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年4月8日 叶挺、王若飞、博古、邓发、黄齐生等人罹难

78年前,1946年4月8日,叶挺、王若飞、博古、邓发、黄齐生等人罹难。

在所有交通事故中,空难是最令人恐怖的,因为空难一发生,往往机上所有成员全部遇难,无一生还。这就会造成很大麻烦,因为当事人全部死亡,会导致事故处理上的困难,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飞机失事的?这只得靠”外人”的分析了。不像汽车或者火车甚至轮船的事故,只要有一个幸存者,就会提供一些事故发生时的信息。比如著名的”马航”事件,机上的239人全部遇难,而且整个飞机完全”失踪”,至今仍令世人迷惑不解。

而发生在1946年4月8日的黑茶山空难也是如此。当时叶挺乘坐的飞机在山西黑茶山坠毁,除叶挺一家四口外,还有多位名人丧生,比如王若飞等,飞机上的17人无一生还。这个事故也是疑点重重,周恩来就曾愤怒地指出:绝对有人做手脚。但苦于没有物证,此事在当时不了了之。但时隔50年后,此人在去世前终于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一)黑茶山事故对革命的损失空前之大

多年以后,人们对黑茶山空难仍痛彻心扉,甚至耿耿于怀。人们会提出众多假设,如果叶挺不死,他将会在后来的解放战争中发挥多大的作用?他将(也是绝对的)挤掉哪一位将军位列十大元帅?

然而,还有不少人不清楚的是,那次空难牺牲的远远不是叶挺一个,还有多位名人,还有几位是当时中共的重要领导人。现在咱们来看看那次飞机上都有何人。

首先是叶挺一家。叶挺被国民党顽固派关押年5之久,于1946年3月4日获释。一个月后,他携39岁的妻子李秀文,以及10岁的爱女叶扬眉和2岁的幼子阿九,于4月8日上午登上重庆飞往延安的C—47美式运输机,当时跟随他们的还有妻子李秀文从广州带来的保姆高琼。

除了叶挺一家外,机上还有几位中共重要领导人。第一位是王若飞,他跟叶挺同岁,当时也是50岁。他是共产党早期活动家之一。抗战胜利后,他曾四次赴重庆与国民党谈判,还与周恩来一起代表党在《双十协定》上签字。

第二位是秦帮宪,他便是大名鼎鼎的博古,他更加年轻,跟叶挺夫人李秀文同岁,当时也是年仅39岁。他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之一,是中国共产党新闻事业卓越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秦帮宪于1946年2月赴重庆参加国共谈判,是政协宪章审议小组成员。他和王若飞当时都是中共政协代表,在重庆和国民党进行谈判之后,准备回延安向中共中央汇报而乘坐飞机的。

第三位是邓发,他也是中国共产党前期领导人之一,中国工人运动的著名领袖,曾参与领导过香港海员大罢工、省港大罢工和东征战役等。抗战胜利后任中央民运工作委员会书记、中央职工委员会书记等。当时年仅40岁。他是刚出席世界职工代表大会回国,在重庆准备返回延安登机的。

除以上中共重要领导人外,还有一位也很著名,他是王若飞舅父黄齐生,时年69岁,他是位著名的爱国教育家。毛泽东曾称赞他是共产党最艰难的时候,党外人士同情爱护党的第一人当时同他随行的还有他的孙子黄晓庄,他是一个年轻的党员,时年21岁。

另外,当时的乘机人员还有位年轻的将军李少华,时任第十八集团军参谋,时年29岁;还有年仅27岁的八路军战士魏万吉,他也是位党员,当时是王若飞的随从;还有著名革命家赵登俊,时年49岁。

遇难的还有,美国飞行员兰奇上尉;机组人员瓦伊斯、迈欧、马尔三位上士。这四位都是美国人。加上4个美国人,飞机上共17人,除了黄齐生69岁以外,其他最大的才50岁,大都是英年早逝!

这次空难,不但使中国损失了一位英勇善战的将军,还损失了几位党的重要领导人和年轻的党员、战士,实在是一次空前的灾难,令国人同悲!那么这次空难真的完全是一起偶然的事故吗?

