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陈光被李作鹏诱捕,4年后自焚而亡,34年后谜题终于解开

海星看历史

陈光旧照
陈光旧照

前言

1950年1月,陈光被任命为广东军区副司令员见广州警备区司令员。作为一个优秀的解放军军事将领,陈光没有来得及过完元旦,便告别了妻儿,踏上了南下广东的赴任的道路。

然而,这次任职,与以往攻城略地不同,让政治敏感度不高的陈光,陷入了漩涡之中……

李作鹏:我邀请陈光到广州荔湾湖游玩

到达广州后,陈光在华南分局第一书记、广东军区司令员兼政委叶剑英的领导下,开始负责广东地区的剿匪肃特、维护社会治安、稳定市场物价等方面的组织实施工作。

叶剑英和战友们在一起
叶剑英和战友们在一起

广州不同于大陆的其他城市,作为新中国的南方前哨,在这里毗邻港澳,是海外到达内地的一个港口,许多事情不像陈光想象的那样简单。

对于这个地方,中央明确规定,在港、澳、台做情报工作,有一套严格的程序和高度的纪律。然而,在工作中,陈光没有严格注意,做起事来加入了更多的主观臆断,出现了一些比较重大的错误。

比如,在工作中,陈光从局部利益出发,在宜章将一些烈士子弟和知识青年,招到广州,办了一个训练班。他不知道的是,这样的做法,违反了党的干部政策和一些相关规定。

对于陈光所犯的错误,叶剑英代表组织找他谈话,劝他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及时改正。然而,陈光却觉得这都是小事,是组织上把这个事情夸大了。

陈光和夫人史瑞楚的留影
陈光和夫人史瑞楚的留影

于是,陈光没有认真对待,加之性格方面比较倔强,产生了一些对立情绪。对于这段经历,陈光的夫人史瑞楚说:

“陈光在组织上找他谈话时,表现得不冷静。他一听那些错误有些不实和夸大,情绪立刻波动起来。本来,叶帅找他谈话时,两人还握手问候,气氛是融洽的,但到后来,两人争吵起来,甚至还拍了桌子,谈话只得不欢而散。后来,广东军区党委的组织生活会上,大家就其错误继续开展批评,结果陈光又因上述原因,再次发了脾气。叶帅当时说:‘陈光,你是党的高级干部,又是老同志,总要讲点组织原则吧。’陈光说:‘无原则的批评我就是不能接受。’双方都不让步。”

对于陈光的这种抵触态度,中南军区将这件事情上报中央,给他的处分是开除党籍。不久后,对于陈光,组织上给予更加严厉的处分。

1950年7月22日晚上,中南军区将对陈光的处理意见电告给广东军区。考虑到陈光的性格因素,广东军区按照上级的指示,决定处理陈光时尽量做到不扩散。

叶剑英旧照
叶剑英旧照

在没有陈光参加的军区党委会上,叶剑英将自己拟出的几套方案讲出来,但是没有获得通过。

这时候,作为陈光老部下的广东军区参谋长李作鹏,在会上自告奋勇地提出,可以由他来邀请陈光到广州荔湾湖游玩,再派人将陈光住所进行查抄。很快这个方案获得通过。

7月23日,一大早,李作鹏就来到陈光的家中,面带笑容地将陈光半拉半推着走出家门,之后两人一起乘车离去,前往荔湾湖游玩。

一路上,陈光和李作鹏聊得非常开心,很快就到了荔湾湖。随后,两人进入荔湾湖,在湖里乘船看景。看到李作鹏笑容满面,陈光也玩得十分尽兴。

从船上下来后,两人又一起去搞了野餐。席间,陈光吃得非常开心。李作鹏也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不适。野餐之后,天色已近不早,两人一起向陈光家中而去。

李作鹏
李作鹏

汽车开到住所附近后,陈光看到了与以往的不同:道路两旁已戒备森严。回到家里后,院子里站满了陌生的战士,他的警卫已经被全部撤走,住所已经被查抄了,显得非常凌乱,只有多年前就跟随他的老炊事员望着他,眼里闪着泪光……

