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陈赓夫人王根英,牺牲后陈赓重病一场守节3年,死后与她同葬

来源: 温读

1927年,党的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武汉举行,上海姑娘王根英正在听报告,突然一张纸条传了过来,上面写着:”王根英同志,我爱你!我想向你郑重求婚,希望你嫁给我!陈赓。”

王根英烈士照片
王根英烈士照片

看到纸条之后,王根英先是满脸通红,她对陈赓有意,心里肯定是欢喜的。但陈赓这种直接随便的求婚方式让她觉得不解甚至生气,她将纸条直接贴在了身边的墙上,继续坐正了听报告。

陈赓没有放弃,而是又写了一张纸条传了过去:”根英,我爱你!我请求你做我的妻子!”

王根英瞥了一眼,又将纸条贴到了墙上。陈赓继续写:”根英,我发誓娶你为妻!不达目的,绝不罢休!”而这第三张纸条传到了王根英手上,她连看都没有看,直接贴到了墙上。

这个时候正好会议中场休息,大家伙都围了上来,看了纸条上的字,有人笑呵呵说:”王根英啊!你这样处置陈赓的情书,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呢?”陈赓一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还挤到人群里顽皮地说:”根英这是希望更多的人知道我正在向她求婚呢!”


陈赓青年
陈赓青年

陈赓拿不准王根英是不是愿意嫁给他,但他很确定王根英绝对不讨厌他。王根英非常严肃:”你别太自信了,我为什么要嫁给你!”陈赓向来乐观幽默,在任何困难艰险之前,他都能谈笑风生。果然,王根英的气恼并没有令陈赓退却,他笑呵呵道:”为什么要嫁给我?这很好回答。我爱你嘛!我们郎才女貌兼女才郎貌,志同道合,又有感情基础!”

陈赓这些话引起了哄堂大笑,人们都在起哄,轰动了这次大会。而王根英始终没有答应,似乎还在憋着气。

王根英是王赓人生之中第一个心动的奇女子,她出身贫寒,因生活所迫,8岁就顶替别人的名字前往英国人的纱厂之中做童工。在那里,幼小的王根英每天要做十几个小时的活儿,还常常挨饿挨骂,在她的童年记忆之中只有昏暗的工厂,根本就见不到太阳。

1923年,王根英进入了沪东区党支部创办的工人夜校里面学习。工人夜校让王根英看到了新的世界,不仅仅学习到了知识,还得到了革命启蒙教育。常年被日本资本家迫害的他们认识到了帝国主义侵略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沉重灾难,他们心中开始燃起反抗之火。


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
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

王根英因为积极和勇敢被群众推举为纱厂第一个共青团支部的团支部书记。1924年,王根英在中共沪东区委的领导之下,经过了一个月的准备,组织举行了第一次全厂大罢工,这场罢工先后共有七千人参加游行。后来,王根英还参加了上海3次武装起义,当选为上海特别临时政府委员。她是一名优秀而年轻的工人领袖。那时候正在工人夜校担当教员秘密收集情报的陈赓自然注意到了这位漂亮的女学生。

在认识王根英之前,陈赓曾经有过一段婚姻。1917年,陈赓还在东山小学堂读书,家人就给他定下了一门亲事,妻子是一个地主的女儿陈碧君。这门当户对的婚姻陈赓根本不愿意承认,和家人大吵一架之后他直接离家出走。陈赓的父母拗不过儿子,只好找了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进行调解,赔了一笔钱陈碧君的父母将她接回了家。


王根英童年所在的原怡和纱厂
王根英童年所在的原怡和纱厂

王根英是陈赓第一个真心实意喜欢的姑娘,他好几次跑到王根英父母住的破旧棚户区就看望他们,目的不言而喻。陈赓很聪明,到上海没多久就已经能说一口非常流利的上海话,和王根英父母拉家常,他都直接用上海话,根本听不出来是外地人,王根英父母很喜欢他。

