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歼灭美军最多一仗却留大遗憾,干掉4000美军,师政委撤职

老陈聊史

42军是志愿军首批入朝的部队之一,东北局一把手高麻子向志愿军司令彭大将军交了底:42军是支二流部队。然而,42军在吴瑞林军长的带领下,接连打出精彩胜仗,令人喜出望外。可在复杂多变的战场上,42军也留下了巨大的历史遗憾,甚至有师级领导被处分,这在百万志愿军中也很少见。42军的战斗力到底是几流?又留下了什么大遗憾?本期就来看看抗美援朝中的42军。

一、 意外之喜

1950年10月底,志愿军各军陆续入朝,此时战局恶化得很快,美韩联军一路高歌猛进,直奔鸭绿江。志愿军司令彭老总只好见招拆招,急令各军摆好阵势,迎战来犯之敌。

42军受命坚守黄草岭,该处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任务相对容易,这也是彭老总让42军去守黄草岭的原因之一。二流部队嘛,干点轻活、打打助攻就好,重要任务就由38军、39军、40军这些主力军去完成吧。

不料战役发展出乎意料,令彭老总颇为惊讶,美韩军想以黄草岭为突破点,一举打穿志愿军防线,于是韩军首都师、第三师、还有美军陆战一师,先后上阵,向黄草岭发起了猛攻。

而42军的表现,让彭老总从惊讶变为惊喜,该军在吴瑞林军长的带领下,顽强防守,坚守长达13天,超额完成了任务,并且消灭了大量敌人,歼敌2774人,其中美军787人。42军付出了伤亡1435人的代价,敌我伤亡比相当不错的,就是说不光打了胜仗,还赢得漂亮。彭老总对此战非常满意,在第一次战役总结会上,当众表扬了42军。

吴瑞林将军,42军第二任军长
吴瑞林将军,42军第二任军长

高麻子说42军是二流部队的话,其实没多久就传到了吴瑞林军长耳里,他没有向彭老总做任何辩解。作为一名久经沙场的老将,吴军长深知说一百句硬话,不如打一场胜仗,现在42军是骡子是马,溜溜就知道了吧?

黄草岭战斗中,42军打出的英雄连队,黄草岭英雄连
黄草岭战斗中,42军打出的英雄连队,黄草岭英雄连

二、勇担重任

见42军表现出色,彭老总在第二次战役中给安排了一个重要任务,就是与38军一起,迂回敌后,在敌军撤退之路上竖起两道闸门。38军是第一道门,位于三所里、龙源里等地,42军是第二道,位于顺川、肃川等地。这两道闸门一封死,被围敌军就插翅难逃了。

吴瑞林军长知道此战相当重要,任务还非常艰巨,根据情报,敌军在路上设了三条阻击线,只有尽快突破,才能赶在敌人撤退前堵死退路。

吴瑞林军长做出周密部署,125师打头阵,124师尾随前进。因为124师是42军的主力师,因此安排125师突破敌军阻击,124师留足兵力和弹药奔赴目的地,封死敌人。

沿着崎岖山路行军的志愿军
沿着崎岖山路行军的志愿军

42军11月28日晚上出发,没多久,就来到了韩军第六师位于北仓的防区。韩军第六师在第一次战役中被志愿军痛揍了一顿,重创后元气未复,因此被125师一冲就垮,敌军第一道阻击线就这样突破了。

125师侦察连跑在全师前面,充当开路尖兵,带队的侦察科长尚凤林鬼机灵,让战士们从韩军尸体上扒下大衣和钢盔,全连伪装成韩国士兵,然后随着溃败的韩军一路前进。在第二道阻击线月浦里,尚凤林带着侦察连混入敌军阵地,待后续的志愿军部队开始进攻时,侦察连突然中心开花,很多韩军稀里糊涂就送了命,余下的四散溃逃,正面进攻的志愿军趁敌人乱了阵脚,一举攻下阵地,又击溃韩军一个营。

抗美援朝战争中的韩军
抗美援朝战争中的韩军

轻松突破两道封锁线后,29日晨,侦察连已经跑到第三道阻击线新仓里,此处驻守的是美军骑兵第一师第七团,骑一师是美军精锐,警惕性很高,在路上设了检查站,盘问溃逃韩军,确认是友军后才放行。

