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镜元:毛泽东为何把阿部规秀的军大衣奖励给这位无名英雄?

原题:阿部规秀的军大衣与八路军的一位“无名英雄”

为了目睹八路军缴获的侵华日军“名将之花”阿部规秀的军大衣,我认识了一位传奇的“无名英雄”——戴镜元。如今,戴老已经辞世十年有余,我怀着敬畏之心,把镌刻在心中对他的记忆付诸文字。

1994年春,我为写作电视剧《黄土岭1939》的剧本,采访了当年指挥黄土岭战斗的杨成武上将。我很想知道阿部规秀的指挥刀和军大衣的下落。杨老说:战斗后,打扫战场发现了阿部规秀的天皇御赐指挥刀和军大衣。指挥刀上有象征日本天皇御赐的菊花形徽标和阿部规秀的姓名、军衔等字,军大衣前襟内侧绣有阿部规秀的名字。这两件战利品被辗转送到延安。后来,毛泽东把军大衣当作奖品,奖励给破译日军密电码有功的戴镜元。这件战利品也就成了一件具有重要意义、极其特殊的奖品,一直被戴镜元小心地保存着。

2003年夏初,我去海淀区厢红旗干休所,拜访了总参谋部三部原部长戴镜元首长。虽然他已是耄耋之年,但依然精神抖擞。桌上摆放着总参谋部赠给他的纪念瓷盘,上面写着:无形战线、无名英雄、无私奉献、无尚光荣。

这16个字引起我的好奇心和崇敬之情。谈话从军大衣转到瓷盘上。这次拜访,不仅见到了那件战利品兼奖品的军大衣,更让我听到了一个非凡的传奇故事,认识了一位伟大的“无名英雄”。戴老说:“有规定,从事机要工作的干部离退休后,五年内不得涉及工作情况和工作内容。我离休十多年了,第一次讲述自己的经历。”我顿感幸运之极。

2007年6月,福建省革命历史纪念馆为筹建“杨成武上将生平展览”,馆长杨卫东等人来京收集展品,他们希望收集到阿部规秀的指挥刀和军大衣。为此,我和杨成武的秘书史新河一起前往河北易县党史办等单位,找到当年一位民兵队长打扫战场时捡到的一把日军少将的指挥刀,把它转赠给杨馆长。为了军大衣的事,我把杨馆长引荐给戴镜元首长,也再次聆听了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戴镜元在捐献阿部规秀的军大衣前与之合影留念

戴镜元1919年生于福建永定县,1928年参加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9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33年破译第一部国民党军的密电码。之后,他又破译过多部国民党军、日军、美军、德军的密电码,是一名“破译奇才”。他是人民军队破译密电码事业的创始人之一,是技侦情报战线杰出的领导者。他70余载从事破译密电码工作,为中国革命战争、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人民解放军建设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1939年夏初,戴镜元带领中央军委二局破译人员,破译了日军一套密电码,对八路军前方作战的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7月9日,毛泽东在军委参谋长滕代远陪同下,召见了戴镜元等人,称其是“破译英雄”“无名英雄”。毛泽东还在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奖励给戴镜元的笔记本首页上题词:步步前进,就步步胜利!

11月7日,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根据准确的日军情报,率部在黄土岭峡谷设伏,击毙了日军“名将之花”、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这是八路军击毙的日军军衔最高的将领,毛泽东随即致电嘉奖。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派人把阿部规秀的指挥刀和军大衣送到了延安。

1941年6月,戴镜元等人又破译了一套日军密电码,毛泽东非常高兴,说:“前方的英雄,离不开后方的无名英雄,就把这件大衣奖励给戴镜元同志吧!他派人把军大衣送到距离延安30公里的安塞,奖给了戴镜元。

从此,戴镜元穿着这件军大衣,跟随毛泽东、朱德和中共中央、中央军委转战陕北、山西、河北等地,在破译工作中屡立战功。进入北平后,他把这件军大衣与毛泽东的题词一起珍藏起来。

