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铁血军魂之羊儿岭阻击战

红色宣讲

和顺县委党校外聘讲师宋树音

羊儿岭——位于寿阳、昔阳、和顺三县交界处的和顺县境内。麦中沟、红崖、桦林背、羊儿岭、瑶岩俱是自然村,5华里一个自然村,合并称之为和顺县马坊乡羊儿岭村民委员会。其北端主峰海拔1542.5米,东边五里是卷峪沟(昔阳县管辖),西边十余里是马坊乡政府所在地。

羊儿岭无论从哪个方向看,都不具有羊的形状,听当地老人说:从前山上常有山羊出没,或许以此命名,今人也无法得知。由麦中沟至瑶岩两侧的祟山峻岭间,沿着一条崎岖不平狭窄的乡村土路,翻山越岭经红崖、方能到达羊儿岭,再走5华里便是瑶岩,1542.5高地位于羊儿岭与瑶岩之间,桦林背位于羊儿岭东北侧,与羊儿岭隔暖条沟相对,已是相距5华里(高山的位置),由高山翻过两道山梁便是大阳坡(山名)相距约4华里,行1华里便是卷峪沟。在1940年9月2日以前,羊儿岭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山庄窝铺。然而在1940年9月2日这一天,战将周希汉带着他的队伍到来,注定了羊儿岭的不平凡,它将永载史册。

直至目前为止,所有的纪实文学作品和影视剧中,对羊儿岭阻击战皆有所描述如:电视连续剧《太行山上》第19集、电影《战将周希汉》等。却只字未提羊儿岭属于那个县管辖?总让人意犹未尽,不解其意。

和顺县之羊儿岭无论从史料中所记载的地理名称还是从当地老人口中所述,都足以证明是“羊儿岭阻击战”的发生地!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我的父亲曾作为驻村干部在羊儿岭村一带下乡,儿时的我曾多次听父亲讲过羊儿岭阻击战的故事,今夏我偕同好友一同前往当年的战场,拜访了已由桦林背移居寺头村70多岁的申妹云老人,老人告诉我:当年他的父亲曾亲眼目睹过羊儿岭阻击战后的战场,打死的人如同割倒的谷子一样多。当年战火纷飞的战场,焇烟散去,如今己变成一片片绿油油的庄稼地。小溪在山沟内川流而下,山禽在丛林间穿行,小鸟在蔚蓝的天空中自由地飞翔。阵阵微风吹过,苞米地的叶子发出了沙沙的响声,似先烈们整齐的步伐,杀倭寇、下太行、战淮海、渡长江、南征北战。羊儿岭阻击战虽已过去了81周年,但历史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羊儿岭阻击战的故事将一代一代传承下去。让我们重温当年的战争,一起去追忆那段烽火岁月。

抗日战争进入到1940年,在地图上看,如一条“小虫子”的日本侵略者,曾信誓旦旦几个月内将铁蹄踏遍中国秀美山川,灭亡如“雄鸡”一样的中国。却被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第八路军在1937年迎头一棒,打得是魂飞魄散,一条“小虫子”妄想吃掉一只“雄鸡”,不过是痴人说梦,异想天开罢了。然日本侵略者亡我中华贼心不死,侵华日军华北驻屯军司令官多田骏,在华北不仅实行了灭绝人性的“烧光、杀光、抢光”三光政策,而且还推出了极其恶毒的“囚笼政策”,这个关东军的“狗头军师”手段之毒辣阴险。

深谙兵法的刘伯承元帅形象的比喻日军的“囚笼政策”就是:“以铁路为柱,公路为网,据点为锁”,企图把我军一点一点地分割、囚禁起来,成为他们的“笼中鸟”“盘中餐”,最后彻底吃掉。

“为打击日军的囚笼政策,打破敌进犯西安之企图,争取华北战局更有利的发展,影响全国战局形势……”这便是1940年7月20日清晨从太行山深处武乡县的一个叫砖壁的小山村,由第十八集团军(八路军)总部发给敌后我各师军区领导人,聂荣臻、贺龙、关向应、刘伯承、邓小平,同时上报中央军委。这便是由朱德、彭德怀、左权签署发布的“正太破袭战”的预备命令,上注“十万火急”。

1940年8月8日,第十八集团军(八路军)总部发布了《战役行动命令》,决定8月20日20点开始战斗,自此一场规模空前的战争风暴即将横扫整个华北大地!

