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担任晋冀鲁豫刘邓首长和机关的警卫任务

张镰斧:“接着参加平汉战役,张镰斧奉命带五十团(黎城独立团)一营在峰峰煤矿警卫晋冀鲁豫刘邓首长和机关。”

平汉战役又称邯郸战役,事关我党我军的生死存亡,事关中国的未来,为实现“向南防御,向北发展”的战略意义非常重大。是继上党战役之后,我晋冀鲁豫根据地军民又一次对国民党军进行的自卫反击战役,实现了我军从以游击战为主向以运动战为主的转变。


国民党反动派在日本投降后,假北上受降之名,以十四个军分经同蒲、平汉、津浦各铁路向华北各解放区突贯攻击,控制铁路,企图割裂我各区之间的联系,压迫我军退入农村甚至山地,而便于各个消灭。其先头三个军于1945年10月下旬侵入我邯郸、磁县地区。


刘伯承、邓小平首长遵照中央军委指示,不许蒋介石打通平汉路,再起迎击。集中三个纵队和冀南、冀鲁豫、太行军区主力共六万余人,在十万民兵、自卫队支援下,将沿平汉路北进的国民党军先头三个军诱至漳河以北、邯郸以南、滏阳河河套多沙地带,逐次歼灭。至1945年11月2日,歼敌两个军。高树勋毅然率新八军全部起义,促成战役迅速结束,获得彻底胜利。


国民党军动用了如此众多的兵力大举北上,晋冀鲁豫军区司令员刘伯承、政委邓小平,晋冀鲁豫指挥机关在敌人必经之平汉铁路旁的峰峰煤矿指挥全盘战役,将平汉战役指挥部设在峰峰煤矿鼓山庄大楼(二楼),而且在战后的11月,晋冀鲁豫中央局还在此召开了第一次全会(扩大会),刘伯承、邓小平、滕代远、薄一波、杨秀峰等领导人参加了会议,史称“峰峰会议”。


然而,当首长们进驻峰峰煤矿时,身边却没有警卫部队。


也许是刘伯承、邓小平、李达诸首长在抗战八年期间,长期生活战斗在黎城老根据地,对黎城独立团相当了解;也许是石支队四十六团在上党战役打的漂亮,作战出色,人员满员,装备齐全,兵精粮足,声名鹊起;首长们考虑战事环境复杂,千变万化,不能再出现当年左权参谋长身边没有警卫部队,遭敌偷袭的情况,一致点名点将,调五十团(四十六团),当年的黎城独立团张镰斧率一营,在平汉战役期间担任军区首长和峰峰煤矿的警卫任务。


这是张镰斧第一次给刘邓等首长直接当警卫。


平汉战役后,晋冀鲁豫军区为了进一步加强野战军建设,继续回击国民党进犯和准备应对国民党发动的全面进攻,于1945年10月15日命令从太行军区抽调韦(杰)支队、石(志本)支队、秦(基伟)向(守志)支队及太行六分区直属队,组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六纵队(第十二军的前身)。


11月15日,第六纵队在马头(河北省磁县北)召开支队(旅)以上干部会议,会上宣告了纵队的成立,并根据军区交给纵队歼灭武安峭河土顽杨四子部的任务,研究讨论了有关作战问题。


11月9日纵队参加峭河战役,24日解放峭河,歼灭了杨四子部2400余人。
杨四子部是盘踞多年的一股顽匪,组织严密,工事坚固,兵员多,武器好,当年日本兵都没有打掉他,采用招抚方式使其成了伪匪军。剿灭伪土匪军杨四子部的战斗异常艰难。为剿灭这股汉奸势力,六纵牺牲了不少人,仅五十团就有二十多人牺牲。


张镰斧也在这场激战中第一次负重伤,右背部被击中,流血不止。


这一仗还捉了许多俘虏。宁保喜随部队进了村,部队在打扫战场时,他看到五十团马宁缴获的战利品中有好多辆自行车,就想要几辆,成立一个自行车通信班。开始马宁还舍不得,不干。后来,还是尤太忠副旅长又跟他说,最后还是给了。


战役结束后,六纵于12月8日在河南武安县(现属河北省),召开了庆祝纵队成立大会,正式向全纵干部宣布了纵队的成立。当时全纵共13000余人,下辖第十六旅(原韦杰支队)、第十七旅(原石志本支队)、第十八旅(原秦基伟、向守志支队)三个旅(十六旅辖四十六、四十七、四十八团,十七旅辖四十九、五十、五十一团,十八旅辖五十二、五十三、五十四团)。首任纵队司令员王宏坤,政治委员段君毅,副司令员王近山、韦杰,参谋长张廷发,政治部主任鲍先志。


六纵各所属部队大多是抗日战争时期活跃在太行山根据地,与日伪军长期进行艰苦斗争的分区团队,其中斗争历史较久的有十六旅四十六团,是在红二十五军特务营(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二军第三十四师第一00团)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也就是张镰斧刚参军时的第一一五师第三四四旅六八八团。


日寇投降后,各部队又参加了上党战役、平汉战役和峭河战役。


人生都有自己的道路。张镰斧被编入十七旅五十团,仍任团政治处主任。


这次六纵的成立,倒是让张镰斧真真正正的加入了那部家喻户晓、人人爱看的电视剧《亮剑》主人公李云龙原型之一王近山将军、人称“王疯子”的部队。


此后,在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领导下,张镰斧在几乎整个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作战中,一直在王近山、杜义德、肖永银、李德生、尤太忠、贺光华等老首长的指挥下战斗。尤其是直接在李德生、尤太忠、贺光华等麾下,为人民、为祖国继续鏖战了8年。

(浏览 1,170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