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大总校和抗大二分校在陈庄

田越英

抗大二分校和抗大总校分别在1939年2月和1939年10进驻陈庄。抗大在陈庄驻训4个多月;抗大二分校在陈庄一带驻训5年,培养了2万多名军政干部,为前线部队培养输送了大批抗日军政人才,对晋察冀根据地的抗日斗争作出了重要贡献。

1940年抗大二分校陈伯钧校长(前排右4)与陶汉章(前排右6)等科以上干部合影
1940年抗大二分校陈伯钧校长(前排右4)与陶汉章(前排右6)等科以上干部合影

一、抗大总校为何进驻陈庄


抗大是遵照中共中央的指示,于1936年6月1日在陕北瓦窑堡建立的,当时叫“中国抗日红军大学”,简称“红大”。校长林彪,政治委员由毛泽东兼任,教育长罗瑞卿,党总支书记莫文骅。第1期学员全部是红军干部。


在艰苦环境下办学
在艰苦环境下办学

1938年3月5日,毛泽东为抗大题词:“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奋斗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这是抗大的教育方针。


毛泽东同志给抗大二分校做《论持久战》报告
毛泽东同志给抗大二分校做《论持久战》报告

抗大总校在延安一共招收了5期学员。第5期学员4962名,来自全国各地,还有95名华侨,25名朝鲜人。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由于来自敌后战场的打击越来越大,日军调整了战略,对正面战场,采取了“政治诱降为主,军事打击为辅”的策略,将作战重心转向敌后战场。致使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各个抗日根据地,承担日军主要的进攻压力;同时,国民党顽固派军队对陕甘宁边区的封锁,制造摩擦,使敌后抗日根据地,面临严峻困难。
为了打破国民党顽固派军队对陕甘宁边区的封锁,吸收和培养更多的抗日干部去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和武装群众,进步开展抗日游击战争,创造与巩固抗日根据地,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939年6月20日作出《关于抗大陕公本校等迁到晋东南的决定》。

抗大根据党中央的决定,着手各项挺进敌后的准备工作,将抗大总校改称“八路军第五纵队”(后来又改称“青年纵队”),由罗瑞卿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成仿吾任副司令员,张际春任政治部主任,王智涛和欧阳毅分任参谋长、副参谋长。

抗大总校出发前夕,中共中央机关和毛泽东出席为他们送行,毛泽东主席送他们“三个法宝”:一是要坚持统一战线,二是要开展游击战争,三是巩固内部团结。这成为抗大总校开展敌后办学的指南。


佩戴“抗大”领章的抗大副校长罗瑞卿。
佩戴“抗大”领章的抗大副校长罗瑞卿。

7月10日,抗大总校在罗瑞卿副校长率领下离开延安,踏上了挺进华北敌后的征程。此时,日伪军正在对晋东南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扫荡”,抗大总校不得不改变行军计划,后来报请中央军委批准,确定先开赴晋察冀边区抗日根据地,尔后再待机向晋东南挺进。

8月上旬,抗大总校分3个梯队相继出发,途经陕西、山西、河北3省25个县。经过两个半月的“小长征”,抗大总校的第一、第二梯队于9月末到达河北省灵寿县陈庄,此时正逢八路军120师取得陈庄战斗胜利之际。10月10日,抗大总校在校政治部驻地举行了祝捷大会。在庆祝大会上,八路军129师贺龙师长和罗瑞卿副校长都发表了讲话。不久,抗大第3梯队也抵达了陈庄。至此,抗大总胜利完成了向敌后进军第一阶段的任务,并开始了为期4个月的边战边训生活。

1940年1月,抗大总校第5期学员毕业,在陈庄举行毕业典礼。八路军129师贺龙师长、关向应政委、甘泗淇主任等参加了大会并发表讲话,热烈欢迎抗大毕业学员到部队工作。

鉴于晋东南地区已基本上粉碎了日伪军的大规模“扫荡”,局势比较稳定。1940年2月上旬,抗大总校从陈庄一带出发,于2月26日抵达山西省武乡县的洪水、蟠龙镇一带。至此,抗大总校完成了挺进晋东南的任务。

