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军扩军9000,邓小平却指着肖永银批评:没有人民,哪有你解放军播报文章

奥古说历史

重庆解放后不久,肖永银从邛崃回到重庆。一天,他接到了邓小平打来的电话:“肖永银,土匪明天就要攻打重庆,你知不知道?”

那个时候,重庆的匪患特别严重,尤其是活动在白市驿的土匪,还扬言要攻打重庆,使得重庆市民人心惶惶。

不过肖永银压根就没有将这些土匪放在眼里,他一边找来参谋长,一边摊开地图,用红铅笔在上面画了一个大圆圈,将所有散布在白市驿的土匪全部圈在里头,吩咐道:“按照每30米一人安排兵力,将附近所有的山头都占完,我要将这些土匪一网打尽,让他们插翅难逃。”

当时,土匪采用的是游击战术,而肖永银正是在游击战斗中成长起来的,十分熟悉这种战术的弱点,自然也就知道如何应对。



两天后,捷报传来,肖永银高兴地跨进邓小平的办公室,心里想着:“这回肯定要夸奖我。”但没想到的是,此时的邓小平却沉着一张脸,看见肖永银进来,便用手指着他的胸牌说道:“你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没有人民,哪有你解放军?”

本来还等着夸奖的肖永银一听这话,瞬间就知道事情不对劲,好奇地问道:“怎么了?政委。”只听见邓小平又说道:“我问你,你知不知道整个重庆的学校都让你搞垮了?今天还有人到我这里告状。”

肖永银听到后心里咯噔一下,总算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原来,解放重庆以后,12军开始着手接管问题,但队伍里的官兵大多来自山区,要说打仗还行,勇猛无比,但参加接管事宜后,问题就显现出来了。

于是,肖永银就想着多招收一些有知识的青年,改善一下队伍的知识结构。他向野司请示,野司也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所以很快便批准了。

第二天,肖永银来到了学校,各年级学生夹道欢迎,场面非常热闹。这些学生太喜欢解放军了,是他们心中的偶像,于是,一场参军热潮在学校爆发。

看着这么多有知识的年轻人,肖永银笑得合不拢嘴。看看这个,好喜欢,看看那个,也好喜欢,简直爱不释手,一个也不舍得放下。

到了最后,学校的学生近乎走光,留下来的大多都在咬牙切齿:“怎么我没有被选上。”之后老师来到教室上课,发现班里一个学生也没有,于是赶紧上报给了学校领导。

因为这次事件,很多教育人士纷纷提出抗议,最后向邓小平告了12军的状。

邓小平知道后,非常生气,严肃地批评了肖永银。



后来,肖永银回到部队一查,顿时也感到吃惊,这次招兵,12军一共招收了9000多名重庆学生,看到这个数字,他才知道邓小平为何这么生气。

晚上,肖永银向邓小平作检讨,并表示下不为例,这样,这场风波才算过去。

虽然有时候邓小平会批评肖永银,但在他心中,肖永银一直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将才。他曾经还幽默地称肖永银,尤太忠,李德生为“铁纵三剑客”。

肖永银戎马一生,战功赫赫,留下了无数传奇佳话令后人景仰。

1917年6月的一天,肖永银出生在一个名叫肖家湾的小村庄,他的父亲肖治学读过几年私塾,有一些文化,恰好他出生的时候在寅时,所以给他取名为“肖永寅”,参军后因为一些别的原因被叫做肖永银。

1930年春季的一天,肖治学正在水田里干活,这时,不远处突然来了两个人,二话不说便将他带走。自那以后,肖永银便再也没有见过父亲。

后来,肖家湾迎来了红军,他们开始在村子里招兵。肖永银听别人说:“如果没有出路,就走红军路。”于是,他来到招兵处。

挤过人群,肖永银站在了负责招兵登记的两名红军战士跟前。

“小家伙,你是哪里人?”其中一名红军战士问道。

“肖家湾人。”

“你这么小,你家里人愿意让你当兵吗?”

