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3月12日 陈为人同志逝世

87年前,1937年3月12日,陈为人同志逝世。

陈为人:两度入狱和丧子,重病守护我党“一号机密”,37岁病逝。

来源: 二楼讲故事

陈为人
陈为人

1932年,一对夫妇在上海小沙渡路合兴坊15号,开了一家湘绣店。这家店的“业务范围”非常广,除了白天做生意,到了晚上又摇身一变, 为我党进行档案整理归档的工作。

国民党想破头也想不到, 我党最重要的“一号机密”中央文库 ,此时就隐藏在这家小小的湘绣店中。

这些机密档案,必须要交给组织绝对信任、意志足够坚定的同志。这家店的老板, 就是非常合格的人选。

他在此前曾多次被抓捕入狱, 面对威逼利诱却绝不叛变 。他有一个充满寓意的名字:陈为人。

投身革命的进步青年

去找同龄的学童们学习。

陈为人
陈为人

15岁时,陈为人报考了县立高等小学,并成功被录取。 可是却被父亲狠狠打了一巴掌 ,因为学费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笔不小的开支。在陈为人的一再哀求下,父亲最终还是同意让陈为人去上小学。

1918年,19岁的陈为人从小学毕业, 从家乡江华徒步走到衡州 ,考进被誉为“湘南最高学府”的省立第三师范学校。

同年6月17日,陈为人参与组建了湖南学生联合会,并被推举为“学联会”的代表。陈为人的发光发热,在校领导的眼中,却格外刺眼。最终, 陈为人被开除了学籍,逐出校门。

1920年,正当陈为人头疼如何继续学业时, 偶然得知蔡和森等人正在组织留法勤工俭学 ,于是立刻联系上了蔡和森,准备和他们同行。

蔡和森
蔡和森

不过对于陈为人这种穷学生来说,去法国的旅费有些高昂。没有办法,他只好回县里找当局申请留学旅费。

由于他之前组织和参与了大大小小的斗争运动,当局不仅故意找借口拖延了几天, 还偷偷克扣了一部分旅费。 急着出发的陈为人,拿着钱就跑到了上海。

到了上海他才发现,这点钱别说去法国,连在上海生活几日都极其困难。几近绝望的陈为人,独自走到黄浦江边, 默默地流下失意的泪水。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一群年轻人发现了黄浦江边的陈为人 ,他们好奇地和陈为人攀谈了起来。其中有个叫李启汉的人,不仅是陈为人的同乡,还是上海共产主义小组的成员。

两个异地结识的老乡,越聊越激动,很快便熟络了起来。通过李启汉,陈为人又结识了刘少奇、张太雷等人。他们一起参与创建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 成为了第一批团员。

1921年年底,去莫斯科留学将近一年的陈为人学成回国。回国后,陈为人受组织安排,进入北京铁路工会领导工人运动, 并且担任中共北方职工运动委员会书记。

之后的六年,陈为人先后被派往济南、哈尔滨、大连等地,不光成立了不少党组织,还发现和培养了不少进步青年, 为党组织提供了不少“新鲜血液” ,让党组织得以进一步发展壮大。

两次入狱,咬紧牙关不做叛徒

1927年同年9月,组织经过讨论后决定,把陈为人调到东北, 让他组建中共满洲省委。 次月,陈为人一到哈尔滨,就带领当地党组织召开了满洲地区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上。

会上同志们一致推选陈为人为中共满洲临时省委书记兼秘书长、宣传部长, 因此陈为人成为了满洲省委的首任书记。

在陈为人的领导下,1928年年底时,满洲省委不仅组建了奉天市委、辽阳区委等部门组织,还深入基层开展革命工作,并取得了明显的成果,当时的满洲省委光党员就有270多人。

只可惜,当时的革命环境极其严峻。12月24日,陈为人等14人在召开省委扩大会议时,被狡猾的反动派抓捕, 并关押了7个多月。

在狱中,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陈为人他们咬紧牙关、拒不妥协, 没有一个人选择背叛革命。

