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辈们讲述的特级侦察英雄杨子荣

刘朝春 刘湘源

杨子荣是山东牟平县人。1945年8月,杨子荣到县人武部兵站报名入伍,时年29岁。据他的第一任指导员刘成斋回忆说:“那时,我们中队长、指导员才十八、九岁,杨子荣因岁数大,腰间还别着一杆旱烟锅,坐那休息时就抽两口烟,还热情递给战友们抽,我和中队长张运珍互相看了一眼,同时说,去炊事班吧!”杨子荣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很快炒菜做饭成了内行,还承包了战地送饭。杨子荣眼里有活,很精明、懂得多、人缘好,他送饭到战地,如遇战地休息,他常给战友们讲《三国演义》、《水浒传》等侠义故事,如遇战斗,他主动把战友换下来,自己承担掩护任务。由于杨子荣抗战时期长期在东北做长工,熟悉东北的地形、人社,经常主动要求去完成其他战友做不到的艰巨任务,1946年2月部队到牡丹江剿匪,杨子荣入伍短短6个月就已成为连队选拔战斗骨干的“香饽饽”,出任牡丹江军区二支队二团7连一班长。这里还有一趣事,炊事班长听说杨子荣要离开,跑到连部,恳请让杨子荣当班长,自己当副班长,可见炊事班战友们都喜欢杨子荣。


杨子荣被评为战斗模范,参加军区英模表彰大会,保留的唯一照片。
杨子荣被评为战斗模范,参加军区英模表彰大会,保留的唯一照片。

我父亲认识杨子荣,还是从父亲任牡丹江军区副司令兼参谋长,分工负责牡丹江北线剿匪,担任总指挥开始的。1946年4月22日,父亲率剿匪部队,连夜在一个大村“杏树底村”,以5倍于敌的兵力(配有重炮连),包围了土匪一个团,如强打硬攻虽能攻下,但父亲考虑敌在暗处我在明处,村里又有大量村民,必然损失很大,父亲抗战时期曾在萧华纵队,任统战兼民运部长,作战历来坚持尽量策反,打聪明仗。父亲在组织前指商讨对策时,跟随父亲北线剿匪的军区政治部副主任王希克建议:“以军区名义给匪团长张德振和伪村长邱振伦写封信,讲清利害关系,派人送去劝降。”父亲采纳并决定从二支队二团来剿匪的部队中选派人去,王希克叫来率二团一个营参战的团副政委曲波交待,曲波很快带来七连一班长杨子荣。据曲波回忆:他直接找到七连长栾超家,栾超家召集全连,大喊“谁胆大敢去给敌人送信,站出来!”话音刚落,一班长杨子荣应声而起“我敢去!〞连长命令副班长刘延普担任机枪掩护。在指挥部王希克向杨子荣交待了劝降工作重点和总攻时间底线,将两封劝降信交给杨子荣,并告之允许杨子荣打白旗进村,曲波也一再叮嘱。杨子荣返回连队没找到白布,只好用枪挑个白毛巾跑向杏树底村。守门土匪以为是来投城,开个门缝放他进去,杨子荣进村就找匪首张德振和伪村长邱振伦交信件,向他们宣传我军对投降的优待政策,告之我军重炮重兵已包围村子,投降是求生的唯一出路,张德振和伪村长被说服,和杨子荣一块出去做工作。时间在飞速过去,父亲盯着表,焦急的等待着。此时,炮阵地和战壕里已整装待发,在总攻发起的最后时刻劝降成功了!杨子荣劝导敌人全部投降,放下武器,打着白旗,排队走出村子,父亲在回忆录中写道“这一刻现场欢腾了,战友们为杨子荣的成功欢呼!我军收缴轻重机枪10挺,炮三门,掷弹筒8具,长短枪300余支和大批弹药,创造了我军瓦解敌军工作的范例。”正是这次胜利杨子荣荣立大功一次,被评为战斗模范,参加了牡丹江军区的英模表彰大会,杨子荣唯一留存的照片就是这次英模大会的合影。

