町店战斗—红缨枪怒捅鬼子兵

我们从张镰斧参军所在连队的多次“分兵”,能够品出变迁和转战对军人胸怀的熏陶。


六八八团三营的前身是红十五军团新七十五师的二二五团,因此这次分兵重新建团恢复了红军时期的一个建制团。三四四旅独立团之后的序列番号分别是转战山东、江苏、安徽、河南等广大地区的冀鲁豫支队一大队,八路军二纵新二旅四团,一一五师教导七旅十九团,冀鲁豫军区十九团等。后又调往陕甘宁边区保卫延安,编为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导一旅十九团。教导旅各部的前身大都为历史悠久、功勋卓著的各部老红军部队。包括红二十五军七十五师二二五团、陕北红二十八军、红一军团骑兵营发展而来的冀鲁豫军区第十九团、晋察冀军区第九团、骑兵团等老部队。
十九团直到1944年11月之前,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红军团。这个团的红军“种子”连队——十连、十二连(张镰斧参军时所在连)编为该团一营二连、二营四连。


1944年11月,教导一旅十九团又整编为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一旅一团一营,十连和十二连两个红军连队很有可能合并成一营“二连”一个红军连队了,即便原十二连给分散了,也应有一部分编入了二连。因为作者至今都没有查出十二连的其它去向,如果十二连在这次缩编中还继续单独保留的话,按我军的优良传统是一定能查出踪迹的。


1947年7月,西北野战兵团改称西北野战军,教导旅归野战军直辖。10月17日,编入西北野战军第六纵队,教导旅番号不变。


1948年3月17日,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曾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区,贺龙任司令员,习仲勋任政治委员。此后,教导旅源自六八八团的红军连,就只剩下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副政委习仲勋、副司令员张宗逊领导的西北野战军六纵教导旅一团一营合并后的二连。


1949年2月,全军整编,第六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六军,教导旅改称第十六师,该连的番号是六军十六师四十六团一营二连(红二连)。该连在跟随王震将军进疆作战中,被授予“钢铁英雄连”光荣称号。1953年5月,第六军番号撤销,第四十六团改编为新疆军区骑兵第二团。


1975年11月,该团再次改编为新疆军区边防第二团(边防十二团)。该团常年驻守在帕米尔高原,守卫着中塔、中阿、中巴,中吉四国近900公里的边境线,防区平均海拔高达4060米,最高5500米。边防第二团是新疆军区整团驻地海拔最高、编制一线连队最多、守防线最长、且不换防的边防部队。《冰山上的来客》影片的拍摄地就在这里。该团的红其拉甫边防连,在2004年6月被中央军委授予“卫国戌边模范连”称号。二连成为著名的“布伦口边防连”,属于兰州军区已知的52个红军连队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该连为长时期革命战争环境下多个红军部队血脉合成,其前身涉及到许多著名的红军将领和建国后的将帅,故不能简单的把该连前身视为单一血脉的老红军部队。

张镰斧:“町店战斗结束后,张就到连部当文书,没二个月,又调到营部当文书。1938年10月,到团政治处任组织股统计干事。从连到营到团一下子环境变了,接触的人多了,听到的,看到的事也多了,这使张很有感触,他的政治思想认识和工作能力有一个飞速的提高。”

张镰斧在连队当兵时从没有扛过长枪(步枪)。


他的长子曾经问过他:“町店战斗您用的还是梭镖,没有分到步枪。这回打了胜仗,挑了那么多的鬼子,缴获了武器,该有枪了吧?”


他回答说:“那也没有枪!那时人多枪少,我还是个孩子,个子又小,分不到枪。”
所以,他一直用的还是梭镖。


二个月后,他到营部当了文书,才配给了枪。但不是步枪,而是一把匣子枪——20响的驳壳枪。


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当时部队的知识分子非常少,张镰斧上过几年高等小学,能识文断字,在队伍里已经算是个“大”知识分子了。当兵打鬼子9个月下来,长途跋涉数千公里,直接参加了三次较大规模的殊死战斗,特别是通过町店战斗经受了考验,得到了同志们的信任,受到了老红军首长的喜爱。他不仅入了党,还被调到老红军连里当了文书,再被调到营里还当文书,紧接着又被调任团政治处任组织股统计干事。


1938年下半年,仅仅三个月,从连到营到团,张镰斧的工作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进入了团一级的政治工作氛围。显然,接触首长和各方面的同志们更多了,每天听到的,看到的事情也多了,与连队完全不一样了。


张镰斧深深的感受到,他的政治思想认识和工作能力在此后有了快速提高。
这种提高,不仅仅是从战士走向了干部,而且从基层连队走向了团级机关。
这种提高意味着更要洗头革面,为首长和基层服务,重新认识自己,当好一个兵。
绝不能骄傲自满,脱离群众,一生都要献给党。

(浏览 2,082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