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英民:京城寻访老将军

江和平

(此文作者郝英民为中国铁路作家协会会员、长治市《红色太行》《赵树理研究》副主编,写于2013年8月)

2013年八一建军节前夕的北京城,骄阳似火,生机勃发。当我和《红色太行》主编杨宏伟、《长治日报》记者姚林一同,在北京通联站站长江和平的引领下,走进老将军沈少星的居室时,这位当年曾战斗生活在太行山上的八路军老战士,像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拉开了藏在心窝里的话题。

左起:郝英民、沈少星、江和平、杨宏伟

左起:郝英民、沈少星、江和平、杨宏伟
左起:郝英民、沈少星、江和平、杨宏伟

曾任新疆建设兵团副司令员的沈少星,是位很谦和的老人。他一开口就说:和平的爸爸江涛比我参加革命早,江涛是河北保定育德中学学生,1937年11月江涛从育德中学投奔延安。他1938年12月抗大毕业后奔赴太行抗日前线,担任八路军晋冀鲁豫边区游击纵队司令部谍报参谋。游击纵队王树声任司令员,黄镇任政委。后来江涛担任八路军太行军区情报处处长,机智勇敢地坚守在隐蔽战线的最前沿。

江涛

江涛
江涛

沈少星接着说:我1938年2月赴太行山参加八路军129师先遣支队,1940年调新10旅30团担任宣教干事,1941年底调太行第二军分区情报处先后任侦察参谋、谍报派遣股股长、副处长等职。

沈少星

沈少星
沈少星

1940年,八路军前方总部单独成立情报处,分为四个科,一科谍报派遣,收集日伪军情报;二科部队侦察,建立情报网;三科材料整理;四科主要实施爆破,破坏敌仓库据点。八路军的情报干部每个人都有一段鲜为人知、感人肺腑的故事。

八路军前总情报处首任处长由左权参谋长兼任,情报处副处长是项本立。项本立还兼任情报处四科科长、129 师敌工部副部长。他多次组织对白晋路桥梁道路破袭,有一次在老百姓家里走火,把窑洞炸塌了。项本立是一位距有传奇色彩的情报工作干部,他曾策反了三支部队起义:一是黄宇宙领导的驻安阳水冶的伪皇协军第三师;二是宗书阁领导的驻邢台皇寺镇的伪皇协军五团三营;三是范子侠领导的驻河北武安的国民党冀察战区第二路第二师。

宗书阁率部起义后曾任太行军区第四军分区副司令员兼32团团长,他是江涛在育德中学时的同学,他父亲宗具臣是峰峰煤矿矿警队的队长,是我党潜伏敌营的内线。宗书阁起义投奔八路军后,宗具臣公开宣布断绝与宗书阁的父子关系,因此取得控制峰峰煤矿的日本财阀信任,从而使日本投降时,我军不费一枪一弹接管了这座峰峰煤矿。

申伯纯

申伯纯
申伯纯

申伯纯当时是八路军前方总部秘书长、晋冀鲁豫边区参议会议长,同时也是主管统战和情报工作的八路军129师参议室主任。他曾任杨虎城部的第十七路军少将交际处长和鹿钟麟部的少将政治部主任,还是八路军129师首任情报处处长,八路军前方总部情报处副处长(处长由滕代远兼任)。申伯纯一家人,包括儿子、儿媳、女儿、女婿有10 人从事我党的隐蔽工作。建国后,申伯纯任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和周总理是好朋友。

李新农

李新农
李新农

八路军太南办事处主任(太行四分区情报处长)李新农是日本留学生,曾任鹿钟麟的上校宣传科长。

八路军太行二分区情报处长刘文华是德国留学时入党的,回国后来到薄一波的决死队,后到前方总部给朱德、彭德怀当秘书,任太行二分区情报处长。刘文华在山西工业系统的同学多,交际广,利用阎锡山不买日本帐的特定因素,在太原做了大量内线工作。

1942 年 7 月,刘文华不幸牺牲后,八路军前总派张箴担任太行二分区情报处长。不到半年时间,张箴不幸被俘后,太行二分区情报处长由129师10旅旅长曾绍山兼任,二分区情报处的具体工作由赵增益和沈少星负责。

沈少星

沈少星
沈少星

1941年12月,日军扑袭黄崖洞,左权参谋长指挥总部警卫团与敌激战九昼夜,歼敌1000多人,最后以敌我伤亡6:1的战果告捷。在这次战斗中,一个叫田凹的地方,沈少星被敌人的子弹打穿下颚,唇部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疤痕。1942 年 5 月,日军出动 4 万兵力扫荡,24 日八路军总部分路突围,左权将军血洒十字岭,以身报国,年仅 37 岁。令沈少星难以忘怀:他在左权将军身边工作时,左权曾赠于他一支小手枪。

1943 年,彭德怀、刘伯承从太行回延安,沈少星和警卫员担任护送任务。他们全部身着便服,过同蒲铁路时敌人封锁过不去,要绕道太谷,白天只能隐蔽在高粱地和小庙里等天黑。刘伯承问沈少星:“你这个嘴边的伤是在哪里打的?”沈少星回答:“在田凹西边”。刘伯承告诉他:“那个地方叫赋诗背”,并在地上比划。沈少星找五万分之一地图一查,真不一般,很有诗意。一同执行护送任务的交通队长王立岗是沈少星的战友,他们陪着彭德怀、刘伯承隐蔽到天黑,凭着机智勇敢、历尽周折,完成了送护任务。这段记忆一直铭刻在沈少星心里。

情报工作,错综复杂,事关重大。战争年代,情报干部重任在肩,利用合法身份和特殊背景隐蔽在敌人内部,冒着危险从事我党的地下工作,保障我军进退安全。他们有:阎锡山外甥、潜伏在敌人内部的联络处处长王天庆,贵族出身的燕京大学学生赵宗复,由部队派往太原、送出情报的王仲仁,被国民党派到太原支部的负责人宋强,被国民党派到军统情报的廖忠林等。

大音希声,大功无名。倏忽 70 多年过去了,那时战斗在太行山隐蔽战线的战友们如今大多已过世。但这些无名英雄们为新中国的诞生创立的不朽功勋,党和人民不会忘记他们。这是留在太行山上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将载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辉史册。

时近中午,当我们同年届92岁高龄的沈少星老人告辞握手话别时,他紧紧握住我们的手,眼中闪动着依依不舍之情。

此文刊登在《歌情咏爱》

来自作品集前辈

(浏览 64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