听到这句话后,肖永银的眼睛瞬间就红了,哭着说道:“爹刚刚去世了,我家里已经没有别的亲人了。”

两名战士心里一沉,互相交换一下眼神,最后叹了口气,打开面前的登记本,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肖永寅。”

那名战士并没有听清,随手在登记本上写下了“肖永银”三个字,然后放下笔对肖永银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一名红军战士了。”

肖永银一听,立即咧嘴笑道:“真的吗?太好了。”看着面前如此高兴的小家伙,两名红军战士心里却十分复杂,因为他们都同情肖永银的遭遇。

参军以后,肖永银被分到红10师33团,成为了一名号兵,两年后,他已经是统率几十名娃娃兵的司号长。



有句老话说得好:“初生牛犊不怕虎。” 肖永银就是这样。1935年,33团官兵在团长张昌厚的带领下,奉命在江油西边的大岗山阻击敌人。

当时战斗异常激烈,双方打得昏天黑地,一个星期以后,部队出现了严重的伤亡。然而就在这时,川军又向我军阵地发起了冲锋,并迅速穿过第一道防线。

团长张昌厚眼睛一瞪,打算亲自上场。突然,耳边传来一句稚嫩的声音:“团长,你将部队交给我,我给你打下去。”

顺着声音,团长一回头,看见一位小号长正直勾勾地盯着他,一双虎眼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团长一愣,因为说这话的人正是肖永银,一个从来没有指挥过战斗的司号长。

见团长不说话,肖永银急了,有些不服气,连忙说道:“团长,你让我打吧,如果打不下去,你杀我的头。”这时,阵地上炮声隆隆,团长终于下定决定,说道:“好,给你两个连,你给我打下去。”

肖永银听到后响亮地回答一句:“是!”然后立即指挥队伍向敌人扑去。

战场上,团长一直关注着肖永银这边的战斗,只见他指挥两个连的兵力,采用非常巧妙的方式,将敌人打得屁滚尿流,仓皇逃窜。

“好,打得好”团长不禁叫道。

而肖永银也打得很高兴,撒开脚丫对敌人一阵猛追,一边跑一边射击,最后跑到一个敌军指挥官面前,看见他手里拎着一把崭新的盒子枪,顿时心花怒放,一心一意想要缴获它。

就在这时,有一位敌人朝着肖永银的胸口开了一枪,鲜血瞬间就流了下来,等团长再看过去的时候,发现肖永银已经倒在了山坡上。

战后,几名红军战士将肖永银抬了下来,团长连忙赶过去查看,只见肖永银苍白的圆脸和瘦小的躯体几乎没有了生命迹象,一旁的卫生员告诉他:“有一颗子弹从肖永银的左肺穿过,直进直出,连弹头也没有留下。”

团长大骂一句:“你这个小鬼太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了。”从刚刚那场战斗,团长看出肖永银是一位将才,如果真的不幸殒命,就太可惜了,他还这么年轻。

但奇怪的是,三天过去了,肖永银还活着,他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凑过去听,有心跳,摸一摸鼻子,有呼吸。卫生员也感到纳闷:“这是怎么回事呢?”

又过去一天,卫生员给肖永银换药,药刚换完,就听见他“哼哼”了两声,然后慢慢地睁开眼睛。团长看到后,忙问卫生员:“这是怎么回事?”

卫生员不敢说话,他知道这是因为他的失误造成的。

原来,当时看见肖永银中枪,只是草草包扎了一下,枪眼根本就没有堵住,人也就不死不活,现在伤口堵死了,肖永银也就活了过来。

这场战斗后不久,部队转移到茂州,很快就要进入雪山草地。那里环境恶劣,物资又得不到补给,于是组织下令:团级以下重伤员就地安排在老乡家中。



等到快要行动的时候,团长又去看了看肖永银,他围着担架绕了好几圈,望着昏迷不醒的肖永银,越看越不舍得,想要将他一起带走。

这时,红4军军长许世友走了过来,看见团长这般模样,心里也感到一阵好奇,指着肖永银问道:“谁啊?”