二、抗大二分校进驻陈庄及历史沿革



抗大二分校1938年12月13日成立,1939年2月进驻陈庄,1944年3月撤销。

1938年10月,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后,中国共产党召开六届六中全会,重申了党在民族统一战线中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强调党的主要工作是在战区和敌后。为应对敌人进攻西北,减少财政困难,扩大抗大。1938年12月初,中央军委决定以抗大第7大队和第1大队第1支队为基础,组建抗大第二分校,东进晋察冀根据地办学。

抗大二分校1938年12月13日成立

1938年12月13日下午,抗大总校副校长罗瑞卿在延安小礼堂召开干部会,正式宣布成立抗大第二分校。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和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到会讲话,说明在敌后建立抗大分校的必要性和四点好处:一可减轻陕甘宁边区人民的负担;二可就近招生和分配工作减少旅途长途跋涉,缩短学习周期;三能及时搜集到我军作战的实例,补充书本的不足,做到理论联系实际;四能使抗大的教职员在敌后的作战环境中得到锻炼。最后,罗瑞卿勉励大家说:“只要你们成功了,我们也会跟着来的。抗大抗大,越抗越大。”

抗大二分校的第1期学员

主要以抗大第5期的第7大队和第1大队第1支队为基础,吸收抗大第2、第3、第4大队一部和陕北公学的旬邑分校,以及西北抗日青年训练班、中央组织部训练班各一部合并组成,共2000余人。校长由抗大总校训练部部长陈伯钧担任,副校长由陕北公学教育长邵式平担任。徐德操任训练部长,袁子钦任政治部主任,张平凯任政治部副主任,吴先恩任供给处处长。

抗大二分校1939年2月进驻陈庄

1938年12月下旬至1939年初,抗大二分校2500余人,分三个梯队,先后开赴晋察冀根据地。第一梯队由第1大队大队长詹才芳、副大队长侯正果、政治协理员李中权率领,第二梯队由校长陈伯钧率领,第三梯队由副校长邵式平率领,分别从瓦窑堡、延安、蟠龙和关中地区出发,东渡黄河,突破同蒲路封锁线,于1939年2月24日前,进驻河北省灵寿县陈庄地区。一路上,有辛苦,也有欢乐,大家还编了顺口溜:“敌后方,敌后方,前面有虎后有狼,反动派进攻要打退,鬼子一来要反扫荡。进攻扫荡全打退,我们在夹缝中生长。”

二分校进入晋察冀边区后,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立即派部队沿途掩护、第四分区司令员熊伯涛、政委刘道生亲自率部队迎接。到达陈庄后,聂荣臻派参谋长孙毅和政治部主任舒同代表军区首长前来慰问,并介绍边区的敌我斗争形势和军区部队的情况,希望抗大二分校培养出更多能适应前线作战需要的干部。

1940年6月,陈伯钧当选为“七大”代表,离职去延安,晋察冀军区参谋长孙毅接替陈伯钧任抗大二分校校长。

抗大二分校共办了5期:

从1939年3月至9月,办了2期。第1期编成4个大队,学员1106人,绝大多数是奔赴延安的知识青年。第2期于1939年5月开学,学员主要是来自晋察冀军区部队的干部,还有部分地方干部,共计2327人编成4个大队。9月下旬,抗大总校到陈庄后,第二分校把驻地让给总校,二分校便迁到灵寿县韩信台和神南镇一带。

1940年3月二分校开办第3期。这期学员分高干科、上干科和普通科。高干科主要训练团、营干部,编成两个队;上干科主要训练连队干部,也编成两个队。高干科和上干科,这4个队编成特科大队。普通科主要训练班排长,编成4个大队。学员年底毕业。
1941年1月开办第4期。高干科和上干科合并为高上科,营、连干部学员300多人;普通科的班、排干部学员3900多人,共计学员4200多名,编为4个大队。1942年反“扫荡”时,普通科学员编入晋察冀军区所属的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军分区,对外称教导大队,归军分区领导,但教学业务仍受分校指导。二分校只留高上科4个队,这4个队于1942年3月开学,为第二分校的第5期,共有学员340余人。