石拐,第十八集团军(八路军)总部的驻地、第129师师部的驻地、太行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部驻地、晋中特委的驻地,无数开国元勋曾在这里战斗工作,1937年11月11日著名的“石拐会议”就在这里召开。1940年8月18日,正太破袭战,(百团大战)第129师前进指挥所又一次在这里下达了历史性的作战命令。

师指挥所设在一座石头砌成的小三合院里,正屋中间墙上挂着一副五万分之一的地图,这里既是作战指挥室,又是刘师长、邓政委的寝室。八赋岭下的石拐在晨曦中睁开朦胧的睡眼,尘土飞扬中,一队战马疾驰而来,由远而近的马蹄声,打破了山村的宁静,飞驰而来的正是奉师部命令前来接受任务的第386旅旅长陈赓同参谋长周希汉,第386旅所辖部队,已于8月13日从太岳区越过白(白圭镇)晋(晋城)铁路敌人的封锁线,于18日到达寿阳县以南的松塔.白云村一线秘密结合。18日晚饭后,狭小的第129师师部指挥所里,刘、邓首长及参谋长李达召集了陈赓、陈锡联、范子侠、周希汉、赖际发、张国传、赖若愚等各路将领,刘伯承师长具体传达了朱、彭首长8月8日下达的战役行动命令,第129师部队担负阳泉至榆次的破袭任务,为了完成这一任务,决定把部队分为三个纵队,右路纵队由新十旅范子侠、赖际发率两个团,担负阳泉、寿阳间的任务;中央纵队以第385旅第769团、第14团以及第386旅的第772团组成,由陈赓和陈锡联指挥;左路纵队由第386旅的第16团和决死一纵队的第25团、第38团及榆次、太谷的独立营组成,担负寿阳至榆次间的破袭任务。以第新十旅第29团及第385旅第13团结合平、辽、榆等地方武装,分别对平辽、榆辽公路进行破击,牵制该线守敌,并配合中央纵队消灭回援之敌,保证我主力侧后安全。

根据陈赓旅长的建议,师指决定左路纵队由第386旅参谋长周希汉指挥。邓小平政委讲了此次战役的重要意义,李达参谋长接着讲了通信联络和后勤保障及群众参战动员等工作。

此时的第129师已然不同昔日,通过和日寇不断的战斗已迅速速发展壮大,编有八个旅,领导着太行、太岳、冀南三片根据地,并相应组建了太行、太岳和冀南三个军区,每个军区辖若干军分区,冀南军区司令陈再道、政委宋任穷,太行军区司令和政委,参谋长分别由第129师的刘.邓首长和李达兼任,太岳军区的司令政委和参谋长分别由第386旅的陈赓、王新亭和周希汉兼任,武器装备也有了一定的改善。1940年8月20日20点,有“朱德模范青年团”称号的第16团,在团长谢家庆、政委程悦长的带领下,在寿阳县芦家庄打响了“正太破袭战”(百团大战)的第一枪,我英勇的第十八集团军(八路军)战士在正太路东起娘子关,西到榆次,展开了300华里的对日破袭战。

左翼纵队在战将周希汉的带领下,在小雨中仅仅用了一个昼夜,就端掉了芦家庄、和尚足、上湖和马首等地的车站,以及日伪军的据点。他们破坏铁路、炸桥梁、拆钢轨、烧枕木、扬道渣。战利品当然不能浪费,钢材可是根据地奇缺的物资,于是钢轨和电线就源源不断的运回了根据地,短短几天的功夫,19公里长的铁路路段就被八路军扒了个干干净净,只剩下光秃秃的路基躺在那里。周希汉将军知道敌人定会疯狂报复,从8月26日起,周希汉将军连续得到榆次抗日民主政府和侦察部队关于榆次之敌不断增加的报告,8月30日17时许,榆次两个步兵大队和炮兵大队,经东西长凝向高坪方向开进,太谷县的一个大队,经上下黄彩向道坪方向开进。周希汉将军命令谢家庆率第16团两个营跑步占领高坪阵地,同时,命令第38团蔡爱卿、第25团苏鲁立即收拢部队准备战斗,并电告陈赓旅长和刘、邓首长。当晚刘、邓首长电示:“应坚守高坪、道坪阵地,掩护群众有秩序撤退后,你部应经松塔、马坊进至石拐地区,协同第385旅消灭突进石拐之敌。”周希汉将军根据刘邓首长指示,留下第25团和第38团三营及榆次、太谷两个独立营,组织掩护破路群众撤退。第25团掩护群众撤退后,直接归陈赓旅长指挥,部队经松塔、马坊进至石拐以北地区待命。周希汉将军亲率第16团一个营和第38团主力连夜进至道坪策应第16团主力阻敌。