团长把那天的事情说了一遍,结果许世友非常爽朗地挥了挥手,说:“舍不得就带上走啊。”军长的一句话,让困扰团长的难题瞬间就解决了。

就这样,肖永银被抬进了雪山草地里。

1936年11月8日,徐向前,陈昌浩率领红四方面军及2万多渡过黄河天险的将士组成西路军,继续沿着河西走廊向西挺进,执行打通国际路线的战斗任务。

然而,盘踞在此地多年的马步芳,马步青等人以绝对的给养优势将西路军阻挡在永昌,凉州一带。

3月14日的那个夜晚,西路军总部在康龙寺南山石窝子召开了最后一次会议,会议决定,将现有的人员编为三个支队,分散进入山区打游击,而徐向前,陈昌浩两人则离开部队,向组织汇报情况。

为了保护两位首长的安全,决定由肖永银,陈明义,杨天保挑选二十多名战士组成小分队,护送两位首长前往延安。

第二天,一行二十余人的小分队便出发了,他们顶着恶劣的自然气候,艰难地在山林中走着。白天,他们隐藏在山沟里,岩石下,或者树丛中;夜晚,则快速地向着陕北前进。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一行人早早吃过饭,踩灭了篝火,准备随时出发。蹲在地上的徐向前沉默了许久,抬起头对肖永银说:“再往前走,敌人的搜查只会更加严格,我们人多,一起行动不方便,从现在开始,分成两路走,就算遇到危险 ,也总有一路可以走到延安。”



说完后,拿起地上的背包交到肖永银手中,又说道:“这些东西你们带上,到时候如果实在带不走,就烧掉。”

肖永银,陈明义等人神情复杂,但还是接过了背包。这时,徐向前又将一封信交到肖永银的手中,嘱咐道:“如果你们到了延安,就将这封信交给组织,把我们的情况汇报上去。”

肖永银等人实在不愿意和两位首长分开,但眼下的形势太过凶险,这些人聚在一起,就算是要饭都分不到每人一口,所以,他们即使再不舍,也不得不照着命令做。

徐向前,陈昌浩两位首长安排好了以后,就化妆成失意的商人,带着保卫科长和4名警卫员消失在山林中。

几个小时候过去了,夜色越来越浓,为了不暴露行动,肖永银等人果断放弃了马匹,徒步沿着河流走下去。

一路上跌跌撞撞,突然,肖永银感觉自己踩到了什么东西,软乎乎的,低下头,借着微弱的月光一看,原来是已经牺牲的西路军。他们几人搭把手,在河边垒起一座土堆,将那名已经牺牲的战士掩埋了起来。

就在他们即将离开的时候,敌人的哨兵发现了他们,朝着他们开了几枪,好在夜色够浓,敌人不多,没胆子继续追击,就这样,他们成功躲过一劫。

经历这件事以后,肖永银等人变得更加小心,白天隐蔽,晚上朝着祁连山一直向南走。几天后,成功甩掉敌人,但也走入无人之地,这时的他们,干粮早已吃完,疲惫不堪。

二十多天过去后,战士们死的死,亡的亡,最后只剩下肖永银和陈明义两人,而且就在前几天,陈明义的手腕还被子弹击中。



由于得不到食物供给,加上环境如此恶劣,两人只好啃啃树皮,吃吃野菜。有一天运气好,山崖上滚落一只死羊,两人二话没说,赶紧剥皮生火,吃起了烤羊肉。

这种没有经过加工的死羊,腥味特别重,但他们二人哪里顾得了这些,要是不吃,迟早一天会被饿死,还要怎么完成任务。

又是一天夜晚,他们走进一道山沟,在不远处发现一顶帐篷,里面灯火若隐若现。两人对视一眼,赶紧朝着帐篷冲了过去,没有注意到一旁的看羊狗,结果陈明义唯一的破毡帽也被咬烂了,辛苦帐篷的主人及时赶到,喝住了狗,还请他们喝了几碗小米粥。

像这种幸运的情况实在是很少发生,他们每天都吃着野菜度日,苦涩的味道直接让人泛出酸水。陈明义打开徐向前交给他们的背包,里面有一些文件和几张照片,他细心地翻阅着,然后将照片交到肖永银手中。

肖永银接过来一看,里面有慈祥的毛主席,朱老总……全是井冈山时期珍贵的历史记录,看着看着,肖永银流下了泪水。

他对陈明义说:“老陈,我们一定坚持下去,要完成首长交给我们的任务,把信交到延安。”陈明义重重地点了点头。

后来,他们历经千辛万苦,穿过一片沙漠,看到了长城,然后沿着长城到达永昌,直奔凉州而去。当他们二人来到十二墩堡的时候,摆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第一,是凉州到兰州的坦荡大路,但途中国民党重兵把守,一不小心就会被抓去。

