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7月7日 皮定均同志逝世

48年前,1976年7月7日,皮定均同志逝世。

1976年7月7日,皮定均亲自前往福建,指挥军事演习,他乘坐飞机经过漳浦上空,遇到云团,飞机不幸失事,62岁的皮定均将军光荣殉职。

此不幸之事,如一声惊雷结束了皮定均勇武刚烈的一生,他去世后,罗瑞卿、徐向前、李先念等挚友深切怀念,病中的毛主席为他送出人生中最后一个花圈。

图|皮定均的追悼会

士兵当面骂他皮老驴,皮定均毫不生气:你认识皮老驴吗?

八路军第129师师长刘伯承的马要生小马,129师的某位团长就常常去马厩里,观察母马是怎么生小马的,结果他的时常惦记直接惹怒了母马,狠狠地给了他一蹶子。

师长刘伯承看着他额头上的伤,哭笑不得地说:“都是当团长的人了,怎么还怎么爱玩,就像个孩子。”

刘伯承口中这位爱玩的团长正是皮定均,空闲时,他像个孩子一样爱玩,打仗时,他会不惧危险,以命相搏。在战士们的记忆中,皮定均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碰上“被骂”的时候,他也不会轻易发火。

图|刘伯承

1946年,皮定均率兵加入保卫涟水城之战,战区有一个妙通塔,皮定均就借助塔内的有利地势,吩咐战士们架枪藏在塔内,等国民党将领张灵甫率军发起攻击,皮定均的队伍很快打退他们的进攻。

战后,皮定均走进塔内视察,塔中的很多战士都是被临时分配过来参战的,并不认识皮定均本人,皮定均高高大大,走到战士们中间又非常平易近人,有人就将他误认为来送水的伙夫,就问他是不是来送水的,皮定均也听话,二话不说立马走下塔去,为大家提水。

这会没有敌情,大家就坐在一起一边喝水,一边闲聊,有个大胡子班长突然说道:“我看,这个皮老驴,可真是个犟驴,硬是要把我们塞到这个地方来。”

图|妙通塔

当着皮定均的面,这位大胡子愣是把皮定均骂了一顿:“这个皮老驴啊,你看这地方热得像个蒸笼似的。”皮定均就安安静静听着,不生气,不发火,只是问他:“你认识皮老驴吗?”

大胡子表示自己只是远远看过一眼,并不认识,大家就坐在一起热聊,也聊皮定均的“坏话”,正聊得尽兴时,皮定均的部下过来,邀他回去开会,那位大胡子这才意识到,原来眼前这位相处融洽的同志,就是被自己“骂”了半天的“皮老驴”。

大胡子面色惊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场的战士们也面面相觑,皮定均笑着安慰大家没事,说道:“麻烦大家先在这里委屈一下,等打完仗了,我这位皮老驴就给大家庆功。”现场的气氛瞬间变得轻松了起来,大家哈哈大笑。

皮定均的这句话无疑给了大家鼓舞与干劲儿,在之后的战斗中,战士们与敌军英勇奋战,最终取得涟水保卫战的胜利。

遗憾的是,皮定均的承诺再难实现了,那些“骂”着皮老驴的战士们已经在战斗中牺牲,皮定均望着空空如也的妙通塔,陷入沉思与哀伤……

图|涟水保卫战

皮定均受命中原突围,李先念:完成三天掩护任务

生离死别,是战场上经常会出现的画面,血洒疆场的皮定均总是会经历这种事情,1969年,中共九大召开,毛主席见到皮定均,询问他:“你们中原突围时留下来的同志也不多了吧?”

皮定均神情忧伤地回毛主席:“留下来的是不多了,我也算是幸存者。”此时,他的脑海中定然是浮现出了那些为战斗而牺牲性命的战友们,毛主席表示,革命就是要有像皮定均中原突围时冲锋陷阵的拼命精神,对皮定均的战绩表示肯定。

要知道,皮定均带领一个旅的同志们中原突围,闯出敌人的层层包围圈是何其不易,他们差点全军覆没!

图|毛主席与皮定均

1946年6月25日,蒋介石对来自美国的马歇尔将军说,在48个小时内,中国即将发生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马歇尔好奇是什么大事,蒋介石只说保密,然后就再也没说什么。

一天后,也就是1946年6月26日,国民党22万人大举进攻中原解放区,全面内战爆发。当时李先念率领新四军五师、王震率领八路军南下支队,在鄂豫皖湘赣创建根据地,蒋介石发起攻击,中共中央下令,要求这些中原军区的部队迅速分散突围。

大部队要在敌人的眼皮底下突围,并非一哄而散、大家都走的易事,而是要留下一支部队,吸引敌人的注意力,从而掩护主力部队突围。

李先念将部队的具体情况上报组织,中央做出决定,要皮定均带领的中原军区第一纵队第一旅(后来这支部队被称为“皮旅)承担此次重任,李先念向皮定均转告组织决定,要他率兵完成三天的掩护任务,然后自选方向进行突围。