8月31日上午,500余名日军在飞机和小口径迫击炮(小钢炮)的掩护下,向我第16团驻地高坪阵地发起了猛攻,战斗非常激烈,日军经过五次进攻,留下了百余俱尸体,也未能前进一步。下午,周希汉将军登上了高平阵地。在这里,他发现了一个新的敌情,事后证明,这个敌情重要到难以想象的程度。

1、 运动到芦家庄的日军并没有来围攻他们,而是转而向南进至到了道坪东北五公里的马庄。

2、 寿阳城出动的一个大队日军进至马首车站以南的湖底村一线之后,也没有继续南下的样子。

3、 太谷出动的敌人则已经进至道坪附近,并没有因为这边的激战而停留,仍旧向东挺进。

结合三个情报,说明鬼子在其他方向必定还出动了部队在向我师部运动。周希汉将军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要设法拖延眼前这三路敌人,给师部争取转移时间,而且需马上提醒陈赓旅长和刘、邓首长,与师部联系的时候,却发现师部失联了,无论如何呼叫都得不到回应,军情紧急,容不得半点迟疑,他马上下达命令,谢家庆之第16团在高坪坚守至黄昏就下去,蔡爱卿之第38团负责道坪占领东大岭,拦住当面的两路敌人,掩护第16团黄昏时从高坪撤下来,随后第16团再掩护第38团进行梯次掩护,我军就这样且战且退,步步抗击。9月1日,在马坊以北十公里的白云村东山又阻击了一天。在此期间,周希汉将军一直在和师部联系,但是仍未能同师部取得联系。白云村接近师部原定的撤退路线,可在这里并没有看到师部的队伍,当面三个大队的敌人又被我们阻击了这么久,行动也相当缓慢,师部应有足够的转移时间,部队也没有再继续停留的必要了。想到此处,周希汉将军于是命令部队连夜由北马坊撤退至东南方向的羊儿岭、红崖一带。

周希汉将军于9月2日拂晓经北马坊堆儿梁率部到达羊儿岭,马上占领制高点,向远处眺望,右翼马坊至京上(马坊乡管辖)一带是火光冲天,左翼卷峪沟(昔阳县管辖)至安丰(昔阳县管辖)一带也是烟雾缭绕,两条山沟都有人,是我们的人?还是日军?他马上命令侦察参谋下山查看,不一会儿,侦察参谋带着一个人就回来了,原来这个人是打散的伤兵。他告诉周希汉将军,右翼马坊至京上一带的沟里是敌人,左翼大阳坡内(山名),是没有来得及撤走的破路群众和师医院钱信忠部长及伤员,还有少量的警卫部队。周希汉将军听后,马上召集第16团和第38团的团长、政委开会。为掩护师医院及群众转移,我们必须在这里打一仗,命令第16团立刻占领1542.5高地阻击北面跟过来的敌人,第38团留一个营由政治处主任胡荣贵率领在红崖构筑工事监视南面山沟的敌人,主力去占领卷峪沟东面的大东足(昔阳县管辖),掩护第16团撤退。

9月3日06点30分,阻击战打响了,由太谷、榆次出动的一千余名日军一路跟进,经北马坊的堆儿梁直扑羊儿岭而来。敌人在飞机、小钢炮的掩护下,向第16团阵地疯狂攻击,日军正面由两个大队进攻,侧面一个大队进攻,加上飞机在天空上不时地投掷炸弹,让人防不胜防,激战1个小时左右主阵地1542.5高地失守。

周希汉将军现在最为关心的是大阳坡(山名)内师医院和群众是否已疏散完毕。就在此时,由沟里跑来两人,其中一个是师警卫营营长。警卫营长一见周希汉将军,急匆匆地说道:“周参谋长,师长命令你们扼守羊儿岭阵地,掩护师部和群众撤退。没有他的命令,不许撤退”。原来,大阳坡不仅有师医院和群众,卷峪沟内还有第十八集团军(八路军)野战政治部主任罗瑞卿、副主任陆定一、北方局书记杨尚昆,第129师师部及师长刘伯承、政委邓小平。周希汉将军镇定的回答:“请转告首长,我们坚决完成任务”。当时刘伯承师长听说周希汉将军到了羊儿岭后,说“赵子龙来了”。解放后,刘伯承元帅见到周希汉将军时,还称其为“军中赵子龙”。

