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年,毛主席斥责秦城监狱用法西斯方式审查犯人,要求全部废除

三目史官

1972年7月20日,外交部部长助理王海蓉和翻译唐闻生到中南海看望毛主席,同时带给主席一封群众来信。

主席多年来一直亲自抓信访工作,保持着亲自阅读群众来信的习惯,除家信外,主席对于直接写给他本人的信件,往往会亲自批阅。

王、唐二人此次带来的,是原铁道部副部长刘建章的爱人刘淑清写给主席的申诉信。

刘建章出生于1910年,河北景县人,1926年入党,战争年代为我党作出过突出贡献。1948年10月,担任晋察冀边区铁路管理局局长的刘建章,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筑通了中国共产党修建的第一条铁路——邯涉铁路,被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周恩来称为“中国历史上的一奇”

刘建章遵照中央“解放军打到哪里,铁路就修到哪里”的指示,带领铁路大军抢通了津浦北段、石德、石太、平绥、京包等路段,沟通了全国铁路大动脉,支援了解放军向西南、西北、华南、东南进军。

1949年3月,刘建章接到迎接毛主席和党中央从西柏坡进京的光荣使命。他亲自负责专列编组、线路保护、人员配备等,保障了毛主席和中央领导进京专列的安全。

1954年,刘建章担任铁道部副部长,配合滕代远、吕正操部长制定和健全了铁路基本建设的各种规章制度。

文革开始后,刘建章在西昌工地指挥部被造反派拘禁,后转到北京看押。1968年,刘建章被中央专案组宣布逮捕,之后转移到秦城监狱。

逮捕刘建章的理由是,他在解放前做地下工作时,曾在延吉被敌人抓捕入狱,出狱后有一段时间与组织失去联系。专案组有人认为刘建章可能已经叛变,要求他交待那段历史。

其实,这个问题在延安整风时已做出“没有政治问题”的结论,造反派在追查他与王任重(当时已经被打倒)的关系时,实在找不出把柄,只好旧事重提,让他再把“问题”说清楚。

因为刘建章“不配合”“不老实”,造反派把他关到单人牢房,让他受尽虐待,身心遭到严重摧残。

林彪出事后,1972年初,刘淑清找到交通部部长杨杰申诉丈夫的问题。杨杰明白刘建章是被冤枉的,就让她去探监,以了解刘建章在监狱的情况。

一次探监时,刘建章趁看守不在,向妻子说了在狱中受虐待的事,说多次给毛主席、周总理和中央写过申诉材料,但都被专案组的人撕掉。刘淑清问他想怎么做,刘建章手指朝天指了指,暗示妻子把问题向毛主席反映。

刘淑清回去后,把在外交部“五七干校”劳动锻炼的大女儿刘润芬叫回北京,商量怎么写信给毛主席。

刘润芬曾在外交部翻译处当过秘书,与王海蓉和唐闻生关系不错。经过商议,母女俩决定托王、唐二人把信带给主席。

王、唐二人看了信,对这种事情也非常气愤。说:“这不是一个人的问题,如果毛主席指示了,可以解决一大批受审干部的问题。”她们毅然接受了刘淑清、刘润芬母女的委托。

看完信,主席对刘淑清反映的情况非常重视,又向王海蓉、唐闻生详细询问一番。

12月18日,主席在刘淑清的来信上作出批示:

“请总理办。这种法西斯式的审查方式,是谁人规定的?应一一废除。”

主席语气十分严厉,称之为“法西斯式的审查方式”,并质问是谁规定的,大有兴师问罪之意。

很明显,主席并不知道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虐待、残害在押干部群众的事情。

主席不知道,知道的人又不敢上报,有上报的也被江青等人拦了下来。以至于只有像王海蓉、唐闻生这样有机会面见主席的人,才能让主席知道真相。

秦城监狱位于北京市北部,前身是北平第二模范监狱(功德林监狱),因为关押过许多高级干部,后来被称为“中国第一监狱”。谢富治任公安部长期间,秦城监狱一直处于他的实际控制之下。在那里,他与林彪、江青等人勾结,炮制了不少冤假错案,迫害了一大批老干部。

周总理接到主席批示,当天即指示公安部核心领导小组组长李震、交通部部长杨杰和国务院副秘书长吴庆彤,要求他们联合起来办三件事:

一是让刘建章保外就医,通知其家属前去看望、照顾;二是将刘建章的案卷全部抽出来送到国务院,交由李先念、纪登奎负责审查;三是公安部同北京卫戍区在年内对北京监狱待遇问题做一次彻底清查。

总理指示说,凡属毛主席指出的“这种法西斯式的审查方法”和虐待、殴打现象都需列举出来,再一次宣布废除,并当着在押犯人公布。如有犯者,当依法惩治,更容许犯人控诉。各事办好,请分别报来。

接到主席和总理的指示,公安部立刻向北京地区所有监狱作了传达,又派出工作组到秦城监狱检查工作。

在工作组的监督下,秦城监狱的军管人员学习了主席的指示,并先后两次写了检查报告,检讨工作和错误。

几天后,刘建章被送到北京同仁医院就医。随后,在主席的亲自过问下,王稼祥、谭震林、叶飞、宋时轮等一批被打倒的老干部先后被释放,并重新走了工作岗位。

重获自由的老干部们又鼓励其他被关押的老干部给主席写信。为了让更多老干部获得解放,谭震林、宋时轮等人还亲自传授他们给主席写信的方法,帮他们修改信件。

经过这一次大检查,秦城监狱的管理工作有了很大转变。此后,国内各地监狱纷纷学习主席和总理的指示,检查自己的工作,改正审查方式,狱风、警风得到很大幅度的好转。

后来,有人称这是毛主席发动的“一场反法西斯式审查方式的斗争。”

可惜对于贺龙和刘少奇等人来说,这场斗争还是来得晚了些。

来源:今日头条

(浏览 16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