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农为何问粟裕:你说实话,我儿子是不是已经出事了

历史门前客

一天,李克农遇到进京的粟裕,一把抓住对方:“你要给我说实话,那孩子还在不在,怎么好几个月都没有来过信了?”粟裕大吃一惊,回到华东后立马调查。

李克农,1955年被授予开国上将,是著名的龙潭三杰之一,是我军在战争年代情报工作的实际主持者。李克农口中的孩子是他的儿子李伦。

李伦出生于1927年10月,正值国民党反动派发起对共产党人的大屠杀,当时的李克农是国民党通缉的要犯。李伦的母亲赵瑛在怀着他的时候颠簸数十里跑去给李克农报信,因此李伦被人评价说:还没出生就参加了革命。

此后李伦和哥哥跟着母亲在乡下东躲西藏,等他再次见到自己的父亲时已经是1930年。李克农妻子带着李伦兄弟两人去上海为李克农的潜伏工作提供掩护。当时的李克农是打入国民党特委的党小组组长,著名的“龙潭三杰之首”。

李伦兄弟虽然年纪小,但是很懂事,从来不去碰李克农放在桌子上的东西。这一段时间是温馨的,李克农可以经常陪着自己的家人,有一个叫王庸的人经常带着兄弟两出去玩,还常摸着李伦的脸说:“这小子长得真好玩。”后来李伦才知道,王庸是陈赓的化名。

直到1931年4月下旬,顾顺章被捕叛变,“龙潭三杰”全部暴露,中共中央和江苏省委的全部驻地暴露。万幸的是,从武汉发来通报情况的电报由于特务头子徐恩增不在,被潜伏的钱壮飞先看到了。于是,在周恩来的安排之下,中共机关进行了大转移,已经暴露的李克农也必须马上转移。

李克农
李克农

李克农已经来不及亲自通知,于是由特克的同志代为通知。赵瑛问这位同志:“我们搬去哪?克农又在哪里?”对方摇头,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于是李伦兄弟在母亲的带领下匆匆离开了当时的住所,开始流浪。

那时的李伦才4岁,哥哥才9岁。赵瑛带着两个孩子夜宿菜场,每天只能买一个烧饼充饥。直到十几天后,李伦在街上认出了曾经见过的共产党员宫乔岩,母子三人才终于能安顿下来。

几天后,李克农和家人在黄浦江边上见了面。可是,他不能和家人多待,他要去苏区工作,路上的白色恐怖让他不能带上妻儿。

此后,母子三人就和李克农断了联系。直到1933年,赵瑛突然告诉李伦:“你的爸爸来信了,他在那边很好,很想念你,想让你写封信给他。”

李伦当时刚上小学,在灯下写下了后来李克农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一封信:

爸爸:我现在已上小学了……认得不少字了,所以能给你写信。我们全家人都很想你,我更想你,经常在梦中哭醒。别人的孩子都有爸爸给他买纸买笔,而我们家穷,没有钱买纸买笔,只好用废纸和笔头,有些是姐姐和哥哥用剩下的,有些还是在路上捡的。但我从不淘气,读书也用功,学习成绩也好,请你放心……

李克农收到这封信时读得热泪盈眶。当时,红军的几位领导传看了这封信,有的人读到心酸处掉下眼泪来。几年后,日后与李克农同为开国上将的李涛见到李伦第一句话就是:这就是写信的那个小家伙吧。

李涛
李涛

西安事变后,国共合作实现,李克农到上海去担任办事处主任,李伦才再次见到了爸爸。

上海沦陷后,李伦辗转到南京、武汉。在武汉八路军办事处,他度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时光。

当时,赵瑛和李克农的其他子女在其他地方,只有李伦和父亲一起在武汉。李克农工作忙,他就成天跑上跑下,很快八路军办事处的人就认识了他。

当时住在楼下的周恩来夫妻见到李伦,常会拉着李伦说话,还塞给他糖果饼干。李伦不敢收,李克农知道后就说:“糖果可以收,但不要打扰你周伯伯他们工作。”

李伦在这里跟罗炳辉的女儿成了好朋友,胡志明还给他们当过一段时间的老师。后来,胡志明离开武汉,没了老师的李伦就四处“入侵”。

当时八办的机要科长童小鹏(后来给周总理做过秘书),他的休息室也是机要室的电台工作的地方。李伦经常跑到他的休息室里去,童小鹏有时间就教他识字、给他说绕口令、陪他做游戏。李涛的房间里也常常会发现睡在床上的李伦。李克农常常半夜去别人的房间把李伦抱回去。

李克农父子在桂林办事处
李克农父子在桂林办事处

叶剑英摸着李伦的头,跟李克农等人开玩笑:“这孩子,到处入侵,简直是个小日本。”此后,李伦就有了一个“小日本”的绰号。

1938年底,李伦随父亲来到八路军驻桂林办事处,在这里他再次见到了胡志明。胡志明跟李克农在中国结下了深厚友谊,以至于日后李克农去世身为国家元首的胡志明专门发电深切悼念。

胡志明给李伦教识字,还教他《八路军军歌》和《新四军军歌》。

有一次八路军办事处演话剧缺人,就有人提议:“让小日本来演小日本嘛。”众人一下子就又想起了李伦来。

胡志明得知他的这个绰号后,觉得这个绰号不好,就建议他出个声明。

于是李伦贴出一个启示:

我名叫李润修,我虽然年龄不大,但也在民国廿四年参加了伟大的抗日斗争。现在却有人给我起了个“小日本”的绰号,这对伟大的抗日事业非常不利。现在我郑重声明:我废止了这个绰号,再有人叫,我也不会理他。

可是没料到的是,这个告示起了反作用,本来不知道的人都知道了他的绰号。甚至于重庆的八路军办事处都知道了,邓颖超和廖承志后来还当面问他这个绰号怎么回事。

李伦跑去问胡志明这是怎么回事,胡志明只好摸着胡子,抱歉地告诉他:“看来外国的法子在中国用不成啊,我们这次是弄巧成拙了。”

胡志明
胡志明

结果,因为这个告示,李克农终于知道了自己儿子的这个绰号:“你都是个名人了呀,为什么会有绰号,还不是你整天闲逛。”结果李伦就被李克农抓了差去办事处当勤务员。

李伦和其他勤务员同吃同住,擦桌子、倒水、拖地、站岗放哨,李伦都干过。年仅12岁的李伦已经俨然成了八路军的一员。后来他还学了报务工作,很快就能单独值电台夜班了。

李伦骄傲地写信给母亲说自己值班的事情,结果却被别人告诉父亲:润修在电台值班时睡觉。李克农一怒之下就把他撤职,送到了办事处几位女同志那里管教。

1940年,国民党掀起反共高潮,李伦一家随后离开桂林。1941年,他们到达延安,李伦在延安度过了抗战剩余的四年。

刚到延安时,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就在毛主席工作的窑洞里请李克农一家吃饭。毛主席问李克农的子女们:“知道你父亲是什么人吗?”

“知道,八路军驻桂林办事处主任呗。”李伦的姐姐、时年二十的李冰回答。

毛泽东却笑着摇头:“错了,错了,他是个大特务,不过呀,是我们共产党的特务。”

毛泽东接着动情地说:“你父亲他是个好人,当年,我在苏区靠边站,找博古要个秘书都要不到。找了你父亲,他马上就送来叶子龙,还在我病重的时候送来鱼肝油,救了我的命。后来遵义会议,也是你父亲负责会场的安全。”

……

重庆谈判时,李克农(左一)负责毛泽东的安全
重庆谈判时,李克农(左一)负责毛泽东的安全

李伦此后就生活在延安。很快,他就有了新的绰号了。

一天,李伦的哥哥姐姐们在争论一个政治问题。当时刚好邓发也在,邓发是老革命,被外国记者斯诺称为中共“秘密警察的头”。邓发说让李伦也发言,结果李伦的姐姐李宁说:他还不是党员呢。邓发就说:那就让党外人士发言嘛。

结果李伦就多了一个“党外人士”的绰号。这个绰号很快就传了出去,甚至毛泽东都专门问过。李克农得知以后,他怕李伦真的把自己当党外人士,专门把李伦叫过去:“你是党养大的,要听党的话。你走到哪里,哪里的党组织就是你的父母。”

1943年底,年仅16岁的李伦参军。他先在抗大学习,第二年转到了炮兵学校,成为我军培养的第一批炮兵干部。1945年他在晋绥军区参与了大反攻。

后来,李伦调到张家口铁路局工作。1947年初,在听说陈毅的华东野战军缴获了不少榴弹炮后,李伦孤身一人步行千里,去了华东野战军。

陈毅、粟裕等人接见了他。陈毅拍着他的肩膀说:好,不愧是李克农的儿子,有决心,不远千里来投军既然来了就别走了,我们正缺炮兵干部。

就这样,李伦留在华野担任了榴弹炮团一营副营长、营长。他随华野参加了攻打济南、陈官庄、碾庄。

李伦夫妻和子女
李伦夫妻和子女

渡江战役时,李伦所在的炮营配属第二十军。当时部队晚21点渡江,结果早上10点突然有两艘军舰向我方驶来,看不清是挂的什么旗。当时情况紧急,李伦来不及请示,命令先打了再说。

于是,炮营七十多发炮弹连发,命中二十多枚。那两艘军舰,后来查明是英国“伦敦”号巡洋舰和“黑天鹅”号护卫舰,被我军击伤,灰溜溜离开了我军渡江区域。

后来,李伦又带部队参加舟山群岛之战。因为在渡江战役和舟山群岛作战中,他指挥有方、忘我工作,被评为战斗模范,还荣立一等功一次。

粟裕
粟裕

可是,由于连续作战,李伦没有时间给父亲写信。长此以往,李克农以为李伦出了事情。于是,在粟裕入京时,他就拉着粟裕问:“你要给我说实话,那孩子还在不在,怎么好几个月都没有来过信了?”

粟裕大吃一惊,回到华东后立马调查此事。在得知李伦活着后,粟裕让他的上司特纵司令陈锐霆批评他为什么不给家里写信。李伦连忙给父母写了信,那次父母给他的回信他一直保留了下来。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李伦参与了前方军事物资运输。此后,李伦留在军事交通系统一干就是四十年。

1988年,李伦被授予中将军衔,而他的父亲在33年前已经被授予上将军衔,并在26年前因为意外逝世。

1962年,李克农在上台阶时不慎踩空,脑袋磕在了台阶上,头部开裂。虽然周恩来调集了大批脑科专家,但最终李克农还是不幸离开了。在这期间,他刚一恢复记忆,就连忙把有些人的名字默写下来。这些人都是特殊战线上隐姓埋名的英雄,他怕自己去世这些人就成了断线风筝……

(浏览 1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