来到二楼的房间后,李作鹏才望着陈光,显得有些尴尬。紧接着,李作鹏将头转向保卫部部长,向他呶了呶嘴,示意向陈光摊牌。

随后,保卫部长拿出上级撤销他广东军区副司令兼广州警备司令职务的电令,当着陈光的面进行了宣读。就这样,陈光被软禁起来。对于这件事情,负责看守陈光的保卫干事王大述回忆说:

“我带一个警卫班负责对他进行监护。陈光在二楼听到对自己的处理意见后,情绪很激动。因执行者都是他的老部下,不便作什么解释。开始几天,他饭量很小,常常大发脾气。我职务低,只负责看守,便对他说:‘首长,你的问题我们不了解,领导派我们来,有三条任务,一是保卫你安全,二是照顾你生活,三是限制你自由,不能下二楼。你有意见可以向组织反映,但不能老发脾气,不吃饭,这样会影响健康的。’”

王大述的话,让陈光心里五味杂陈,流着泪,摇着头,显得非常愤怒。愤怒之余,陈光从口袋里掏出毛主席在过去写给他的信,说:“有人陷害我,毛主席了解我,信任我,我要见毛主席。”

毛主席旧照
毛主席旧照

陈光说完后,把这封信递到王大述的手里。看完后,王大述叹着气说:“首长,你不要着急,事情会搞清楚的,你可以向毛主席反映情况嘛。”

王大述的劝说,让陈光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在他的脑海中,想到了那些烽火连天的岁月。那时候,他是一个威风凛凛的将军,毛主席是他的统帅……

毛主席:我是了解你的

1905年2月24日,陈光生于湖南省宜章栗源(今栗源乡)一个农民家中。原名叫陈世椿,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在这样的环境里,陈光养成了老实本分的性格。

10岁的时候,在父亲的关怀下,陈光进入私塾读书。仅仅读了三年后,便因家中没有钱交学费,不得不辍学,回到家里,当了一个农民。

陈光和罗荣桓、李月琴等战友们在一起
陈光和罗荣桓、李月琴等战友们在一起

1926年,北伐军进入湖南。不久后,宜章县成立了农民协会,陈光加入农协,并担任了栗源区农民协会委员。次年,在中共地下党员陈东日和陈俊的介绍下,陈光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1928年1月,得知朱德和陈毅率部在宜章县城举行年关暴动,陈光非常高兴,决定将自己埋藏的12支步枪拿出来,组织了农民武装队,策应朱德和陈毅的行动。

1月18日,陈光与陈东日等人,一起举行了栗源暴动。暴动期间,陈光担任了赤卫队队长。不久后,陈光率领赤卫队占领了长岗岭高地,将溃逃的许克祥部堵住。很快,在陈光的配合下,朱德率部将这股残敌击溃。

2月,挨户团数百人开始围攻栗源区苏维埃政府。得知情况后,陈光率领赤卫队和全村农民来到栗源堡城墙上,从各个方向对城墙下的敌人射击。经过一昼夜的进攻,敌人不知道城内的虚实,不敢冒进,只得退走。

月底,国民党胡凤璋率人前来进犯。得知消息后,陈光连夜将部队撤到栗源堡西北的朱武岭,让敌人扑了一个空。盛怒之下,胡国璋和挨户团放火,将栗源堡300多栋房屋烧掉。

左三为陈光
左三为陈光

几天后,陈光接到命令,要他带着赤卫队员向宜章集中,进行改编。随后,赤卫队被编入工农革命军独立第三师,陈光被任命为特务连连长。

4月,陈光跟随部队一起来到井冈山,开始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干革命。后来,陈光历任了第二十九团第一营第三连连长、红四军教导队学员兼班长。

7月,红四军主力进攻湘南。看到有些战士想要回家,陈光劝说他们不要离开,并说:“我陈光是土豪劣绅的死对头,就是死也要死在红军队伍里!”