在此期间,二分校还根据中共中央关于保存和培养干部,准备反攻的指示精神,先后成立了附设中学和陆军中学。

附设中学1942年1月6日开学,学制三年。校部驻女庄,学员队驻大湾、牛庄一带。它是为培养有文化的军政干部和将来建立技术兵种准备人才。所以它既有普通中学的特点,又是一所军事学校。文化课内容与当时的普通中学基本相同,军事课有队列、地形学、行军、警戒和紧急集合等课程。附中校长开始由李志民兼任,以后由江隆基担任。

陆军中学于1942年5月成立。学员是从部队选拔的优秀班排长和老战士,约600人,编为4个学员队,学制三年,驻阎庄、大夫庄、谭庄一带。二分校训练部部长唐子安任总队长(后由骑兵团长李钟奇接任)。

抗大二分校1944年3月撤销。

1943年2月,二分校奉中央军委之命,由校部机关率高上科共300多人到陕北绥德归回总校建制。5月,附中到甘肃省合水县编为第7分校第2大队。1944年3月,陆军中学第1大队迁往绥德,编为抗大总校第2大队。3月下旬,孙毅校长调任晋察冀军区第三分区司令员,3月底,陆中第2大队改称晋察冀军区干部总队,归军区直接领导。这也是后来的晋察冀军政干部学校的基础。至此,抗大二分校即行撤销。

三、 抗大在陈庄时期的办学特色

抗大总校和抗大二分校在敌人眼皮底下办学,尤其是抗大二分校坚持办学5年多,先后培养了5期学员,共计2万余名干部,补充到八路军和各抗日根据地。其中有一些独特的办学方法和特色。

(一)制定一整套切实可行的办学方针和原则

敌后办学完全不同于延安,面临各种困难,二分校训练部副部长陶汉章总结了四点困难:
1、学校住址离敌人最前线不足百里,经常有被敌袭击之可能;
2、时常被敌机 “照顾”,枪炮声不断;
3、斗争尖锐,个别地区还隐藏有特务和少数汉奸;
4、无固定校舍,天然的原野就是课堂和操场,老乡们暂借的房子和土炕就是自习室和床。

但抗大毕竟是院校,而不是作战部队,在这样一个动荡、流动的环境中如何办好学校?

二分校领导明确提出“教育计划等于作战计划”,要实行教学、行政和政治工作一体化。

第一, 将训练部视为前线司令部,统一管理行政与教学工作。
第二,学员队的行政和政工干部如果有任教能力的都要兼任主任教员或
员。像聂荣臻、贺龙、关向应、甘泗淇,以及冀中军区司令员吕正操等都抽时间来二分校讲过课。
第三,明确规定大队和学员队的首长就是相应层次的教学负责人,这些负责人要尊重教员的意见,与教员协商解决教学中的问题。
第四,明确了校机关、大队、学员队在教学中的各自的职责。学员队负责实施教学计划;大队负责督促、检查与研讨实施方法;训练部则负责确定教学方针方法及检查督促教学计划的贯彻执行。
第五,在军事教育科、政治教育科设立研究室,以提高教学水平。
第六,政治教学中,每门课程由学员选出一名课代表,以加强学员与教员之间的联系。

在课程设置上,本着“理想教育和民族解放战争相结合、军事理论教学和抗日战争实践相结合”的原则,从第一期教学开始,确定了适应敌后条件的教学课目。

军事课有战术、技术、兵器。战术课包括步兵战术、游击战术和日伪战术研究。技术课包括射击、刺杀、投弹和土工作业等四项。兵器课以兵器知识条例条令为内容。此外,还编印了《军事问答一百条》作为辅助教材。

政治课前两期有马列主义概论、政治经济学、哲学和中国革命基本问题。从第三期开始,针对学员基本上来自战斗部队,文化程度偏低的情况,将政治课调整为社会发展史、中国革命基本问题、党的建设、党的基本政策、政治工作等。此外,还有语文、算术、自然常识等文化课,以提高学员阅读写作能力,对文盲、半文盲的学员,则从识字扫盲入手。

