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情深——深切怀念左权将军

彭宇 彭磊


彭总与左权
彭德怀与左权

“德怀相与也深,相知更切”。这是彭德怀元帅在左权将军牺牲后,为缅怀左权将军所作《左权同志碑志》中对两人关系的真实写照,也深刻体现了两位革命战友相知互敬的深厚感情。

1942年5月25日,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将军在对日寇的反“扫荡”战斗中牺牲于山西省辽县麻田十字岭,时年37岁。左权将军是八路军在抗日战场上牺牲的最高指挥员。今年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左权将军英勇殉国80周年,谨以此文献给伯爷爷彭德怀元帅的亲密战友左权将军。

光辉历程


左权将军
左权将军

1905年3月15日,左权出生于湖南省醴陵县平桥乡黄猫岭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原名左纪权。他一岁半丧父,从6岁就开始打猪草、放牛,帮助家里干活,还是经常挨饿受冻。8岁时进入当地私塾读书,14岁考入醴陵北联高小。1922年初秋,考入湖南省醴陵县立中学。1924年3月进入国民政府广州陆军讲武学校,并改名为“左权”。1924年11月,左权转入黄埔军校并被编入第一期第六队学习。1925年1月,由陈赓、周逸群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开启了他为中国革命奋斗的壮阔人生。同年12月,被保送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27年9月进入苏联著名军事学府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1930年6月,从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回国,历任红军军官学校第一分校校长、闽西新十二军军长、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参谋处处长、红五军团第十五军军长兼政委等职务。1933年11月30日出任红一军团参谋长,并参加第五次反围剿作战。1934年10月参加长征。1935年9月任陕甘支队第一纵队参谋长。1935年11月红军到达陕北后,恢复红一军团建制,左权被任命为红一军团参谋长。1936年5月担任红一军团代理军团长,率部参加西征作战。1937年2月,中革军委主席团任命左权为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参谋长。1937年8月25日,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布命令,宣布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改编为八路军总指挥部,任命朱德为八路军总指挥,彭德怀为副总指挥,叶剑英为参谋长,左权为副参谋长。从这时起,彭德怀和左权开始了华北抗日前线长达5年的并肩作战,也开启了他们相知互敬的革命友谊。

并肩御寇

左权和彭德怀在工作中互相配合,相得益彰。左权作为八路军副参谋长,从战役准备、敌情侦察、粮草筹划、后方建设到宣传接待、总结经验等,事无巨细,他都揽在自己肩上,使彭德怀能够从繁忙的军务工作中解脱出来,有时间、有精力考虑对敌战略问题。为了能使打击日寇的战略意图、战役计划得到准确贯彻实施,左权总是先和彭德怀精心运筹,然后拟定详细计划,精确计算,工作细致周到。彭德怀对于左权这样一位既有军事理论素养,又有实战经验的军事人才,是十分信赖的,对他也倍加尊重和爱护。他们之间,不仅在战略方针和作战计划上合作愉快,而且在具体的战役、战斗中,也配合得天衣无缝。


1937年12月,(左起)左权、彭德怀、朱德、彭雪枫、萧克、邓小平在山西洪洞县马牧村八路军总部合影。
1937年12月,(左起)左权、彭德怀、朱德、彭雪枫、萧克、邓小平在山西洪洞县马牧村八路军总部合影。

1937年9月23日,八路军总部进驻山西五台县南茹村,建立了八路军总部在抗日前线的第一个农村指挥所。同日,日寇向国民党军平型关阵地突袭,阎锡山请求八路军予以支援。彭德怀与左权研究后,由左权起草电报,命令八路军115师迅速向平型关、灵丘间出动,相机歼敌。24日晚,115师主力部队冒雨进入伏击阵地。25日晨,日寇板垣师团第二十一旅团的辎重和后卫部队进入我军伏击圈,115师突然发起攻击,歼敌1000余人,击毁车辆100余辆、马车200余辆及大量军用物资。八路军在平型关首战告捷,打破了日寇所谓“不可战胜”的神话,极大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战斗志!