陈赓也曾向王根英大胆表达了自己的好感,而王根英那时候所有的心思都在工作上,不想马上谈恋爱结婚。后来陈赓在上海的工作告一段落,带着遗憾离开了上海。

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召开之时,陈赓领导的警卫营担任了大会的警卫工作。他是代表之一,也是安全保卫部长。这次和王根英见面已经相隔两年,陈赓心情十分激动。他肯定是不想要再错过王根英了,所以才以这种几乎激进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爱意。

会议结束之后,周恩来找到了陈赓,开口就数落他根本不懂得”恋爱的艺术”,求婚太莽撞直接,根本不懂得策略。事已至此,陈赓也意识到自己可能也有不对之处,也不知该怎么弥补。周恩来和邓颖超出面给陈赓说媒,找到王根英长谈一番,原本气呼呼的王根英这才羞涩地答应了。


影视剧之中的王根英
影视剧之中的王根英

陈赓和王根英就这样在武汉结了婚,成为”五大”的一段佳话。而随着”五大”的结束,这对新婚夫妻面对的就是分别。

王根英作为上海代表要去参加全国第四次劳动大会,后来又出席了国际工人太平洋劳动大会。此后,她被调回上海从事地下秘密工作。

而陈赓则去参加了南昌起义,在进军广东的途中,陈赓左腿中了三弹,胫骨和腓骨都被打断了。一直到两个月之后,陈赓才辗转汕头、香港,来到了上海找王根英。

自从武汉一别,王根英一直焦急地等待着陈赓的消息,没想到数月之后,陈赓身负重伤,再见陈赓已经瘦了许多。王根英将他安顿在家中,尽心照料,并且马上帮助陈赓和党组织重新取得了联系。党组织立刻将他送到了上海著名的牛惠霖骨科医院治疗,牛惠霖和弟弟牛惠生医术高超,他们将陈赓折断的腿骨重新接了起来,保住了陈赓的这条腿。

1928年春,中央特科成立,在当时艰难的处境之下,中央特科意义非凡,要保护党中央的安全。陈赓曾经在苏联学习过保卫工作,被组织任命为情报科长。

为了能够掩护地下工作,陈赓将家中的弟弟和妹妹都接了过来,组建了一个大家庭,一大家子住在一起,更加容易掩人耳目。1929年,陈赓和王根英的第一个儿子出生了,起名为”陈知非”。


王根英和知非的合影
王根英和知非的合影

儿子的出生让陈赓更加注意家人的安全,为了避开特务的追踪,他们经常改名换姓,在1929年到1931年之间,他们搬家5次,每次选房子的时候,陈赓都选择出路比较多,遇到危险容易躲避或者逃跑的房屋。

而王根英也以自己的聪明和机警,保护着丈夫和儿子的安全。陈赓工作繁忙,平日里都是王根英在观察房屋附近的动态,每一个路过的人,每一个新搬来的邻居,王根英都要加倍留心,因为这些人可能随时都会对孩子们的生命安全产生威胁。

王根英一边照顾孩子,一边教育陈赓的弟弟妹妹,还要时时绷着一根弦,这得有多大的勇气和耐心,带着幼子陪着丈夫赴汤蹈火。


陈赓被捕后,在上海关押在这所老闸捕房
陈赓被捕后,在上海关押在这所老闸捕房

知非三岁的一天,趁着父母不注意一个人跑到街上去玩,正巧看到印度巡捕”红头阿.三”在巡逻。他仔细打量他们身上佩戴的枪支,想起了曾经看到的陈赓藏在枕头下的手枪。小知非不懂,天真炫耀道:”红头阿.三的枪,还没有我阿爸的枪好。”

红头阿.三听到了小知非说的话,偷偷跟着小知回家。而王根英在家中发现儿子跑丢了,急匆匆跑出来找,正好和他们撞见。印度巡捕质问她家中为何有枪支,王根英非常冷静得和巡捕解释:”有啊,有一支枪,是他阿爸在永安公司给他买的玩具枪。”因为王根英的样子非常自然,印度巡捕也觉得是孩子在胡乱说话,没有细查就离开了。

