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集团军原副军长许克杰在纪念王近山诞辰100周年仪式上的讲话

      ——庆贺老首长王近山百岁诞辰纪念   许克杰

?原12军副军长、12集团军顾问??? 许克杰? 于??2015年10月11日


我和王近山老军长是1945年11月5日六纵在河北磁县马头镇组建时到一起的。在解放战争中跟随他转战南北,三出陇海,四渡黄河,奋战鲁西南,转战鄂豫皖,驰骋中原,会战淮海,强渡长江,直出浙赣线,进军大西南,征程转战三万余里,参加战役战斗百余次。

六纵队依据党中央毛主席和刘邓首长的意图指示,在王近山老军长的亲自带领指挥下,歼敌计289500余人,在许多关键的大战役中打了大胜仗,起到了关键作用,立下了赫赫战功。受到了党中央毛主席的庆贺和传令嘉奖,以及刘、邓首长的通令嘉奖和表扬。因此,王近山老军长战将王疯子的英名和六纵队全体指战员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大家跟着他拼杀打胜仗,跟着他受嘉奖受表扬,无比光荣,无比自豪,士气高涨,斗志昂扬,越战越勇,越战越强。每次作战任务下达,同志们都互相勉励,老军长和我们在一起,我们一定能打胜仗。王近山老军长的威信在大家的心目中形成了胜战的力量。

战将王疯子听党指挥,战强敌、打胜仗的事例很多,不胜枚举。我现在仅举定陶战役血战大杨湖,歼灭整三师荣受党中央毛主席电贺传令嘉奖一例介绍如下:

 一、临危不惧,勇挑重担,荣任主攻

陇海战役结束后,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二、三、六、七共四个纵队计5万余人,奉命集中于陇海路北休整、补充,视机再战。此时,蒋介石乘我军疲劳亟待休整补充之际,迅速在徐州、郑州两个方向集中了14个整编师(军)32个旅(师)共计30万兵力,从东西两个方向对我军进行钳形夹击进攻,企图夺占我鲁西南解放区,消灭我军并打通平汉路。东路之敌第五军、整十一师、整八十八师由徐州向单县、成武地区进攻;西路之敌整三师、整四十一师、整四十七师、整五十五师、整六十八师一部及暂编第四纵队3个团,由郑州开封、考城、商丘之线向东明、定陶、曹县地区进攻,企图钳击消灭我军于上述地区。整三师师长赵锡田凭仗自己是黄埔一期的学生,蒋介石的得意门生,顾祝同的外甥,刘峙的倚重之师,抗日战争时期,他曾三保长沙,四战常德,战果辉煌,后又远征缅甸,回国后他的十军又和八十九军合编,他任军长,整编为整三师后,他又任中将师长,此人飞扬跋扈,目中无人,忘乎所以,狂妄的叫嚣“不用两周,他就能攻占鲁西南,歼灭共军主力。”他怕四十一师、四十七师等抢去头功,急速冒进,孤军深入。

刘、邓首长在菏泽指挥所召开了个纵队司令、政委的作战会议,说明了敌众我寡的严重形势,我必须在东西两路敌人中选其西路整三师为攻击目标。指出不把整三师吃掉,我们就要被敌人赶过黄河,背小包袱上太行山。所以我们要集中全部力量把整三师吃掉,并分析,西路之敌虽多于东路之敌,但除整三师外均属杂牌军,他们与蒋介石嫡系整三师矛盾突出,战时各自保存实力,不会积极支援整三师作战。整三师从追击中原军区部队中途调来,是疲惫之师,人地生疏,仓促上阵,我军集中优势兵力完全能够吃掉,蒋介石的这个主力,断其西路这个大钳,我趁机分割围歼,各个突破,即能彻底粉碎敌之进攻企图……六纵队司令王近山,外号叫“王疯子”,他对整三师嚣张的气焰十分气愤,火冒三丈,再也坐不住了,霍的站起来,他发言说:“一号(刘伯承司令)二号(邓小平政委),我和杜政委商量过了,用我们六纵去拼。剩一个旅,我当旅长,老杜当旅政委,剩一个团,我当团长,老杜当团政委,剩一个连,我当连长,老杜当指导员。就是全纵队拼光了,我们对得起党,对得起哺育我们的太行山父老乡亲……”接着杜义德政委立即站起来,向刘、邓首长说道:“近山同志的誓言就是我的誓言!近山同志的军令状就是六纵全体指战员的军令状!”说罢,他紧紧地和王近山站在一起,两双炽热的眼睛期盼着刘、邓首长的决定。刘、邓首长高兴地听完了王近山司令和杜义德政委的发言,邓小平政委激动地把手在空中一挥,我支持你们六纵去和整三师去拼,担任主攻任务。你们有条件,相信你们一定能打好!刘伯承司令员接着说:“政委说了算,你们打!”就此,第六纵队(第十二集团军的前身)荣任了歼灭整三师的主攻任务。