(二)空难发生时

其实,在事故发生之后,许多人都提出了质疑。因为当时的飞机驾驶员是美国的经验很丰富的老飞行员了,并且还是著名的”飞虎队”成员,事故发生率是非常低的。咱们再看看看当时的情景。

1946年4月8日下午1时许,毛泽东主席和朱总司令,以及任弼时、林伯渠等同志,都陆续到达延安东关机场迎候叶挺一行了。当时秦邦宪同志的爱人张越霞,也带着侄儿来到了机场。延安的老百姓更是成群结队赶往飞机场欢迎几位英雄,更希望一睹鼎鼎大名的叶挺将军的风采。

那时的延安下着蒙蒙小雨,人们在雨中时不时地抬头仰望灰蒙蒙的天空,急切地等待着。近2点的时候,空中传来了飞机的轰鸣声。那时的飞机是很少的,人们判定,肯定是叶挺他们乘坐的飞机要来了。人群中顿时一阵欢呼,大家都很激动。可不久,那飞机的声音渐渐小了,然后便消失了。

于是大家一阵扫兴,心中不禁紧张了起来。什么情况?飞机明明是要到了,为何又飞走了?难道飞机驾驶员没有发现下面的机场吗?但人们还是不死心,继续在细雨中等待。等啊等,可飞机再没有出现。直到下午4点多,大家才慢慢离开机场。

毛泽东和朱德同志回到王家坪,二人在窑洞里焦急地踱来踱去,心情很是郁闷。他们想会不会因为天上雾大,飞行员看不清地下的情况,不敢着陆?那么飞机是不是又飞回去了?

可到下午5点时,西安方面回复延安:该飞机没有返航!因为C—47是先从重庆到西安的,加油后才又飞往延安。如果返航也要经过西安。

毛泽东等领导同志立即心慌起来。没有返航,那么飞机飞到哪里去了?

与此同时,在重庆的周恩来同志更加焦灼不安。因为他是叶挺将军最好的朋友之一。当年叶挺被人排挤,在欧洲流亡时,正是周恩来赶到德国,同叶挺进行了推心置腹的长谈,使他重拾对革命的信心,从而回国的;后来,皖南事变发生,周恩来更是悲愤地写了”千古奇冤,江南一叶”的题词,怒斥国民党反动派的。

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周恩来一直坐在椅子里,他默然无声,期盼叶挺一行到达延安的消息。可他等等不来,等等不来。他又急切地望向灰蒙蒙的的天空,恨不得插翅飞到天上看看!

看到周恩来焦急,身旁的工作人员小声地安慰着他:”可能天气不好,飞机没能到延安,在别的地方迫降了。”

这似乎也是唯一的解释了。大家都清楚,飞机如果还在飞行,早已没油了,此时不可能还在天上……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种焦灼的等待一直持续了两天多!直到4月11日,不幸的消息终于传到了延安:飞机在飞经山西兴县南海拔2000米的黑茶山时,撞山坠毁!

原来,在下午2点左右时,飞机确实已经接近延安机场,但没有降落,而是向东北方向飞去,到山西省兴县的黑茶山出事了。那时黑茶山地区阴云密布,空中能见度很低。本来下着雨,但由于黑茶山比较高(海拔2000多米),山上温度低,所以雨到山上就变成了雪花。在雨夹雪天气,飞机更容易迷航。

那时,黑茶山附近的村民先是听到了飞机的轰鸣声,接着便是一阵剧烈的爆炸声……

第二天早晨,兴县黑茶山地区的一位区委书记得到消息后,带着一些民兵到山上查看,终于发现了坠毁飞机的残骸。事故现场极为惨烈。大家先是发现飞机残骸东西两侧较远处的叶挺、王若飞、秦帮宪和邓发的尸体,他们四人大概是坐在一块的,后来才又发现其他人。叶挺的幼子阿九的遗体被挂在远处的一根树枝上,尸体还算完整。最惨的是叶挺夫人李秀文,她的遗体碎成了数块……

现场还发现了秦帮宪烈士的眼镜,在邓发的口袋里还发现了一支精致的小手枪,还有王若飞上衣口袋里他小儿子的照片,另外还有手表、钢笔等。

他们马上保护现场,并派人通知延安,因为那时没有电话,传递消息很慢。

当延安得知这个噩耗时已经是两天之后了。消息传来,真是天地同悲,草木含泪,日月无光!

