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拓之女邓小岚逝世,马兰村留下这些故事

舆情 来源:上观新闻?作者:北京日报客户端

留下故事




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人民日报前社长和总编辑邓拓之女、《晋察冀日报》史研究会会长邓小岚女士于3月22日凌晨在北京天坛医院逝世,享年78岁。据了解,邓小岚是日前在马兰村接受采访时突然摔倒后入院的。

邓小岚1943年生于河北阜平县易家庄村,197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化工系,退休前在北京市公安系统工作。2004年起,邓小岚开始在阜平县马兰村义务支教,为村里的孩子义务教授音乐课程。她把每年一半的时间放在马兰村,18年来从未间断。

今年2月,马兰村所在的阜平县城南庄镇的44个孩子组成的“马兰花合唱团”登上了北京2022年冬奥会开幕式的舞台,用希腊语演唱《奥林匹克圣歌》,邓小岚的感人事迹由此再一次广为流传。(此前报道:深度|冬奥开幕式为何选中这群大山里的孩子?背后有段感人故事



此前报道:邓拓女儿邓小岚:退休后她在马兰村支教17年

从北京到太行山深处河北阜平县的马兰村,自驾车需要4小时左右的时间。而在十几年前通往阜平的高速公路尚未开通的时候,早晨8点从北京出发,一路换乘火车、大巴,抵达马兰村时往往已经傍晚时分了。这条路,77岁的邓小岚已经走了17年。

“人家老爱问我,你为什么要到马兰村去?”

2004年开始,邓小岚每年都把半年左右的时间放在马兰村,为深山里的孩子义务教授音乐课程。邓小岚从小喜欢音乐和艺术,她说,唱歌是很快乐的一件事,如果一个人会唱歌,在生活中无论他高兴、难过还是受到挫折的时候,音乐会是他的一个最好的朋友。但在退休后最初来到马兰村的时候,邓小岚发现,大山的阻隔,几乎让这里可爱的孩子们失去了享受音乐带来快乐的权利。



从刚开始教孩子们唱简单的歌曲,到教他们演奏乐器、拉小提琴,再到连续四届举办马兰儿童音乐节……北京来的邓奶奶给大山里的孩子带来了无尽的欢乐,孩子们的童年也因为音乐变得绚丽多彩。



1943年的冬天,在日寇扫荡的阴影下,邓小岚就出生在马兰村旁的山林之中。抗战期间,《人民日报》前身之一的《晋察冀日报》便驻扎在马兰村。这里是邓小岚出生的地方,也是她的父亲邓拓、母亲丁一岚和众多革命前辈战斗过的地方。



出生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成长在革命的家庭,父母的志向和经历深深影响着邓小岚。入读清华大学前,还在读高三的邓小岚就递交了入党申请书,这份申请书随后被她就读的高中转给了清华大学。进入清华后,心中的热情又促使邓小岚再一次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邓小岚说,在这方面,虽然父母都是老党员,他们没有给自己提什么要求。邓小岚有自己的感悟:“真的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是非常浅显,也非常深刻的一个道理。我们国家就是因为有了共产党,才从那样一个被压迫被奴役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国家,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人民共和国。”

母亲丁一岚是开国大典的播音员,父亲邓拓在新中国成立之初长期执掌《人民日报》,“我觉得他们都是中国共产党队伍里的战士,我也要做这支队伍的一个战士。他们的行动,一直在潜移默化地给我指导。”

邓小岚入党宣誓那天,是1965年的4月28日。在之前确定她入党的会议上,邓小岚发言的题目是《从乌兰诺娃到乌兰牧骑》。

加林娜·乌兰诺娃是苏联著名的芭蕾舞演员,也是邓小岚青少年时代的偶像。“大一我再次申请入党的时候,老师跟我讲,要弄清自己加入共产党是为了什么。那个年代,劳动人民没有机会看到芭蕾舞,草原上的乌兰牧骑在艰苦的条件下给牧民演出,受到劳动群众和全国人民的喜爱。我就觉得生活、工作都应该为更广大的劳动人民服务,要是比较起来,乌兰牧骑是更值得敬佩的。”邓小岚说,这就是当时二十出头的自己面对入党时单纯而真实的想法。

特殊的历史时期曾给邓小岚的家庭造成很大冲击,但她坦言,自己对党的信任和感情从未改变,这也是父亲和母亲自始至终对她和弟弟妹妹们的教育,“听说我要入党,他们都特别鼓励。后来妈妈也一直跟我说要相信党。”



为什么要到马兰村去?为什么义无反顾在退休后把自己几乎一半的时间献给了那座小山村?邓小岚说,父亲和母亲的青春都是在这片土地上度过的。在生活方面,那当然是他们一生中最困难最艰苦的一段日子,但在精神方面,那又是他们一生中最愉快最有意义的一段时光,因为他们在那时候把生死置之度外,对党对人民作出的贡献最多。



沿着父母的足迹,77岁的邓小岚仍旧不辞辛劳地奔波于北京和马兰村之间。“我相信美妙的音乐总能让人联想到生活中美好的一面。在音乐陪伴下成长起来的孩子,一定能够乐观、积极地对待生活。”邓小岚说。栏目主编:顾万全文字编辑:董思韵题图来源:新华社图片编辑:朱瓅

(浏览 71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