尚凤林见不好混入,索性冲着检查站一通火力输出,放倒8个美军,然后赶紧撤下来,向师里做了报告。125师王道全师长当即命令373团进攻新仓里。

29日晚,373团赶到新仓里,向美军骑七团发起进攻。骑七团已布好防线,占据了周边几个高地,见志愿军攻来,顿时火力全开,压得373团冲锋部队抬不起头。不一会儿,美军夜航机也赶来助阵,又是扫射又是投弹,对志愿军造成巨大威胁。

美军阵地,小小一个阵地就配备了无坐力炮、重机枪等武器
美军阵地,小小一个阵地就配备了无坐力炮、重机枪等武器

困难时候,373团1连1排安炳勋排长敏锐的发现,有小道可以迂回到东南边的高地群,于是带着全排隐蔽前进,从陡峭的山后慢慢攀上高地。

1排接近山顶后,安炳勋看上面美军正冲着山下猛烈开火,就示意大家掏出手榴弹,然后一起朝山顶扔去。一排手榴弹无声无息的划过夜空,随即响起一连串爆炸声,美军顿时被炸得人仰马翻。

幸存的美军向四处漫无目的的疯狂开火,安炳勋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镇定自若的继续投弹,几波手榴弹过去,山顶美军就没几个站得起来了。安炳勋带着战士们爬上山,迅速解决了残余美军,全歼敌一个排。

紧接着,安炳勋率1排顺着此高地,又攻下周边两个山头,击溃美军两个排,把东南边的几个高地全占领了。

冲锋的志愿军
冲锋的志愿军

美军见部分高地失守,怕防线被越撕越大,不得不退往新仓里。373团趁势攻进新仓里,但此时美军骑一师的一个坦克营也赶到此地,12辆坦克气势汹汹的压了上来,美军以坦克打头阵,向志愿军发起了凶狠的反冲锋。

志愿军把火箭筒班调上来,不一会就干掉五辆坦克,杨海清副班长一个人就包揽了3辆。骑一师是美国的开国元勋师,可不是善茬,坦克营虽然一上阵就折损近半,但后面的坦克毫不畏惧,把被击毁的坦克顶下公路,继续反扑,拼得很凶。

志愿军仅有的几枚火箭弹用完了,美军坦克领着一群步兵猛烈开火。373团伤亡不断增加,这下没辙了,只好先撤了回来。

坦克发起集群冲锋,步兵难以抵抗
坦克发起集群冲锋,步兵难以抵抗

三、痛失战机

见373团进攻受挫,在前线指挥的42军胡继成副军长与124师苏克之师长、125师王道全师长等领导,紧急碰头商议对策。

124师是黄草岭战斗的主力部队,与美军缠斗了好几天,苏克之师长认为美军虽然火力强大,但只要敢打敢拼,绝对能战胜敌人;125师刚刚小败一个回合,被美军杀伤500余人,虽然也毙伤了200多美军,却有点被吓住了,王道全师长觉得敌人严阵以待,不应贸然出击。

最后胡继成副军长决定打,两个师一起发起进攻,没想到仅仅一个多小时,125师就撤了下去。美军顿时把火力全部集中到124师身上,124师无奈也退出了战斗,此次进攻宣告失败。

胡继成将军,后接替吴瑞林任42军第三任军长。
胡继成将军,后接替吴瑞林任42军第三任军长。

吴瑞林军长得知消息后,参照不久前的云山战斗计算了一下。云山之战,志愿军头等主力39军以全军三个师之力,才啃下美骑一师第八团,现在让42军2个师去攻美骑七团,确实不够力。吴军长于是安排126师迂回到新仓里,集三个师的优势兵力来打美骑七团。

吴瑞林军长对此战相当重视,派42军参谋长廖中符去新仓里,一来传达军里决心和部署,二来加强指挥。廖中符参谋长到了前线指挥所,赶紧安排做好战前准备,把一箱箱手榴弹、子弹分到战士们手里。战士们昨晚没打好,都憋着一口气,相互鼓劲,要在今晚好好教训一下美国大兵。

战士们摩拳擦掌要打,不料个别指挥员却畏手畏脚,124师政委季铁中、125师政治部主任王淮湘、政委谭文邦罗列了一堆困难,都认为打不下美军阵地,反而容易导致大量伤亡。

吴军长本来计划30日晚进攻,但几个领导始终形不成统一意见,廖中符参谋长只好半夜返回军部请示军长。等到了军部,已是12月1日早上。吴瑞林军长听到部队白白耗了一个晚上,勃然大怒,下了死命令,今晚必须打!