特别是周恩来同志,他接到延安发来的电报时,一阵锥心的痛楚使他的脸色在刹那间变得煞白。他想忍住眼泪,可已经是枉然,不久便流出了大颗大颗的泪水,他竟然哭出了声。这是儒雅而从容的周恩来从未有过的。于是他周围的人也都伤心地哭了……

(三)周恩来愤怒,并提出疑点

在伤心之余,周恩来也十分愤怒,他相信,这不可能是一起简单的空难,其中必有缘故!后来,他在接见叶挺将军的儿子叶正大时就曾说:

“关于你爸爸的座机为什么会失事,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脚。机上的乘客全是我们的人,其中还有我们党的王若飞、秦邦宪、邓发那样的重要负责同志……叶将军被国民党关了五年,可他一出狱就给党中央写信要重新入党。蒋介石是很生气的,老蒋是什么人,我跟他打交道时间很长,了解他的个性。他为排除异己,利用特务做手脚很容易的。当时,延安只下点小雨,飞机已到延安上空,我们在机场迎接的人们已听到飞机的声音了。为什么飞机一转眼就飞向黑茶山了,这不是国民党特务做了手脚又是什么!

那么周恩来的怀疑有没有根据呢?

据后来处理事故现场发现,飞机撞击点并不是山顶,而是黑茶山南坡东侧的一块巨石上,那块巨石上的撞痕清晰可见。如果飞机飞得略高一两米,就会飞过侧峰,躲过这块巨石。可惜当时下着雨,雾气又大,飞机看不清周围的情况,于是便同巨石相撞了。

这次空难发生在4月8日,所以又称”四八空难”。事后,人们对这次空难定性为一起偶发事故,因为飞机确实是撞山坠毁的,而且是在空气能见度很低的雨雾天气,这似乎已经定性了。大家都默认了这个论断。

再者,当时由于国共正在进行和平谈判,为了民族大义,中共中央为促成国共合作,表现了极大的真诚,所以新华社当时发布的消息说”想系在浓雾中撞山失事的”。

但显然,周恩来等同志是很不甘心的。因为有一点很令人不解,这架飞机是在西安降落加油之后又向延安飞去的,而延安在西安的正北方,为何飞机向北即将到达延安时,又突然朝东北方向拐了呢?难道飞行员不知道方向?美方的机长是佩戴有飞虎臂章的,有着3000小时飞行时间的老练的飞行员啊。难道是谁控制了飞机的方向?

(四)众专家提出的疑点

周恩来是怀疑国民党特务在飞机上做了手脚。后来,叶挺将军的长子叶正大也有了这样的分析,他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航空专家,他的分析是有一定权威性的。他认为,第一,飞机从重庆出发到西安加油后再飞向延安,中间是有人检查的,直到距延安30公里的甘泉地区,一切都很正常。当时飞机的声音在延安机场已经听到了。也就是说,将要着陆之时,特务们做的手脚起作用了,使飞机脱离航向,朝东北方向偏离,甚至飞到黄河以东的黑茶山。

第二,其实相对于延安,那时黑茶山地区天气更不好,又是下雨又是下雪的,为何偏偏飞向那里?而且黑茶山海拔只有2000米,飞机又撞在了黑茶山侧峰的巨石上,就是说飞机飞行高度是低于2000米的。然而,飞机可以飞6000米高的,为何飞得那么低?显然是国民党特务们做了手脚。

叶正大做出最后的判断是,国民党特务在西安趁飞机加油时,上机检查,将定时破坏装置,装到了飞机的磁罗盘和压力高度表线路上,使磁罗盘和高度表失灵,导致飞行员难以控制飞机的高度和方向了。因此,天气方面只是外在的原因,而特务们做手脚是关键所在。持这种观点的专家不少。

也有些专家从另外的方面分析。在黑茶山事件发生的20多天前,就是1946年3月17日,军统要人戴笠也在空难中丧命,这对蒋介石打击很大。于是有人猜测,老蒋怀疑戴笠的遇难同中共方面的康生有关,所以他就在这次飞机上令人做手脚报复中共。当然也有不少人认为,老蒋在重庆谈判当中没有诚意,就设了一个局……

不过这些都是一种猜测,是没法证明的。老蒋不承认,你也没门。即便是特务做手脚,也仍然无法证明,毕竟整个飞机都成了残骸,你怎么证明它的磁罗盘和高度仪上被施了手段?

