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太行新一旅

我的父亲江涛抗战时期曾在八路军新编第一旅(以下简称新1旅)任侦察股长,这是一支怎样的部队?建立了怎样的功勋?为此我请教了健在原新1旅老八路狄循叔叔,查阅了原新1旅前辈们的文献:副旅长黄新友的《碧血丹心战平生》、2团参谋长陈皓的《峥嵘岁月记事》、2团2营营长卢彦山的《二十年烽火路》、狄循叔叔的《军旅生涯七十年》、2团连长李钟玄和侦察班长贾清水等人的回忆文章,对这支浴血太行的英雄部队有了一定的了解。

抗战建制三年整

1940年2月6日,中共中央和八路军总部为统一太行山南部地区抗日武装的作战指挥,决定成立八路军第2纵队,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兼任纵队司令员,黄克诚任政治委员。2月15日,八路军第2纵队所属新1旅在山西省高平县东西郜村成立,旅长韦杰,政委唐天际,副旅长黄新友、冯精华、何柱成,政治部主任康志强。同年5月,新1旅划归八路军129师领导。


1943年左起新一旅旅长韦杰、副旅长何柱成、黄新友

新1旅创建时为6000余人,编制为两个团。第1团由八路军115师344旅688团改编,688团是韦杰团长领导、参加过长征的原一方面军红军部队。第2团由八路军晋豫边游击支队改编,该游击支队是1938年唐天际司令员创建、领导、活跃在晋豫边区的抗日武装。

1943年3月,为了更好地保卫抗日根据地、缩小敌占区,太行军区进一步整建,新1旅番号撤销。旅机关并入太行第4军分区,所辖第1团划归太行第5军分区建制,第2团和后建的第3团划归太行第4军分区建制。新1旅在太行地区抗战的三年中屡建奇功,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三破日军交通线

1940年8月20日至12月5日,彭德怀副总司令指挥八路军的105个团20余万人兵力,对华北地区的日伪军发动了著名的“百团大战”,有效地打击了日寇,破坏了日军在华北的主要交通线,收复了被日军占领的部分地区,粉碎了日军的“囚笼政策”。

根据上级的作战部署,新1旅分别向日军占领的平汉铁路、白晋铁路发起攻击。狄循带领一个通讯班,在河南林县东岗村设立了一个临时联络站,负责向1团传送旅部的命令和文件。新1旅1团“百团大战”的战斗任务是:破击日军从丰乐至安阳段的铁路交通线。

日伪在水冶到观台布置了严密的封锁线,封锁线内到处是伪军据点和会门。1团每次执行破击任务,往返行军近百里,必须通过敌人的封锁线。团长黄新友认真分析敌情与地形,周密计划行动方案,三次完成破击任务。

8月20日第一次破击,黄新友率领1团乘着夜幕迅速、隐蔽地通过封锁线,突袭了丰乐车站,破坏了车站设备及铁路,炸毁了漳河铁桥,击毙敌人10余名,快打速撤完成了破击任务。

9月19日第二次破击,1团再次越过封锁线,破坏了安阳车站附近的百余米铁路,向安阳敌人机场发炮十余发。敌人恼羞成怒,在1团返程途中设重兵,妄图消灭之。黄新友率1团机智地改变了返程路线,敌人扑了一个空。

9月下旬第三次破击,黄新友决定对敌人实施反伏击,狠狠地教训一下敌人。1团完成破击任务返程途中,黄新友布置部队分割穿插,在水冶到观台之间的同冶桥有意暴露目标,引诱敌人出动。敌人中计,驻扎在观台的敌人派出了日军、伪军各1个中队进入我军的伏击圈。伏击战打了2个多小时,1团追击敌人10余里,只有30余个敌人逃回了观台村,其余均被消灭,活捉6名日军。1团受到了旅首长的表扬。

二烧日军飞机场

1938年2月长治沦陷后,新1旅两次火烧日军长治飞机场。第一次是1940年9月29日火烧长治以北约7里的关村日军机场,第二次是1942年5月31日火烧长治以北约3里的景家庄日军机场。

第一次火烧日军长治机场正值“百团大战”第二阶段,在新1旅2团干部会上,黄新友传达了刘伯承师长的命令:夜袭敌人据点,令其寝食不安!吴士行团长宣布了捣毁长治关村日军机场的战斗部署。

敌人守卫机场的兵力雄厚,有日军5-6百人的大队和伪军1个团,不远的关村镇还驻守日军1个中队。我新1旅2团必需设法消弱敌机场兵力,团长命令:2营首先佯攻关村镇,引诱机场敌人前往救援;待机场敌人出动后,1营袭击机场;3营同时猛攻壶关、牵制长治之敌。

夜幕降临,2团战士们饱餐一顿,人人战斗情绪高昂。当晚 9 点半,卢彦山营长率2营首先在关村镇打响战斗。突击排炸开镇子的围墙,枪弹声、鞭炮声、吹声、呐喊声四起,八二迫击炮弹飞向日军中队部,日军被炸得鬼哭狼嚎。3营同时在壶关向日军发起攻击,迫使长治日军无法增援关村。

2营的调虎离山计果然有效,机场的日军慌忙出动援助关村镇。1营乘关村机场兵力空虚,炸开机场外围的电网,从北面突进,用事先准备好的汽油瓶和油棉花烧毁敌机3 架,击伤1 架,炸毁汽车14 辆,烧毁汽油库2 座,击毙日军数十人。我方在这场战斗中仅伤亡8人。这场战斗是“百团大战”中取得的最大战果之一,狠狠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鼓舞了我军民的抗战勇气和信心,争取了抗战局面的好转!