1930年2月,在一次战斗中,敌人包围了第一纵队长林彪的指挥所,情况万分危急。得知消息后,陈光立即率部赶来,将敌人打退,才将林彪从险境中救出来。然而,在这次战斗中,陈光却负了重伤。

1931年11月,陈光被任命为第十二师师长。期间,陈光参加了漳州、南雄、水口、建黎泰等战役。1933年11月,陈光被任命为红二师师长。

陈光(左一)和战友们在一起
陈光(左一)和战友们在一起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一路上,陈光率领红二师勇敢作战,立下了不少奇功。

红军来到贵州后,红二师四团被选为前卫,向遵义进军。得到命令后,陈光率领耿飚任团长、杨成武任政委的四团,抢渡了乌江天险。随后,陈光返回师部,率领部队,与兄弟部队一起担负起遵义会议的警卫工作。

遵义会议重新确立了毛主席的领导地位,陈光非常高兴。不久后,陈光率部参加四渡赤水后,到达川西。之后,陈光又率领红二师四团飞夺泸定桥,为红军北上抗日,打开了通道。

后来,红军到达甘南,陈光率部取得了拉子口战役的胜利。后来,评价这次战争时,说:“在长征中腊子口攻坚,陈光对中央红军北上,渡出险境,贡献极巨。”

1935年11月,红军进入陕北吴起镇。随后,陈光被任命为红四师师长,担任了直罗镇战役的主攻,全歼了敌109师,俘虏了师长牛元峰以下5000余人。后来,陈光接替林彪,被任命为红一军团代理军团长。

右起:邓小平、徐海东、陈光、聂荣臻、程子华、杨尚昆、罗瑞卿、王首道
右起:邓小平、徐海东、陈光、聂荣臻、程子华、杨尚昆、罗瑞卿、王首道

1937年8月,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陈光被任命为八路军115师343旅旅长,率部开赴抗日前线。

平型关战役后,陈光和萧华率343旅,在广阳设伏,取得了广阳战役的胜利,此战,陈光率部击毙击伤日军千余人。

1938年,林彪受了重伤,被送回延安救治,不久后又转到苏联治病。林彪离开后,陈光被八路军总部任命为115师代理师长。

1939年初,聂荣臻奉命带着115师部分人马,前往五台山建立晋察冀根据地。陈光和罗荣桓则带着主力部队开进山东。刚进山东,陈光便命令杨勇拿下樊坝。接着,陈光又率部一鼓作气插到泰山西面,在这里建立了抗日政权,对津浦铁路中段的日军形成了威慑。

5月,得知数千日伪军分九路进犯泰西地区,陈光率领师直、686团、津浦支队以及鲁西区党委3000余人,与敌人周旋。但是因为敌人众多,陈光陷入敌人的包围圈。

陈光在观察敌情
陈光在观察敌情

经过分析,陈光决定率部突围。面对凶残的敌人,陈光果断下令:“不惜一切,坚守阵地,夜间突围!”经过一天的激战,陈光率部击毙击伤日军联队长植树田大佐以下1300余人。

到了夜间,敌人停止了进攻。陈光命令部队从敌人阵地的空隙向东南及西南两个方向,分路突围。突围后,陈光率领部队渡过汶河,在无盐村与罗荣桓会合。

后来,陈光率领三四百人,将日军长田大队包围,取得了一个大胜利,受到了八路军总部传令嘉奖。

这个长田大队的大队长叫做长田敏江,是天皇的外甥。在进入中国之前,日本天皇特意召见了他,让他在中国小心,不必逞强。然而,这位天皇的外甥长田敏江,没有听从天皇的教诲,为了露脸,主动率队参加“扫荡”。

之所以这样嚣张,是因为在之前的作战中,长田敏江曾率领一个大队,击溃了国民党军1个师,并占领了几座县城。

陈光旧照
陈光旧照

在这次作战中,长田敏江带着骑兵在前,步兵在中间,伪军紧随其后,且没有后续部队,也没有其他日军策应,是一股孤立之敌。

得到情报后,陈光立即将手中的4个连进行了部署。经过激战,歼灭了日伪军300余人,俘虏13名日军,缴获了2门野战炮,1门九二步兵炮,其他枪支约200余支。在战斗的过程中,长田敏江看到突围无望,剖腹自杀。

1945年,陈光奉命回到延安,参加党的“七大。”

期间,陈光担任了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委员,在审查的时候,提出了一些不同看法,被人以“陈光欲抵制党代会”的理由,告到毛主席那里。经过调查,毛主席给陈光写了一封信。在信中,毛主席说:

