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战神彭德怀元帅

彭德怀纪念会发言

2018年10月24日是共和国第一猛将我心中永远的战神——彭德怀元帅诞辰120周年。每当在影视节目中看到彭总刚毅果敢的形象,每当我在文章中看到彭德怀这三个字,我都心潮澎湃,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千言万语涌上心头。

我是共和国的同龄人,1959年当彭总在庐山落难的时候,我仅仅是一个充满幻想无忧无虑的十岁的少先队员,所以彭总对中国革命的巨大贡献,对在革命战争当中建立的赫赫战功,以及他在我们党内军内的崇高地位,我都是不了解的。到了1966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在大树特树毛主席、林副主席绝对权威的狂潮中,因为长期受到的错误教育和真实信息被封锁,也因为红色恐怖和内心的害怕,我们也成为了个人崇拜和个人迷信盲目而狂热的拥护者。某一天回家我跟父亲说,你看林彪多么厉害啊,从冰天雪地的白山黑水一直打到炎热的海南椰林,足足解放了半个中国,毛主席高瞻远瞩选择林彪这样忠于毛主席的天才当接班人,我们中国人民都安全了放心了。然而父亲并不以为然说,我们人民军队中所有的高级将领,每一个都是十分厉害的。我说,彭总就不厉害,彭总带的兵少,消灭的敌人也少,那他就不厉害。他说你不能简单片面地仅仅从绝对数字上来看问题,当年我们党为了抢占东北,林彪是带领全国各解放区的最精锐的10万大军和两万干部东出山海关进入东北的。而他的对手杜聿明差不多也是10万部队,最后决战辽沈的时候,我军70万对蒋军50万,部队实力基本差不多始终在1:1上下。而当时转战陕北的彭总只有2万多部队,而面对的敌人是胡宗南26万的蒋军嫡系部队,两军实力对比在1:10以上。在战争潜力后勤保障方面,东北地区经过日本鬼子14年的经营,东北的GDP占到了全中国的70%,铁路运输里程占到了全国的60% 。网上查到苏联解体之后,在苏联解密档案公布的数据是:苏联向中共提供了下列日本关东军的能武装至少100万军队的武器装备:步枪70万枝、机关枪14000挺、炮4000门、坦克600辆、飞机860架、汽车2500辆、弹药库679座;此外,按照斯大林的布置,驻朝鲜苏军把在朝鲜的日军武器全部向中共移交。另外从1946年开始苏联红军开始换装,把二次世界大战时美国通过租借法案,支持苏联的130亿美圆武器中的剩余淘汰的武器,全部支持了中共。而且直到1948年苏联依然在继续提供大量苏联、捷克武器。 而且苏联还把10万苏联红军训练,全副武装的朝鲜人的军队全部交给了林彪。在林彪的部队中还有数千名苏联军事顾问。1976年苏联出版的《苏联军事百科全书》军事历史卷“中国人民解放战争”条目中曾这样写过:“苏联的援助是人民解放军力量壮大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另外东北还有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以资军粮,充足的人力资源用以招兵。东北雄厚的工业基础为我所用,“咱们工人有力量”这首歌中唱到,造出了枪炮供前方,东北野战军的枪炮武器弹药,很大一部分都是后方兵工厂生产的。这些装备不仅提供给了东北野战军,还通过海路运到山东,极大的支持了华东野战军的作战。粟裕同志曾感慨:“淮海战役的胜利,要感谢山东老乡的小推车和大连的大炮弹。”所以东北野战军天然就是兵强马壮粮弹充足。而在东北我们毗邻着社会主义的苏联朝鲜,实在打不赢了,我们还能撤退到他们那边,我听说南满作战时就把伤员转移到了朝鲜。

那么我们反观西北野战军作战条件就大不一样了,西北地区地广人稀,百姓穷苦粮食缺乏,作战物资的补充极端困难,非常不利于大兵团作战。更要命的就是我们的党中央还在陕北,所以彭总的首要任务是保证党中央这支目标明显的队伍绝对安全,在这个基础之上,还要消灭敌人,还要收复延安,还要恢复我们的根据地。这副重担,这个困难是所有解放区都不存在的,只有彭总才能担此大任。所以彭总转战陕北打的是力量对比异常悬殊的硬仗苦仗揪心的仗,就好像是赵子龙长坂坡怀抱幼主阿斗,单人独骑在百万曹军中杀得七进七出,斩敌将无数。但是长坂坡救阿斗毕竟是“演义”,那是三国演义,而我们彭总转战陕北,消灭胡宗南,保卫党中央恢复根据地,这是实实在在的战争奇迹,是人民解放战争壮丽的历史篇章。所以毛主席才会给彭总的那首脍炙人口的六言诗:“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我觉得这气吞山河,雄风千古的壮丽诗篇,是对彭总战无不胜有我无敌的真实写照。新中国成立之后,新生的共和国在决定出兵朝鲜,与世界第一军事强国美国军队较量的时候,不管这场战争该不该打,划不划算?那是政治家的事。也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总之无人领命,又是彭总临危受命挂帅出征,彭总统帅的志愿军一把炒面一把雪,以血肉之躯跟联合国军的钢铁机器作战,最终把用原子弹武装起来的全世界最强大的现代化军队,生生地让彭总统帅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从鸭绿江边一直赶回到了三八线,打出了国威军威,这是我们中国人民第一次独立取得的真正扬眉吐气的胜利的对外战争。彭总是中国近代以来第一个主要依靠我们中国人民自己的力量,打败了16国联军部队的共和国第一猛将。

