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战役前,刘伯承苦思敌人进军路线,李达说:我已经预测到了

蛊鱼历史

敌人应该会采用两路进军、齐头并进的打法,一个从正面进攻,一个翼侧迂回。前后夹击,这个仗不好打啊。蒋委员长这是要给咱们一个下马威啊!

1945年10月中旬,晋冀鲁豫军区司令员刘伯承对着地图,发出了这样一声感叹。虽然语调中,依然带着他特有的轻松和戏谑,但是从他的话里,还是听出了一丝不安的味道。

司令员不用着急,我断定,敌人在正面进攻的,必然是新8军。他们的主将马法五,绝不会走这一路!”参谋长李达说道。

哦?你这么肯定,谈谈你的意见!”刘伯承说道。

接下来李达的一番话,改变了整个华北战局。

1945年9月2日,日本侵略者在美国战列舰密苏里号上,签下了投降书,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而古老的中国也陷入了欢乐的海洋,13年艰苦的抗日战争,终于以我们的胜利而告终!

然而,此时的国民党首脑蒋介石,却已经开始阴谋夺取胜利果实了。他一方面要求毛主席等中共首长去重庆谈判,一方面指使手下对我党掌握的抗日根据地发起进攻。

1945年10月10日,在全国人民反对内战、要求和平的压力下,蒋介石签订了“双十协定”。但即使有协定的管束,他仍然命令手下部队,大规模进犯解放区。而首当其冲的,就是以河北重镇邯郸为首府的晋冀鲁豫解放区!

10月中旬,在第十一战区副司令长官马法五、高树勋的率领下,国民党第30、第40军和新编第8军等部共4万多人,组成了第一梯队,从河南新乡出发,沿着平汉铁路及其东侧北进。而第32军,连同被收编的伪军孙殿英一部,作为第二梯队,在后方跟进。国民党将近8万人,浩浩荡荡地向邯郸扑来!

得到消息后,晋冀鲁豫军区司令员刘伯承发布命令,集中第1、第2、第3纵队及冀鲁豫、冀南、太行军区部队,总人数6万余人,再动员10万左右的民兵武装,采用随打随退、诱敌深入的办法,将敌人的于漳河以北,邯郸以南的滏阳河套地区进行歼灭。

人数上来看,我军似乎是战局绝度优势。但实际上,这一仗并不好打。首先是民兵武装,无法当正规军使用,而在正规军的数量上,我军与敌人有一些差距。此外由于军区面积太大,除了1纵和2纵之外,其他的部队都需要时间集结。而且即使集结到位,我军在武器装备上,也和敌人有着很大的差距。想要硬拼,鹿死谁手很难预料。

不过,这其中也有转机。作为此次行动的总指挥之一,高树勋其实并非是一个顽固的人。他多次表明态度,反对内战,甚至一度想要在国共两党的斗争中国保持中立。而且,他的新8军,是在西北军的老底子下组建起了的。由于国民党内部的派系斗争严重,这支部队经常受到上级的排挤,武器弹药和粮饷保障,都比中央军差不少。所以长期以来,新8军的指战员都是怨声载道。

刘伯承和参谋长李达都敏锐地感觉到,新8军是可以争取过来的。所以在军事打击方面,不能太多剧烈。而另一方面,马法五率领的第30军、40军则态度比较强硬,必须严厉打击。这样一来,就需要在部署上做出相应的配置。马法五、高树勋各自会出现在什么位置上,就必须有一个准确的考虑。

大战爆发前,刘伯承司令员在地图前凝视良久。此次作战的正面战场,是磁县、马头镇和马头车战一线。如果是高树勋在这里出现,那就可以让部队重点布防其他位置;但若是马法五出现在这里,就必须要重兵阻击。到底应该怎么办呢?他陷入了沉思。

此时,参谋长李达走了过来,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在马头镇的,必然是高树勋!马法五肯定会出现在其他位置!刘伯承于是马上询问原因,这便是本文开始的那一幕。

面对司令员的询问,李达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司令员,你可能没见过马法五。这个人,大嘴、大鼻子、小眼睛,长得很不好看。不过在战场上,他的战斗力却非常强。当初在抗战之时,他的部队是非常强悍的。不过,这个人有个缺点,就是太迷信了。他对那些“避讳”的事情,向来非常在意。像《三国演义》里庞统身死落凤坡、《封神榜》闻太师身死绝龙岭这样的故事,他都是深信不疑的。

我们再来看看地图。如果马法五走正面战场,就必须要经过磁县、马头镇、马头车站一带。马头马头,有马有头却无身,正是马法五所忌讳的。所以我认为,马法五绝不会走这条路!

刘伯承听了之后,立刻大笑着说道:“你说的这个很有道理。这个马法五既狂傲又迷信,他怕掉脑壳,当然极有可能自己去迂回进攻邯郸,而将高树勋摆在平汉铁路沿线上。既然如此,咱们就来个‘请君入瓮’,把他引诱到滏阳河河套的多沙地带,让他们无险可守,然后再加以歼灭。

就这样,一个巧妙地歼灭计划便开始了。太行军区的一部分部队,在安阳以南不断地袭扰敌军,掩护其他部队集中;而民兵部队则使用“麻雀战”的方法,不断地破路、挖沟、炸碉堡,不但让他们的坦克、大炮寸步难行,还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就这样一来二去,将敌人拖住了五六天。而我军的主力,则利用这段时间部署到位。

10月20日,国民党军第一梯队3个军终于行进到漳河南岸的岳镇、丰乐镇一带,并且和我军1纵发生了火力接触。1纵随打随走,将敌人向预定位置引诱。22日,国民党军北渡漳河,沿平汉铁路东侧,分两路相互交替掩护前进。

此时,李达的预测“应验”了。马法五果然让高树勋从正面冲击我军防线,而他自己则从东路迂回。我军自然也就按照预先的安排,着力打击马法五部,而对高树勋部手下留情。24日,1纵采用分段阻击的方式,放开一部分防线,让敌人进入到高庄、南泊子一带。

战报传来,马法五还以为自己突破了1纵的防线,不禁沾沾自喜。殊不知,我军的所有攻击部队已经完成了对他的包围,并很快从三个方向发动了进攻!马法五身陷重围,赶紧电令第二梯队增援。可是这一招也在刘伯承的预料之中,所以早就安排下了阻击部队。敌人援军本来战斗力也不强,此时遭遇打击,更是寸步难行。

战场胶着之时,李达将军再次出马,亲自前往位于马头镇以东的新8军驻地,劝降高树勋。由于已经做好了安排,高树勋部在战斗中的损失并不太大,所以两军并没有结下死仇。高树勋也明白,这是我方在示好。于是在军事压力和李达将军的感召下,他果断宣布起义!一万多名国民党士兵,瞬间成了我军的强援!

这一下,马法五原先的防御部署就出现了一个大窟窿。于是他收拾残部,准备南逃。而这,也在刘伯承的预料之中。他再次设下口袋阵,将敌人围歼在旗杆樟、辛庄、马营一带。最后连不可一世的马法五,也成了我军的俘虏。

邯郸战役,是我军击破敌人围攻、掩护进军东北计划的一次重要战役。这一战的胜利,意义可以说是非凡的。如果单看两军的伤亡数字,我军还是吃亏的一方。不过,敌人有1.7万人成了俘虏,还有1万多人在战场起义!将这两个数字加进来,我军便是取得了大胜!由此可见,高树勋的起义是何等的重要。而李达将军的神预测和劝降,正是高树勋起义的保证。所以邯郸战役的胜利,李达将军要记下一大功!

(浏览 1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