“你的意见我是了解的。有些意见是对的。你在山东执行的路线是对的。‘七大’要开成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相信你能致力于开好这次大会。故意见可以会后交换。”

毛主席在批阅文件
毛主席在批阅文件

接到毛主席的信后,陈光如释重负,把这封信装进口袋里,随身携带。在陈光看来,什么样的指责,都抵不过毛主席的信任。

“七大”开完后,毛主席将陈光和夫人史瑞楚请到家里做客,和两人进行了友好的交谈,高度评价了陈光在参加革命以来的表现,并对他以后的工作,作出了新的指示。

后来,在陈光的《历史总结》中,延安审查小组评价说:

“陈光是我军有数的军事人才之一,他一贯忠心耿耿,具有为党为阶级虚心学习,联络群众的优良品质……抗日战争中,陈光率115师转战华北,1939年进入山东,创造了梁山歼灭战、陆房突围等有名的战役,使我党我军威名远扬,鲁苏局面大开,根据地建立。”

史瑞楚: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央决定林彪、陈云、彭真等率10万余干部,经略东北。此时,由于情况发生了变化,原本准备回山东的陈光,奉命和林彪一起前往东北。

左起:黎玉、周长胜、刘少奇、陈光、萧华、梁兴初、罗荣桓
左起:黎玉、周长胜、刘少奇、陈光、萧华、梁兴初、罗荣桓

10月,陈光和罗荣桓等老部队会合。随后,中共东北局决定让陈光指挥黑山、北镇一带的第二道防线。

期间,为了方便联络,罗荣桓将山东带来的一部电台和机要人员交给陈光。后来,林彪得知陈光又大功率电台,便致电陈光,要求电台和机要人员与他会合。

此时,陈光认为自己也非常需要电台,考虑到林彪已经有了两部大功率电台,便给林彪回电,希望将这部电台留给自己使用。

接到陈光的电报后,林彪十分恼火,对陈光发出严令,让他交出电台。就在陈光准备交出电台的时候,部队遭到了锦州国民党军的进攻,导致电台没能上交。后来,这件事情遭到了林彪的多次指责。

左起:陈光、林彪、周昆和聂荣臻
左起:陈光、林彪、周昆和聂荣臻

在东北,陈光历任了东北民主联军六纵司令员、松江军区司令员等职。期间,陈光参与指挥了攻打长春、拉法、新站等战斗,并参加过三下江南战役、焦家岭、城子予、德惠等战斗。

1949年,陈光被任命为第四野战军的副参谋长。不久后,在一次防止居功骄傲的会议上,林彪没有征得东北局的同意,也没有和罗荣桓商量,便点名批评了陈光。

1950年1月,陈光被任命为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警备区司令员。工作期间,陈光被监护。

10月,抗美援朝开始后,在王大述等人的护送下,陈光转移到武汉的一所二层小楼里软禁。

刘兴元旧照
刘兴元旧照

期间,中南局、中南军区先后派苏静、刘兴元和梁必业劝他认识错误。但是,倔强的陈光没有认错,认为这次的处理极不公正,觉得是林彪在故意陷害他,导致陈光的问题一直悬而未决。

1954年6月7日,陈光在软禁他的那座小楼里自焚身亡。次年,陈光的夫人史瑞楚,担心孩子受到牵连,便让两个孩子随她姓,在北京隐居下来。

在纪念长征五十周年之际,罗荣桓的夫人林月琴等10多个熟悉他的老同志联名上书陈云,希望澄清陈光的问题,给予他公正的对待。

1987年,经过中纪委、中组部、军纪委和总政组成的联合调查组的细致审查,认定陈光所犯错误纯属人民内部矛盾,的确是受到了林彪的诬陷和打击,才导致他被长期非法监禁和错误处理。

1988年4月,经中共中央批准,强加在陈光头上的“反党”的结论被撤销,并给陈光恢复了党籍和名誉。至此,陈光才得到公正的对待。

陈光旧照
陈光旧照

得知陈光的事情有了结果,史瑞楚高兴的流下了眼泪,说:“老陈,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

陈光的问题被搞清楚后,史瑞楚认为可以让孩子光明正大地姓陈了,便把两个儿子的姓改了回来。此后,压在她心头的结终于解开,轻松地度过了晚年。

(浏览 7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