提到彭总,就不能不提到1959年的庐山会议。彭总对敌人敢打必胜勇猛无前,但是他对中国人民中国老百姓却是充满着温暖柔情,他不能看到我们老百姓受苦。半年前我到咱们湖南省党史陈列馆去参观学习,其中一个场景让我特别难受。1961年国家主席刘少奇来到家乡宁乡市花明楼考察大跃进的后果,来到赵家冲大姐刘绍德家里,看到大姐家一贫如洗,得知姐夫因为饥荒活活饿死时,少奇主席心情十分沉重,他满怀歉疚的把从北京带来的礼品递给姐姐说:“姐,这点儿东西您留着一餐加一点吧!”国家主席倾其所能带来的救命礼物是什么呢?只有5斤大米,两斤饼干,两斤糖果,一斤猪油,咸鸭蛋9个,但这就是救命呀。姐姐刘绍德实在是穷怕了,也饿怕了,手中的礼品还没来得及放下,就急切地问:“老弟呀,九满,我吃完这些东西,再到哪里找你呀?”看到这里就是铁石心肠也要碎了。主席的亲戚家里都是这样,那其他的乡亲父老们呢?中国的农民们呢?他们吃什么?他们怎么过?这样的惨剧,这样的痛苦,再也不能心安理得无动于衷了,再也不能搞大跃进搞公共食堂了,一定要要有人站出来不怕打击不怕牺牲,以敢下油锅敢下地狱的精神为民请命!这个英雄也只有我们彭德怀元帅。只有彭总不但敢于实事求是的看待这个问题,而且是不怕打击,不怕孤立不怕被误解,不怕被打倒,不怕被扣上各种各样罪名的大帽子,这需要比战争中还要有更大的勇气。所以我一想到这些,我就特别痛恨对彭总栽赃陷害残酷斗争的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四人帮,痛恨他们的走狗王力、关锋、戚本禹,痛恨对彭总野蛮殴打的北航红旗头子韩爱晶以及红卫兵造反派的“五大领袖”其他四位的聂元梓、蒯大富、王大宾、谭厚兰,以及所有诬告彭总是篡党夺权的阴谋家,野心家是里通外国分子的那些人。我觉得这些丑类是比我们中华民族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汉奸秦桧还不如,秦桧拿不出岳飞谋反的真凭实据,还仅仅只敢说是“莫虚有”,就是你可能要谋反,还算留有余地,还算有底线。可那些给彭总罗织罪名没心肝的人就敢没有根据地胡说八道,而且言之凿凿,在党中央的会议上就公开说谎,丧失了做人的底线,真是连大汉奸秦桧都不如。可能庐山会议是我们共和国的一个分水岭,从此就开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头,为了打倒谁就可以不顾事实地无中生有,任意栽赃陷害。而且谁揭发的所谓“罪行”越离奇越耸人听闻,越不靠谱,反而表明他的立场越坚定,而且不用为他们的胡说八道承担任何责任。当我们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开始瓦解的时候,说假话就开始盛行,愈演愈烈,由于一直得不到清算,所以一直到今天积重难返。庐山会议也开始了我们党打击实事求是正派干部的先河。在庐山会议上,我觉得我们中国人民还不应该忘记跟彭总一起落难的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这三位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他们共同组成了所谓的“彭黄张周反党集团”。他们的落难仅仅是为了中国农民中国老百姓能够吃饱肚子不被饿死这一最基本的权利,而遭受了无情的批判。我们还不能忘记子虚乌有的所谓的“军事俱乐部”的成员,即所谓军内的“邓洪万钟反党集团”,他们是副总参谋长原志愿军代总司令邓华将军,总后勤部部长原志愿军副总司令洪学智将军,国防科委副主任万毅将军,以及北京军区参谋长钟伟将军。他们对给彭总罗织罪名无中生有的所有丑恶表演,坚持实事求是,不跟风落井下石。尤其是钟伟将军在一片肃杀无人敢言的军委扩大会议上拍案而起,用自己的亲身经历驳斥了给彭总、黄克诚将军编造的谣言,还以历史的真实面貌。还对无中生有的所谓“军事俱乐部”嗤之以鼻,轻蔑地调侃说:“彭总的‘军事俱乐部已宣布成立了?真不知道这个俱乐部在哪里?如果有的话,那我也是这个俱乐部的成员了,也拿我去枪毙吧!”这才是我人民解放军铮铮铁骨宁折不弯胸怀坦荡的高级将领。让历史记住他们。

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上庐山开会的全体中央委员们,怎么忽然都没有了实事求是的精神了?后来我想可能是毛主席要打倒彭总,这样大家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选择站在毛主席的立场上,维护他老人家个人的权威、面子和一言九鼎的地位,而放弃实事求是的立场和作风。另一个选择就是坚持实事求是,大跃进失败就承认失败,坚持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甚至要高于党的最高领导人。可能是全体中央委员们第一次要做这样的选择,太痛苦,太突然,太没有准备,这也正是彭总的伟大之处,彭总时时刻刻以人民的利益为最高利益,高于一切,高于领袖地位,高于自己的生命。

彭总一生出生入死戎马倥偬,是打仗时间最长的共和国元帅,1959年庐山会议以后,遭受奸佞小人,和文革走狗们的残酷迫害,受尽了打击报复,在共和国10位元帅当中是唯一没有亲生儿女的,这让热爱彭总的我们感到非常遗憾。今天彭总的亲属和家乡的父老乡亲们也在这里,我想如果允许,我们这些热爱彭总的人都愿意做彭总的后代,我们愿意为彭总做任何事情。

2018-10-24

(浏览 89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