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中将下令:去中国人最强的部队抓个俘虏,结果美军死伤1800人播报文章

这才是战争

我有一个读者是志愿军39军的铁杆粉丝,还有一个读者是志愿军26军的子弟,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集中写一下39军和26军的战斗。

39军是志愿军战绩最好的部队,虽然我在以前的文章里因为38军打了志愿军最佳进攻战斗和最佳防御战斗将38军列为第一,但实际上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总体表现最好是39军,他们打的战斗,都是教科书式的。

对于这一点,美军和我的认识是一样的。1951年美军的秋季攻势结束后,志愿军39军接替了47军的防务,在6个多月后重返一线作战。情报部门向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中将报告志愿军47军的阵地已由39军接防,于是范弗里特给39军当面的美军第3师下达了一个命令:“你当面的中国人已变为39军,这是中国人最强的部队,远远高于平均水平。因此第8集团军当前的首要任务是从39军抓一名俘虏,以查明39军现在的作战能力和作战意图。”我们这里要注意到,堂堂美军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居然把从39军抓一名俘虏列为第8集团军的首要任务(Eighth Army made it a top priority to capture prisoners from the 39th Army in order to confirm its capabilities and intentions.),可见美军对39军的忌惮和重视。

美军第3师在朝鲜战争美军参战部队中属于中上等水平,并非等闲之辈。志愿军对其评价甚高,称:“该师善于夜战和小分队袭击、骚扰。”连志愿军都这样评价,可见美军第3师的夜战和小分队作战能力在美军中属于翘楚。既然美军第3师以夜战、小分队袭扰闻名,范弗里特认为让该师去抓一名俘虏,这个任务应该手到擒来。


美军第3师师长克罗斯,他两个月前接替索尔成为师长


接到范弗里特的命令后,美军第3师新任师长克罗斯少将把部队的作战计划调整为“专注小分队巡逻和突袭,打败中国人的任何进攻和反抗”,并命令下属各团,必须活捉一名39军的俘虏;他把捕俘行动定名为“圈套行动”,名字非常形象生动,但效果如何呢?

克罗斯的命令刚刚下达,就被打了脸,先动手的反而是刚刚接防阵地的39军。我在以前的文章说过,中美两军任何部队换防,对手都会发起一些进攻,先来个下马威再说。可没等美军第3师动手,39军却一反常态先动手了,志愿军也需要抓俘虏来了解当面美军的情况。

12月7日,39军第一梯队师115师派出了345团2营副营长率领的11人捕俘分队(团侦察排5班、4连8班部分人员组成)在138高地捕俘成功,击毙美军2人,俘虏1人,反过来先查明了美军第3师的兵力部署。真不知道让人说什么好,美军第3师雄心勃勃要“打败中国人的任何进攻和反抗”,要查明志愿军39军的作战能力和兵力部署,结果自己先成了透明的一方。

吃亏后的美军立即展开了报复。


美军巡逻队


12月9日至17日,美军第65团1营小分队在夜间连续偷袭115师343团8连3班防御的上浦防小南山三次,均被击退。其中12日美军的偷袭伤亡13人,17日伤亡26人,损失惨重。

12月9日至11日,美军第65团3营小分队也在夜间连续袭击345团5连1排防御的168高地九次,均被击退。

12月23日,恼羞成怒的美军第65团团长林赛上校改偷袭为强攻,命令2营在团坦克连的协同下再次进攻上浦防小南山,一定要打赢这一仗,抓一个活的志愿军回去。这时在阵地上的是343团8连2班,结果这个班比3班打得更好,连续击退美军一个营9次进攻。