图|李先念

这是一场“以少敌多”的战争,也就意味着有去无回的可能性极大,朋友与皮定均告别的时候,表情凝重,他轻声叮嘱身边工作人员,要他为战士们每人准备一套便衣,这便衣一般是战士们牺牲了才用的,皮定均坚定拒绝:“我绝对不会穿那套便衣的,用不上。”

国民党部队建起了严密的堑壕、铁丝网,以及数万个碉堡,将我军六万将士们紧紧包围,一旦他们开始进攻,势必是场难缠的恶战,突围行动必须尽快。

皮定均派人侦察敌情,开会讨论作战计划,当王震、李先念率领主力部队开始向西面方向移动的时候,皮定均就带领战士们向东,并且还要闹出一些动静来,大肆吸引敌人的兵力,以掩护主力部队安全离开。

天上下着大雨,敌人从四面八方围攻而来,一波又一波地向皮定均部队发起攻击,将士们铆足了劲,将敌人一次次地打下去,就在他们边打边藏中,三天时间过去,意味着,掩护主力部队突围的任务已经完成,想来,部队已经安全离开敌人的包围圈了。

图|皮定均

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该如何脱离敌人的包围圈,四周都是敌人,他们人又少,要避开敌人的视线安全逃离,实在太难了!

趁着一个天黑又下雨的夜晚,皮定均下令,大家冒雨赶紧向西行进,然后向南,一路上不停歇,抵达一个叫做刘家冲的小村子,周围树高林密,村子里人又少,敌人很难注意到这里。

但村子小,部队人又多,如何藏起来也是个问题,皮定均就告诉大家,一部分人在村子里,一部分人要躲在林子里,而且所有人不准生火,这样也不会引来敌人。

在刘家冲待了几日,他们一边观察敌情,一边向前行进,等7月上旬,皮定均率部队一路经过瓦西坪、吴家店、青风岭等地,没有敌人,他们就安全藏起来,有敌人,他们就一鼓作气,奋力强攻,占领那块地方。

可在这个包围圈里一直绕终究不是办法,为摆脱敌人的纠缠,皮定均下令,让所有战士丢掉背包,轻装上阵,快速行军,敌人远远赶不上他们的速度,只能望其项背,皮定均在等待一个时机,一个敌人松懈的时机。

图|皮定均

一天夜晚,皮定均派侦察兵摸进一个小镇,那里有很多的敌军据守,侦察兵带回来一个敌方负责站岗的哨兵,那哨兵说,他们一直在追击,太累,大家都走不动了,如今都在这个镇上呼呼大睡。

前去侦察敌情的战士也说:“这个团的敌人睡得就像死人似的。”皮定均想,时机到了,他带人进入镇子,趁着那些国民党军都是睡觉,拿走他们的枪,全都当场烧掉,因为他们要轻装上阵,迅速离开,所以无法带走这些物资,只能毁掉。

就这样,皮定均一路带领战士们又打、又藏、又绕、又跑,经过数日的的艰苦战斗,他们终于逃离敌人的包围圈,赶路来到江苏高邮,彼时粟裕正率军在此处打仗,皮定均带领大家终于与大部队会合。

那是很多个不安的日夜,一些作战经验少的战士们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皮定均就贴心安慰大家,只要小心点不闹出大动静,不被敌人发现,很快就会没事了,一个旅的战士,不惧危险,孤军转移,最终成功突围,这支队伍也成功创造了一个伟大的奇迹。

“这可真是一个奇迹,我很高兴可以将你们的英雄事迹与胜利消息告诉全世界的人民。”

著名的美国记者史沫特莱如是说。

这一次突围,让皮定均名震全国,他的英勇事迹也传到了毛主席、周恩来等领袖的耳中,在战士们的以命相搏下、在皮定均的勇猛指挥下,这场弥足艰险的中原突围大获全胜。

图|皮定均突围图

周恩来认真查看参会名单,高兴询问:皮定均来了吗?

