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营对抗3个军?师长李德生下达的任务不可思议,创战史传奇

兵说 作者:蓝颜也倾城

1949年12月中旬,一马当先的二野王牌军第12军,先后拿下了川西重镇邛崃、大邑,形成了一道封锁线,截断了川康公路,挡住了胡宗南部西逃的通道。

刘邓首长电令第12军副军长兼参谋长肖永银:一定要堵住口子,为大部队围歼敌人争取时间。


开国少将肖永银
开国少将肖永银

第12军本来是3个师9个团的编制。解放重庆时,为了巩固地方组织,每个师抽调了1个团,和军长王近山一起留在了川东。此时的第12军,仅有6个团的兵力,加上军直属队和师直属队,满打满算也不过1万余人。

侦察员报告,西逃的胡宗南部有7个军近20万人,由第5兵团司令李文统一指挥。以一个不满编的军,去堵截敌人7个军,副军长肖永银、军政治部主任李开湘、第34师师长尤太忠、第35师师长李德生、第36师师长邢荣杰都知道,这是一场恶仗,而且是只能赢不能输的恶仗。


尤太忠
尤太忠

考虑到邛崃是敌人西逃的必经之路,肖永银决定收缩兵力,放弃大邑,以4个团打阻击,2个团作预备队。作战处长小心翼翼地提醒肖永银:“副军长,放弃大邑,必须请示刘邓首长才行吧?”

“这个我知道,但这个该死的通讯联络,没有10多个小时,是得不到上级答复的。”肖永银擦着额头的汗珠说:“时间来不及了,先调兵后请示吧。如果这个方案错了,我一人承担责任。”


成泽民、曾绍山、许世友、李德生、江拥辉
成泽民、曾绍山、许世友、李德生、江拥辉

军政治部主任李开湘说,哪能让你一个人承担呢!他提议紧急召开了会议,来不及赶到的,就在电话里表态。最后,大家一致通过了肖永银的方案,用集体的名义发电报给刘邓首长,同时连夜调动部队。

就在尤太忠的第34师连夜从大邑赶回邛崃时,刘邓首长的回电居然到了:同意所拟方案,固守待援。

“固守待援!”李开湘面色凝重,反复念叨着这几个字。援军此刻远在上百公里之外,还是攻击前进,绝非短时间就能到达的,必须做好较长时间固守的打算。

就在这时,南关响起了激烈的枪炮声。第36师防守的左翼,已与敌人先头部队交上了火。几乎就在同时,刚从大邑撤回的第34师也在县城东北方向打响了。一向不擅长夜战的敌人,居然半夜主动进攻,看来真是急眼了。

一时之间,邛崃大地炮火纷飞,烟尘四起。24日拂晓,敌主力部队开始向李德生35师105团防守的固驿镇发起进攻。双方激战一天,敌人寸步未进。半夜时分,敌人悄悄把目标转向高山镇。



早在23日,第35师师长李德生接受作战任务后,立即分头找各团负责人部署作战任务。李德生师长对103团团长蔡启荣和参谋长谭笑林说,目前掐断敌人退路的只有第12军,而我们35师又是守在敌人西逃的要口,任务很艰巨呀。

蔡启荣和谭笑林立刻站起来说,师长,把最艰巨的任务交给我们团吧。李德生和师政委李如海相视一笑,说,要的就是你们这句话!

李德生用长木棍指着墙上的作战地图说,敌人北面的第90军、第27军和第36军,正在向南面的4个军靠拢。你们团的防守位置在高山镇,你们的任务,是决不能让北面的敌3个军突破你们的防线,和南面的敌军会合。

谭笑林看了一眼地图说,师长,不对吧?105团的防区所在地固驿镇,就在川康公路旁边,高山镇离公路足有8里地。你刚才不是说把最艰巨的任务交给我们团吗?怎么不把我们团放在公路边的固驿镇?站在旁边的蔡启荣,也是一脸不解。

李政委笑道,现在谁也不敢保证敌人一定会从公路正面突围,完全有可能从侧翼迂回夺取公路,你们千万不可掉以轻心呀。


103团团长蔡启荣,1951年3月牺牲于抗美援朝战场
103团团长蔡启荣,1951年3月牺牲于抗美援朝战场

蔡启荣说:“请师长和政委放心,103团保证完成任务!”

