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英雄八连:敌人接连投出手榴弹,他俩拾起落在近旁的又扔了回去

在上甘岭597.9高地的石壁上,镌刻着永不磨灭的一行字: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等功臣、杨根思式的英雄王万成、朱有光永存不朽!

时光在无情地流逝,但英雄的故事却永不磨灭。



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上甘岭的坑道里曾发生过许多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这些故事值得我们永远记取和缅怀。

1952年12月6日,《人民日报》在第一版以《志愿军某部在上甘岭创光辉战例》为题,报道了志愿军第三兵团十二军三十一师第九十一团八连的英雄事迹。


小兵群“添油”战术


597.9高地,在整个上甘岭防御战役中,是敌人攻夺的主要目标之一。在志愿军第十五军刚夺回597.9高地大部分表面阵地之际,敌人依仗其空军、炮兵优势,向我十五军部队实施疯狂反扑。我第三十一师,奉志愿军第三兵团、以及第十二军转达的陆续先后“三调91、92、93团”的紧急命令,首先投入到上甘岭地区,接替并陆续换下原十五军防区部队,担负起上甘岭两个高地(597.9高地、537.7高地北山)全部稳固和恢复、收复失地的作战任务。



志愿军第十五军四十五师政委聂济峰将军回忆:“毛泽东主席批准了第三兵团和志愿军总部的部署,由十二军组织一个前线指挥部,李德生任前指,领导指挥所有参战部队。李德生同志给前线带来信心和力量,带来了决心。特别是对这个部队,我们当时都叫他老大哥。老大哥来了就有个老大哥的气派,所以,不论是干部还是下面劲头就鼓的更足了。”


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第45师师长崔建功(右一)、师政治委员聂济峰(右二)等在坑道内研究作战方案。


第三十一师九十一团率先投入到上甘岭597.9高地战斗,遵照志愿军第三兵团10月27日命令、11月1日紧急命令等多次命令的核心要旨,担负起收复597.9高地,并坚守防御的作战任务。

敌人的炮火和敌机向597.9高地猛烈轰炸,阵地上不利于投入较大兵力。三十一师前线指挥所首长指示该团,发扬红军团光荣传统,以独创的小兵群“添油”战术,发扬单兵或战斗小组孤胆作战的英勇顽强战斗作风,以减少炮火轰炸造成的无谓伤亡损失。三十一师前线指挥所又与九十一团领导会商后,决定采取每个连上去打一天再轮换的‘车轮战法’,以利于全团养精蓄锐,避免过度疲劳,保障持久连续作战。



该团八连奉命首批投入597.9高地表面阵地的防御战斗。八连发扬了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和灵活的运用战术,要求全连指战员尽量多带弹药;冲锋枪手每人至少带500发子弹、2个莫洛托夫手雷、10颗手榴弹、1个炸药包;步枪手放弃携带步枪、改为携带自动武器或徒手,徒手者每人至少带2根爆破筒、6颗莫洛托夫手雷、4颗手榴弹、2枚甲级手榴弹。尽管增加负荷较重,但弹药火器准备较为充分。并要求每个战士,必须携带工兵锹、镐一把,以利于随时就便构筑和抢修工事,更好的保存自己,消灭敌人。

杀敌“土办法”——“手榴弹打空炸”

11月2日凌晨7时,敌人8辆坦克进抵我阵地山脚下直接摧毁射击。同时,在我阵地西南无名高地一带的敌人,以迫击炮、无后座力炮等火力,对我阵地进行压制和破坏射击。继而又出动飞机,结合曲射炮构成火制地带,封锁我坑道口和运动道路。持续了2个小时后,我地表工事全毁。八连采取“快出、快看、快回”的野战观察方法,沉着冷静判断敌情,未有任何人员伤亡。



九时五十分,美7师31团、空降兵187团一个营的部队向我发起了多次攻击。首先以一个连的兵力,分排对我主峰3号阵地攻击,均被我八连三排利用机枪火力,将敌赶向中间,而后,居高临下集中自动火器、短兵火力,实施歼灭,配合正面防御的5班,将敌击退。

十时,敌约两个连的兵力分三路向我九号阵地猛烈攻击,主要突击方向指向9号阵地左翼。同时,以两个排的兵力向10号阵地攻击。我八连采取小兵群‘遇零添油’,逐次投入兵力的战法,与敌近战;依托残缺坑道、防炮洞、堑壕、交通壕、弹坑、石崖、残存工事,不断游动射击位置,与敌激战。我三排四班、五班、六班战士巧妙利用地形,英勇奋战,分别击退了敌人的四次冲击。

敌第一波次强攻未成,继以残存兵力不断向我攻击,企图消耗我弹药和有生力量。此时,八连采取“以小对小”的打法,只以老战士1人或新老战士各1人迎击,主力则抓紧时间抢修工事,调整组织,研究对策和准备弹药等。



