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来源:解放军报 魏俊彦 原 野

山势嵯峨,云雾缭绕,民风淳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首关于烈士孙占元的歌谣传唱在英雄的故乡河南林州,让孙占元这个名字家喻户晓。朴实的歌谣传唱了60多年,当年的三弓水村如今已改名为占元村。


孙占元
孙占元

出生于太行山南麓林州市临淇镇三弓水村的烈士孙占元,与黄继光、邱少云齐名,是在上甘岭战役中壮烈牺牲的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特等功臣。走进县城烈士陵园的孙占元纪念馆,这里陈列着数位领导人的题词、烈士生前使用过的物品,还有朝鲜赠送给孙占元烈士家属的7件纪念品,我却始终没有找到英雄的照片。馆内的工作人员介绍说,孙占元烈士生前没有照片,馆内只有一张烈士的画像。孙占元的连长张计发曾经趴在孙占元的墓碑前放声大哭:1949年,他和孙占元参加解放贵州的战役时,张计发当排长,孙占元当班长。有一次,两人想合张影却没有钱,这成了连长张计发一辈子的遗憾。而纪念馆仅有的那幅画像据说还是当地一位美术老师,根据孙占元亲友的回忆描绘,最后经过孙占元妹妹确定完成的。定格在画纸上的孙占元21岁左右,这也是他留在世人心中最后的印象。


1992年孙占元烈士妹妹为他扫墓时的场景
1992年孙占元烈士妹妹为他扫墓时的场景

2015年清明节,孙占元的妹妹孙立兰老人前来拜祭自己的哥哥。在纪念馆前,孙立兰望着哥哥的雕像泣不成声,回忆起了少年时代那段坎坷的岁月:父母早逝,家境贫寒。1943年,日寇横行,干旱蝗灾,他们兄妹二人与堂哥等人结伴逃荒到江苏徐州。孙立兰留在了徐州,孙占元则在抗日战争胜利后回到家乡参加了解放军。这一别,兄妹再也没有相见。

抚摸着孙占元的雕像,烈士牺牲的那一幕幕场景随着讲解员的讲述仿佛在我们眼前展现……



1952年10月14日凌晨,上甘岭上空响起炮火的轰炸声,夺回二号阵地的任务交到了志愿军一三五团七连排长孙占元手上。透过缭绕的黑烟,孙占元发现,敌方的四个火力点构成了一个梯形火力网,死死地封锁着反击的道路,形势不容乐观。

远方的枪炮声一阵紧似一阵,增援的第二梯队被敌密集的炮火挡住了。这意味着二排将要单独完成攻克二号阵地的任务。此时,一颗炸弹突然在孙占元身边炸开,巨大的冲击波将他卷到了一个弹坑里,昏了过去……等他醒过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他发现自己的右膝露着骨头,只有一层皮连扯着;左腿肌肉被削去一半,骨头外露,鲜血直流。

“排长,你的腿!”战士易才学的目光落在了孙占元血淋淋的腿部,他一边慌张地拿出急救包包扎,一边抽泣着劝孙占元回后方。“擦破……点皮,没什么。现在的形势很严峻,三排没有上来,咱们排伤亡很大。但是,我们就是剩一个人……也要把二号阵地……拿下来……”孙占元断断续续安排着任务,大滴的汗珠簌簌往下落。

在孙占元的指挥下,易才学接近第二个火力点。孙占元扣动扳机压制掩护,易才学则迅速拿出一颗手雷,向第二个火力点狠狠地掷去,随即滚到第三个火力点附近,将一个爆破筒也塞进了暗洞。随着两声爆炸,敌人的两个火力发射点被炸毁。

山下的敌人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地爬了上来。孙占元端起两挺缴获的美式机枪交替猛射,在排长的掩护下,易才学也转到敌火力点侧后,拉起手雷掷向高地上最后一个敌堡,最后一个火力点也成了“哑巴”。

这时,敌人的又一轮进攻开始了,眼看最前边的敌人要把阵地包围了。千钧一发之际,孙占元抱起一捆手榴弹,拉开导火线,奋力从阵地上滚向敌群。“轰隆隆!”几声巨响,火光迸射中,孙占元与敌人同归于尽。

孙占元牺牲后,二排战士和接应上来的第二、三梯队志愿军官兵一齐发出怒吼:“为孙排长报仇!”怀着对敌人刻骨的仇恨,官兵们向敌军发起了势不可挡的进攻。鲜艳的红旗,猎猎飘扬在了五圣山上。

1953年2月26日,孙占元、黄继光、邱少云三位英雄的灵柩从朝鲜运到了沈阳中心广场的烈士灵堂。3月6日,沈阳各界代表数万人为三位烈士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几十万群众默默肃立,迎候烈士英灵。



1955年5月14日,秦基伟将军亲自为孙占元撰写了碑文。他曾经多次深情地说:“我永远忘不了那些献身上甘岭的英雄们,他们的身影时常浮现在我眼前。”

在孙占元纪念馆前,易新黔一家三口长跪不起,而后将一双崭新的皮鞋摆在了孙占元的塑像前。问及原因,易才学的儿子易新黔动情地说:“我父亲在世的时候告诉我,当年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时,谈起战争后的打算,孙伯伯曾说过,将来要能穿上一双皮鞋,站到天安门前照一张相,回家再娶个媳妇,就心满意足了。我们来,就是替孙伯伯了却这样一桩心愿。”

随后,他们一家三口来到孙占元的故居,将易才学老人坟头的一抔黄土撒在了孙占元住过的院子里。“孙伯伯,这是我父亲坟头的黄土,我带来了两抔,一抔土撒在您的故居,另一抔土撒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您的墓前。孙伯伯,我父亲在世的时候经常念叨您,您二位老人在天有灵,今天可以相见了。”易新黔两眼湿润,久久不能平静。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山风拂过,离占元村不远的山路上传来了嘹亮的歌声。漫山遍野盛开的杜鹃花如火焰般燃烧,伴着那深情悠远的歌声,有一种永恒的精神在山水间流传……

(浏览 79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