二、勇猛攻击,肉搏厮杀,全歼顽敌

刘伯承司令员把王近山、杜义德叫到身旁,用手指了指地图,李达参谋长即用一根小棍子在大、小杨湖、天爷庙、大黄集一带划了一个圈,这就是歼灭整三师的预战地域。刘司令员接着说,你们歼灭整三师这个强敌先要采取运动防御,节节阻击,使之消耗疲惫,骄纵他,并挫其锐气,创造最终歼灭敌人的条件。王司令、杜政委心领神会,回纵队后研究决定:十八旅在兰封东北杜楼一带,十六旅在白毛集、纸坊,十七旅在大张集地域,均用一部分兵力,组织运动防御,节节抗击,达到目的后转移到预订地点。三次成功的阻击作战,时间共计九天,整三师前进50公里,一路喋血,伤亡1500余人,其中五十九团团长自称为“虎将”的向介江亦被我击毙。敌人进占白毛集后,误认为我军败退,说我军不堪一击了,整三师大张旗鼓的吹嘘其胜利,并开祝捷大会,更加骄横和忘乎所以,叫嚣再加把劲即占领菏泽。9月3日敌五十九团和五十八团猛攻大张集,遭到我纵十七旅的顽强阻击,李德生旅长指挥五十团与敌鏖战,彻底粉碎了敌人攻势。大张集仍固若金汤,敌难以前进寸步。天近黄昏,全师被迫逼至我军预战地域(大杨湖、小杨湖、天爷庙、大黄集)转入仓促防御。其右邻四十七师、左邻四十一师分别被我阻击于桃园集和常路集、东明地区。整三师形成了孤军突击,便于我军攻歼的有利态势。刘、邓首长决心当晚对整三师发起进攻。我六纵队集中兵力围攻整三师的要害部位大杨湖地区,大杨湖约300余户人家,村内有许多砖瓦房,村周围有断续土墙围绕,村四周地形开阔,纵队决定十六、十八两个旅分别从大张集、苑砦、马庄合击大杨湖,十七旅    位于杨磨头待机。战斗发起三、四两日夜晚,由于敌人防御部署严密火力强,村外地形平坦不方便接近敌人,加之通信联络不畅通,协同动作不好,故几经攻击,在外围仅歼敌一部,未能突破敌主阵地瓦解敌防御。此时,敌各路援兵火速向整三师靠拢,最近之敌四十一师已进到东明集距我20公里,四十七师已到白毛集,情况万分严峻。为了不让敌援兵与大杨湖守敌靠拢,必须迅速攻破敌阵地,歼灭大杨湖守敌。刘、邓首长在此关键时刻,对六纵强调指示:大杨湖是整三师的要害,必须从这里开刀,才能打乱整三师的阵势,然后协同友邻,从速将敌歼灭,你们要集中兵力四面包围,重点突破,勇猛攻击,不惜一切代价全歼大杨湖守敌五十九团,打开战役的突破口,为战役全胜创造条件。