1929年7月,由于一直无法从陈为人他们嘴里撬出情报, 反动派只得把他们全部释放。 回到党组织后,陈为人和刘少奇见了面,得知刘少奇将要接任省委书记,自己则要前往上海工作。

与刘少奇见面后,大半年没回家的陈为人,立刻在旅馆与妻子韩慧英重逢,让她收拾好东西,并把次子陈南红接到旅馆。思念儿子的陈为人, 还专门到街上买了个玩具 ,准备当礼物送给儿子。

刘少奇
刘少奇

可他万万没想到,两天后准备动身时,妻子才声泪俱下地告诉他,儿子在他入狱期间,因为得了重病, 最终不幸夭折了。

陈为人一听这话,脑子一边空白,悲痛、自责、绝望将他打入万丈深渊。陈为人无声地落泪了好一会,才长叹一口气,缓缓对妻子说道 :“走吧,我们去上海。”

1929年8月,陈为人带妻子抵达上海,先后在中央军事干部训练班和中央特科工作。命运仿佛又跟陈为人开了一个充满恶意的玩笑,1931年春,陈为人再次被捕入狱。被关了将近一年后,党组织想尽办法总算把他救了出来。可在他入狱期间, 第三个儿子也夭折了。

“一号机密”的守护者
“一号机密”的守护者

经历了种种肉体和精神的伤害,再加上在狱中感染了严重的肺病, 32岁的陈为人在出狱后形容枯槁 ,看起来异常虚弱憔悴。可他并没有被挫折磨难打垮,反而继续积极地投入到革命工作中。

1932年,陈为人接到了自己革命生涯中,最重要的一项任务,妥善保管我党的“一号机密”: 中央文库。

中央文库是我党的地下文书档案库, 记录了大量我党的重要机密。 因此,必须要交给极为可靠的同志保管。但同时,负责保管的同志,也将面临极大的压力和危险。

陈为人夫妇接到任务后,在上海小沙渡路合兴坊15号开了家湘绣店。白天装作富商老板,晚上就上楼把窗户都关得密不透光, 彻夜整理档案资料。

整理档案是一件非常繁琐复杂的工作,陈为人要先把厚纸上的资料,和藏在小说报纸中的机密信息, 用小字密密麻麻地抄录在薄纸上 ,还要把一些文件多余的宽边裁去,以此节省储存空间。

除此之外,档案还要按照不同的时间、地点和问题情况,分门别类地整理归纳起来。文件都整理归纳完后,陈为人把它们都整理到箱子里,存放在既安全又通风的地方。最终, 两万份文件被分别装进了6个箱子中。

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 陈为人平常基本不与人接触 ,以免引起怀疑。只有妻子韩慧英,与代号为“张老太爷”的张唯一同志单线联系。

张唯一
张唯一

1935年2月,敌人一晚就破坏了我党8个地下据点,张伟一也不幸被抓。对此毫不知情的韩慧英,在去找张伟一会面的时候, 被埋伏在那里的特务们抓捕。

发现妻子彻夜未归后,陈为人明白,妻子很可能被抓了。身负重任的陈为人没有时间悲痛, 他立刻着手转移中央文库 ,最后搬进了小沙渡路的一幢二层房子。

生活拮据,信念依然坚定

这栋房子虽然隐蔽性不错, 每月房租却高达30银元 ,为了维持富商身份、防止暴露身份,陈为人也要花不少钱。

可是此时的他因为和组织失去了联系,已经没有了经济来源,自己还要独自拉扯孩子。生活拮据的陈为人,跟孩子们每天只能吃两顿红薯,他在楼下厨房煮好红薯后, 总会在上面盖上一片鱼干 ,让房东和邻居觉得自己生活富足,以免引起怀疑。

当他走到家门口时,就又会收起鱼干,防止孩子们不懂事吃掉。就这样,一片鱼干陈为人连着用了一个月。

由于生活实在难以为继,陈为人甚至找到了鲁迅等进步人士,获得了他们的接济帮助, 陈为人的妻妹还给他了300银元 ,用来交房租。

可这些只是杯水车薪,最后走投无路的陈为人,由于不愿再麻烦他人,便把家中能卖的都卖了, 连衣服和铁皮罐头都不放过。

1935年底, 妻子韩慧英出狱与陈为人重逢 ,并在次年与中共特科派来寻找陈为人的徐强取得了联系。

徐强
徐强

次年秋天,陈为人在一家饭店楼上,与徐强见面。后来徐强回忆起这天的相遇,仍不禁流露出对陈为人的敬佩和心疼:

“我看到他脸色苍白,身体十分瘦弱。他正在吐血,他不敢借钱,又不敢找朋友帮忙,身上的担子重啊!”