进攻上浦防小南山的美军坦克


志愿军战史并不知道美军出动如此大的兵力,但美军战史写得很清楚,坦克整连、步兵两个连(还有一个连为预备队)。一个班打败一个营,这太牛逼了。2班加上指挥战斗的副排长和加强的一挺轻机枪总共才16个人。美军第65团2营在23日1时发起进攻,经6小时激战后,美军四次进攻被打退,2班已伤亡13人,只剩副班长梁庆友,战士林青山、翟维金3个人。结果在白天的战斗中这3个人有如天神附体,梁庆友守正面,林青山守右翼,翟维金守左翼,谁先打退自己这边的美军立即去支援战友。三个人奔走呼号,左右堵截,竟然又连续打退美军四次进攻,战斗中翟维金不幸牺牲。在美军第九次进攻中,梁庆友和林青山退守坑道,又坚守了三个小时,美军拼命想活捉两人,始终未能得逞,被迫撤退。美军兵力来自于美军记载,一个班打败一个营,这在志愿军中也是罕见的壮举。


(其实我们可以从示意图中看出,美军捕俘都是袭击志愿军前沿阵地,而志愿军捕俘经常深入美军腹地,成功率的一个重要区别就在于此。)


12月30日,美军第15团3营派出一支巡逻队偷袭345团4连2排防御的143高地。晚22时,美军巡逻队进入6班伏击圈,15分钟全歼该敌,击毙12人,俘虏2人,自己无伤亡。

在117师方面(这一阶段116师为预备队),他们和115师一样,也是主动出击。12月6日晚,117师侦察连2班隐蔽出动,在厚厚的积雪中潜伏了一个晚上,终于在7日清晨等来了美军第65团的巡逻队,打死打伤美军9人,自己无伤亡。

12月12日,349团8连连长率1班在新村南山再次潜伏整晚,13日清晨该班伏击成功,全歼美军第65团巡逻队28人,自己无伤亡。

12月25日晚,351团侦察排一个班深入323.6 高地活捉美军哨兵1人。


(39军和美军第3师交战的驿谷川群山,后来美军称此为“中国人的游乐场”,志愿军在这与美军捉迷藏,而美军则汗流浃背)


117师这边的战斗要比115师少一点,原因很简单,他们的当面之敌是美军第65团一部和骑兵第8团一部,美军骑兵第1师的其他部队都回日本了,就留下骑兵第8团配属给美军第3师,这帮美国大兵一肚子意见,自然不肯卖力。不过117师很快会碰到一个愣头青。

12月底,美军第45师第180团接替了配属给美军第3师的美军骑兵第1师第8团的防务,美军骑兵第8团返回日本,至此美军骑兵第1师全部退出朝鲜战场。刚上战场的美军第180团非常积极,立即投入到“圈套行动”中。12月29日,美军第180团一个连强攻志愿军351团5连8班防御的205高地,激战整日后,美军败退,伤亡60余人,志愿军仅牺牲、负伤各2人。在一年多后的1953年1月,同样是在这座205高地上,志愿军23军打了著名的“丁字山战斗”。其实战斗规模和战果跟39军117师351团基本相当。可为什么23军的“丁字山战斗”这么有名,39军的“丁字山战斗”却几乎没人知道呢?


支援美军第180团的炮兵前观


这里就要结合刚刚说到的115师343团8连2班的上浦防小南山战斗一起说一下了。志愿军后入朝的部队,与前期入朝的部队,特别是38、39、40军这三个王牌军相比,战斗的规模和战绩都要小很多。因此同样规模和战绩的战斗,38、39、40军基本上没怎么宣传。在这三个王牌军眼里,这些战斗不值一提。可实际上,很多战斗都能排进志愿军经典战例,甚至比广为宣传的其他部队的战斗打得更好,特别像上浦防小南山一个班打败美军一个营,这真是不得了,翻遍志愿军战史,很难找出第二个例子。

12月30日,美军第180团又以一个排的兵力从346.6 高地向349团9连5班防守的下朔谷东南无名高地进攻。神枪手李红斌一枪击毙美军排长,失去指挥的美军大乱,美军第180团入朝第二仗又吃了败仗,志愿军无伤亡。