这时王近山(王疯子)与杜义德政委商量后,根据刘、邓首长指示,5日拂晓,在大张集纵队指挥所召开了旅以上干部作战会议,传达了刘、邓首长的指示。王近山说,我和杜政委在刘、邓首长面前代表纵队发了誓言、立了军令状,军中无戏言,完不成任务就要军法从事。今天晚上我们对大杨湖的攻击,这是背水一战,决胜的关键时刻,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我要求大家用“烧铺草”(即大别山把人生前铺的草烧掉)的精神去和敌人拼。大意是决一死战,所有的东西都不要了。要你们把茶壶盖子拧开,把开水一下子泼在敌人的头上,你们所带的子弹、手榴弹、炮弹统统都要打到敌人身上。我决心要用全纵队把五十九团拼掉,肉搏刺刀见红或用牙咬、啃也要啃掉五十九团,为战役的胜利创造条件。为此,纵队决定十八旅并配属十七旅四十九团担任主攻,从马庄向大杨湖实施主要突击;十六旅主力由北相继进攻并准备机动;十七旅(欠四十九团)配置在大张集为预备队;四十八团向大黄集,五十三团向周庙实施警戒并阻击来援之敌。为了集中火力打开突破口,将全纵队82迫击炮以上口径的火炮编成火力队,由十七旅参谋长赖光勋任队长,配置在大杨湖东侧占领发射阵地,支援突击部队攻击。

5日23时30分,全线同时发起猛攻。在此关键时刻刘伯承司令员亲自来到我六纵指挥所进行指挥,并风趣地说:“我给你们看大行李来啦,你们放心的去打嘛!”刘伯承司令员的到来更加鼓舞了全纵队全体指战员的斗志,增强了大家的胜利信心和勇气。纵队首长立即到了旅指,旅的首长到了团指,团长、政委有的到了营,有的跟随突击队冲锋,顿时大杨湖村沿,敌我火力交织,成了一片火海。部队在火海中奋不顾身前仆后继地向敌人冲锋。此时一发炮弹打进了王近山司令的临时指挥所(距敌前沿仅800米),炮弹爆炸,炸死他身边的王照华作战参谋。他把生死置之度外,仍沉着冷静、全神贯注地手持电话话筒不停地指挥。五十四团团长卢彦山首先报告,在村西角攻占了两个院子和民房;接着五十二团团长于振河报告,他们在村北攻入村内,占领了数处民房和一段土墙,四十九团团长宗书阁报告,他们从村东    南角突破,正在与敌激战。各团接连报告,敌向我突入的部队展开了猛烈的反扑,企图乘我立足未稳迫我撤出。四十九团三次突入敌人阵地,均遭敌连续反扑,被迫撤至村沿。五十四、五十二团亦遭敌猛烈的火力拦阻,进展困难。我占村沿的部队,由于伤亡较大,又遭到敌连续反扑,眼看难以巩固。

值此千钧一发之际,为了巩固和发展突破的成果,纵队王近山首长命令十六旅四十六团、四十七团和十七旅仅有的80余人的五十团由村东迅速投入战斗,向敌实施猛攻;并命令十七旅副旅长尤太忠跟随预备队进入村内协助纵队韦杰副司令,指挥村内战斗。预备队四十六团、四十七团对敌实施勇猛攻击,逐墙逐屋逐沟和敌争夺,进行肉搏厮杀,有的战士牺牲了还抱着敌人咬着敌人的耳朵和敌人死在一起,实现了他生前的誓言,对胜利进行了奉献。几经反复争夺,将敌压缩在村西部。敌见我来势勇猛,乃集中兵力固守待援。正在激战中,申倪砦(大杨湖西南3公里) 之敌,约二个多营的兵力,在5辆坦克的配合下,突向我五十四团的侧后猛烈冲击,企图接援大杨湖守敌南撤。大杨湖敌人闻坦克响声,支援兵到达,又拼命向我反扑,战斗更加激烈。我五十四团在内外敌人夹击下,浴血奋战,英勇抗击,连续打退了敌人的多次冲击,很多同志几次负伤,坚持不下火线,继续和敌人拼杀,直到最后牺牲。有的排只剩几个人,仍然坚守阵地,阻击敌人不让他逃跑。激战至后半夜,该团仅剩百余人,团长卢彦山、政委李少青、参谋长、政治部主任亲率警卫员、通信员、电话员、司号员、卫生员、炊事员、饲养员投入战斗,顽强坚守阵地,寸土不让。但敌人仍连续向该团猛烈冲击,情况十分危急,值此严重关头,十八旅肖永银旅长命令五十三团主力,在五十四团方向对敌实施勇猛的反击,有力地支援了五十四团的战斗,并巩固了一角阵地,截阻了大杨湖的敌人逃跑。纵队王近山首长决定从速解决战斗,倾全力再次组织攻击,尤太忠副旅长拂晓前率四十六团、四十七团、五十团(该团仅剩80余人),对敌发起最后的攻击,协同十八旅部队全歼大杨湖守敌。部队奋不顾身,冒着敌人的火力,在枪林弹雨中反复冲杀,前仆后继,有的班仅剩一、二名战士,他立即主动参加另一个班的战斗,有的连干部伤亡,战 士挺身而出,代理指挥。四十六团唐明春副政委带领战士冲上敌人的房顶向顽抗之敌喊话,并向敌院子内投掷手榴弹迫敌投降。大杨湖顽抗之敌在我勇猛顽强攻击震撼下和连续优势兵力打击下,伤亡递增,战斗力逐渐削弱,锐气消失,被围困在村西两个大院被我攻破,敌人约300余人包括五十九团代理团长吴耀东均被我纵俘虏。战至6日8时,我终于全部歼灭大杨湖的敌人,在整三师的“胸膛上”劈开了一个大缺口。