第二,穿过腾格里沙漠,因为沙漠的尽头,便是黄河。



有了之前行走沙漠的经历,两人果断选择了第二种方法,穿越腾格里沙漠。

这片沙漠靠近黄河,里面有一条驿道,每隔120里便有一处绿洲,而肖永银等人就是靠着这些绿洲走出了沙漠。

他们来到黄河边上,找到一个渡口,通过羊皮筏驶向对岸。傍晚,他们走进援西军司令部,刘伯承看见面前衣不蔽体的二人,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司令部里其他人见到后,都不自觉地眼眶湿润。

此时肖永银和陈明义,脸黑得像块焦炭,蓬乱的头发盖住了半张脸,只有那一口牙还是白的。刘伯承上前一步,拉住二人的手,声音哽咽道:“能回来就好,你们吃苦了。” 肖永银眼里也满是泪水,撕开头上的破毡帽,将里面的信交到刘伯承手中:“这是徐总指挥写的信,请首长交给党组织。”

自那以后,肖永银便跟着刘邓大军,开始了波澜壮阔的征战生涯。

1947年8月,刘邓大军在鲁西南歼灭蒋军9个半旅后,遵照毛主席的指示,开始了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壮举。



那个时候,肖永银所在部队为先遣部队,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保证全军前进的道路,责任重大。

经过十几天的连续行军,部队于8月23日到达汝河北岸。

汝河,是河南省南部的一条大河,两岸陡峭,河床很深,早在肖永银等人赶到之前,敌人就把渡口附近的船只全部拖走,一时间,整个岸边空荡荡。

队伍在北岸停下来以后,肖永银命令工兵连,侦察连出动,沿着河岸在附近寻找船只,步兵连的战士到附近村庄寻找漂浮器械,做好架设浮桥的准备。

第二天一大早,敌人的飞机就在汝河上空盘旋,时不时扔下一两枚炸弹,导致水花四溅。中午时分,肖永银站在高处用望远镜观察,发现河对岸的敌人已经占领了油坊店到汝南埠的一条线。

这些突然出现的敌人,严重打乱了肖永银的计划,他赶紧分析态势,认为行动一定要提前,如果敌人布好防御工事,获得增援,渡河难度将会大大提高,所以要想尽办法尽快渡河。

当时,紧急渡河的任务交到了52团1营手中,他们找来一条木船,开始将第一批渡河的勇士送过去。

河面上,炮火连天,无数子弹落在水中激起浪花,1营的战士冒着枪林弹雨,在十几分钟后,终于成功到达对岸。

他们没有闲着,立即和大雷岗的敌人展开激战,抢夺滩头阵地。黄昏时分,52团的战士全部渡过黄河,很快,大雷岗的立脚点就巩固好了。

那时候,从俘虏口中得知,敌人的大部队在我军数十里外摆成了一条直线,意在切断我军南下的路。

夜晚,看着不远处灯火通明,肖永银不敢确定那里藏着多少敌人,而向上级汇报的情况还没有得到指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过多久,刘伯承和邓小平到了,他们刚一见面,刘伯承就问道:“情况如何?”肖永银将现在面临的情况汇报了上去,刘伯承听到后点了点头,说:“敌人在后面有十几个师的兵力朝着我们追击,大概明天早上就能赶到,所以,我们一定要赶紧打开一条通道,否则就会腹背受敌。”



说完后,又布置了具体的作战任务。这时,肖永银对刘伯承和邓小平说:“两位首长,到时候请从17旅那边走,那里安全一些。”

邓小平说:“不要管我们,你赶紧去指挥战斗,争取早点打出一条路。”刘伯承也说:“肖永银,记住,现在是狭路相逢勇者胜,一定要勇。”

肖永银坚定地回了一句:“是,保证完成任务。”

就这样,经过一晚激烈的战斗后,我军取得了胜利,狭路相逢勇者胜,我军成为了勇者,粉碎了敌人企图消灭我军在汝河的计划。

在之后的战斗中,肖永银不断显现出自己的才干,成为了刘伯承和邓小平心中的将才。

1955年,在我国第一次授衔仪式上,肖永银被授予了少将军衔,他一生征战,留下无数辉煌的战绩,至今还印在人们心中。

(浏览 174 次, 今日访问 2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