1938年3月,在山西沁县小东岭村出席第二战区八路军将领会议人员合影,朱德(左四)、彭德怀(左一)、刘伯承(右二)、左权(右一)。
1938年3月,在山西沁县小东岭村出席第二战区八路军将领会议人员合影,朱德(左四)、彭德怀(左一)、刘伯承(右二)、左权(右一)。

1939年底至1940年初,日寇在华北地区开始采取大量修筑碉堡和公路,企图将我根据地分割成不能相互联系支援的独立地区,再以分区围剿方式进行蚕食。八路军总部察觉日寇的险恶用心后,决心对华北日军的交通线发动一次破袭战役,一是打破日寇对我根据地的封锁;二是鼓舞华北军民抗战热情,坚定抗战意志;同时,也是戳穿国民党顽固派“八路军游而不击”的谣言。为此,1940年4月,在八路军取得对国民党顽固派“反摩擦”战役的胜利后,彭德怀和左权开始筹划华北破袭战,自此,拉开了八路军在抗日战争期间最大战役——“百团大战”的序幕。

经过长达几个月的酝酿、谋划之后,左权协助彭德怀制定了华北破袭战的作战计划。1940年7月22日,八路军总部向华北八路军各部发出了由朱(德)、彭(德怀)、左(权)签署发布的破袭正太路战役预备命令。1940年8月8日,朱、彭、左向聂(荣臻)、贺(龙)、关(向应)、刘(伯承)、邓(小平)发出战役行动命令,对各部队的作战范围作了具体部署,并规定各部队及总部特务团由总部直接指挥,限8月20日开始战斗。1940年8月20日晚8时整,各参战部队按预定时间向日寇发起攻击,8月21日晨,各部队战况陆续报告到总部,至8月22日下午,作战科长王政柱汇报各部队参战总兵力为105个团。左权说:“好!这是百团大战,作战科要仔细查对确数。”彭德怀说:“不管是一百零几个团,就叫百团大战好了”。百团大战期间,我军在以正太路为中心的2500公里的交通干线上,进行大小战斗1800余次,毙、伤、俘日伪军44000多人,攻克敌据点近3000个,破坏铁路470余公里,桥梁、车站、隧道200余处,有力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打破了日寇对我华北各根据地的封锁,展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这场战役的胜利,凝聚了彭德怀和左权的心血和智慧,成为两位军事家合作共御外敌的不朽篇章!


百团大战中我八路军打击日寇
百团大战中我八路军打击日寇

黄崖洞兵工厂是八路军的“宝贝”,彭德怀、左权非常重视兵工基地的建设,也是左权投入较多精力的地方。1940年10月,日寇向黄崖洞兵工厂进犯。左权亲临黄崖洞指导留守部队和兵工厂的工人进行防御作战。在左权的正确指挥下,日寇被留守部队和工人自卫队打得晕头转向,狼狈逃走。鉴于黄崖洞兵工厂对八路军的重要性,左权请示彭德怀将总部特务团调到兵工厂加强守备,并加紧建设防御工事。1941年6月底,在左权的亲自领导下,黄崖洞兵工厂防御工事基本完工,整个防御阵地呈环形防御体系,分为七个守备区,形成多梯次、大纵深、层层防御、相互保护、相互联通的立体防御体系。彭德怀也亲临黄崖洞兵工厂观看演习,要求守备部队积极防御、独立作战、以守为攻、以静制动、敌变我变、克敌制胜。1941年10月30日,日寇出动7000多人分两路对太行根据地发动“捕捉奇袭”的“扫荡”,妄图歼灭八路军总部和129师机关,捣毁黄崖洞兵工厂。对此,彭德怀、左权下令总部特务团大部出山迎敌,不让日寇迅速推进到黄崖洞兵工厂。在彭德怀、左权的亲自指挥下,兵工厂将机器设备全部掩埋、掩藏起来,兵工厂成为一座“空城”。八路军在外围给日寇放开一个口子,然后“请君入瓮”,准备在黄崖洞兵工厂围歼进犯日寇。日寇在进攻中屡屡受挫,气急败坏地使用毒气弹,幸亏左权提前在演习中做了防毒气演练,没有给部队造成大的伤亡。日寇进到黄崖洞兵工厂厂区后,未发现任何机器设备,且发现外围八路军的增援部队,自己有被围歼的危险,即向黎城方向撤退,日寇在撤退途中遭到129师部队伏击,伤亡500多人,最终放弃黎城。1941年11月20日,日寇“扫荡”计划被八路军彻底粉碎。黄崖洞保卫战毙伤敌人1000余人,我方伤亡166人(其中牺牲40余人),敌我伤亡比例六比一。中央军委在《一九四一年战役综合研究》中指出,黄崖洞战斗为1941年以来在各地历次反“扫荡”中“最成功的一次”,“不仅我受到损失少,同时给了敌人数倍的杀伤,应作为一九四一年以来反‘扫荡’的模范战斗”。