新中国成立后,皮定均又任解放军24军军长、志愿军第9兵团军长、福建军区副司令等职位,又在新的岗位上发挥自己的才能。

1955年1月23日,中央军委正式发布《关于评定军衔工作的指示》,解放军开始第一次授衔工作,通过各方面因素的考量,时任福建军区副司令员的皮定均被评为少将军衔。

毛主席原本只负责元帅、大将提名的工作,其他的评选工作则交由他人负责,毛主席看名单时,注意到给皮定均定的是“少将”,主动提及皮定均在中原突围之战中的卓越贡献,毛主席说:“皮有功,少晋中”。

最终,经毛主席批示同意,皮定均又从少将军衔,晋升为中将军衔,显而易见的,皮定均的军事才能得到毛主席极大的认可与肯定。

图|毛主席

不仅如此,周恩来总理也十分欣赏皮定均这位难得的人才,1976年1月,周恩来总理在北京接见来自各个地区的党政军负责人,他仔细查看参会名单,并从中发现了皮定均的名字。

周恩来面对众人,笑脸盈盈地询问:“皮定均同志来了吗?在哪里呀?”人群中的皮定均听到周恩来总理的呼唤,赶紧站起来,快步走到周恩来的面前。

周恩来亲切地握住皮定均的手,十分高兴地说道:“你就是皮定均同志,你过去领导的那个‘皮旅’打仗可真是不错啊,虽说只是一个旅,但中央却是把它当一个方面军使用的。”

皮定均羞涩一笑,对过往的功绩不敢大加称赞,只是带着毛主席、周总理等领导人的嘱托与期望,更加全身心地投入于军事建设工作中去。

图|周恩来总理

皮定均逝世,毛主席送出人生最后一个花圈

1976年7月6日,福州军区作战部向空军指挥所下达任务,第二天福州军区司令员皮定均即将前往东山岛检查登陆演习,通知大家做好各项准备。

翌日上午,皮定均按照计划抵达漳州机场,那天早上的气象条件并不好,空军副司令员蒋亭、李振川在机场迎接皮定均之后,打算邀请他吃个饭,但是皮定均志在检查演习工作,无暇吃饭,直接拒绝。

李振川表示,如今的天气情况不好,飞机的话危险性较大,皮定均坚定表示:“可以吧,我们走”。最后,在李振川的陪伴下,皮定均登上米—8直升机,此时,他的心中还装着未了的工作,完成今日的演习,明天还要继续进行演习……

天气不好,飞机几度在绕飞,甚至到了找不到位置的程度,飞行员与地面作战小组联系,请求指示位置,作战小组表示:“我看不到你,你和漳州指挥所联系。”

大约到了上午十一点左右,皮定均乘坐的飞机撞到漳浦县附近的一座山上,飞机上所有人全部遇难,皮定均光荣殉职,最终定格在62岁。

7月14日,解放军报、人民日报等各大报纸上,皮定均将军的照片上已经上了黑边,再无往日的色彩,从此,巨星陨落,徒留给人们无限悲伤。

皮定均逝世后,每一位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都无比哀伤,罗瑞卿不禁哀叹:

“这样一位优秀的、成熟的军事指挥员,是经过半个世纪磨练出来的,堪称栋梁之材,遭此不幸,实在太可惜,他的离世,真是比泰山还重。”

言语之中,我们可以感受到罗瑞卿哀伤的情意,徐向前、李先念等老友皆为其悲伤,皮定均生前挚友张爱萍更是为他写诗一首,表达无尽的思念之情:

《东南折栋梁》

年少扛起枪,为了工农得解放;
越过雪山草地,矢志跟着党;
一生戎马行,千里突围战沙场;
抗美援朝破纸虎,跨过鸭绿江;
意志多刚强,爱兵爱民永流芳;
光明磊落照肝胆,东南折栋梁。

图|左起:皮定均、王必成、张震、李家益

在皮定均的追悼会上,张震、杨成武、以及很多的领导人们、群众们都神情悲伤,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噩耗,每个人都悲痛不已,围绕在皮定均遗像旁边的,是花圈如海的景象。

这一年毛主席已到83岁高龄,他身体不好,无法参加追悼会,特意送上了花圈,以表悼念之情,而这,也成为毛主席一生中送出的最后一个花圈。

1976年9月9日,就在皮定均逝世的两个月后,毛主席也永远离开了人世,这一年,周恩来、皮定均、毛主席相继离世,举国人民一次次经历着失去领袖的苦痛。

令人欣慰的是,祖国人民是不会忘记英雄的名字的!

图|皮定均将军

皮定均逝世后,他遇难之处周围的百姓们从东平村,到飞机出事的山头,自发地修建起一条石阶路,并在海拔580米的地方,竖立起皮定均以及遇难烈士的纪念碑,种上龙爪柏树,让这些树木永久地守候着将士们。

山上有驻军营地,若是逢干旱天气,山上没有水了,周围的百姓们就会自发挑水上山,若是有战士感冒或者身体不适,百姓们也会及时送来药品,关心战士们的身体,他们将对皮定均的敬仰之情,投射到千千万万的战士身上。

图|皮有功,少晋中

2007年,皮定均逝世的31年后,漳浦县政府在他殉职的地方,隆重举行了将军塑像仪式,碑文上写着:“九死一生,将军闯过枪林弹雨,永留百世芳名。”

这里的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祖国的人民也不会忘记皮定均将军做出的伟大贡献!

(浏览 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