1931年,和陈赓关系密切的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变,为了保护陈赓的安全,组织派他前往鄂豫皖根据地工作,而王根英则带着孩子继续留在上海做地下工作。

九·一八事变之后,王根英负责了沪地区反帝大同盟分部的工作,为了更好地组织和宣传抗日,她不停奔波忙碌,那段时间,知非只能交给女工部秘书夏之栩来照顾。


影视剧之中的陈赓
影视剧之中的陈赓

不久之后,陈赓又回到了上海,他并非是来和妻儿团聚的,而是因为右腿又在战争之中受了重伤,他必须回到上海治腿伤。这次,依旧是在牛惠霖医院之中,而陈赓腿刚刚好,他就决定走了,要去中央苏区工作。

两次陈赓回来都是身负重伤,王根英生怕丈夫再出什么事儿。1933年3月,王根英希望组织同意他们夫妻一起去。组织刚刚批准,陈赓又因为被人背叛被捕入狱。

4月1日,陈赓被敌人押解到南京,王根英得到消息的时候正抱着孩子站在酒店楼上,因为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加上长时间奔波操劳,王根英眼前一黑就抱着孩子晕了过去。两人一起从楼上掉了下来。知非被身旁的人抓住了脚,保住了性命,而头上却破了一个口子,王根英也受了伤,那时候的她心急如焚,似乎也感觉不到疼。王根英母亲心疼女儿,将她接到郊区的亲戚家住了一阵子,一直到两个月之后,王根英的病才好了一些。

王根英放不下丈夫,她身子刚刚好就来到了上海市区,想要和党组织再次联系上。1933年12月,因为叛徒出卖,她在家中被捕,被送到了南京第一模范监狱之中。


王根英留下的遗物
王根英留下的遗物

王根英留下的遗物很少,在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珍藏了两件文物,一件是绣着文字的白布书包,另一件包裹这个书包的包袱皮。这是1935年,王根英在狱中费尽千辛万苦托人送出来的,在这两件东西送出来之前,家人都曾经以为失踪两年的文根英已经遇害。书包上绣着的”千云而上”,是希望儿子能够学习好文化知识,长大之后之展翅高飞。

王根英在狱中一关就是四年,一直到1937年8月,国共第二次合作,周恩来、朱德和叶剑英来到南京参加蒋介石召开的国防会议。后来在接见留苏学生之时,才有人告诉周恩来,王根英还被关在狱中。

在周恩来以及诸多同志的努力之下,被关在”反省院”之中”政治犯”陆陆续续被接了出来。王根英出狱不久,周恩来将她带到了西安。那时候的陈赓正在云阳,得到消息之后,王根英匆匆前往和陈赓团聚。

8月26日,夫妻俩终于团聚,悲喜交加,热泪不止。陈赓在那天的日记之中写下:”昨日根英由西安到达云阳总政治部,小平同志加菜为我们庆祝,并另辟一室使我们能作竟夜长谈,其快乐有胜于1927年武汉新婚之夕。根英在狱中达4年,艰苦倍尝,在敌人威逼利诱之下,始终坚持党的立场不为动摇。”


王根英1938年在延安时的照片
王根英1938年在延安时的照片

相知相爱是幸运的,而陈赓和王根英的婚姻,苦难、焦虑、担忧多于幸福。除了在武汉的婚礼,两人每次异地相逢都是因为陈赓负伤,在上海的两年明明一家团圆,却要不停躲躲藏藏,时刻担心着小儿子的生命安全。

短暂的团圆让他们欣喜万分,而抗战严峻的局势并没有让他们沉浸太久,为了让更多的家庭能够团圆,他们必须舍弃自己的小家。陈赓即将出征,八路军正在整编。王根英前往延安,进入党校学习,毕业之后,王根英就在《新中华报》报社工作。王根英不愿一直留在大后方,她多次向上级请求去前线出力,一直到1938年秋天,组织批准了她的请求,派她前往太行山区129师,在那里的财经干部学校担任政治指导员。


陈赓全家福,左起第三为知非
陈赓全家福,左起第三为知非

1939年1月,王根英跟随着财经干部学校东进,在战地意外和陈赓相逢。

陈赓远远认出了妻子,高兴地冲了过去,抱着王根英就转了三个圈:”喜从天降!喜从天降!天上掉下个王根英。”身旁的同志哈哈大笑起来,王根英都不好意思:”看你那疯劲!”陈赓依旧无所谓的模样:”情不自禁嘛!”