黄崖洞保卫战(油画)
黄崖洞保卫战(油画)

相互信任

1932年6月,左权受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迫害,被诬陷为托派分子,受到党纪处分。这件事像一座大山,一直压得左权痛苦万分,但他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自己默默背负着这沉重的政治包袱。1941年7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关于增强党性的决定》,号召全体党员“更加增强自己党性的锻炼,把个人利益服从于全党利益,把个别党的组成部分的利益服从于全党的利益,是全党能够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1941年11月,左权在学习了《关于增强党性的决定》后,向自己的良师益友彭德怀吐露了自己的心声,希望洗清自己的冤屈,被党组织充分信任。

彭德怀与左权经过四年多的并肩战斗、患难与共,他深深地了解左权的为人,相信左权的党性。他知道一个为党出生入死的高级指挥员,党的信任是最重要的政治生命。彭德怀决定向中央反映左权的情况,为左权洗清冤屈。为此,1941年11月25日,彭德怀以个人名义致电中共中央书记处,电文中提到:几年来,对于左权同志的处分,虽在事实上早已撤销了,但在党的党规上从未做出明确结论,致左权对此事苦闷不释……根据我对左权同志的了解,不论在中央苏区及长征时期,对党的路线是忠实的,对于工作是积极地,负责任的。这些年来在政治上已有较高的进步,过去的问题应该清理一下,建议中央撤销他的处分,使其安心。

彭德怀并未将自己给中央的电报告知左权,他以一个共产党员的身份为自己的战友仗义执言,希望战友的冤屈能够清洗,得到一个公正的评价。在向彭德怀倾诉自己的冤屈后,左权自己也向中央写信申诉自己的问题,1941年12月29日,彭德怀将左权的申诉信电传给中共中央书记处。

中共中央收到彭德怀的电报和左权的申诉信后非常重视,决定由中央组织部部长陈云同志对此事展开调查,很遗憾的是,左权没等到中共中央对他平冤昭雪的那一天就牺牲在抗日前线,为了国家和民族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互相关心

抗日战争期间,八路军总部不分总指挥、副总指挥还是参谋长,都和战士们一样,一同吃大灶,食物主要是小米饭、土豆。

彭德怀和左权都是湖南人,两个人在饮食方面的习惯差不多,两个人都喜欢吃辣椒,但彭德怀因为有肠胃病,虽然喜欢吃,却不敢开戒。湖南是鱼米之乡,两人都喜欢吃鱼,可是太行山难得有吃鱼的机会。只要有吃鱼机会,左权总是让着彭德怀,要他少吃辣椒。他说,辣椒不比鱼差,把生辣椒放火上一烤,烤得绿一块,黑一块,可以称作虎皮辣椒,用盐一拌,香辣可口。

彭德怀不抽烟,也不喝酒,就喜欢喝点茶,而且喝到最后,连茶叶都嚼得精光。左权则是杆“烟枪”,一支接一支,可以不停地打“连发”。这是他工作中消除疲劳的最有效的方法。因为烟抽得比较多,他每月的津贴常常不够买烟的开销。有一次,他的袜子破得都不能穿了,警卫员提议用津贴买双袜子。可是津贴有限,买了袜子就没钱买烟。左权说,袜子暂时补一补,对付到下个月再说。在他看来,烟比袜子更重要。

两人知道了彼此的爱好,总是互相关心。一次,彭德怀得到一盒香烟,为了避免被别人“打土豪”,便用纸在外面加了“掩护”,准备送给左权。但不知被总部哪个工作人员“侦察”到了,摸走了几支。彭德怀发现后,赶紧给左权送去。他指着被抽空了的烟盒子说:“再不送来,层层抽税,就只有形式没有内容了!”左权要是弄到了茶叶,也会当彭德怀的运输队长,立即给他“运”过去。

