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梁山战斗:打响渡江战役第一枪

桂星星

1949年4月,在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全面发起渡江战役之前,第三野战军第9兵团第30军第90师奉渡江战役总前委命令,在安徽和县长江北岸的西梁山,率先打响渡江战役第一枪,牵制了敌人数万兵力,打乱了国民党军队长江防御计划,为我军横渡长江创造了有利条件,在我军战史上留下光辉一页。

从1948年9月12日至1949年1月31日,经过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我军共歼灭国民党军队154万余人。但国民党当局不甘心失败,一面展开“和平攻势”,玩弄和谈骗局,以便争取喘息时间伺机反扑;一面积极部署所谓“千里江防”,企图凭借长江天险,阻止人民解放军渡江。

为取得中国革命的胜利,粉碎国民党划江而治的阴谋,党中央明确提出“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口号,号召将革命进行到底。1949年2月至3月,中央军委依据向长江以南进军的既定方针,命令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野战军和中原、华东军区部队共约100万人,统归由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和第三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陈毅、副司令员粟裕、副政治委员谭震林组成的总前委(邓小平为书记)指挥。根据总前委命令,1949年3月底,第90师万余人进抵安徽和县西梁山北边的白渡桥待命,揭开了渡江战役序幕。

西梁山海拔88米,是长江中下游在长江北岸的唯一制高点,与芜湖的东梁山夹江对峙,合称为天门山。浩浩长江在这里鬼斧神工般劈山而过,形成西梁山三面临江、只有西北角与陆地接壤的独特地貌,地势十分险要。当年李白游历此地后留下“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的千古名句,这里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

战役发起前,渡江战役总前委书记邓小平主持制定并报中央军委批准的《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中指出:为迷惑敌人,扰乱敌江防部署,第三野战军第9兵团以积极的动作攻击裕溪口、西梁山两地。西梁山可于2日或3日内夺取;裕溪口不拟迅速夺取,仅给予包围。以上均对芜湖和当涂之敌起吸引主力之作用。

由此可看出,为迷惑敌人、打乱敌人的防御部署,减轻我军渡江真正突破口处的敌防守兵力,中央军委决定采取声东击西战略,由第三野战军第9兵团第30军第90师率先攻打西梁山,想方设法让敌人产生错觉,牵制国民党军的兵力与火力,为我军主力部队渡江创造有利条件。根据敌军的防守配备,我军研究部署决定:以第269团担任主攻,第268团担任佯攻,同时第270团为师预备队,计划两三天内攻下西梁山。

1949年4月7日上午,第90师发布进攻西梁山战斗命令。当天黄昏,各团从驻地出发进入预设阵地,排除进攻道路上的各种障碍并攻占外围阵地后,迅速挖建通道、防空洞、排除地雷。8日凌晨3时,在担任主攻的第269团官兵的奋力拼杀下,国民党军很快溃不成军,纷纷向大陀山主峰逃窜。我军顺利夺取小陀山、卧龙岗阵地,官兵在巩固阵地后随即向大陀山主峰发起冲锋。国民党军凭借主峰有利地形及水面、空中交叉优势火力,向我军阵地轮番轰炸和疯狂反扑。我军遂与敌人作殊死拼夺,并击退敌军一次次疯狂进攻,战斗异常激烈,逐渐进入胶着状态。11日,第270团团长朱慕萍奉命赶到担任主攻作战的第269团第3营阵地亲自指挥,不幸被炮弹击中,壮烈牺牲。天黑前,我军攻击部队一切就绪,正准备向西梁山发起总攻时,突然接到上级命令,因国共谈判达成临时协议停战8天,我军暂停进攻,全部撤回原驻地待命,西梁山战斗至此结束。

西梁山战斗从表面上看,并未全歼国民党军,也未实现战术上的全面胜利,但给敌人制造了错觉,使敌人更加重视与加强这一带的防御,诱使敌军尽数调防部队到东西梁山等地区,从而有效地削弱了芜湖以西的江防力量,这为中路人民解放军顺利渡江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达到了预定目的。

短短数天的西梁山战斗是一场极其惨烈的大血战,包括第270团团长朱慕萍在内的约1500名官兵英勇牺牲,倒在了黎明前夜,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换来了渡江战役的胜利和整个江南的解放。

来源:解放军报

(浏览 21 次, 今日访问 3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