可美骑七团此时已完成阻击任务,12月1日上午就开溜了,美军机械化行军,这一溜,半天功夫就把124师、125师给远远抛离了。

全机械化行军的美军
全机械化行军的美军

四、最大遗憾

吴瑞林军长虽然恼火,但美军精锐骑七团确实不好打,所以吴军长没责怪下属。

与此同时,38军在内层的迂回大获成功,在军隅里以南堵住了美二师,随即发起了围歼。大开杀戒的38军,仅仅一天,就消灭了4000余美军,创下了抗美援朝单场战斗歼灭美军的最高记录,一举打出“万岁军”的千古美名。

15000余人的美二师,此时减员已高达8600余人,重武器几乎全部损失,单兵装备丢失40%,真是名副其实的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第二次战役歼灭了大量美军
第二次战役歼灭了大量美军

全赖美国空军不遗余力的提供火力支援,美二师残部才得以逃出38军包围圈,朝大同江方向撤退。

吴瑞林军长一看,这股敌人可是块大肥肉,要是能一口吃掉,那功劳怕是不比38军小啊。于是吴军长迅速部署,指示124师和125师抢占战术要地舍人场,在此阻击溃逃的美二师等部。

狼狈溃逃的美军
狼狈溃逃的美军

124师急行军一昼夜,在12月2日下午抵达大同江,苏克之师长认为应该立即过江,季铁中政委却认为125师还在后面,124师单独过江后,会变成孤军,如果敌军以优势兵力发起反攻,那124师背水一战,会相当危险。

两位军政主官从下午一直争论到晚上,最后苏克之师长横下一条心,先派一个加强营渡江再说。结果刚渡过江,天就亮了,美国空军发现了志愿军,几轮空袭下来,造成百余人伤亡,郑希和团长也不幸牺牲。苏克之师长见战机已失,只好放弃抢占舍人场。美二师很多连武器都没有的溃兵,从此地从容而过。

12月3日,随着美军脱离接触,志愿军大部队亦停止了追击,第二次战役西线战场作战基本结束。此战志愿军大获全胜,一举将敌人打回三八线,并且重创了美二师、美二十五师、韩二军团等多支部队,歼敌高达23700余人。

如此辉煌的一场大胜,42军却表现平平,在向顺川、肃川的穿插作战中,开始表现还不错,杀得韩军落荒而逃;中间的新仓里之战与美军算是打了个平手,没有重创敌人,但也有效牵制了对方,对整个战役还是有贡献的;收尾的抢占舍人场则没打好,放跑了很多敌人,这些美韩军刚挨了38军等部的猛烈打击,重武器几乎全部丢失,士气也非常低落,正是最虚弱的时候,此时42军要是能补上一刀,此次战役战果必然大大增加,真是太可惜了!

造成这个大遗憾的原因有多个,在42军军级层面,吴瑞林军长不使用无线通讯,居然是靠最原始的人力传达,向各师下达作战命令。这导致了此战中连续出现师领导议而不决的严重问题,当时要是用电台请示军部,按吴瑞林军长的大局观和指挥风格,绝对是拼老命也要把敌军撕下一块肉来。

之所以不用电台,是考虑美军电波侦查技术颇强,怕被侦测到引来美军空袭。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如此落后的通讯方式,显然非常误事。

相比之下,彭老总在志愿军总部都敢用电台,只要做好防空和隐蔽,就能把风险降到最低;42军军部不用无线通讯,是因噎废食,挺不应该。

副军长胡继成、军参谋长廖中符,都是军部派去靠前指挥的干部,既然是靠前指挥,就应该履行军事主官的职责,迅速判明局势,做出决策。但两名干部都有点威不足以服众,最后还是要靠一言九鼎的军长来做决定。

在师级层面,个别干部过于强调困难,大兵团作战,对手又是头号强国,哪有天天吃肉的好事?该啃硬骨头的时候,宁可崩掉几颗牙,也要把骨头给咬碎吞掉,这样才能以局部牺牲换取全局胜利。而且个别干部执行力也很有问题,上级指挥员已经下了打的命令,战斗打响后却一受挫就擅自退了下来。

