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悲壮大别山:寻找最后的八路军第770团

来源:今日头条 鄂豫皖巡阅使

众所周知,1937年8月,驻扎在西北地区的红军主力部队被改编为大名鼎鼎的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建军初期,这支部队一共下辖3个师、6个旅、12个主力团。其中,红四方面军第4军第12师被改编为八路军第129师第385旅第770团。这支部队曾经辉煌一时,但是最终却陨落于大别山的崇山峻岭之间,这是为什么?


王宏坤
王宏坤

提到八路军第770团,要从成立于鄂豫皖苏区的红10师开始说起。1932年12月,王宏坤率领红10师来到了川北地区。经过半年多的苦战,这支部队先后歼敌数千人,并且被扩编为红四方面军第4军。全军下辖3个师,即第10、第11、第12师。刘世模、张才千、张贤约先后担任过红12师师长,徐长勋和胡奇才先后担任过红12师政委。

1937年8月,根据国共合作抗日的协议,我党以红12师为主体组建了八路军第129师第385旅第770团。据统计,全团约有2600人,由张才千担任团长,胡奇才担任副团长,袁渊担任参谋长,萧元礼担任政训处主任。第770团共有三个营,三个营长分别为:卜万科、张学文、张德发。开国中将滕海清,他在此时只是第一营副营长。


张才千

建军以后,这个团在八路军第385旅旅长王宏坤、副旅长王维舟的指挥下,长期驻守陇东地区,负责保卫陕甘宁边区的西南大门。根据张才千的回忆,第770团奉命驻扎在甘肃庆阳。团部驻扎在驿马关,第一营先后驻扎在宁县县城、白马铺、孟坝镇、驿马关等地,第二营和第三营长期驻守在白马铺、夏涝池、驿马关、孟坝镇一线。

在此期间,副团长胡奇才很快被调走,他后来去了山东。卜万科很快升为副团长,张学文病逝于1942年,萧元礼和宋景华先后担任过团政委,袁渊、张德发、滕海清等人被调走。到了1944年,第770团的营以上指挥员主要有:团长张才千、团政委宋景华、副团长卜万科、参谋长李迎希、政治处主任曹传赞、营长郭应春、王厚安……


胡奇才
胡奇才

第770团在陇东地区集生产、训练、战斗于一体,一边垦荒屯田,一边固守城防。在第385旅旅长王维舟和副旅长耿飙等人的指挥下,第770团等部屡次取得了反摩擦斗争的胜利,并且迫使顽军主动撤出了庆阳县城等地,从而维护了统一战线,同时保卫了陕甘宁边区的安全。闲暇之余,这个团还抽空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

从20世纪40年代初期开始,第770团在张才千和宋景华的率领下来到了大凤川。大凤川,位于现在的甘肃省庆阳市子午岭林区。在当时,这里还是一片荒山,而且稀无人烟。这个团的上千名指战员硬是靠自己的双手,很快在这荒山野岭中摆开了屯垦的战场。经过数年苦战,他们先后开垦出了三万多亩田地,并且生产出数千石粮食。


滕海清
滕海清

老红军马锡五曾经写过一首诗,他热情地赞扬了第770团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数代荒山变良田,屯军积粮依此山,为国为民皆模范,白河将士古今传 。第770团终于实现了蔬菜、肉食、粮食的全部自给,还向党中央上交了多余的粮食,以支援抗日前线。不过,该部长期驻守后方,长期垦荒,其战斗力因此有所衰减。

1944年,第770团团部和两个营奉命挺进豫西,去开辟新的敌后抗日根据地。第三营奉命留守大凤川,后来被编入了西北野战军警备第3旅第5团。挺进豫西的这支部队由张才千任司令员兼政委,李迎希任参谋长,刘健挺任政治部主任。这个支队下辖两个团,共有约1200人,其中比较出名的团级指挥员有:卜万科、舒烈光、王厚安……


卜万科
卜万科

1945年初,这支部队被改编为八路军河南军区第4支队兼第4军分区。据查证,这支部队的辖区主要为密县、禹县、新郑、郏县……即位于现在的郑州、许昌、平顶山之间的山区。这支部队,主要包括第10团、第12团、密县独立团、禹县独立团……抗战结束后,这支部队南下桐柏山,随后和由李先念指挥的新四军第5师会师于大别山。

接着,八路军河南军区的主力部队和新四军第5师、八路军冀鲁豫军区一部、王震的八路军南下支队……被合编为中原军区。张才千的部队被改编为中原军区第1纵队第2旅第5团,他改任为第2旅旅长。后来,杨秀坤和刘健挺分别担任过第2旅旅长和旅政委。根据老红军秦忠的回忆,杨洪先和舒烈光分别担任过第5团团长和团政委。