然而,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时隔50年之后,”四八空难”的真相终于浮出水面……

(四)真相大白

说出真相的人叫杜吉堂。这位曾经的中美特别合作所特工队队长是亲自参加密谋这次空难的人。他在台湾已经隐居多年,晚年在临死之前说出了空难的真相。

1946年4月,当国民党空军调度科科长王平虎(他是国民党军统特务安插在空军中的眼线)得知,叶挺、王若飞等从重庆飞往延安,马上电话通知远在南京的顶头上司。国民党当局知道这次飞行中有中国共产党重要领导人物时,为了破坏中共的工作,于是就让军统特务策划了这次”暗杀”行动。

负责这次行动的军统头子找到了杜吉堂。因为那次机上都是中共的重要人物,杜吉堂非常慎重。后来有人曾怀疑是国民党特务在飞机上放了定时炸弹,如果这样,你就太低估特务们的智商了。因为定时炸弹一爆,不就真相大白了?所以最好是制造一起事故

这一切必须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巧妙配合。如果当时天气晴朗,就很难制造成事故。有了下雨天气的掩护,此为天时;要想让飞机坠毁,当然一个最好的设计就是撞到高山上,不然怎么凭空坠毁呢?因为飞机在半途还要加油的,不可能因燃料燃尽而坠落。有高山配合,此为地利。然后就是人的参与了。

杜吉堂找到其下属有关特务骨干,其中有个略懂飞机构造的特务便建议,破坏飞机的飞行仪表,使飞机迷航,它自然就会坠落了。于是这帮罪恶的黑手便开始了行动。他们找到调度科长的王平虎,查到担任飞行任务的C-47运输机的飞行记录和档案材料,同时让王平虎安排人员在飞机飞行前的例行检查中做手脚。

杜吉堂又找到手下懂得机修业务的杨耀武,让其假装成机修人员,混到检修的队伍里。在检修过程中,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在飞机的高度表和磁罗表反面放了块磁铁。

飞机从重庆飞到西安的途中天空下起了小雨,尽管美国飞行员已经觉察到轻微的异样,但并没有多加在意,其实当时飞机飞行的高度已有些偏低。在西安休息加油后,飞机继续向延安方向飞去。

此后天气变得更差,天空下起了冰雹并刮起了大风,严重影响到了飞行。在这种情况下,杨耀武放的磁铁开始发挥更大的作用了。导航系统首先失去了作用,使飞行处于迷航状态,飞行方向已经得不到控制。本来从西安到延安应该是一直向北飞行,可是飞机却飞向了东北方向,向山西兴县飞去。最后越过黄河,飞到了黄河以东的黑茶山,严重偏离了航向。

而当时黑茶山地区也下了雨,雨到山上时又变成了雨夹雪,空气能见度更低了。但是,黑茶山高度才2000多米,C-47运输机的正常飞行高度在6000米以上,作为一个资深的飞行员,也不太可能出现如此低级的错误,让飞机飞得那么低。可见,在高度表上的磁铁也发挥了作用。于是,飞机不可避免地撞上了岩石……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杜吉堂在去世前道出了黑茶山空难的真相,也算是为航空界做了一个小小的”贡献”,给历史做了一个交代。

然而,尽管真相大白于天下,以叶挺为首的英灵们也再难回到人间了。留给世人的只有无尽的感叹和唏嘘,正如大诗人泰戈尔所说:

天空中不会留下一点翅膀的痕迹,我已经轻轻飞过……

(文/说历史的女人·夏日漱冰)

(浏览 2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