戴镜元对杨馆长说:“这件日军‘名将之花’的军大衣,记载着八路军在抗日战争中的功绩,它属于人民解放军,属于中华民族,捐献给纪念馆,可以对广大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教育。”

2007年8月1日,这件记载着八路军辉煌历史的重要文物,在福建省革命历史纪念馆首次与广大观众见面。

1932年11月,戴镜元参加政治保卫干部训练班后,任中革军委二局机要员。

1933年3月,戴镜元等人开始破译国民党军的密电码。

虽然他们年龄小,文化水平不高,但对密电码有着特殊的敏感性,用3个多月破译了国民党军的一套密电码,对中央苏区反“围剿”斗争发挥了重要作用,受到中革军委的表彰。

长征中,戴镜元把破译人员分为两个梯队,交替工作和行军,24小时不间断地监听、截获和破译国民党军的密电。渡过湘江后,戴镜元等人又截获一份国民党军的重要密电。毛泽东非常高兴,派人给他们送去了3只肥母鸡,犒劳功臣们。

长征结束后,毛泽东表彰二局时说:“没有二局,长征是难以想象的;有了二局,我们就像打着灯笼走夜路。”

1941年春,戴镜元等人在陕北安塞日夜奋战,破译了德军一套密电码。6月16日,他们截获了一份德军将于6月22日对苏联发动闪电战的密电。毛泽东立即电告苏共中央和斯大林。

当时,斯大林认为1939年8月苏联与德国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不完全相信这封密电的内容。虽然下达了西部边境方面军和集团军指挥机关进入战时指挥所的命令,但仍抱有可能避免战争的幻想。直到6月21日晚,斯大林才以国防人民委员铁木辛哥和总参谋长朱可夫的名义,命令全军于22日拂晓前进入战斗准备,但为时已晚。几小时后,德军向苏联发动了闪电式全面进攻。此后不久,斯大林致电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对此表示诚挚的感谢。

1945年秋,在上党战役和邯郸战役中,根据戴镜元等人提供的准确情报,我军掌握了战场主动权,作战取得胜利。接着,毛泽东又命令中央军委二局:“限期七天取得东北情报。”戴镜元带领全局人员日夜奋战,按时完成了任务。

解放战争初期,中央军委给二局下达了破译某国军队密电码的任务。戴镜元等人昼夜拼搏,再次取得成功,受到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嘉勉。

1947年夏,戴镜元和同事们及时破译了国民党军的密电,将作战部署、兵力配置和蒋介石对战局的判断等情报,提供给刘邓大军,确保了强渡黄河、进军鲁西南、挺进大别山等战略行动的胜利。

11月,在米脂县杨家沟,毛泽东、周恩来前往戴镜元等人住的窑洞慰问。毛泽东说:“你们是无名英雄,工作取得成绩,功劳再大,第一不能登报,第二不能宣传。不过党是知道你们的工作和功绩的,总有一天人民也会知道的。”

在解放战争三大战役中,戴镜元等人每天都截获许多重要密电,中央军委据此及时掌握国民党军的动向。淮海战役时,戴镜元等人截获了黄百韬兵团向徐州开进、黄维兵团北进解黄百韬之围及向宿县开进等情报,使解放军全歼黄维兵团,并最终取得淮海战役的胜利。

1949年2月28日,在一次会议上,毛泽东第一次公开表彰了中央军委二局,说:“解放战争中,你们的工作起了很大的作用,配合各个战役,配合得很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你们的作用有多大呢?你们起到了一个方面军的作用。”

1950年4月10日,毛泽东为中央军委情报部题词:第一仗已经打胜了,应即整顿队伍,打胜第二仗,争取全胜。

文/张子申

[责任编辑:马钟鸰 PN018]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转载来源??凤凰网-历史频道

(浏览 98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