刘建挺
刘建挺

1946年6月,敌军已经集结了数十万人,重点包围和蚕食中原解放区,企图围歼中原军区的主力部队。在这个背景下,中原军区第1纵队第2旅和友军一起奉命参加了著名的中原突围。中原军区副司令员王树声将军指挥第2旅、第3旅、第15旅(欠一个团)等部共一万余人,先是强渡襄河,然后经过激战来到了位于鄂西北的武当山区。

来到鄂西北地区以后,第5团已经是损失近半。不久,我军以第5团为基础组建了鄂西北军区第2军分区,由杨秀坤任军分区司令员,刘健挺任军分区政委。至于张才千,他先是改任为鄂西北军区参谋长,后来又兼任为第4军分区司令员。由于敌军的重兵围剿,而且我军一直缺衣少粮,所以第5团等部无奈奉命转移到外线区域作战。


萧元礼
萧元礼

根据秦忠的回忆,这支部队带上了一些地方干部,共有800多人。杨洪先任团长,舒烈光任政委,秦忠任副政委,徐养德任参谋长。1947年2月,第5团因为中途休息了一天,所以贻误了战机。这个团因此错过了南渡长江的机会,无奈东渡襄河,并且转战鄂豫边区。与此同时,张才千未能等到第5团,他则率部渡江南下来到了湖北五峰。

南下或者北上的道路都已经被敌军堵死,所以第5团决定向东南方向进军,重返大别山,然后挺进豫皖苏解放区。秦忠回忆,我军经过激战很快来到了桐柏山区。但是,此时的第5团已经非常疲惫,全团还有不到800人。同年3月,第5团在信阳白庙子遭到了敌军一个团的伏击。我军拼死一战,终于杀出了包围圈,但是秦忠不幸负伤。


袁渊
袁渊

接着,第5团的余部在湖北黄安七里坪以北的郭家河地区再次遭到了敌军的伏击。据查证,这股敌军为河南省光山县黄家寨保安团。此时的我军不仅缺衣少粮,而且弹药匮乏,全军从上到下都极其疲惫。也可以说,我军在此时的士气已经非常低迷。这股敌军装备不错,而且以逸待劳,极其熟悉当地的环境和地形,占据了绝对优势地位。

最终,第5团的余部竟然被保安团击溃了,何其悲壮!刘健挺率部拼死突围到了安徽境内,但是该部又多次遭到敌军的伏击或者围攻。就这样,第5团被彻底打散了。我暂未查询到团长杨洪先的具体资料,至于团政委舒烈光壮烈牺牲。杨秀坤突围后来到了以王宏坤为司令员的桐柏军区工作,刘健挺来到了皖西军区担任军分区副政委。


宋景华
宋景华

据统计,第5团被打散后,先后有几十名指战员找到了大部队。他们要么加入了以王宏坤为首的桐柏军区,要么加入了以张才千为首的江汉军区。建国前,这些指战员大多被编入了湖北军区独立第1师。可以说,八路军第770团的主力部队陨落于大别山区,并未留下什么余脉。只有零零星星的几十名指战员,他们散落在了全国各地。

留在西北地区的八路军第770团第3营,后来被编入了彭德怀麾下的西北野战军警备第3旅第5团,旅长是黄罗斌,团长是郭应春。1949年2月,这支部队被改编为第一野战军第4军第11师第31团。1953年,这支部队被改编为第32团。据查证,第32团第9连,其前身正是八路军第770团第2营第6连。郭应春,他是原八路军第770团的一名营长。



建国以后,这支部队出了许多开国将校,例如:张才千,开国中将,原副总参谋长、武汉军区司令员;胡奇才,开国中将,原工程兵副司令员;袁渊,开国少将,原解放军政治学院副教育长兼队列部部长;萧元礼,开国少将,原广州军区副政委;李迎希,开国少将,原武汉军区副司令员;滕海清,开国中将,原济南军区副司令员……



另外还有:卜万科少将、郭应春大校、曹传赞少将、宋景华少将、刘健挺少将、张德发大校、余品轩少将、江鸿海少将、钟池少将、官宗礼少将、程登志少将……至于杨秀坤,他曾经担任过第47军副军长,并未获得军衔,他后来担任过河南省民政厅副厅长。秦忠,他也没有获得军衔。建国以后,他曾经担任过湖北省经贸委副主任。



本文主要参考了以下资料:留守陇东、中原逐鹿(张才千)、王宏坤回忆录、徐向前回忆录、许世友回忆录、陈再道回忆录、秦忠回忆中原突围、红四方面军战史资料汇编、王树声回忆录、王树声军事文选、张国焘自述、坎坷的路(胡奇才)、中原突围史、铁流千里、八路军史、陇东革命根据地、第4军军史……如有纰漏,欢迎指正!

(浏览 8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