在大杨湖守敌被歼的同时,我右邻二中纵队在大黄集,左邻七纵队在周庙、小杨湖地区各歼敌一部,从而打开了战役胜利的局面。敌整三师顿时阵势大乱,6日赵锡田即率残部向南逃窜被我军歼灭。我三纵七旅二十一团第七连活捉敌中将师长赵锡田。我纵队十六旅乘胜追击,协同二、三、七、纵,于7日在追击途中又歼敌四十七师之一二七旅和四十一师之一二二旅。至此,定陶战役胜利结束。

三、党中央毛主席电贺传令嘉奖

此役我军共歼敌4个多旅,共计17000余人,生俘敌中将师长赵锡田以下12000人,毙伤敌二十旅旅长、谭乃大以下5000余人。缴获坦克6辆,大小炮200余门,轻重机枪710余挺,长短枪4300余支,汽车14辆,电台15部,以及其他军用物资不计其数。刘、邓首长把定陶战役的胜利呈报毛主席党中央。9月7日党中央、毛泽东主席致电刘伯承、邓小平:“6日23时电悉,甚慰,庆祝你们歼灭第三师的大胜利,望传令嘉奖全军。”8日7时又电刘、邓:“7日13时电悉,甚好,甚慰。”9月12日,延安解放日报发表了《蒋军必败,我军必胜》的社论,社论指出;“定陶战役的胜利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大胜利。这三个胜利对于整个解放区南方战线,起到了扭转战局的重要作用。”9月16日毛主席发出《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指示,其中把定陶战役作为范例,让各大区作战学习。刘、邓首长在表扬六纵的通报中说:“在此次陇海战役及消灭整三师的作战中,各部都能在统一方针下完成本身战斗任务。尤其以六纵在王近山、杜义德、韦杰、鲍先志诸同志领导下,以极不充实的部队,圆满地达到每一个战斗任务,表现了始终如一的高度积极性、顽强性和勇猛的战斗作风,我们特对六纵全体官兵表示敬意并通令嘉奖和表扬。”

我纵队血战大杨湖,歼灭整三师胜利取得源于组建后在军区党委刘、邓首长用毛泽东思想、古田会议精神教导培育传承部队,在党的绝对领导指挥下,在政治工作坚强保证下,在军党委暨王近山老军长的亲自带领表率作用影响下,指战员的政治思想觉悟忠诚于党的观念,和无私奉献精神普遍得以提高,战斗积极性、主动性、顽强性大大加强。在面对强敌的情况下,充分体现了我军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大无畏英雄气概,充分体现了我军能打硬仗、恶仗、胜仗和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战斗作风,可称谓习主席倡导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之典范。

在新的历史形势下,在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的领导指挥下,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贯彻落实习主席一系列强军指示,弘扬战将精神,继承我军光荣传统,实现强军目标,做好打赢准备。随时听从习主席,中央军委的命令,再展二野劲旅雄风,干净彻底全部消灭入侵之敌,为党、为国、为人民做出新的贡献,为十二集团军再创历史辉煌,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最后再点赞老军长几句,以表达我对他百岁诞辰的庆贺和崇高的敬意:

      战将英名传天下,辉煌功勋神州扬。

      毕生征战为人民,血染河山忠于党。

      军政廉优指挥强,勇猛顽强作风良。

      勇挑重担夺头阵,听党指挥打胜仗。

      战将精神传后代,强军御敌保中华。

     

(浏览 2,78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