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瞬间:20岁的白朝定拼刺刀的对手是一个非常壮实的日本鬼子

二十四桥观星



1939年的一天晚上,20岁的白朝定拼刺刀的对手是一个非常壮实的日本人,鬼子每做出一个战术动作,就会喊一声,声音低沉而恐怖,像野兽的叫声。

1936年,白朝定随红军到了陕北,抗战爆发后东渡黄河,来到山西战场。此次,白朝定和战友们正在挖断公路,日本人的汽车就来了。敌人的机枪嗒嗒响着,子弹落在脚边噗噗冒烟,空气中有尘土的气味。日本人跳下汽车,扑了过来,黑压压一大片,八路军挺着刺刀迎上去,在被挖得坑坑洼洼的路面上展开了白刃战。



白朝定的步枪和日本人的三八大盖一撞击,他的手臂就隐隐发麻,步枪差点脱手。当天中午,白朝定只喝了一碗叫作“哄上坡”的食物,这种食物是把面粉和野菜搅拌在一起,下在锅里煮,连汤带面舀一碗,看起来很多,但这种食物发虚不耐饿,吃完后爬一道坡,就又饿了,所以叫作“哄上坡”。

在这个繁星满天的夜晚,只吃一碗"哄上坡"的白朝定和日本人拼刺刀,气力上就先输了。他不再敢和日本人硬碰硬,鬼子的刺刀捅来了,他只能躲闪,好几次日本人的刺刀差点捅进了他的胸膛里。白朝定力气不如日本人,但是他对地形熟悉,刚才挖路的时候,他大概知道哪里是平坦的路面,哪里是新挖的深坑。



白朝定将日本人一步步引到了深坑边,他在深坑边蹦蹦跳跳,而鬼子没有防备,一下子崴进深坑里一时爬不上来。白朝定迅速捡起了路边的石头一块块砸向鬼子,深坑里传来敌人杀猪一样的叫声。

战斗结束后,白朝定感到头顶上火辣辣地疼痛,一抹,满手都是鲜血,刚才拼刺刀的时候,头部被日本人捅伤了。他从衣服上撕片布包上,先止住流血。打鬼子的时候,白朝定和战友们都剃光了头发,这是为了受伤之后便于包扎。



上了战场,白朝定有时候已饿得头昏眼花,他最高兴的事情是能够伏击到日本人的食品。鬼子吃的是牛肉罐头,八路军吃的是“哄上坡”。他感觉鬼子的罐头真香啊,吃一口浑身的骨头都酥了。营长对他说,等到革命成功了,我们也能天天吃罐头。

八路军经常打伏击,缴获的战利品有日本人的枪支弹药和罐头,还有日本人的饼干和棉衣、香烟,手表、望远镜、地图。八路军穷,见到什么都稀罕,见到什么拿什么,打扫战场的时候,有时候把鬼子身上的棉衣都剥光了,连弹壳也捡拾,把弹壳送给兵工厂,装上炸药,下次还能用。

百团大战的时候,白朝定和战友们打下过日军一辆汽车,但没有人会开,也不知道怎么捣毁。附近村庄一个老先生说,只要把汽车的眼睛捣毁了,它就开不走,他们就把两个前灯砸毁了。可是,第二天日军就把汽车开走了。这些事情都让白朝定感觉到,没有文化是不行的。

在根据地里,白天是日本人的天下,夜晚就是八路军的天下。白朝定感觉,八路军能够在敌后战场坚持住,而且实力不断壮大,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依靠老百姓的力量。

白朝定听说,日寇冈村支队的一个中队,当脱离大队主力分进之际,带路的老百姓将他们带进八路军的包围圈中,老百姓逃跑时被鬼子打死了。

反"扫荡"时,白朝定和几个战友被日军追赶,躲进了一座村庄里,老乡把他们藏在地窖里,外面掩上柴火。日军赶到后,将全村人集合在打麦场,让他们说出八路军在哪里,没有人说。鬼子拉出一个小孩子,一根一根地折断他的手指,孩子疼得昏了过去,但就是没有一个人说出八路军的藏身之地。后来,八路军的接应部队打过来了,鬼子撤退了。



1942年秋天,白朝定和战友们侦察到繁峙县一座日军碉堡里只有20个鬼子和伪军,就决定在内应配合下,端掉这座碉堡。他们悄悄潜行到了碉堡边,准备攻击。碉堡里有一个给日伪军做饭的厨师,是繁峙当地人,这个厨师每隔几天就要出来买菜买肉,八路军的交通员做好了这名厨师的工作,让他做内应。

晚上漆黑一团,八路军来到了碉堡外面埋伏。半夜的时候,厨师冒死悄悄打开了碉堡门,放下了吊桥,八路军一拥而上,冲向碉堡。碉堡顶上的日军哨兵发现八路军,鸣枪报警。一百多名八路军不得不分成两拨,一拨对着确堡顶上的日军哨兵射击,一拨清理碉堡里的日军。



碉堡院子里的日军很快就被清理干净了,然而,碉堡顶上的三个鬼子架起机枪,对着八路军疯狂扫射。碉堡外的八路军无法通过吊桥进人碉堡,里面的八路军也无法通过吊桥走出来,这挺机枪打得八路军抬不起头来,他们只能从碉堡里向上强攻。

这时远处响起了日军汽车的引擎声,雪亮的灯光照过来,日军的援兵开着汽车顺着公路赶来了。白朝定和战友们搜集了所有的手榴弹,堆放在一起,将日军的哨兵炸死了,也将碉堡顶掀翻了,而八路军也有多人被炸伤。



冲出碉堡后,日军的援兵已经赶到了,他们且战且走。白朝定突然感到手掌火辣辣地疼痛,一看, 一颗三八大盖子弹击穿了他的手掌。白朝定按照农村的土方子,抓把黄土按在枪眼上,止住了血,然后战友给他用布片包扎,他们跑着撤退了。

新中国成立后,白朝定解甲归田,回乡务农。他想去山西寻找那个孩子,可是家中太穷了,跨江过河,拿不出路费。他没有重回战斗过的地方看看牺牲的战友和那些乡亲们,成为一生的遗憾。2004年,白朝定老人去世,享年85岁。

(浏览 23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