十二时,敌火力实施急袭后,纠集两个营兵力,再次发起更猛烈的攻击,并将攻击重点指向我主峰3号和10号阵地,以一个连的兵力迂回我侧翼,向4号、5号阵地凹部攻击。此时,八连视情况将一排逐次投入战斗,与原坚守分队二排,互相支援。他们越打越勇敢,越打越灵活,再次打退了敌十多次攻击。敌人单兵技战术训练有素,攻击接近我阵地时,常利用弹坑等隐蔽,散开趴下匍匐攻击前进。由于上甘岭表面阵地土层已被敌我双方炮火炸松,手榴弹投入土层发出‘噗’的一声,弹片爆炸后几乎没多大杀伤作用。随后,我志愿军战士机智灵活的改为“手榴弹打空炸”打法,这是十二军三十一师战士们独创的杀敌“土办法”。虽然危险,但效果极佳。“手榴弹打空炸”,既是把手榴弹拉火线拉断后,在头上转一圈、或用胳膊轮一圈后,立即投向敌人,手榴弹没落地,即在美国兵的头顶上爆炸,利用空爆迸散的弹片正好杀伤趴在地面或弹坑内的敌人。此打法,被九十一团和八连广泛开展使用,有效增大杀敌效果。

十五时起,敌再以纵深炮火急袭的同时,出动飞机12架轮番轰炸4、5、6号阵地,并以10余辆坦克向我主峰阵地群抵近,进行破坏射击。十六时,敌纠集重兵以多路向我发起全面攻击,集中2个多营兵力猛攻主峰群3号、9号、10号阵地,并用一个多连兵力,攻击西北山梁4号、5号阵地的结合部,企图以优势兵力一举攻占我阵地。战况愈加激烈,我伤亡不断增大。


杨根思式的英雄王万成、朱有光


友邻十五军二十九师八十六团八连防守的东北山梁1号阵地,遭敌伪军一个多连兵力猛烈攻击,伤亡很大,几乎全部牺牲,阵地十分危急。仅剩下一个班长,跑到3号阵地向我八连副连长冯保芝,报告情况,要求立即派人支援。冯副连长当机立断,派0号阵地上随时待命的朱有光、王万成和李士芳组成的战斗小组,先去支援。后续数个战斗小组随即跟进。

战斗小组在冲向1号阵地途中,李士芳身负重伤。朱有光、王万成二人,迅速把他转移到石崖下,又向1号阵地冲去。当进至1号阵地4、5公尺时,山头已经涌上成群的敌人,接连向他俩投出手榴弹,他俩拾起落在近旁的手榴弹又扔了回去,来不及拾取的就用脚迅速踢开,并用冲锋枪左右开弓扫射敌群。一颗颗手榴弹在敌群中爆炸,他俩冲上阵地压向敌人。可是,数十名敌人又一窝蜂涌上阵地。在此千钧一发之际,朱有光,抱着两根冒烟的爆破筒,高声喊着“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冲进敌群。王万成,也操起两根爆破筒,紧随其后,并大声喊道:“同志们,冲啊!”……


王万成烈士


随着几声震天的巨响,滚滚浓烟从东北山梁1号阵地上升起,朱有光、王万成以舍身杀敌的英雄气概,奋勇冲向敌群,拉响爆破筒与数十个敌人同归于尽,保证了后续分队迅速收复了刚被敌占领的1号阵地。他们为保卫祖国,支援朝鲜人民,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此时,主峰群前沿10号阵地战斗十分激烈。八连已经将三排分批次逐次投入战斗,剩余兵力不多了。在四班、九班、增补的友邻七连七班的密切协同下,终于将进攻9号、10号阵地之敌打退。此时,坚守3号阵地的分队,也将敌攻击打退。



战至黄昏,敌无力再攻,遂大量施放烟幕弹,掩护搬运尸体撤退。全天战斗,英雄的八连,在我纵深炮火的有力支援、密切协同下,共击退敌人以美军空降187团1个营、美军第7师31团1个营、美7师30团一部、哥伦比亚营、南朝鲜第9师第1营、第3营,共5个多营兵力先后发动的多路多梯次的四十余次反复攻击,毙伤敌近千人。缴获60炮1门、重机枪1挺、轻机枪8挺、半自动步枪52支、冲锋枪3支、卡宾枪6支、步行机4部。

上甘岭战斗中,敌人依仗其空、炮、坦等武器优势,在我前沿和纵深设置层层的火制地带,摧毁我工事、封锁道路,企图消灭我有生力量,使我无力反击和坚守。而我要大量歼灭敌人,取得战斗胜利,必须避敌之长,减少敌炮杀伤,把部队安全带到阵地上。八连在这次战斗中,周密、细致的组织了敌火下的开进与接敌运动。从而减少了伤亡,有效地保存了自己,为尔后的坚守阵地,大量歼灭敌人奠定了基础。



此次战斗中,八连指战员团结一致,密切配合,遵照毛主席关于:“灵活地使用兵力,是转变敌我形势争取主动地位的最重要手段”的教导,机智灵活的运用了小兵群、近战、手榴弹打空炸、量敌用兵等打法,在我纵深炮兵的支援下,挫败了敌人5个营以上的四十余次连续攻击,守住了阵地。

作者手记:

如果有一天我到朝鲜,我会攀上上甘岭,站在上甘岭597.9高地的那块石壁前,久久凝望镌刻在石壁上那一行永不磨灭的文字: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等功臣、杨根思式的英雄王万成、朱有光永存不朽!

“每逢佳节倍思亲”,在这中国人民举家团圆的春节即将来临之际,我时常怀念那些为了保家卫国而牺牲在异国他乡的英雄烈士们,是他们用鲜血甚至生命换来了我们如今的幸福生活。

我要大声说:我书写你们!我怀念你们!我赞美你们!

(本文作者赵国庆系原十二军宣传处干事)



本文系祖国网原创。

(浏览 7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