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民国最牛地主,家里出2大将1上将,2名长工也成司令和国军中将

红月体育

所谓地主,其实是中性词,按字面理解,就是土地的主人。在中国古代的农耕社会中,占有大量土地,自己不劳动,依靠出租土地剥削农民为主要生活来源的人。后来便成为农村阶级成分的代名词,在一代人的眼中,地主都是不劳而获之辈的坏人形象。



这些对地主的定位都是带有偏见,实际有些地主,而是靠勤劳节俭起家,为人善良。今天,我们介绍一个地主家庭里,走出二位开国大将和一位炮兵司令员,还有一名国军中将的故事。



这个地主便是湖南湘乡龙洞镇泉湖村杨吉湾的陈绍纯,他家有良田300亩,成为富甲一方的显赫家庭,然而,民国时期,战火纷飞,连年动乱,到处都是灾民。陈绍纯仗义疏财,变卖良田拯救民众,最后只剩下1亩3分田维持生计,连房屋也送给灾民居住。他也因此成为远近闻名的大善人。



陈绍纯的这份家业,靠他的父辈的军功而来的,当年他的父亲陈益怀,是村里一个大字不识的一个农民,自幼便给地主做长工,吃不饱穿不暖,但他喜爱武术,每天坚持练功。陈益怀力气很大,饭量也特别大,到舅舅家当长工后,白天下田劳动,晚间习武练功。舅舅见他本来就吃得多,再加上弄枪舞棒,气不打一处来,骂他骂到半夜。



陈益怀—气之下从舅舅家出走,带着一身武艺,投入曾国藩的湘军中,先是当了一名伙头军,就是专门煮饭炒菜的伙夫,他干得很是起劲,有一次一个军官见他一只手提起一只装满水的水桶健步如飞,赞道:“好臂力呀!”于是,把他调到自己手下当了名作战的战士。



陈益怀自幼习武,练得一身好武功,他臂力过人,站在三张叠起的桌子上面,能用牙齿叼起四只叠在一起装满了水的木桶离地。他在军中用的大刀,重达80多斤。陈益怀有一套旋风刀法,舞起来如同旋风,水泼不进。靠着这套刀法,陈益怀英勇善战,屡立战功,很快出人头地,当上了湘军管带,并被朝廷封为武显将军。



甲午战争后,陈益怀痛恨清廷的腐败无能,愤然辞官回到了老家,功成名就的陈益怀开始置办起家业来,他回乡购置了240亩好田地,又建造了这一栋两进六间的陈家大宅院,整体建筑为坐北朝南,由东西两侧附属建筑和中间主体建筑构成,依山傍水,景色宜人,青墙黛瓦,木柱石础,是一组前三排、后三排的两进式院落,很是气派。



在陈家大宅院正中堂屋的左侧悬挂着一面三角形的“陈”旗,右侧悬挂着陈益怀用过的一把80斤的大刀,陈家有练功场,前方摆着一排大刀等兵器。会客厅悬挂的两块匾,“变”由曾国藩书写”,“功德无量”由曾国荃书写,足见其在湘军中的地位与曾家之交情。



陈益怀在家后娶妻生子,随后他的一名孙子,即陈家小少爷陈庶康出生了,这个孩子在祖父的谆谆教诲下成长,对外边的世界充满了希冀。同时他也从祖父口中得知中国当前的现状,这也加剧了他立志报国的决心。在东山高等小学堂读书1年后,由于家庭变故,愤而离家出走,投笔从戎,成为了黄埔军校第一期的学生,追随祖父的脚步,去实现祖父未曾实现的梦想。此时,陈庶康已经改名,便是日后大名鼎鼎的开国大将为陈赓。



陈赓从军随后参加东征,之后赴苏联学习间谍技术,回国后参加南昌起义、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为人民的解放事业立下汗马功劳。1951年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参与指挥朝鲜战争。回国后担任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中国国防部副部长等职位。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



在陈赓幼年的时候,有一位同在七里桥谭家祠堂蒙馆读书的同学名叫谭世铭,别号举安,6岁时,被父亲送入蒙馆读书。在蒙馆,他结识了先他而来的陈赓。因为父辈的友谊,两人也成了很好的朋友。两年后,陈赓的这位“发小”谭世铭从学校毕业,他与陈赓的四妹秋菊喜结连理,成为了陈家的姑爷。



随后,陈家姑爷谭世铭即追随陈赓弃笔从戎,只身离家报考了黄埔军校,开始了他的军事生涯。这个时候,谭世铭给自己改了个名字谭政。1955年9月,共和国第一次授衔仪式上,陈赓和谭政同时被授予了大将军衔。共和国十位大将,陈家就占了两个席位,一时成为佳话,此等荣耀,实属罕见!