杨子荣的特级侦察英雄可不是虚构地,是杨子荣任侦察排长后,在近百次侦察战斗任务中硬打出来的。1946年5月,父亲任牡丹江军区司令员,为达到上级要求:“三个月内集中绝对优势兵力,歼灭各路土匪,收復被土匪占据的十几个边远市、县,彻底解放牡丹江!”面对艰巨任务,父亲整编和加强了军区主力部队,将二支队一、二团和牡丹江四团合并,成立牡丹江独立一、二团,杨子荣所在的独立二团,团长由四团团长原新四军干部王敬之担任;二团政委由军区副主任,王希克担任;曲波副政委留任兼顾副团长工作;参谋长连诚和主任王日轩留任。杨子荣被任命为牡丹江二团侦察排长,杨子荣随团参加了之后近三个月的所有侦察战斗任务,次次惊险绝伦、百战不殆,这里不一一细说,只在后面举一例证实。这里还要先说一下父亲为达必胜之目的,做出的三个重大举措:一是专程到牡丹江航校请求支援,航校飞机因无实弹,同意配合战斗投掷传单,效果很好;二是到牡丹江坦克修理厂请求支援,修理厂派副厂高克带刚修好的四辆坦克参战,这也是我军首次步坦协同作战。父亲回忆说:“土匪见到我军坦克都惊呆了!坦克打堡垒和重火力点威力无比。”;三是到牡丹江炮校协调,炮校派副校长黄东保代团长携重炮和教学员参战。从5月开始,军区部队先后收复了穆棱、密山、绥阳、绥芬河等县市,歼灭了围困鸡西军分区的谢文东匪部,解救了鸡西市。牡丹江剿匪部队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土匪。1946年6月,此大战只剩一个边境重镇东宁县城未解放,县城内有两股顽匪,及周边逃窜汇聚到东宁的土匪。父亲决定:以牡丹江二团担任主攻任务,6月11日发起攻城。杨子荣9日夜已潜伏进城,发现城内土匪已撤空,只剩少量民团担任守城门、看监狱、运作战物资,经审讯舌头得知土匪都转移到北山,准备居高临下打我军攻城时的埋伏,情况十分紧急,杨子荣迅速返回汇报,路上碰到主任王日轩带领的尖兵连,截了几辆土匪抢运物资的车,杨子荣将计就计,立即引导尖兵连乘车回城,拿下了守城匪兵,占领了监狱,武装了狱友,抢占了物资库,10日城内战斗全部结束。11日,父亲和二团团长、政委赶到县城,听取了杨子荣敌情汇报,得知敌人都藏到北山上,对县城变故还一无所知。父亲立即调整部队包围北山,调两辆坦克随行作战,对北上土匪发起最后决战。这一战歼灭了大匪首国民党特务王枝林部,惯匪吴家三虎部,战后父亲表扬二团“打了个聪明仗!〞。吳家三虎部的匪首结局还有故事:吴家大虎逃窜,二虎被我军抓获,三虎被击毙,杨子荣负责审讯二虎,老惯匪都有一特点,只要被打服了什么都交待,二虎竹筒倒豆子,把惯匪接头黑话顺口都告诉了杨子荣,并在杨子荣劝说下,二虎进山劝大虎带残匪几百人下山投降。此战后杨子荣在抓座山雕时,又化装成吴家惯匪的副官胡彪,并把只在惯匪中流传的黑话派上了用场,曲波《林海雪原》小说,写的黑话也是从这次杨子荣审讯记录演绎来的。

杨子荣智擒悍匪座山雕,是他众多侦察战例中最精彩的一幕,此战的背景是1946年6月底牡丹江军区,管辖范围内上千人和二三百人的大中股土匪都已被歼灭,只剩几个逃窜的匪首,各带一二十个死心塌地追随他们的难兄难弟,他们在深山老林里躲藏,要生存必须在附近村里撒下眼线,一便于搞吃喝用的物资,二是便于发现风吹草动后逃窜,座山雕就是最典型的老惯匪,他原名叫张乐山,15岁进土匪圈,17岁已当上头头,日本侵占时期,鬼子都拿他没办法,只能给他个官儿收买完事儿,鬼子倒台后其扩充到几百人,被国民党军封为上校旅长,到被杨子荣擒获,座山雕干土匪已50多年,70多岁,磨练成非常狡猾阴险的老惯匪,这种老惯匪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只要打败,不投降寻机逃窜,等着东山再起。此时的座山雕真正跟在他身边的就13个死党,用一个连去打都是大炮打蚊子。1947年1月25日,牡丹江二团得到座山雕藏身海林县的情报,26日杨子荣带领化装成土匪的5名侦查员,告别送行的团领导,冒着零下三十度严寒,淌着积雪钻进了深山老林,杨子荣一行在密林中走了三天,才找到正巧在密林中巡找落败散匪的座山雕联络副官孟继成,杨子荣经过孟副官的多次考验都聪明对答和应变,孟最后才放心带杨子荣一行去见座山雕,这一段见座山雕的过程也很曲折惊险,经历座山雕派刘副官来再次验证,认为可以引见,刘副官回去向座山雕汇报,座山雕同意接见杨子荣一行,刘副官又回见孟副官和杨子荣传达座山雕渴望见面,孟副官之后才带杨子荣连夜在山林中艰难拔涉十多里,过了三个路上预没关口,第二天清晨才见到座山雕。但座山雕做梦也没想到,杨子荣英勇无比,一见面就控制住了13个土匪,捆绑押解带出山林,在山下按团预先安排,早已装扮成伐木队的7连栾超家连长接应下,胜利返回海林县,对此,座山雕惊呼:“没想到我一个70岁的老头,竟败在你这个毛孩子手中!〞此战后杨子荣记三个大功,孙大德、魏成友各记一大功,孙立珍、赵献功、耿宝林各记两个小功。