1951年12月,美军第3师伤亡982人(美军数据,包括非战斗伤亡,下同,美军很多非战斗伤亡在志愿军定义里属于战斗伤亡),却没能抓到志愿军39军的俘虏。


美军第1军军长奥丹尼尔


1952年1月,不甘心失败的美军第3师继续“圈套行动”。挨了范弗里特和美军第1军军长奥丹尼尔少将训斥的美军第3师师长克罗斯严令部队必须打赢一次战斗。特别是军长奥丹尼尔尖刻的嘲讽,让克罗斯有点无地自容。这也不能怪奥丹尼尔,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是美军第3师的师长,在李奇微的推荐下出任美军第1军军长,结果出任军长才四个月,自己的老部队就给他丢脸了。


美军第15团团长克鲁克斯


可是,克罗斯接到的却是一个接一个的坏消息。之前美军第65团团长林赛吃了败仗,这个月相比更倒霉的就是他的左邻美军第15团团长克鲁克斯上校,他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去。

1月10日晚,美军第15团一个排偷袭志愿军115师345团防御的旧岱洞南山7号阵地,被3班两个战斗小组打败,还丢下俘虏1人。

1月12日凌晨3时许,美军第180团一个连偷袭志愿军117师351团4连防御的芝山阵地(即“丁字山”中东侧的山头)。其先头排隐蔽迂回,抄后路偷偷摸到了4连的阵地上。幸亏60炮班班长刘汝明发现敌情,立即用腿夹住炮身在3名装填手的配合下发射百余发炮弹,将美军逼退至阵地外缘交通沟内,赢得了时间。听到炮声后,4连迅速冲出坑道,趁突入之敌立足未稳,立即发起反击,在被动局面下扭转了战局,美军再败。

1月12日、13日、27日晚,志愿军115师343团7连一个班,345团机枪2连一个班、9连一个班连续在老秃山、仙壁、鱼积山里南山设伏,三次均成功截获来偷袭美军第65团分队,三战三捷。


美军第65团重机枪阵地


1月14日晚,美军第65团再次袭击143高地,又被击毙7人,俘虏3人。

1月23日晚,美军第15团又对343团7连2排防御的222.9高地发起强攻,又惨遭败绩。

有的读者肯定会问,这些战斗39军都是怎么打赢的,有些东西就不方便讲了,不过可以看张照片,这是39军诱骗美军巡逻队屡屡成功的一个小法宝——稻草假人。美军巡逻队老是把这些稻草人当成真目标,见下图。



得知美军第3师连续两个月徒劳无功,暴跳如雷的范弗里特大发雷霆。美军第3师师长克罗斯在报告中写道:“每天晚上我都派出巡逻队对中国人的前哨进行快速突击,但中国人的防御,无论白天还是晚上都非常出色。”之后克罗斯用长篇大论阐述了第3师在突破志愿军39军前哨线方面的困难。

克罗斯和奥丹尼尔总结教训后认为,美军第65团团长林赛上校明显不能胜任团长的职务,在他们的坚持下,范弗里特撤掉了林赛的团长职务,由科迪罗出任新团长。

到了2月,美军终于挽回了颜面,2月15日至16日,143高地再次发生激战,美军第65团终于带回了一名重伤的39军俘虏。这时美军充分显示了他们“人道”的一面,美军没有给这名志愿军战士治疗伤势,而是直接开始了审讯。这名重伤的战士没能熬过美军第一轮的严刑拷打。

范弗里特终于拿到了美军第3师关于俘虏一名志愿军39军士兵的报告。微笑着打开报告的范弗里特越看越紧锁眉头。什么?俘虏伤重死了?没能获得39军的兵力部署?

随后,愤怒的范弗里特把报告重重地摔在桌上。为了抓住这名志愿军俘虏,美军第3师付出的代价是203人伤亡,10人被俘。

沉默了很久后,范弗里特下达了命令:“立即停止圈套行动!”

其实范弗里特还没有算上美军第3师在1951年12月和1952年1月在“圈套行动”中的伤亡。加上这两个月,美军第3师为了捕捉一名39军的俘虏,付出了差不多1800人的代价。

这就是39军,美军眼中志愿军最强大的王牌部队。

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浏览 21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