浩气长存

百团大战胜利后,华北日寇对我根据地开始了疯狂的报复。1942年5月,日寇第一军司令长官岩松义雄制定了一个“C号作战计划”,决定集中第一军所属各部主力三万余人,从5月15日开始,对太行、太岳根据地的八路军总部和129师首脑机关进行“扫荡”,企图消灭我华北八路军的首脑机关。

1942年5月25日,日寇在辽县麻田附近发现八路军总部机关,并集结万余人对该地区进行合围,随即对八路军总部机关发起攻击。彭德怀、左权、罗瑞卿、杨立三紧急商议后,决定分路突围:总部和北方局由左权率领,向西北方向突围,野战政治部由罗瑞卿率领向东突围,后勤部由杨立三率领向东北方向突围。在突围中,左权为了掩护八路军总部及华北局机关,被日寇的一颗炸弹击中,不幸壮烈牺牲。

左权牺牲后,彭德怀悲痛万分,但他忍住眼泪号召大家:“同志们,让我们擦干眼泪,咬紧牙关,为参谋长报仇!为牺牲的战友报仇!为惨死的同胞报仇!”1942年7月7日,八路军总部在麻田召开“纪念抗战五周年、追悼左权将军及诸死难烈士、庆祝反扫荡胜利大会”。彭德怀为左权撰写挽联“并肩奋斗,携手抗日,鞍马十年方依畀;谋国尽忠,事党血忱,壮烈一朝期平生”。


彭总题碑文
彭总题碑文

1942年10月10日,彭德怀亲自书撰《左权同志碑志》:左权同志,湖南醴陵人,幼聪明,性沉静。稍长读书,即务实用,向往真理尤切。一九二四年(应为一九二五年)参加中国共产党,献身革命,生死以之。始学于黄埔军校,继攻于苏联陆大。业成归国,戮力军事,埋头苦干,虚怀若谷,虽临百险,乐然不疲。以孱弱领军长征,倍见积极果决之精神。中国红军之艰难缔造,实与有力焉。迨乎七七事变,倭寇侵凌,我军奋起抗敌,作战几遍中原。同志膺我军副参谋长之重责,五年一日,建树实多。不幸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五日清漳河战役,率偏师与十倍之倭贼斗,遽以英勇殉国,闻得年仅三十有六(应为三十七岁)。壮志未成,遗恨太行。露冷风凄,恸失全民优秀之指挥;隆冢丰碑,永昭坚贞不拔之毅魄。德怀相与也深,相知更切。用书梗概,勒石以铭。是为志。

关怀后代

左权参加革命后,一心扑在工作上,无暇顾及个人婚姻问题,34岁时还孑然一身。1939年4月,经朱德、康克清的介绍、撮合,左权和北平师范大学女附中的才女刘志兰结为伉俪。1940年5月27日,刘志兰在八路军总部医院生下一个女孩,彭德怀夫妻前往医院探望,彭德怀建议,刘伯承师长的儿子叫太行,这个名字很好,你的女儿就叫太北吧。左权、刘志兰觉得这个名字很有意义,欣然同意。

左权牺牲后,彭德怀对刘志兰母女甚为关心。1943年9月,彭德怀从华北前线回到延安。这时左太北在延安保育院生活,彭德怀和浦安修周六时就把小太北从保育院接回家,照顾她的生活。1958年,刘志兰要去外地工作,临行时请彭德怀照顾在师大女附中读书的左太北。为此,彭德怀将侄女彭钢的房间腾出来,让左太北住彭钢的房间,彭钢搬到更小的书房住。彭德怀每次买学习或生活用品都是买两份,先给左太北挑,剩下的给彭钢。开始彭钢有意见,彭德怀做她的思想工作:“她爸爸去世早,妈妈又在外地,应该很好地照顾他。方便让给别人,困难留给自己。这些话,不能只是说说,要拿出实际行动来”。听到彭德怀的教诲,彭钢也理解伯伯的良苦用心,不再有意见了。


左权(左四)与战友们
左权(左四)与战友们

彭德怀和左权作为亲密的革命战友,在政治上互相信任,在工作中相互支持,在生活上相互关照,体现了他们之间的深厚的革命感情。他们对党的无限忠诚,对民族的无私奉献,对理想的坚定追求,永远值得我们后代学习和怀念!

(作者为彭德怀元帅侄孙)

(浏览 7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