和徐强在饭店见面后,陈为人回到家激动地跟孩子说:“爸爸今天总算吃饱了,把盘子都舔光了!”其实他高兴的并不是饱餐一顿, 而是终于和组织取得联系。 但是孩子并不明白,他也不想让孩子过早明白。

陈为人
陈为人

随后,徐强又再次联系陈为人,向他传达了上级的命令:将中央文库移交组织,马上住院看病!

陈为人为了方便组织查阅中央文库, 还专门精心准备了一份“开箱必读” ,里面详细列出了每个箱子中的档案说明以及分类编号。这份详尽的目录,是他在一声声咳嗽中写出来的。

重病不愿给组织添麻烦

当陈为人把中央文库全部交接后,党组织马上把他送进了当时上海最好的广慈医院治病。可陈为人在医院待了没几天, 就以“怕引起怀疑”为由出院了。

“广慈医院”正是瑞金医院的前身
“广慈医院”正是瑞金医院的前身

随后党组织为他安排了另一家医院,没想到他还是说“怕引起怀疑”,又挣扎着出院回家。看到他的这种“怪异”举动,徐强夫妇非常清楚, 知道他不想给组织添麻烦 ,便劝他好好治病。

发现自己瞒不过去的陈为人,诚恳地跟徐强夫妇说道:“我现在不能工作,不能再花党的经费了。”
不管徐强夫妇怎么劝,陈为人死活不同意花党组织的经费住院。徐强夫妇没有办法,只好同意陈为人回家养病, 并为他请了靠谱的医生上门治疗。

徐强与妻子李云
徐强与妻子李云

只可惜,家里的环境毕竟不如医院,1937年3月13日晚上,陈为人病情进一步恶化,大口大口地咳出鲜血。他虽然清楚自己命不久矣,却仍不忘安慰家人 :“我不会死的,我还要工作呢。”

说完没多久,一直咳嗽的陈为人逐渐安静了下来。为革命奉献一生的陈为人病逝, 享年38岁。 陈为人的妻妹赶来看望他,见此情形不禁痛哭流涕,却被陈为人的妻子韩慧英一把捂住嘴。韩慧英一边憔悴地落泪,一边哽咽着说道:

“不能哭,一哭邻居就知道我们家里死人了,会来看的。一看到我们家的寒酸相,他们要怀疑的。”

韩慧英
韩慧英

随后,姐妹俩秘密地为陈为人料理后事。陈为人的遗体入棺后, 被停放在上海斜桥湖南会馆里。

之后韩慧英让妹妹把孩子送回陈为人老家,自己则继续留在上海工作, 继承陈为人的遗志。 建国后,韩慧英又投入到新中国的教育工作中,创建了瑶族完全小学和沱江完全小学。

1962年,韩慧英还被任命为零陵专署文教科副科长,仅存的3个孩子也都在政府部门工作。虽然陈为人英年早逝了,可他的精神, 也被妻儿继承和发扬光大。

湖南会馆
湖南会馆

结语

1968年, 韩慧英与长沙病逝,享年65岁。 1987年4月18日,她的骨灰被安放在湖南革命陵园里。

不过令人惋惜的是,组织并没有找到陈为人的遗体,因为早在日军侵占上海时, 陈为人的遗体便被毁于日军的炮火之中。

陈为人的一生, 充满了对革命的一片赤诚和无私奉献。 也正因为有和他一样的英烈抛头颅洒热血,才有了如今的幸福与和平。

感恩英烈,向英烈们致敬, 历史和人民不会忘记他们!

(浏览 4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