“蔡启荣,你别高兴太早,我已决定抽调103团1营作为师预备队,就放在野猪山不动。也就是说,你只有两个营的兵力可以使用。”李德生放下手里的木棍说。

“什么?抽调1营!”谭笑林大吃一惊。

“怎么,有问题吗?”李德生问。

“没有问题,保证完成任务!”蔡启荣的回答还是那么坚定。蔡启荣和谭笑林回到部队,把1营按师部的意思,放在镇东南的野猪山,2营布置在镇北的狮子山,3营的两个连负责防守镇西北的几个小山包,抽出的1个连作预备队。团直属队和警卫排押着俘虏大队,驻守在镇西的白衣庵村。



就在105团那边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103团这边一点动静都没有,阵地上的指战员伸长脖子张望着,个个心痒难耐。蔡启荣一直守在团指挥所的电话机旁,期待着电话铃响,但就是没动静。

傍晚时分,电话铃终于响了,蔡启荣赶紧一把抓起电话。

“蔡启荣吗?105团和敌人干了一天啦。”话筒中传来李德生师长的声音。

“师长,是不是让我们去支援?”蔡启荣瞬间来了精神。

“支援?你们还想支援105团?我告诉你们,敌人啃不下那边的阵地,估计很快就会调头奔你们那边去,你们可得给我守住了。”李德生说着挂了电话。

就等着他们来呢!蔡启荣早就做好了分工:战斗打响后,谭笑林去3营,他留在2营,副政委苗兴华去直属队。

最先发现敌人的是3营,待敌人靠近,谭参谋长命令轻重火力一起开火,突然的火力打得敌人猝不及防,他们根本没想到高山镇这边还有伏兵。

没等他们回过神来,3营长崔松山已经带着一个连冲了下去。一个冲锋下去,击溃了敌先头团,俘虏300多敌人。经过审问俘虏得知,后面还有3个军,计划今晚12点前全部通过高山镇。

直到这时候,蔡启荣和谭笑林才相信,师长确实把最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他们。2个营对抗敌人3个军,这个任务艰巨的不可想象。



晚上10点多,黑压压的敌人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离前沿阵地几百米时,敌人突然停止了前进,其中一个敌人向后挥旗示意。

“快隐蔽,敌人要开炮了!”崔松山大喊。

眨眼间,炮声轰隆,一排排炮弹呼啸而至。炮击一停,战士们就立即从战壕里抬起头来,抖掉一身的泥土。刚才还蹑手蹑脚的敌人,已经大踏步向阵地冲了过来。

“哒哒哒……哒哒哒……”

阵地上的机枪再次响起,成群的敌人就像波浪一样,打退一波又来一波。阵地前敌人的尸体越堆越高,我军的伤亡也越来越大,附近的川康游击纵队也赶来助战。

从晚上打到白天,又从白天打到晚上。敌人越来越疯狂,8连前沿阵地于晚上10时失守,被迫退守主阵地。5连阵地也是几次易手,103团的处境越来越艰难。

天亮时,李德生的电话打到了团指挥所:你们有什么困难没有?还顶得住吗?

蔡启荣咬紧牙关说,请师长放心,有困难我们可以克服。

蔡启荣知道,现在全师都很困难,就算提出来,师长除了为难,也很难解决。为了解决弹药匮乏的问题,各连组织小分队到敌人尸体上搜集弹药。3营的文书得意地说,用敌人的子弹打敌人,这叫“取之于敌,用之于敌”。

26日上午,敌人再次发起了大规模进攻。2营的阵地部分失守,代营长南精良也受了重伤。关键时刻,蔡启荣亲率团部勤杂人员发起反冲锋,夺回了阵地。


被俘的蒋军士兵(资料照)
被俘的蒋军士兵(资料照)

中午时分,5连和6连的阵地相继被突破,敌人像溃堤的洪水一样冲向邛崃县城。此时,县城里几乎是一座空城。危急时刻,肖永银亲率军直机关人员前往东门堵截。半路上遇见一位军预备队的连级干部,肖永银遂命令他率队向敌突击。左右两翼的34师和36师的预备队也及时赶过来增援。经过一番血战,又把敌人赶了回去。

狡猾的敌人见久攻不下,遂派一部兵力绕过9连阵地,直插高山镇西的白衣庵村。守在这里的团直属队兵力太少,渐渐不支。

激烈的枪声传到团指挥所,蔡团长急忙把电话打到团直,但无人接听。谭笑林心急如焚,带着警卫员就冲了出去。

谭笑林紧急从预备队7连调了一个排去支援白衣庵村。此时,苗政委已经身负重伤,仍然抱着机枪指挥战斗。

敌人发现这边火力薄弱,纷纷向这边杀来。一番血战过后,谭笑林和苗政委身边只剩下10多个战士,子弹也所剩无几。

就在谭笑林和战友们上好刺刀,准备发起最后的冲锋时,敌群突然大乱,原来是解放军第10军28师赶到了。


影视剧中的李文
影视剧中的李文

紧接着,第10军29师也赶到了镇东,我军随即发起全面反击,夺回了全部阵地,敌人开始全线溃退。

战至27日下午2时,敌李文兵团部被彻底砸烂,李文带着二十几个将领投降,其余官兵近万人成了俘虏。所剩之敌群龙无首,失去指挥,也相继被我军一一歼灭。

(浏览 209 次, 今日访问 2人 )

发表回复