同时,还要克服生活上的困难。上大课没有教室,只能在野外树林讲授;用门板当黑板,石头土块当板凳,双膝当课桌。墨水、纸张等物资匮乏。学员们经常用树枝当笔,以地面当纸。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使一批又一批学员顺利毕业。

(二)边战边训,训战结合,在战火中成长



二分校进驻陈庄地区后,也正是日军对八路军抗日根据地疯狂“扫荡”之时。学校利用这样特殊环境把学习作战理论与战场实际相结合,边战边训、训战结合,在战火中成长,先是组织见学和实战演习,到后来就直接参加战。

战斗中缴获的部分战利品
战斗中缴获的部分战利品

1939年5月,120师359旅在上下细腰涧取得了歼灭日军700余人的胜利,张平凯、教育长陶汉章率学员紧急赶到灵邱、繁峙见学。

1939年9月9日,日伪军300余人向青廉窜扰。抗大二分校派出一个区队组成武工队,掩护农民抢收秋粮,连续向窜扰青廉之敌袭击,保证农民将秋收的公粮全部运出。这是二分校到敌后参加的第一次战斗。之后,二分校学员又直接参加了陈庄战斗和黄土岭战斗。

1939年9月,日军得知在陈庄有八路军后方机关和抗大二分校等单位,妄图举行“秋季大讨伐”,攻占陈庄,消灭八路军后方机关和二分校等单位。

9月26日,日军独立第8旅团第31大队1100余人,经慈峪绕山间小路偷袭陈庄。27日上午,第二分校第1大队第3队的一个区队正在陈庄东南的头道沟,上“小哨课”(一个区队少量人员放哨,其余人员上课),发现敌情后开火阻击敌人,并向陈庄报警。与敌交火中,一名学员中弹牺牲。当时,八路军主力部队距陈庄较远,第1大队第1支队队长张行中、教导员谢特山奉命带领第6和第7队迅速抢占敌人偷袭陈庄必经的南山头,利用有利地形阻击敌人,顶住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掩护全校及地方机关和驻地群众安全转移。

敌人进占陈庄后,以为取得了胜利。日军独立第31大队田中大队长在这天的日记里写道:“不经大的战斗而占领陈庄,这是指挥者的天才……”敌人进入陈庄扑了个空,看不到一个人影,找不到一粒粮食,无法立足。

28日,日军开始逃跑,在坡门口遭到我主力部队的伏击。二分校学员配合主力部队,在358旅张宗逊旅长和陈伯钧校长的指挥下,突然向敌发起攻击,战至29日晨,基本消灭了偷袭陈庄之敌。在这次战斗中二分校配合八路军主力部队取得了陈庄大捷,这是二分校以教学与实践相结合的壮举,开创了抗大教育史上的范例。

参加黄土岭战斗。黄土岭战斗是抗日战争时期,晋察冀军区和第120师等部队,在河北省涞源县东南黄土岭地区对日军进行的伏击战。1939年11月7日,我主力在黄土岭围歼驻涞源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主力,蔚县、易县、满城、唐县、完县之敌多路出动增援。正在北岳地区进行训练的二分校第1大队,受命在神南地区阻击完县北上之敌,阻敌向黄土岭增援。大队长詹才芳、政治委员李中权,率领全大队学员迅速赶到指定地区与敌激战两天一夜,击退敌人多次进攻,毙敌数十名。直到胜利完成阻击任务,才撤离阵地。

二分校还直接参加了百团大战。1940年8月抗三团在团长陈文彪、政委李中权率领下开赴冀中,时逢百团大战全面展开。遵照中军区命令,抗三团就近参加了沧(州)石(家庄)路的交通破击战。

“百团大战”后,日军从正面战场抽调主力,对我抗日根据地进行空前规模的大“扫荡”,并把“消灭抗大(指二分校)”作为“扫荡”的目标之一,用飞机撒放十余万份传单,《敬告抗日军政大学第二分校学生诸君书》,威胁和恐吓抗大二分校人员。

