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年,毛主席与河北官员畅谈邯郸历史,笑称:河北又有二度梅了(组图)

老覃在昨天写了《1959年,毛主席视察磁县,正与众官员言笑晏晏,突然有人提刀而入》一文,文中讲到:毛主席在1959年9月24日这一天从邯郸前往成安镇道东堡棉花丰产方视察。午后,与河北省委第一书记林铁、邯郸地委书记庞均、专员刘琦,以及磁县县委第一书记冯迎祥、县委第二书记女县长刘树、成安公社第一书记郭云藻等四级官员在丰产方的办公室兼红专学校休息、享用点心。    彼时,作陪的还有王素梅、李瑞芳、高瑞芹、王秀梅等棉花姑娘。    大家言笑晏晏间,因为村里的生产大队长取来了菜刀准备切西瓜,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误会。    虚惊过后,众人重新落座。    毛主席从生产大队长手中接过菜刀,亲自操刀,把西瓜切开,然后给众人分瓜。    他把一块西瓜递到王素梅身边的棉花姑娘,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那位眉清目秀的棉花姑娘有些羞涩地答:“我叫王秀梅。”    “王秀梅?”毛主席把有些疑惑的目光移到王素梅身上,求证似的问:“你叫王素梅,她叫王秀梅,你们两个人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    “对,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王素梅和王秀梅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    女县长刘树一旁插话说:“王素梅、王秀梅,都是我们的劳动模范,三八红旗手,这些年来,一直是二梅竞赛,争夺魁元。”

毛主席听了刘树的话,大为振奋,笑着问大家:“你们知道人们常说的五大古都是指哪五个城市吗?”    众人面面相觑,都数不上来。    实际上,所谓的“五大古都”,历史上有多种分法,是很难划定的。    但毛主席心中的“五大古都”,是根据《前汉书·食货志下》中的分法,列洛阳、邯郸、临淄、宛城、成都为五都。    他说:“在西汉时期,邯郸是赵国的王都,与洛阳、临淄、宛城、成都共享‘五大都会’之名,实际上,在战国时期,它就是‘战国七雄’中赵国的都城,并以都城的姿态出现了158年。东汉灭亡之后,邯郸南部的邺城,先后成为曹魏、后赵、冉魏、前燕、东魏、北齐的都城;唐五代以后,邯郸东部的大名也先后成为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和北宋的陪都。”    说到了这里,他语重心长地说:“邯郸作为一座历史名城,与其产棉花、产粮食,出铁、出煤是分不开的。其矿铁储藏量有五万万吨,迟早是要复兴的,很有希望搞个大钢铁城。”    他嘱咐大家说:“你们要多搞铁、煤、棉花、油料,粮食自给,争取邯郸早日实现复兴。”    然后,他看着王素梅和王秀梅,微笑着说:“有你们两个在,河北又有二度梅了。”    显然,毛主席说的“二度梅”是一语双关。    要知道,《二度梅》是一则以唐朝为背景、发生在邯郸的民间传说,在座的人无不知晓。    该传说讲的是忠臣梅魁惨遭奸相毒害,其好友吏部尚书陈日升到梅园祭奠,受梅花仙子的启发,找到了梅魁之子梅良玉,并许以爱女陈杏元,智斗奸相,终于大仇得报,有情人终成眷属。

而毛主席在这里讲的“二度梅”,指王素梅和王秀梅这两朵“梅花”争奇斗艳,引发了河北大地的“丰产方”大运动。    因此,听到毛主席说“二度梅”,大家都会心地笑了。

(浏览 2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