第二次火烧日军长治机场是在日军进行空前残酷、规模巨大的“五一大扫荡”期间。八路军前总急令新1旅和太行四分区采取行动牵制敌人,彻底粉碎日军企图消灭我党、政、军各级组织,摧毁我太行抗日根据地的大扫荡。

黄新友副旅长在平顺县寺头村紧急召开联席会议,提出:趁敌兵力分散、后方空虚之际,烧毁日军的长治景家庄机场。这样不但能吸引大扫荡之敌回援,还可打击日军空中力量。他的意见得到一致赞同。太行四分区情报主任李新农和新1旅司令部侦察股长江涛组织情报人员,提供了日军机场的地图、兵力、布防等重要情报。

黄新友副旅长指挥新1旅1团和太行4分区32团,成功袭击了日军长治景家庄机场,烧毁了敌机、汽车、油库,火光映红了半边天。同时,李新农通过我特工人员,故意将情报泄露给长治城的敌人,日军急调部队返回长治保卫机场。但当敌人赶到机场时,我军已经结束战斗,撤到平顺县的大山里了。

突出重围反扫荡

1942年5月,日军在“五一大扫荡”中偷袭八路军总部和129师师部,实施残酷的“斩首行动”。6月,敌人从林县、涉县、黎城、潞城出动,将我129师直属队、边区政府围困在邯长公路到浊漳河沿岸南北约20公里、东西约30公里的狭窄地区。在刘伯承师长、李达参谋长、唐天际政委的直接领导下,新1旅2团团长方升普带领全团担负了保卫师部、边区政府突围的任务。

6月8日,敌36师团主力数千兵力压缩合围,向新1旅2团驻地进犯。4连边打边退,担负了迷惑敌人的掩护任务。部队在间隙穿插时,多次与敌人近在咫尺。

2团只要保卫师部和边区政府越过邯长公路,到达敌人力量薄弱的黎城地区就是胜利。因地形复杂、敌情紧迫,选择正确的突围路线至关重要,2团的同志提出从北侧神头村的方向突围。

刘师长骑着大白马来到王家庄北侧的高地,一边拿起望远镜仔细观察,一边向唐天际等人了解情况。忽然,刘师长手指北方说:“你们看到那里的烟火没有?鬼子是在那里烧房子吗?”这时,大家才看到神头村一带有火光闪烁、硝烟缕缕。刘师长说:“这可能是敌人最近在太北地区扫荡时用的‘残置封锁部队’办法,其目的是从合围间隙拦阻我军,迫使我军退入其合围圈,使我陷于被动。看来此路不通,要绕道前进,你们看还有那条路可走?”

唐天际报告说:“2团同志通过向导调查到一条牧羊人走的山路,因山高、谷深、路险、地理位置偏僻,地图上没有标示,是敌人兵力的间隙。”刘师长用手拍了下腿说:“好,就走这条牧羊道!地形道路的选择往往能起决定性的作用。”刘师长对部队行动做了具体指示,他的话使大家倍受鼓舞。

这时神头岭方向已是火光冲天,隐约传来鬼子的吼叫声和妇女、小孩的哭喊声,形势很危急。唐天际劝刘师长先走,刘师长却说:“边区政府的杨秀峰主席、蔡树藩主任,还有荣华、卓琳他们没有来,我怎么能走呢?马上派一个排去找他们!”

夜色茫茫、山高路险,同志们深一脚、浅一脚地沿着乱石深草中的羊肠小道加速前进,狭窄处要侧身而过,险要处身临悬崖峭壁。马匹在战士的呵护下艰难地行进,一失足便无法挽救。一处急转弯,一个沉重的物体突然坠落,闷雷般的响声回荡在山谷。刘师长问:“怎么搞的?”有人答:“大黑骡子掉下去了。”师长“嗨”地叹了一声:它驮着师长的重要文件和用品呀!2团参谋长陈皓命令侦察班长贾清水:“一定要找回来!”贾班长带人摸到深谷里,直到天明时分终于找回了物品。

刘师长年大体弱、日夜操劳、眼疾加重、不便夜行,任小风政委要卫生队长张学恭给师长打针注射,但被刘师长拒绝了。后来任政委又建议师长坐担架,师长仍不同意,大家一再劝说师长才勉强同意了,却不肯长久地坐担架。6月酷暑、山中缺水、饥渴难忍,小战士搞来一小桶水,刘师长只喝了一小口便说:“大家喝!让大家喝!”

6月10日上午,刘师长到达黎城县东黄须村。11 日中午,韦杰旅长护送边区政府机关到达黎城县宋家庄。新1 旅2团终于保卫师直属队、边区政府胜利地突出日军了的包围圈,杀伤敌人300余人。

于此同时,新1 旅1团伏击了由潞城向太南“扫荡”之敌,打死、打伤敌大队长等百余人。1团接着北上,歼灭驻石城以北黄花村日军一个小队的大部和伪军一个中队。新1 旅反扫荡的胜利,使日军只得退出我太南根据地。

新1旅英勇善战、威名远扬,成为太行地区家喻户晓的抗日队伍,不仅在消灭敌人、保卫抗日根据地中取得丰硕战果,在打击顽固派、团结友军、生产自救等方面也屡建新功。

此文刊登在2019年第三期《长治方志》和6月《红色太行》报

(浏览 2,93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