然而,陈家的荣誉还远不止这些,陈赓大将早逝的夫人叫王根英,她有个聪明伶俐的妹妹叫王璇梅。王璇梅从小就是姐姐王根英的小帮手,十几岁时,她就跟着姐姐忙前忙后,经常为姐夫放哨、送信。当时,陈赓在中央特科工作,他把王璇梅视为亲妹妹,关爱有加。王根英牺牲后,经过陈赓“穿针引线”,王璇梅成为了陈赓的战友陈锡联的妻子。陈锡联于1955年被授予共和国开国上将军衔。



这样,陈家就出了两位大将、一位上将。除此之外,陈家还走出了两位军人,他们与陈家没有血缘关系,却实实在在是陈家的人,他们就是陈家的长工卢冬生和许克祥。



卢冬生出生在湖南的一个小农村里,小时候家里穷,只能把7岁的卢冬生送到了一户有钱人家,去做了一个放牛娃,这户有钱人家里有一个少爷,比卢冬生大了五岁,这户人家姓陈,这个少爷就是陈赓。陈赓家里虽然有钱,却没有看不起人的缺点,他一直把这个比自己小的孩子当作自己的好玩伴,长久地相处,让卢冬生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陈赓的影响。



后来陈赓选择了参军,卢冬生也不做放牛娃了,跑去城里给人打工。就这样过了几年,卢冬生也不做自己的小伙计了,也跑去当兵了,成为陈赓的副官。他跟随陈赓少爷参加了南昌起义,陈赓负伤后,卢冬生始终伴随在陈赓身边,一会儿去香港求医、一会儿回上海治伤,不惧险恶、寸步不离。



红军时期,卢冬生担任了红二军团第4师师长,是贺老总手下的得力干将。红二方面军改编为八路军时,卢冬担任了八路军第120师358旅旅长,后来又被派到苏联,进入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1945年9月,卢冬生回到中国,出任了哈尔滨卫戍司令员、松江军区司令员,却不幸在哈尔滨遇难牺牲,年仅37岁。按照卢冬生的职务和资历,假如他没有遭遇不幸,陈家必将多一位开国将军。



陈赓家还有一名长工,名叫许克祥,早年由于家里穷,来到陈家当过佣工,他一开始的时候也是一名热血青年,参加了推翻清王朝的辛亥革命,立了不少功劳。他靠着战功已经在湖南贵州中小有名气,当了一名营级军官。此后几年,他的军职不断提升,到1926年,他已坐上了黔军第四师独立旅旅长。



北伐战争爆发后,许克祥所在的部队被湘军将领唐生智改编,这一次是他军旅生涯的一个“大坑”,改编后他从旅长降职为团长,这在外人看来简直是倒大霉了!然而,他这个团长,却含金量很大,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虽然职务降低了,但是许克祥这位团长却掌握了实权,该团驻扎长沙,重要的是他还兼任了国民政府长沙市市长及市公安局局长。



长沙是湖南省会,许克祥这个团驻防长沙,本人还兼任市长、公安局长,这相当于长沙的“地头蛇”,都是抓在手里的实权啊!手中有了权,人就飘了起来,这话用在许克祥身上再合适不过了!为了谋取更大的权力,他极力向国民党反动派靠拢,并当起了他们的“屠刀”!



许克祥率部在长沙疯狂镇压革命运动,在许克祥的策划下,他们封工会、封工人纠察队总部,数百人遇难!这就是著名的马日事变,他为此当了上了师长,此后与红军为敌,当上副军长,肩扛中将军衔。解放前夕,罪孽深重的许克祥仓皇逃往台湾,最后死于台湾。



世事难料、造化弄人。从陈家走出的陈赓、谭政、陈锡联、卢冬生都是坚定的革命者,成为万众敬仰的新中国开国将军,他的英名与不朽的功勋将永远镌刻在共和国的历史上。许克祥却是走的不是一条路,背叛了原本的阶级,从一个长工变成国民党反动派的帮凶,结局自然也大不相同。

(浏览 8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