当时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茨称:“消灭抗大,就等于消灭边区一半”,“宁肯牺牲20个日本兵换一个抗大学员,牺牲50个日本兵換一个抗大干部。”

聂荣臻司令员指示二分校,要在反“扫荡”中锻炼学员,提高敌后适应能力。针对敌人“分散配置、分进合击”的特点,二分校采取化整为零、分散游击的方法:

8月下旬,抗一团由政治部主任李志民率领,跨过平汉路封锁线,到冀中平原与抗三团会合,继续进行平原游击战术训练。

孙毅校长带領机关直属分队和抗二团,到冀西参加我山区部队反“扫荡”斗争。

陶汉章副部长率高上科、训练部、政治部大部分和校务处、卫生处,经阜平县转移到山西省繁峙县神堂堡以南一带。随后又化整为零,分散游击。

在一个多月的紧张斗争中,翻山越岭,连续行军,紧急突围7次,大小转移42次,行程600余公里,配合主力粉碎了敌人对山区的“扫荡”,这次反“扫荡”胜利后,又将学员化零为整、集中训练了一个时期,有500多名学员分配到部队。

(三)有一批久经战火锤炼、能文能武的领导和教学师资队伍,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军政干部


孙毅校长
孙毅校长

抗大的领导、学员队干部和教员都是能文能武的人才。他们都是久经战火锤炼,既能带名打仗,又有文化水平。他们有的毕业于黄埔,有的毕业于其他军事学校,还有的是从苏联或德国回来的留学生;有近百人是开国将军。如罗瑞卿、王智涛、欧阳毅、陈伯钧、孙毅、陶汉章、李志民、徐德操、袁子钦、张平凯、吴先恩、詹才芳、李中权、洪水、唐凯、李钟奇、傅崇碧、杜喻华、徐信等等。

抗大二分校的首任校长陈伯钧,是黄埔军校第六期毕业生,开国上将。他任校长期间,直接指挥二分校学参加著名的陈庄歼灭战和黄土岭战斗,及时总结了教学与实战相结合的教学经验。他指出:“部队在前线的中心任务是以作战杀敌为主,而学校则一切工作以教育为中心”陈校长还亲自为《抗大二分校校歌》作词,吕骥为其谱了曲,受到广泛传唱。

接任陈伯钧的孙毅校长,毕业于河南陆军军官学校,开国中将。他任校长期间,主张学校教育应结合战争实际严格训练,认为,战争实践是最好的教科书,是最好的课堂,他说:“信念,生命之光;环境,治炼人才之炉。”

强将手下无弱兵,明师出高徒,正是因为有这样一批能文能武的领导和教学队伍,才培养了一批有牺牲奉献精神的优秀军政干部。

抗三团的学员王东沧、赵杰,毕业后回到安平县游击大队。他们回去后首战带领县大队歼灭安平县守城一个伪军中队,俘敌300余名,缴获枪100多支。他们与敌人斗勇斗智,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先后捣毁敌人七个炮楼。由于汉奸告密,在一次开会时被敌包田。为掩护同志们突围,王东沧不幸中弹牺牲。

“狼牙山五壮士”的幸存者葛振林、宋学义也是抗大二分校陆中的学员。聂荣臻司令员接见并鼓励他们学好本领,为人民再立新功。在1943年的秋季反“扫荡”斗争中,葛振林带领他的“飞行组”,以“麻雀战”形式,一举击毁敌人一辆汽车,我无一伤亡,受到总队首长表扬。

还有抗大二分校学员高瑞欣,后来抗美援朝战争中与毛岸英一起牺牲。

抗大在陈庄一带办学5年,培养了2万余名军政干部补充到八路军和各抗日根据地。这些人,有的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生命,有的成为国家栋梁之才。抗大为抗日根据发展和抗日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为解放战争和新中国建设提供了有利的人才保证,也留下了宝贵的抗大精神,这是我军的宝贵财富,也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



(浏览 3,33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