吴瑞林军长光明磊落,向志愿军总部承认了指挥上的失误。副军长、军参谋长被认定执行不力,承担了新仓里之战放敌逃跑的责任,但这一仗还是基本完成了牵制美骑七团的战斗目标,故没有处分。

124师政委在抢占舍人场时,严重干扰了师长的正确决定,白白放跑了溃逃之敌,这个责任就非常大了;加上此前在新仓里之战,政委也反对攻击,如此畏战,如何胜任高级指挥员?因此志愿军总部严肃处理,撤销了124师政委的职务。

五、打出主力范

一支部队的成长是个漫长的过程,需要经历风吹雨打等各种磨练。第三次战役中,彭老总依然对42军委以重任,安排其与66军一同在永平以东实施正面突破。对吴瑞林军长,彭老总更是充分肯定,安排其统一指挥两个军。

12月30日,志愿军向美韩军发起全面进攻,第三次战役拉开帷幕。38军、39军等主力部队依然表现出色,在临津江等地迅速突破韩军防线,把韩军打得抱头鼠窜。但正因韩军迅速溃败,所以几场战斗都打成了击溃战,虽然志愿军进展顺利,歼敌却不多。

第二次战役42军表现中规中矩,但内心里一直以主力要求自己的吴瑞林军长,却觉得被“啪啪”打脸了,所以他一心要打好这一仗,把上一场战役的遗憾给赢回来。

吴瑞林军长一方面继续运用此前的成功经验,再次指示124、125师一起突破,依然是125师打头阵,124师尾随;另一方面充分吸取上一次战役中的失败教训,严格要求各部,坚决执行命令。

125师进攻军事要地道城岘时,遭遇韩军顽抗。125师将士顶着敌人凶猛的火力,前仆后继的发起冲锋。后面的124师见进攻受阻,赶紧派出373团助阵,两支兄弟部队齐心协力,猛冲猛打一番,终于突破敌军阵地,打开了战役缺口。

124师随即顺着突破口朝敌军纵深猛插,沿途碰到不少韩军阻击部队。此次124师各级指挥员都相当坚决,冲在最前面的突击队撕开阻击敌军防线,并且缠住敌人,后面的部队迅速从突破口继续挺进,各团各连交替前进,脚步丝毫不停。

124师的勇猛穿插快得惊人,一路打了10仗,翻过三座超700米的大山,走了整整75公里,居然仅用18小时!这个成绩,相比38军14小时急行军72.5公里的巅峰记录,都逊色不了多少。

兵贵神速,124师的迅猛出击,收获了丰硕的战果,歼敌2721人,其中俘敌2068人,缴获火炮92门,汽车百余辆,而志愿军伤亡仅209人,敌我伤亡比高达13:1。

大量被俘的韩军
大量被俘的韩军

更重要的是,124师这一次穿插突袭,攻占了韩军第二师后撤的必经之地石长里,完全封住了敌人的退路。吴瑞林见形势大好,立即指挥66军从正面发起进攻。

66军和124师前后一夹,一晚就把韩二师打垮了,毙伤俘韩军3200余人,成了第三次战役中歼敌最多的一次战斗。一直有一颗“主力的心”的吴瑞林军长,这一次战果真超过几个老大哥主力军啦。

更令人敬佩的是,吴瑞林军长毫不贪功,在上报志愿军总部的报告中,把此次大捷的主要功劳给了66军。彭老总于是向全军发出“贺66军歼敌伟大胜利”的电报,好好表扬了一番该军,然而电报结尾是“66军仍受吴指挥”。彭大将军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大统帅,谁立功、谁能打,心里自然门清。

大捷后庆祝的志愿军将士
大捷后庆祝的志愿军将士

尾声

经过抗美援朝地狱级别难度的打怪升级,42军迅速成长为我军的一流主力部队。对这支进步神速的部队,彭老总青睐有加,亲自向中央推荐,由该军去镇守岭南,自此42军驻守广东,至今已保护我国南大门70年平安。愿这支精锐之师继续弘扬抗美援朝精神,在新时代再续辉煌!

(浏览 22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