1947年2月26日《东北日报》刊登杨子荣智擒座山雕事迹的第2天,侦察排长杨子荣又踏上了新的剿匪征程,这一天二团接到军区通报,据海林县群众反映发现一伙流窜散匪活动,群众辨认是被我多次搜剿漏网的国民党特务李德林旅长,惯匪大盗郑三炮,副官丁焕章(外号丁吧拉眼),随从营长刘俊章。军区命令二团,立即进山清剿。为达此战必胜目的,二团组建了由侦查排为主,配加强机枪班,共30余人的小分队,由副政委曲波跟随协调小分队作战,在曲波和杨子荣带领下小分队连夜赶到闹枝沟村,住到一个老猎户家,小分队因走时没带擦枪油,老猎户说他们打猎擦枪都用的野猪油,擦好枪后部队抓紧休息,第2天天未亮小分队就出发了。为不惊动土匪,杨子荣一如既往先带几名侦察员前出侦察,曲波亲自带小分队跟进,经群众引导,杨子荣很快找到匪巢。此次,又是杨子荣率先踹开窝棚房门,孙大德紧随其后,孙大德膀大腰圆也是起掩护杨子荣的作用,就在开门瞬间,被匪头送步枪收买的小猎户孟同春,先起床在炕头灶台给熟睡的土匪做饭,他见门被踢开,顺手抓步枪,杨子荣发现,迅速左右手抠动双枪板机,枪哑火了!紧跟其后的孙大德,也抠动冲锋枪扳机,也哑火了!孟同春顺势近距离向杨子荣开枪,并冲出门向山上跑去,杨子荣倒下了,孙大德奋力扑倒在杨子荣身上,抱着杨子荣翻出屋外。此时屋里屋外枪声大作,侦察员和小分队将窝棚包围,但窝棚里土匪火力很猛,无法靠近门口,魏成友爬上屋顶,顺烟囱扔进5颗集束手榴弹。战友们趁机靠近门窗,将一颗颗手榴弹,从门窗投进窝棚,将一众惯匪消灭殆尽。孙大德抱着杨子荣痛哭,杨子荣英勇牺牲!时年31岁。随小分队到战场的曲波,目睹了战斗全过程,他强忍悲伤检查了枪支哑火的原因,发现是天太冷,枪缓霜造成的,孙大德后来怀疑是野猪油原因,但也无法证实。据曲波夫人刘英回忆,曲波就是为怀念和告慰杨子荣和战友们才决心写小说,曲波写《林海雪原》每次写到杨子荣他都会痛哭,甚至小说结尾回避了杨子荣牺牲。1947年3月,东北军区追认杨子荣为“特级侦察英雄”,所在排被命名为“杨子荣侦察排”。随着东北剿匪任务结束,剿匪部队都调入作战部队,1947年8月牡丹江二团调入38军与112师合并,杨子荣侦察排整体并入11 2师侦察连二排,二排延续了“杨子荣侦察排”光荣称号。之后该排参加了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中越反击战战功卓著,和平时期师侦察连扩编为师侦察营,二排随之扩编为二连,称为“杨子荣侦察连〞。再多说几句牡丹江二团并入112师后的情况,团政委王希克任三三四团政委,曲波任三三五团副政委,王敬之任三三六团团长,牡丹江二团一营并入三三四团,二营并入三三五团 ,三营并入三三六团,他们率部参加了四战四平。战后王希克调回牡丹江,最后任到总后勤部副部长;曲波受重伤至腿残疾,去了海军舰艇学校,后要求转业到地方工作;王敬之去了航校,后任航校参谋长;随二营到335团的杨子荣老指导员刘成斋,剿匪时身中13枪,伤好后仍英勇无敌,抗美援朝作战时任二营教导员,在无营长情况下仍身先士卒,率全营参加了飞虎山阻击战,击退美军57次冲锋,为赢得“万岁军”做出贡献,后任到38军副军长;牡丹江二团到38军的干部,在38军有出任军副政委、师长、师副参谋长、团长、政委的比比皆是,可见二团人才辈出。


父亲刘贤权为纪念东京城亲率四团剿匪胜利后的留影。
父亲刘贤权为纪念东京城亲率四团剿匪胜利后的留影。

和平时期“特级侦察英雄”杨子荣的革命精神得到传承,杨子荣侦察连通过各种教育形式将革命精神发扬光大,1987年12月,“杨子荣侦察连”被中央军委授予“英雄侦察连”荣誉称号。

(浏览 53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