磨破了,腿走肿了,肚子咕咕叫,眼皮只想往下垂,但丝毫没有减低追赶敌人的速度。

当追击到龙坑岭的双龙亭一带时,天忽然下起大雨,雨水夹着山石向下倾斜,风在林中怒吼。刘子林发现蒋军143师的敌人占据了险要的山口,立即向我父亲报告。面对如此恶劣的天气和多于我军兵力的敌人,是暂停前进还是立即消灭他?我父亲说:“地形是真险啊!但是我们有压倒一切的勇气,黄河、长江都拦挡不住,双龙亭这个小小的据点,一定能够攻下它!”战士们个个摩拳擦掌,刘子林说:“把任务交给8连吧!”我父亲命令1营、2营迂回包围龙坑岭一带敌人可能逃跑的道路,由刘子林担任突击队长,带领两个排,向双龙亭攀登。大雨中的山路更加险峻,战士们踏青苔、抓藤条一步一滑地向上攀登。蒋军没想到解放军如同从天而降,慌忙应战。经过激烈的战斗,我74团全歼了敌军143师。清点战场时,我父亲问“敌师长阎尚元呢?”俘虏们都摇头说不知道,最后阎尚元被战士们从草丛里搜了出来。

1949年11月广州解放以后,刘子林已升为3营副营长。在阳江追歼战中,他带领前卫连快要到达那扶圩时,通过当地游击队得知,敌保安第4师驻扎在此。在那扶圩外的一片高地上,敌人设了一个30多人的排哨。刘子林带领部队急行军,抢占了敌人排哨两边的高地,向排哨扑过去,敌人来不及开枪就当了俘虏。通过审讯俘虏,刘子林得知敌师长的住址以及夜晚的口令等情报。这时我军主力还在后面,刘子林的一个营要面对一个师的敌人。他大胆地向上级建议,由他带领一个班摸到敌人师部去,逼迫敌师长关中岳投降。营长担心太冒险了,刘子林说:“不怕,我认为这个办法可靠,只要能完成任务,我就是牺牲了也值得。”经批准,刘子林带了12名战士,每人一支冲锋枪,由俘虏作向导,乘夜色向那扶圩的敌营房挺进。他们直奔敌师长的住所,当敌师长和参谋长从梦中惊醒时,已被一排冲锋枪枪口顶住了胸膛。刘子林威武地逼视着敌人,大声说道:“我们是人民解放军,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聪明点!投降就宽大,顽固到底就坚决镇压。”敌师长自知抵抗毫无意义,惊慌失措地打电话召来了两个敌团长,并答应无条件投降。黎明时分,刘子林的3营进驻那扶圩,成排的俘虏徒手走出阵地。我军不费一枪一弹,便把敌广东保安第4师2700余人全部缴了械。


1950年刘子林在北京出席了全国战斗英雄代表大会

1950年刘子林在北京出席了全国战斗英雄代表大会

1950年9月,荣获了战斗英雄称号的刘子林来到新中国的首都北京,出席了全国战斗英雄代表大会。25日那天,他在大会上幸福地见到了毛主席,心情万分激动,兴奋地一下子站起来,用力地鼓掌。


1951年刘子林在柏林举行的第三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联欢节

1951年刘子林在柏林举行的第三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联欢节

1951年刘子林在柏林举行的第三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联欢节

1951年刘子林在柏林举行的第三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联欢节

1951年,刘子林出席了在柏林举行的第三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联欢节。他英俊威武的像片刊登在《人民画报》和《解放军画报》的封面上。




1955年,刘子林荣获了三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三级解放勋章。他的英雄事迹传遍了全国,被报刊、杂志、书籍广泛传播。





敬爱的刘子林叔叔是我军的骄傲,是革命后代的榜样!

此文刊登在2011年5月《红色太行》、2012年2月《军休之友》、3月《长治方志》、2016年3月23日《解放军报》

(浏览 4,89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