周希汉将军知道要想完成掩护任务,必须夺回羊儿岭主阵地(高山)。他一面派人调回第38团主力,一面和谢家庆团长商量拿回1542.5高地的办法,两人正讨论着,蔡爱卿团长带着第38团主力回来了,原来是刘伯承师长直接派人通知他们从大东足撤回来,参加扼守羊儿岭。

周希汉将军立刻下令,指挥部设在羊儿岭,第16团原占领瑶岩的两个连,由北向南突击1542.5高地侧翼,团长谢家庆亲率4个连从正面反击。第38团两个营从红崖向北攻击另一侧。三个方向同时发起进攻。

反攻战打响了,两个团团长谢家庆、蔡爱卿,政委程悦长、刘有光,都上了第一线,战士们眼睛都杀红了,战斗一打响就异常激烈,部队上去了,返下来,又上去,又返下来,又冲上去,白刃战、肉搏战,我军和日军死死绞着在一起,真是敌中有我、我中有敌。经过反反复复争夺,敌人见势不妙,就释放毒气,飞机也连续低空轰炸扫射,但始终挡不住我军勇士锐不可当的冲击,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战士们用他们的血肉之躯硬生生地夺回了主阵地(1542.5高)。壮哉!我威武不屈之人民军队,壮哉!我钢铁之战士!

夺回主阵地的谢家庆团长遵照周希汉将军的命令,在阵地上只摆了三分之一的部队,其余部队屯在附近隐蔽待机。他亲自在阵地上指挥加固工程,组织火力,准备迎接敌人的反扑。

日军停止了攻击,枪炮声暂停了,山岭间此时寂静的让人窒息,战士们闭着嘴、咬着牙、忍着伤口的疼痛,用石块、断树枝、日军的尸体垒起一个个掩体,身上的衣服在汗水的浸泡下粘在了战士身上,没有一个人说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似千言万语。坚毅的神情!不屈的意志!这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

安静!安静!随着一声声撕人心肺的呼啸,一发发炮弹落在我军阵地上,敌人新一轮的进攻开始了。炮弹如雨点一样落在阵地上,掀起了厚厚的泥土,盖在战士们的身上,战士们抖抖身上的泥土,一会炮声停止了。敌人向1542.5高地开始了疯狂的进攻。等等,靠近了再打。200米、150米、100米、50米,随着指挥员一声“打”的号令,战士们似猛虎下山、蛟龙出海,向日军发起反击。肉搏、肉搏,还是白刃战,这样日军的飞机、小钢炮就似一堆废铁,敌人一次次地被打退,几次冲锋都是无功而返,只留下一俱俱尸体,敌人的锐气已经受到了沉重挫伤,张牙舞爪的日军在我军面前就如同一条奄奄一息的野狗,所谓的“艳阳高照”与“武运长久”也不过如此!

下午3时左右,由寿阳进至马坊的一个日军大队从麦中沟、暖条沟向第38团防守的红崖和高山阵地发起了进攻。小钢炮、飞机轮番轰炸,进攻一次又一次,但我军似泰山岿然不动!战斗进行到晚上9时30分,师部传来了命令,命令周希汉将军率部撤出战斗。经过15个小时的激战,阻击了敌人13次的进攻,击毙日军300余名。周希汉所率部队成功地完成了师指的命令。此次羊儿阻击战的意义有多重要,可以说是不言而喻。刘伯承师长在后来总结正太战役时,曾动情地说道:“这次战役,起到了掩护前指,北方局转移的重要作用,并使左右两翼都得以安全转移”。

从1921年到2021年,中国共产党人经过一百年的奋斗历程,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强起来是无数共产党人在践行着他们的初心和使命,在民族危亡之际,中国共产党人敢于同任何侵略者亮剑,他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筑起了一座座丰碑,一道道钢铁长城,他们在捍卫着中华民族的尊严。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华民族热爱和平,但我们同样不怕战争,任何试图强加于中华民族头上的不平等条约都是痴心妄想,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潮头是大势所趋,是任何外来势力都不能够阻挡的。今天,我们讲述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而是讴歌先烈的丰功伟绩,我们将沿着先烈的足迹,赓续红色血脉,传承红色基因。

参考资料:周希汉回忆亲历百团大战、一二九师征战纪实、八路军抗战—敌后八路军影像全记录。

(浏览 2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