那时候天气还非常寒冷,王根英亲手为陈赓做了一件棉坎肩。他对陈赓说:”这是我用自己的津贴从老乡那里收来的棉花和布,你穿上吧,保证暖和。”向来幽默的陈赓马上朝王根英敬了一个军礼:”谢谢王根英同志兼夫人。”


1940年9月百团大战后,陈赓在突破榆社城垣后的留影
1940年9月百团大战后,陈赓在突破榆社城垣后的留影

那时候的陈赓和王根英不知道,这是上苍垂怜,让他们在死别之前见最后一面。

1939年3月,财经干部学校的师生们转移途中受到了日军的突袭,日军烧光了村庄,在混乱之中,师生们被冲散,王根英陪同着一部分伤员,逃亡过程极为艰难。为了能让伤员早点脱离危险,她将分配给自己的一头骡子迁到了卫生队给伤员骑。王根英和警卫部队一同徒步突出重围,好不容易冲出了被包围的村子,她却发现装有公款和重要文件的包没有拿。

她焦急道:”不好,还有一笔公款没有带出来。”说完,她不顾身边人劝阻,偏要前往驻地取回公款。而就在她出村的那一刻,日军发现了她,很多同志们躲在远处看到她被机枪扫中倒下。同志们含着热泪,组织好队伍回去接应她,而见到她时她已经壮烈牺牲,身上不仅仅有多处弹洞,还有敌人用刺刀剖开腹部的痕迹。

王根英牺牲时只有32岁。

那时候的陈赓正率领着386旅越平汉线西进,突然收到妻子牺牲的电报,陈赓忍不住痛哭,愤怒而哀恸的他猛然拔出了手枪,对着天空砰砰射出子弹。他在自己的日记之中写下了一句话:”今天,是我不可忘记的一天,也是我最惨痛的一天。”此后,陈赓就中断了日记。


王根英之墓
王根英之墓

陈赓强忍着夫人离去的痛苦,坚持到了百团大战胜利之后,他一病就是半个月,一直处于昏迷之中,高烧不退,稍微清醒的时候就一直喊着王根英的名字。

没了母亲的陈知非一直跟随着外婆和舅舅生活,因为生活贫困,他童年的时候也做过报童,和母亲一样,他也曾在工厂里面暗无天日得做工。1946年,陈赓找到了儿子,将他接到了身边,并且鼓励他进入华北大学学习。陈知非没有辜负母亲,成为了航天部高级工程师,教授职称。陈知非的经历和母亲相似,他也继承了母亲的坚韧和父亲的睿智。

王根英牺牲之后,陈赓许诺要为他守节三年,三年之后,他才开始重新考虑组建家庭,和傅涯结婚。陈赓生前不止一次在傅涯面前诉说着失去王根英的痛苦。1961年,陈赓病逝之后,傅涯整理了陈赓的日记和文字资料,还四处奔走访问故人,为王根英烈士写下了传记——《报国何计女儿身》。


陈赓大将与夫人傅涯
陈赓大将与夫人傅涯

傅涯作为陈赓的第二任妻子,始终敬重王根英,在她去世之前,她特地叮嘱孩子们一定要将王根英和陈赓的遗骨葬在一起。2011年,王根英烈士的遗骨迁往湖南省湘乡县,和陈赓大将合葬。一位是叱咤风云、横刀立马的猛将,一位是机警善良、为保护战友牺牲的烈士,这对阴阳两隔数十年的夫妻,终于得以在地下相逢。

(浏览 9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