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敬爱的刘伯承元帅诞辰一百三十周年

蒋克诚之子——蒋援和

今年12月4日,是刘伯承元帅诞辰130周年,刘伯承是中国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政治家,当代卓越的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家。

刘伯承,1892年出生于四川省,经历了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三个历史时代。1911年,他在家乡参加了辛亥革命,在反对北洋军阀的护国、护法战争中以骁勇善战闻名于世,在丰都之战中右眼中弹致残。1926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参与组织四川泸州、顺庆起义,任国民革命军四川各路总指挥,国民革命军暂编第十五军军长。1927年,国共合作的大革命失败后,他参与领导八一南昌起义。以后赴苏联入高级步兵学校、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1930年夏毕业回国,先后任中共长江局军委书记、江西中央苏区红军学校校长,中共中央军委总参谋长。抗日战争时期,他任八路军129师师长,率部转战敌后,发展人民游击战,创建了晋冀鲁豫抗日民主根据地。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晋冀鲁豫军区、中原军区、第二野战军司令员。他指挥了上党战役和平汉战役,1947年6月。率领十二万大军南渡黄河挺进中原,揭开了人民解放军对国民党军队全国性战略进攻的序幕。他在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大西南战役中,表现出卓越的军事才能,对于全国解放战争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建国初期,他任西南军区司令员。他从1951年起,长期担任军事科学院院长兼政治委员。他提倡学习先进军事科学,为推进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现代化、正规化建设,辛勤培育了大批高、中级军事指挥人才。他于1955年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1959年到1980年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刘伯承元帅对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无限忠诚,对中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极端负责任,对同志、对部属和士兵极端关怀爱护;他把革命家的品质和学者的品质集中于一身,虽处极度紧张的战争环境,仍然刻苦学习和从事著述;他遵守纪律,顾全大局,严以律已,宽以待人,能团结绝大多数人一道工作,能统率百万大军齐心一致地去战胜强敌,夺取一个又一个伟大胜利;他通晓唯物辩证法,善于总结新经验和创造新理论;他始终坚决依靠群众和走群众路线,勇于自我批评;他始终坚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始终坚持艰苦奋斗的工作作风。

今天,在与大家缅怀刘伯承元帅历史丰功伟绩时,追忆一下抗日战争时期,我父亲蒋克诚八年在太行山抗日根据地成长、战斗的经历及和刘伯承师长的几次接触情况。1937年,父亲抗日军政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八路军总政治部作民运和青年工作,9月,以八路军军事教官身份在山西太原市国民师范师学校组织、筹建有国民党左派、各方进步人士、青年学生、部分县代表参加的各类集训班,和其他八路军首长一起讲授我党抗日主张、游击战的战略战术等,宣传和鼓励群众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11月,在山西太谷县组建了太谷第一支达千人的抗日武装—-游击自卫队。年底,父亲与秦基伟一起,将这支抗日武装带到了太行山根据地。1938年,这支抗日武装已达2000多人与其他两支游击队整编为太行军区独立支队,秦基伟为支队长、赖际发为支队政委,父亲为支队作战科长。这支抗日武装在太行军区领导下,在更广泛地域开展游击战、伏击战,有力地削弱了日伪军有生力量。

1940年2月,父亲任129师新编10旅29团参谋长兼二分区参谋长,组织部队参加了华北榆茨、太谷、昔阳、和顺、寿阳、辽县等县和地区对日军作战。“百团大战”期间,8月16日,由刘伯承师长、邓小平政委颁布的《正太战役作战基本命令》第三条、戊项中,亲自任命父亲为石拐留守主任,指令有关部队将破击、占领、拆毁据点等敌情查明后,利用电话向父亲报告,然后,父亲以转达给刘伯承师长。通过《正太战役作战基本命令》看到刘伯承师长工作作风非常严谨,命令条款专业细致。每次大战前总是作到心中有数还非常了解关心部属,做到万无一失。1941年初,父亲任129师新编10旅参谋长兼晋冀鲁豫交通司令,代领部队多次同大股日、伪军作战,多次完成急难险重护送等任务,在一次护送我军唯一炮兵团和大批进步青年及大量重要物资去延安途中,同2000多日、伪军发生战斗,战斗打的十分激烈、残酷。父亲在前沿指挥掩护部队战斗时受伤仍指挥部队打退了日军多次疯狂进攻,使炮兵团安全通过,圆满完成护送任务,受到上级首长表扬。

1942年4月,父亲任太行军区第五军分区副司令,司令员是皮定钧,这期间参加和参与指挥了太行部分地区42年夏季对日、伪军“反扫荡”作战。在军分区任职期间,父亲多次找上级领导请求表示不论职务高低只要能到野战部队打仗就行。年底,刘伯承师长亲自找我父亲谈话说:“你的请求我们考虑过了,同意你的请求,现在你还年轻,想让你到34团去当团长,这个团原是129师特务团,是红军团,团里的营、连干部基本都是红军,派你去比较合适,希望你把这支队伍代领的更好,保留你的旅级待遇”。刘伯承师长同时又讲了当时国际和国内形势、晋冀鲁豫地区的情况,又亲切的询问了军分区和其他一些情况。这次谈话内容父亲牢记了几十年,谈完话后,父亲高兴的到任去了。随后,父亲率领34团多次担任主攻团,参加了一些战役、战斗,打了多次硬仗恶仗和胜仗,完成多次攻城拔寨任务。在豫北部分地区开辟了解放区并建立地方政权和村级党组织。

1945年9月,父亲在晋冀鲁豫军区刘伯承司令员组织的“上党战役”中,率领34团参加并承担主攻团,出色完成了突破敌人重兵固守的防御地域,攻上了1000多米的老爷山和磨盘脑主峰(战役主战场之一),重创守敌,后在追击和围歼战中围歼了敌人一个团和一个山炮连。俘虏敌团长等1000多人,在战役中缴获轻重机枪五十余挺、长短枪1000多支,还有3门半山炮和大量马匹、鞍具及武器弹药。第二天上级领导来到34团住地赞扬说“我来看看你们,听说你们缴到炮了,还缴了不少武器,你们打得很好”。两天后,俘虏兵经过教育,有1000多人报名参军,首先组成了34团山炮连。由于34团在林县地区活动时间比较长,在人民群众中威望较高,“上党战役”时,地方党组织就发动群众踊跃参军,动员了1200多名基干民兵,由县委书记派人送到34团。34团一下子变成近4000人,仅团部直属就编成七个连队,三个营实行四四制的大团。

1945年10月中下旬的一天,师部来电话要父亲到涉县赤岸师部。刘伯承司令员亲自找父亲谈话,大意是“我们抗战胜利了,日伪军已向我们投降,但是国民党蒋介石又来抢夺我们抗日胜利果实,根据斗争形势的需要,现在调你去东北。你带太行军区三个干部团(三分区干部团、五分区干部团、六分区干部团)马上出发,同兄弟部队与国民党军“抢占”东北,组建部队,当好把门将军。要发扬老根据地老部队的光荣传统,遇到攻坚或防御战,应把困难设想得多一点,把准备工作考虑得更周到一点,把游击战、运动战经验带过去”。这样,父亲遵照刘伯承司令员的指示带领三个干部团600多人(基本都是连以上干部),奔赴东北战场。战争年代,父亲率部在东北、华北、中南、朝鲜等地参加了多次战役、战斗和剿匪取得连战皆捷。父亲后来说,这些战绩都与当年在晋冀鲁豫受到刘伯承师长教导和影响是分不开的。

刘伯承元帅的光辉业绩和革命献身精神、爱国主义情操和坚定的信念、为中华民族所做出的贡献,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怀念。

2022年12月4日

(浏览 1,12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